小說 達人專欄

【arknights同人短篇】狼與天使編綴的故事 第七篇 完結

Cale Wei | 2021-03-15 21:58:41 | 巴幣 1014 | 人氣 179





    德克薩斯聞到了蘋果花的木本香調,是那孰悉的氣味。連觸感都似曾相識。



        
    ▲
    
    
    黑鎖與白匙分開了。就連近乎湮滅所有生機的混沌暴風,也隨著那出鞘的光芒隨之消散。
    
    而在莫斯提瑪方感到詫異之時,一陣強烈的衝擊便將她撞倒。法杖噴飛,胸口與腰部的悶痛幾乎奪去了心神,只存餘模糊的視線緩慢蕩漾。
    
    塞雷婭將墮天使壓倒在地,毫不留情地將她的頭按在地面。而隨著劍刃入鞘的尖銳聲響消止,閃靈輕嘆一口氣,持著法杖的手微微顫抖著。
    
    那光線很溫暖,卻也很刺眼。閃靈拔劍出匣的那一瞬間深深地留在塞雷婭的腦海中,那是近乎熾熱而又耀人的一閃亮光。
    
    但莫斯提瑪的法杖又為何分離了?
    
    「讓我來治療她。」這時,閃靈在莫斯提瑪的面前蹲下。
    
    「還不行。」塞雷婭冷冷地回應。
    
    她是失控的存在,她是笑裡藏刀的信使,她是被監控的墮天使……
    
    種種的原因,導致塞雷婭無法卸下分毫的戒備。
    
    「讓我起來吧,我不會做什麼危險舉動的。」不過,莫斯提瑪的態度倒是顯得氣定神閒。「妳看,法杖在那兒,如果很擔心的話就把它們收好吧。」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閃靈輕聲地附和。而塞雷婭這才起身,把盾牌從莫斯提瑪的身上移開。
    
    墮天使坐起身,她看起來有些恍惚,又有點像是經過高度亢奮之後的倦怠模樣。
    
    「我們會治療妳,然後找出源石技藝失控的原因。」閃靈將手掌覆上莫斯提瑪的額頭,緩和地說道。隨著帶有溫度的光線越發明亮,墮天使感受到了深刻的疲憊。
    
    「我能睡嗎?」她的眼神帶著迷茫,就像是隨風飄下的蒲公英種子,柔軟地在土壤之上平復。
    
    閃靈沒有回應,只是用手指輕輕梳理她的鈷藍色短髮。而莫斯提瑪在滴答落下的雨聲之中,靠在閃靈的肩上睡去了。
    
    「鬼斧神工。」塞雷婭的語氣平順,但卻能從其中聽出那麼一絲的佩服。
    
    「她只是到達臨界點了。」醫者手中的光輝漸暗,猶如被迅速飛動的雲層掩蓋,她看向肩上的薩科塔,眼神之中帶著些許的惋惜。「她這次會睡得比較久。」
    
   或許吧。塞雷婭在心中默念。希望線索不會就此消失。
    
    這時,姍姍來遲的煌出現在結束戰鬥的現場,先前的衝突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麼影響,似乎是早已對此有所準備。
    
    她本來想以充滿活力的聲音來一掃隊伍中的陰霾,但閃靈在雙唇之前豎起了食指,示意對方降低音量。
    
    「如何?」塞雷婭站了起身,意有所指地向煌問了一個模糊的問題。
    
    「她們兩個嗎?」聞言,煌露出了一抹難以言喻的微笑。「我看她們沒事,就不當電燈泡了。」
    
    
    ▲
    
    
    德克薩斯醒了。冰冷的空氣讓她打了哆嗦,昏暗的視線也令她有些難受。但是頭部依靠的物體,是那令人熟悉的黑色褲襪與帶著彈性的大腿。
    
    「德克薩斯,妳醒了嗎?」那是能天使的聲音,她的語調放低,就像是生怕吵醒了正在熟睡的人似的。
    
    德克薩斯感覺到腹部有一股灼熱的疼痛,但那樣的痛覺並沒有持續太久。她依稀記得莫斯提瑪拿著法杖猛錘了一下,也許那位薩科塔手下留情了嗎?
    
