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九章

MIT | 2021-03-14 23:43:55 | 巴幣 0 | 人氣 59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九章:在意的事
昨天和格蕾跑出去玩結果被魔獸襲擊,雖然沒有出事,但是回到家後就不一樣了。
因為忘記把身上的血跡清理乾淨,所以在到家的時候全部人都被嚇了一跳,他們看到我渾身是血地走了進來,以為我受了重傷,往我身上丟了好幾個最上級回復,該說不愧是這個國家的頂級戰力嗎,丟最上級回復和呼吸一樣自然,雖然身上沒有受傷,不過把我因為身體強化導致的肌肉酸痛治好了。
在發現我沒有受傷後,他們立刻要求我解釋,雖然有試著把一些事情給瞞下來,但都沒有成功,最後只能老老實實地把事情的全部經過說了出來。
在知道了全部的事情後,他們先是沉默,然後爸媽開口把我和克萊叫到了客廳,然後就是長達一小時的說教,不過克萊被唸就算了,為什麼連我也要被唸?我是受害者欸?
格蕾在我說明的時候就已經快睡著了,所以先被可莉兒帶回房間睡覺了,在怎麼說也還只是個兩歲左右的小孩,會累趴也是正常的。
因為身體的疲倦,在他們唸到一半的時候就開始半夢半醒了,他們也注意到我快睡著了,叫我去把身體洗乾淨就去睡覺,晚餐會再叫我。
我照著他們說的去洗澡,在我離開前我看到克萊那個羨慕、忌妒和斥責背叛者的的眼神,我還了他一個活該的眼神就去洗澡了,在我離開後聽到客廳傳來了克萊的慘叫聲,不過我就當作沒聽到的往浴室走去。
因為很累了,就決定簡單淋浴就好,在去浴室的路上見到了伊絲,就讓她幫我拿衣服和毛巾,自己先去洗澡了。
在洗完澡後就回自己房間睡覺了,躺上去就直接睡著了。
在睡著後做了個夢,在夢裡我身邊全是屍體,鼻腔中充滿了屍體的腐敗味和刺鼻的硝煙味,周圍不斷傳來爆炸聲和慘叫聲,雖然意識異常的清晰就和不像是在做夢一樣,但身體並不受控制,只是不斷地殺死眼前的人,一手拿銃射擊無法用劍攻擊到的敵人,一手用劍把身旁的人給殺死,不斷的屠殺不斷的屠殺,眼前早已被鮮血模糊了視線。
不知不覺身旁的屍體已經變得能堆成小丘,即便如此,敵人依舊不斷湧出,感覺完全沒有一個盡頭,身體感受到了疲倦,因劇烈的活動而導致呼吸變得急促不穩,但即便如此也沒有停止屠殺的步伐。
就在這不斷屠殺的情況下,眼前一黑什麼也看不到,感覺意識從剛才的身體脫離,意識在虛空中載浮載沉。
『現在時機還沒到,還不能……』
在聽到那聲音過後一陣子,意識回到了現實,眼睛張開,是熟悉的景象,不過大概已經深夜了吧,房間一片漆黑,天花板也只是隱約能看到而已。
「剛才夢到的那些是什麼?以前都沒有夢到過,而且那種真實感…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醒了?」
「嗯?蛤啊?」
因為困惑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用手往旁邊撐想要起來,但是手卻意外地被什麼給拉住了。
聲音的主人,格蕾,她睡在我的旁邊,而我剛才把手撐在她的身上,她也因此被弄醒了。
嗯?嗯?嗯?我睡前旁邊明明就沒有人啊?為什麼格蕾會在我床上?因為沒有預料到有這種事,所以嘴裡發出了很奇怪的聲音。
格蕾她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把頭轉向我,給人一種很可愛的感覺。
「格、格蕾,你怎麼會在我房間?」
「我…來你房間…看你好像…很不舒服…就來陪你睡了。」
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啊…算了,至少知道她為什麼會在我的床上了。
「不是…所以你為什麼會來我房間?」
「起來…沒看到你…問了你在哪…就過來了。」
「是嗎…話說現在幾點了?」
「不知道?」
「那…吃過晚餐了嗎?」
大概是還不會看時鐘所以不知道吧,換成問她吃飯後,她點了點頭表示已經吃了,嗯…所以也沒來叫我啊…
「嗯…那你要和我去吃點東西嗎?」
「嗯…好。」
結束對話後就發動照明往廚房走了過去,在途中遇到了伊絲。
「格蕾大人,迦納,你醒了啊。」
「對,現在想去廚房吃點東西。」
「需要我來幫你用嗎?」
「好,謝謝。」
「不會。」
就這樣,去廚房的人裡多了伊絲。
「麵包可以嗎?」
到了廚房後伊絲和我確認要不要吃麵包,我點了點頭表示可以。
確認完後伊絲以一個十分熟練且迅速的手法把麵包切成方便我入口的大小。
「這樣夠嗎?」
「夠了。」
「要什麼醬嗎?」
「那…奶油好了,對了,格蕾你要嗎?」
「我…一些…就好了。」
在弄完後就一起去飯廳吃麵包了。
「那我先繼續去巡視了。」
「等一下,伊絲,現在幾點啊?」
「差不多一點左右吧,怎麼了嗎?」
「你不休息嗎?」
「對了,迦納你不知道吧,我是魔族喔,魔族其實不太需要休息的。」
「是嗎,那辛苦你了。」
「不會,那我先退下了。」
在說完後伊絲就離開了飯廳,雖然知道魔族看起來和人族沒什麼區別,不過實際看到後還是挺讓人震驚的。
她離開後我和格蕾就在飯廳吃麵包,雖然只有加奶油,但是因為食材很好的關西,所以還是很香。
「迦納…」
「怎麼了?」
「你…剛才…夢到…什麼?看你很難受…惡夢嗎?」
「沒什麼,只是一個奇怪的夢而已,不用在意。」
「嗯…既然…你這麼說了…」
看來格蕾很在意我剛才的夢,話說剛醒來的自言自語沒有被聽到吧?
