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福爾摩沙異聞卷》10 青白色碎片

月殼表面 | 2021-03-15 18:30:04 | 巴幣 22 | 人氣 134

連載中《福爾摩沙異聞卷:太魯閣地下洞窟》
資料夾簡介
被稱為「天坑」的大理石礦場,挖到了一條通向地底的步道遺跡。礦場主組織探勘隊前往勘查。隨著探勘隊深入洞窟、詭異事件接連發生,探勘隊隱藏的秘密才逐漸浮上檯面……


字數:2500字 預計閱讀時間:6.3分鐘


  「怎麼了?妳看到什麼?」

  Wadan和安潔不一樣,因為一直提防著他們先前看到的「野獸」,所以和安潔隔了一段距離。看到她神色不對,停下腳步,戒備地等在後方。

  「我、我也說不上來。就是一些石片、一些殼。」安潔還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說明自己的猜想。她該從他們看到的臉、聽見的笑聲,還是自己的夢境說起?安潔說:「不知道是什麼的殼。」

  意識到這可能是哪些詭異的「東西」留下來的痕跡,安潔冷靜下來,不再自己一個人行動。她轉頭向Wadan尋求保護。

  不過Wadan看安潔接近自己,馬上戒備地退後。安潔心裡一陣驚慌。

  「怎麼了?」

  「這就是你們要找的東西嗎?」

  「我們?」

  「妳和王青。」

  Wadan不知道什麼時候抽出背包裡的摺疊圓鍬,將安潔和後來跟上的王青隔在外面。摺疊圓鍬展開全長不到一公尺,安潔卻覺得他們之間的距離隔得好遠好遠。

  「等等,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一直以來安潔很信任Wadan,在和王青攤牌的時候自然而然地認為Wadan也會站在她這一邊。Wadan拿著武器指向自己是她始料未及的事。

  「我也希望這只是誤會。我很想相信妳,前提是妳沒有騙我。陳胤臣,你也過來。」

  陳胤臣一臉困惑,但他也馬上就能感覺到在場的人只有Wadan和他有著相同立場。陳胤臣笨拙地翻出自己背包上的摺疊圓鍬靠到Wadan身邊。

  「我沒有騙你啊。把我們騙到這裡來的是王青!你自己問問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妳想問我什麼?」

  相較於安潔的不知所措,王青看著這群年輕人內訌,感到可笑,甚至有些荒唐。他沒有擺出戒備的姿態,也沒有拿出武器,他一派輕鬆地雙手抱胸,看這群人到底要胡鬧到什麼時候。

  「問你什麼?」安潔對王青的輕蔑態度感到生氣,她憤怒地質問:「我要問你為什麼要隱瞞那個小男孩的存在?為什麼要把我們引入洞窟的深處?還有,我們這次探險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不要跟我說那些發掘遺址的鬼話,我知道島泥不會做這種事情!」

  「小男孩?」Wadan聽見了他唯一有印象的關鍵字。

  「你在瀑布那邊探路的時候說你看到一個小男孩在路上走對吧?那個小男還才不是幻覺。我那天也看到了。」回想到那時的情景,安潔心中恐懼油然而生:「我昏迷的時候,他就蹲在我面前觀察我!」

  「妳昏迷的時候!」王青失笑,他說:「你們聽聽她說了什麼。妳昏迷的時候怎麼能看見有人在看妳?Wadan,原諒她吧,她只是因為壓力太大,聽了你的故事之後產生了幻想。」

  「那才不是我的妄想。」事情朝不利自己的方向發展,安潔有點焦急:「那你要怎麼解釋你順著我的話把小男孩說成野獸的事?」

  「因為那就是野獸啊。」王青兩手一攤。

  「咦?」

  「那確實就是一種貓頭鷹。我說,在洞窟裡一直找不到出口的焦急感我可以理解。但這種事本來就這樣。我們沒有洞窟的地圖,想要找對外的通路也只能一步一腳印地搜索,有時候運氣不好,可能繞了一圈才找到也說不一定。這時候指責別人刻意把你們困在這裡心裡或許會輕鬆一點,不過我們終究還是要面對現實。」