    能天使冰涼的手掌輕輕覆在德克薩斯的額上,就像是細心地感受著對方的體溫一樣。溫和的光線從薩科塔的天使光環上散發,形成了微弱但又確實的照明。
    
    「能天使。」狼開口了,她的聲音宛如靜置許久的一瓢冷水,在波動之際也令人感到一股寒意。「結束了嗎?」
    
    雨天的陰鬱光線帶著來了沉悶的潮濕與灰暗,但能天使陪伴在旁卻讓德克薩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彷彿雨滴的墜落只不過是遙遠天際所製造的細微聲響。
    
    「結束了,待會兒她們會過來對妳進行現場治療。」能天使溫和地說著。莫斯提瑪同樣也沒有對她做出什麼傷害,或許墮天使原先就沒有要傷害任何人的意思吧?
    
    濕漉的氣息依稀沉積在地下建築的底端,從天井便能看到那厚重的深灰色雲朵。德克薩斯不語,她向上伸出手,捏了能天使的臉頰。
    
    「嗚噁,怎麼了嗎?」
    
    「要是她們能晚點來就好了。」
    
    德克薩斯的手臂緩緩垂下,略顯無力地將兩手交疊。「這樣我們就能獨處久一點。」
    
    她看著能天使,隨後兩人相視而笑。
    
    「不管怎麼樣,我都會陪在你身旁的喔。」能天使將德克薩斯的手握起,她臉上的笑容依舊開朗,就像雲層之後的光亮太陽一般。
    
    黑狼坐起身,她仍然凝視著對方。
    
    「但有些事情,是只有獨處時才做得出來的。」德克薩斯說著。她看著能天使先是露出困惑的神情,接著在對方意會過來之前,迅速地將嘴唇貼上對方的臉頰。
    
    輕輕的一吻,接著德克薩斯撥了一下那頭烏黑而又順直的長髮。她別開視線,突然覺得有那麼一點的緊張情緒在心中蔓延。這樣的行為真的沒問題嗎?這樣,能天使會有什麼反應?她感覺到一股燥熱流竄在身體中。
    
    能天使愣愣地摸了被輕吻的臉頰,接著臉上泛起了一陣緋紅。
    
    「咦咦咦?妳、妳……」她的反應慢了一拍,但驚訝的語氣依舊不減。
    
    「再吵的話就沒下次了。」德克薩斯很有個性地說道,雖然她表現出了那麼一絲害臊。
    
    儘管只是短暫的一瞬,但德克薩斯依舊能感受到對方雀躍的心。
    
    「吶,再多來幾次可以嗎?」能天使的語氣也無法壓抑那股興奮。「啊,還是我也來一份回禮好了。」
    
    「不,不用了。」德克薩斯聽到她的提議,便迅速地拒絕了。雖然在說出口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一點後悔。
    