在吃完後和格蕾回到了房間,不對,為什麼格蕾也跟著回我的房間了啊!?
「痾,那個,格蕾啊,你回你的客房吧,時間也不早了。」
「嗯…那你…送我過去。」
不知道為什麼臉上看起來有些不開心,嗯…我哪裡讓他不開心了嗎?
再把格蕾送回房間後,回到房間裡開始想那些讓我感到在意的事。
首先,在樹林裡遇到的那隻魔獸,照西羅的說法這裡不可能會出現這種生物才對,因為那種生物一般小孩絕對不可能打得贏,而且那個魔獸的攻擊性…這和一開始西羅所說的有很大的誤差,那只能想成不是出現什麼異變,就是有人蓄意想這麼做的,不管怎麼說都有必要去調查一下才是。
再來就是我的夢,在剛和魔獸打完的當天晚上就做這種夢,而且這種夢以前也沒有做過,實在很難想成不是有什麼問題,不過這也沒辦法調查,雖然在意但也只能暫時擱置了。
那個夢,那種真實感,雖說是以一個觀看者的視角去感受,但也能感受的出來那是一個多麼慘烈的情況,周圍不斷有人死亡,和一堆不知道是什麼的生物戰鬥,不能停下,停下的那一刻就是死亡降臨的時刻,只能不斷的行動,即便疲倦感已使的自己連移動都感到困難,身上的大小傷口不斷的增加,即使如此依舊不能停下,只能不斷的抵抗這彷彿永無止境的怪物潮,這種情況該是多麼的絕望啊!
夢境最後的那種漂浮感,好像似曾相識,在哪裡有體驗過嗎?還有那個聲音,好熟悉,但又無法想起是什麼,只能隱約感覺到是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一個聲音,那到底是什麼?
雖然很仔細的去回想,但在自己的記憶裡完全沒有出現過這個聲音,那為什麼會對這聲音感到熟悉?
雖然感到很困惑,但也沒辦法在知道更多了,不如說連調查的手段也沒有,還是說再殺一隻魔獸就會再出現一樣的狀況?如果是就再殺一隻吧。
嗯…總之先去調查有關魔獸的事情吧,夢的事情只能先放在一邊了,這種時候西羅不在真的是很困擾啊,如果她在就好了。
不過也沒辦法現在去調查,在怎麼說也要等到明天,等魔力回復再去調查吧,而且爸爸他也很在意魔獸的事,他應該會先去調查吧,嗯…如果沒有調查到什麼的話晚上再偷跑出去調查吧。
想到這覺得大概也想不出什麼就去睡覺了,雖然很累但又睡不太著。
睡著後又做了一個夢,但和剛才不同是一個不一樣的夢,高樓林立到處都是科技的結晶,四處都很和平,沒有紛爭沒有紛擾,每個人臉上都露著幸福的笑容。
突然,天空像是被什麼切裂開依樣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縫,不斷的有怪物從裡面湧出,這些怪物,沒錯,在一開始的夢裡出現的就是這些,周圍的人們先是愣住,然後開始尖叫、狂奔,附近開始出現了武裝人士,不斷的對怪物攻擊,雖然不斷的殺死,但怪物的數量卻絲毫沒有減少,反而變得越來越多。
在此時眼前便的一片漆黑,浮游感再次的出現。
『對不起…對不起……』
在出現聲音後我再次的醒來,醒來時雖然還早,但天已經亮了。
「那個聲音又出現了…到底是…」
我按著自己的頭自言自語的說,這次旁邊沒有格蕾在睡覺了。
這次的夢…越來越詭異了,這次的夢時間點是在第一個夢之前嗎?而且最後那個聲音說的話…
在這麼想的同時我往樓下走了下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