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三國之常山英雄傳》初章:第四回 歸鄉

燄神 | 2021-03-15 16:25:36 | 巴幣 0 | 人氣 107

連載中【雲龍漢策】
資料夾簡介
亂世烽雲時,群雄揭竿起,常山出三龍,從此天下平。

第四回:歸鄉

蔣超盤腿坐於岩石上已經是第三天,身體依舊泛著耀眼紅光、以及陣陣白煙,提著飯盒而來的蔡琰赫然發現昨天晚上親自送來的飯菜完全沒有動過的痕跡,且滴水未沾,蔡琰雙眼滿是埋怨且心疼不已,身體才是真本錢,不吃、不喝怎麼行?

圍繞於蔣超身旁的那群白虎亦是保持警戒,這就說明蔣超是白虎星下凡的這件事情絕不是空穴來風,白虎星下凡者天生似乎有幾個特點,其中一個便是命中帶煞,且殺氣如影隨形,因此父母一方會在無形之中被自己的兒子活活剋死,蔣超八歲那一年,自己的父親蔣淵於家中的書房突然猝死。

另一個特點便是生逢亂世必有所為,反之則百無一用,甚至反遭其害,雖說生母甄芸卻始終認為這些說法根本是空穴來風、子虛烏有,寧相信一切皆是天命難違。

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當有人提出趕走蔣超之建議,必遭生母甄芸的一頓臭罵,就連蔣淵的二房王琳也認為白虎星之說純屬迷信,身為長子的蔣虔向來百般疼愛最小的弟弟,自然也站在兩位母親一方,次子蔣振則有所不同。

自從蔣超出生以來便一直受到二哥蔣振的百般刁難,幸虧兩位母親與大哥蔣虔出面幫忙維護,就連父親蔣淵也看不慣次子的作為,否則年幼的蔣超可能早已魂歸離恨天,沒想到次子蔣振竟憤而遠離常山郡後音訊全無。

數年後才打聽到次子蔣振的消息,原來次子蔣振人在洛陽與張讓等十常侍狼狽為奸,得知此事的蔣淵當天晚上竟活活氣死,這件事情對於整個蔣家而言,乃是奇恥大辱。

聽聞此事的蔡邕父女暗中做好商議絕口不提,卻不知為什麼會傳出流言蜚語,說是蔣淵之所以會死,完全是被自己的兒子蔣超所害,甚至還不時傳來中傷蔣超之言語,長子蔣虔與兩位母親對於這件事情早已心知肚明,並痛下決心與次子蔣振斷絕一切關係及往來。

蔡琰、蔡貞兩姊妹因這些空穴來風的流言蜚語而感到萬般心疼,曾親自跑到蔣家安撫:“二哥縱有萬般不是,但他終究是我二哥,是我蔣超的親哥哥,兄弟鬩牆乃大不孝也,區區流言蜚語又何必在意呢?”

“你在不在意對於我們而言根本無關痛癢,重點是我們...”蔡琰、蔡貞兩姊妹不禁眼眶泛紅,語帶哽咽,看著這一幕,待在一旁的蔣超忽然驚愕莫名,似乎還有點於心不忍。

“那個...某知妳們是因為心疼才會跑來慰問,可...此時此刻我蔣超只是個默默無名的毛頭小子,除了常山郡這個地方外,又有誰聽說過我蔣超之名呢?二哥以暗傷我的作法對於朝廷那些大臣又能得到什麼好處,拿著雞毛當令箭根本毫無意義,所以某只是希望妳們兩姊妹能夠放寬心胸,當作馬耳東風。”

蔡琰、蔡貞聞其言,這才緩緩拿起懷裡的手巾擦拭眼角上的淚水:“馬耳東風,有這麼簡單做到就好了。”

這時候的蔣超張開雙臂緊緊抱著蔡琰、蔡貞兩姊妹於懷裡以示安慰,蔡琰、蔡貞兩姊妹沒有任何反抗,只是緊緊貼在蔣超胸前,兩名少女天生的體香卻讓年輕氣盛的蔣超差點招架不住。”

“其實待在洛陽的二哥與十常侍狼狽為奸、殘害忠良且排斥異己,為自己埋下了禍根,大哥與兩位母親早就已經對外宣布,除了與二哥斷絕所有往來以及關係之外,二哥蔣振之大名於族譜上永久革除,因此絕不會連累我整個蔣氏家族。”

聞言,蔡琰、蔡貞兩姊妹這才有所釋懷:“如此甚好!對了,你打算繼續抱我們到什麼時候啊?”