    「唉呦,不要跟我客氣啦。」但是,能天使早就知曉對方內心的渴望,她搓了搓雙掌,接著將德克薩斯的臉轉向自己。
    
    兩人的對視就像是為將流動的一切都靜止了。接著,能天使在德克薩斯的唇上啄了一下。
    
    柔軟的觸感互相碰上,但那樣的感受卻深深地烙印到印象之中。
    
    德克薩斯聞到了蘋果花的木本香調,是那孰悉的氣味。連觸感都似曾相識。
    
    這時,她回想起來了。當時與煌暢飲的夜晚,在能天使的床上,她們兩人已經有過類似的關係了。只是那時的能天使是趁自己爛醉的時候出手的。
    
    而就在德克薩斯有些沉醉於這段親密接觸時,其他隊友的腳步聲也已經到來。
    
    塞雷亞敲了敲一旁平滑而又堅硬的牆壁,歪了歪頭說道:「我打擾到妳們了嗎?」
    
    
    ▲
    
    
    晴朗的天空不帶任何的雲朵,使得陽光強烈地照耀著整片大地。羅德島逐漸遠離滿目瘡痍的廢棄城區,也宣告著階段性的任務已經結束。
    
    艦橋的走廊被光線照得一片通明,室內溫度變得十分宜人。而在博士的辦公室之中,卻因作業的繁忙而陷入了難耐的悶熱。
    
    隨著與羅德島的數據圈聯通,能天使看著資料數據逐漸上傳的進度條,在忙碌的時刻後享受著短暫的歇息。
    
    「今天能去見莫斯提瑪。」此時,一旁的德克薩斯一面盯著螢幕,一面低聲說道。「一起?」
    
    對她們來說,將工作完善地結束才是首要目標,能夠忙裡偷閒的時間並不多。
    
    「咦?好啊好啊!我快上傳完了,然後我們帶點吃的過去。」能天使興高采烈地向上舉起雙手。「啊,不過不要被凱爾希抓到,她不准我們帶食物進去病房哦。」
    
    「太大聲了。」德克薩斯小聲地唸道。
    
    在辦公桌前的博士抬起頭,她撩了額前的髮絲,接著苦笑了一下。路上小心。博士快速而簡短的手勢這麼表示。
    
    「當然。」能天使露出明亮的笑容,接著抓起了德克薩斯的手。「我們走吧!」
    
    「嗯。」看向自己的夥伴,德克薩斯露出了一份極其細微的微笑。
    







狼與天使編綴的故事————完

    

後記: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多虧各位的努力我才能完結這部作品。

在寫這作之前,我原先是想寫個結構鬆散的,比較放鬆的短文,於是就寫了能德組的續篇了。雖然現在說有點那個,但相較於前作的個別章節安排,這作的劇情主軸讓我有點懊惱。如果循著前作的模式,那我覺得沒什麼新意,所以就塞了一段主要劇情了。

談一下出場角色好了,畢竟閃靈拔劍了,莫斯提馬合法杖了,賽雷婭領域展開了(?)。
總之我很喜歡能德CP所以就繼續出他們的糧了,賽雷婭延續前作,也是我很喜歡的幹員。莫斯提馬作為反派登場,如過不選她的話我會選拉普蘭德來當反派。至於閃靈是我突然就很想寫的角色,所以就寫了,超隨便的ㄏㄏ

準備了大家可能會有疑問的地方,在這邊先做一個簡單的解釋:

Q:閃靈拔劍為什麼可以斬開莫斯提瑪的法杖,它背後的隱喻是什麼?
A:有兩個隱喻,第一個是幹員資料裡,某位幹員提到的「切斷白晝與夜晚」
第二是閃靈在拔劍時的台詞「要有光」,參照創世紀一之三節至一之四節: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
而其中的明諭是莫斯提瑪的黑鎖與白匙,對應黑夜與白晝,還有被分開的光與暗。

Q:莫斯提瑪怎麼了?
A:實際上沒有太多設定,總之她生病了又不想看醫生,所以醫院就把她抓去就診了,還順便研究了一番,這是懶人包
    
Q:你能接受其他CP嗎?
A :如果是狹義的百合,只接受能德。如果是廣義的百合,企鵝物流C6取2都沒問題。

大概就4這樣,我是真的很隨意的就開始寫這作,希望大家能享受這部作品。下次寫方舟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那麼這次就到這邊,一如往常地容我再次感謝各位觀看,謝謝。

創作回應

伊凡尼古拉斯
是的,賽爹,你打擾到她們了(喂)
德克薩斯這種表面攻實傲嬌受的呈現要我怎麼正眼看待妳啊!(哈斯哈斯)
可以期待德克薩斯弄巧成拙被能天使捉弄的狀況嗎???(哈斯哈斯)
這一篇一整個讓我不太正經了就是XDD
感謝Cale大賜糧,上班的疲憊消失了(跪拜
2021-03-16 17:00:23
Cale Wei
德克薩斯拙攻誘受不可避(?
不過能天使也不太像是每一次都能搔到癢處的那種類型就是了,我們先期待一下往後的官方劇情。能夠得知他們的互動帶來的反應真是太好了,感謝伊凡老師一直以來的留言哦。
2021-03-16 18:08:07
戒子
居然在醫院放閃~~(準備太陽眼鏡
2021-03-19 23:38:50
Cale Wei
(⌐■_■)
2021-03-21 00:19:1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