  「又是這種說法。Wadan,你們那時候也看到小男孩了對吧?還是你也看到貓頭鷹?」

  Wadan低下視線,他說:「我不確定。要說這裡有小男孩什麼的,實在沒有辦法想像。」

  「陳胤臣,你不是也覺得那不是野獸嗎?」

  安潔急於尋求認可,連不能抓的稻草都抓了。果然陳胤臣只是搖搖頭:「妳那時都說不是了,怎麼現在又要改口?」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雯琳那時候……」

  「安小妞,沒有關係的。」王青為這件事下最後結論:「雯琳發生意外,我們都受到很大的打擊。妳千萬不要怪罪自己。現在重要的事情是我們要快點找到雯琳。如果她現在醒了,我們不能放她一個人在那裡,對吧?」

  「我不是因為雯琳出意外才這樣。」安潔喃喃地說。

  她這時才驚覺王青的陷阱是多麼陰沉、多麼地具說服力。

  王青見時機成熟,他對Wadan說:「她現在的精神很不穩定,之後看到雯琳的時候可能會傷害別人或自己,我們最好現在先收起她的武器。」

  ……好厲害。不到幾次來回辯駁,王青就順著安潔的話把安潔打成承受不住夥伴發生意外,而陷入妄想的小女生。安潔感到很絕望,她選錯時機發難,現在已經沒有人相信她說的話了。

  Wadan一手拿著摺疊圓鍬,一手伸向安潔,他說:「把鏟子給我。」

  「Wadan……」

  「給我。」

  最後Wadan不僅收走了安潔的摺疊鏟,還依照王青的建議,綁住安潔的手,避免她做出極端行動。

  「對不起,這也是為了保護妳。」

  Wadan將綁著安潔雙手的繩結捆緊之後,把繩子的一端綁在自己腰上,怕安潔隨便找個懸崖就跳下去。發瘋的人會做出什麼事情誰都說不準。

  看安潔雙手被綁走路不好維持平衡,Wadan攬住安潔的背包,兩人一同前進。要不是現在Wadan和安潔兩人情勢劍拔弩張,說不定安潔還會覺得有些浪漫。

  不對。

  如果現在Wadan認為安潔已經不能信任,他覺得不會和她靠得這麼近。安潔甚至覺得Wadan對他的關心有點到呵護的程度。就算這其中沒有摻雜男女之情,Wadan只是把安潔當成病人照顧,兩人的關係也和五分鐘之前不同了。

  先不管為什麼Wadan剛才將她當作背叛者,和王青一輪交鋒之後,Wadan對她放下戒心是明擺著的事實。

  也就是說安潔現在有夥伴,王青只有一個畏畏縮縮的跟屁蟲附和著他那隨時會崩毀的謊言。這樣一想,安潔需要做什麼就很清楚了。

  「Wadan。」安潔用了所有人都聽得見的音量開口:「你問我剛剛看到了什麼吧?」

  「妳只是太累所以精神不太好。」果然Wadan的聲音很溫柔:「不要想東想西的,我們先找到雯琳再說。」

  「妳還想說那些毫無根據的話嗎?」像是害怕安潔繼續提到那些陰謀論,王青恫嚇安潔:「妳要再說下去,我們就把妳的嘴巴也塞起來。」

  「對不起,我只是太害怕了。」安潔盡力裝出因恐懼而緊縮的聲音:「我剛剛在地上看見碎石片散落在地上,碎片的裂痕還很新,好像剛剛才敲碎撒在那裡……我是說如果這裡有人的話。對不起,我不會再說這種話了。」

  「這裡這麼暗,路也看不清楚。Wadan,我們會不會又在這裡走了兩天?天啊,我已經不太記得雯琳跌下去的過程。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明明路這麼暗,她是那麼害怕,還被逼著關掉頭燈。然後什麼都看不到的狀況下被推下去。明明只是正常地在尋找出口,Wadan,你不覺得很奇怪嗎?為什麼王大哥那時候要這麼生氣?」

  「妳到底在玩什麼把戲?」王青對於安潔的用詞很感冒,這麼說就好像王青設局殺了雯琳。

  「王大哥對不起,我沒有其他的意思。」

  安潔無辜地否認自己在指涉王青的罪行。確實安潔的目標不在王青身上。

  她是要煽動陳胤臣內心的恐懼與猜疑。

上一回 前往 下一回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還請多多給予GP和留言──!

  第一場心理戰,安潔敗下陣來。然而她的心機,比起抱持著秘密的王青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下回,奇異獸鳴。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