“老實說我已經抱上癮了,難道妳們不喜歡被我抱嗎?”聞言,蔡琰、蔡貞兩姊妹不禁互望:“沒有啊,你愛抱多久都可以。”

“那個...能否讓我親一下呢?”聞言,蔣超竟趁著蔡琰、蔡貞兩姊妹欲回答之際,直接親吻兩姊妹的嘴唇,導致蔡琰、蔡貞兩姊妹不禁拔腿而逃,羞澀不已的兩姊妹卻同時露出非常幸福的表情。

回憶過往的蔡琰竟不自覺悄悄靠近蔣超僅幾步之隔,嘴唇緩緩靠近,卻突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回現實,蔡琰猛然睜開雙眼才有所察覺,仔細一看原來自己的裙襬被其中一隻白虎狠狠拉住,示意她不要隨便靠近,一股嫣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頸部竄升至臉蛋之上。

“羞死我也!”只見蔡琰雙手連忙遮掩臉部倉皇逃回茅屋的客房之中,氣喘吁吁,呆呆看著客房裡的某個角落,隨後忽然莞爾一笑,幸福早已寫在那張俏麗的臉蛋上。

那群圍繞在蔣超附近的白虎不僅是護法,更是為了防止有人輕易靠近,就像蔡琰一樣,如果不是那群白虎及時制止,恐怕現在的蔡琰早就被蔣超身上的熱氣灼傷,向來不懂武學的蔡琰自然不得而知。

這時候的蔡琰起身坐在裁縫機前,手裡還拿著些許布料,屋外傳來陣陣兵器互碰的敲擊聲。

據說裁縫機乃蔣超尚未拜入童淵門下時的靈感之作,蔡琰、蔡貞兩姊妹在蔣超的細心指導之下,已能駕輕就熟,不僅常山郡老家也有一台,就連生母甄芸位於冀州老家早已著手販賣。

蔡琰、蔡貞兩姊妹曾經詢問究竟從什麼地方得到裁縫機的靈感之作,蔣超卻始終笑而不答,除了裁縫機外,現今的常山郡擁有黃河以北最肥沃的土地,導致常山郡所有居民人人有田、且衣食無缺亦是拜蔣超的靈感所賜。

雖說向來勤奮好學的蔣超確實拜師無數,卻沒有一個人教導蔣超現代常識,也就是說漢朝任何是非常識通通都無法套用在蔣超身上,終究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再加上從小一塊長大的蔡琰、蔡貞兩姊妹早已習慣成自然,就連趙雲、于憲也是用相同的態度看待這名從小到大的好兄弟。

蔡琰曾聽趙雲提起過,拜入童淵門下的蔣超輕而易舉造出裁縫機之時,一度被童瑩懷疑過蔣超的腦袋構造,現在也已經輕車熟路,只有三兄弟的師傅童淵對於裁縫機依舊百思不得其解。

最讓蔡琰萬分敬佩蔣超的地方莫過於“收入”二字,蔣超光是靠裁縫機得來的收入就已經到了富可敵國的地步,卻自動捐出部分資產,使得常山郡部分毀損或倒塌的城牆得以修繕。

記得有一年附近的鉅鹿縣因逢旱災,導致所有田地顆粒無收,聽到此事的蔣超竟把自己一半的資產捐出來購買糧食賑災,只保留些許收入給予兩位母親作為持家之用途,自己卻從不藏私,也使蔣超自己得到常山郡居民們的愛戴及擁護。

蔡琰、蔡貞兩姊妹深知蔣超的收入可不只裁縫機這一項,常山郡的土地雖位居河北之冠,卻不知為什麼常山郡的土地只適合種植大麥、小麥、或是高粱麥之類的農作物,完全不適合用來種植稻米。

朝廷每年徵收的糧食大部分皆為雪花花的精良白米,小麥之類的農作物則很少徵收,許許多多的商賈之家亦是如此,卻因為蔣超的靈感而有所改變,那就是利用這些沒人要的麥田製作出驚為天人的飲品啤酒、與高粱酒。

除了讓身為蔣家長子的蔣虔從此成為遠近馳名的酒商之外,同時也讓生母甄芸位於冀州老家得到不少的利益,就連遠在洛陽的王允、楊彪等亦是讚不絕口,再次提升常山郡之地位與價值。

蔣超的靈感來源往往深不可測,卻讓常山郡居民們因此得到幸福,且眼光獨到,在蔡琰、蔡貞兩姊妹心目中的形象更加屹立不搖。

一邊回憶起些許過往、一邊利用裁縫機織布的蔡琰竟不知不覺睡著了,忽覺有一雙大手正觸碰自己的肩膀,故而驚醒,這時候的蔣超緩緩坐在旁邊順勢拿起桌上的水壺喝了幾口。

“都已經起風了,當心著涼。”聞言,蔡琰這才發現自己身上多了一條被子:“你的蓋世奇功練成了嗎?”

“算是吧!某的蓋世奇功早已突破第九層,最後一層剛剛才練成,包準能讓琰兒妳與貞兒從此欲仙欲死,知道某縱馬疆場逞威風,即使到了床上亦是英雄無雙。”

蔡琰聞其言,一臉嬌羞泛紅:“討厭啦!大白天的,你在胡說些什麼啊?人家才不會欲仙欲死呢。”

“莫非妳不信某乎?現在就來試試,如何?”聞言,蔡琰不禁莞爾一笑。

“試你的頭啦!你不要臉面,人家豈能不要臉面?再說子龍正在外面與童淵師傅認真練習槍術,萬一害人家的聲音被聽到又該怎麼辦才好啊?”

聞言,蔣超稍微轉頭看著外面一眼:“至少幫我弄碗陽春麵,我肚子還沒吃飽呢!”

蔡琰忽然覺得自己肚子有點餓,稍微看看外面太陽的位置,隨後動身前往廚房才發現童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