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八章

MIT | 2021-03-14 23:34:18 | 巴幣 0 | 人氣 59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八章:格蕾
在弟妹出生後過了一年,他們也理所當然地到教堂接受天啟,這次沒有像我那次一樣出現意外,沒有突然暈倒之類的事情發生。
他們也有加護,照牧師的說法,加護不是每個人都有,像我們家這樣每個人都有反而是比較少見的。
卡斯托爾的加護是【雙子的加護(兄)】,波魯克斯是【雙子的加護(妹)】。
看加護其實看不太出效果,雖然可以知道和他們兩個有關係,但並不知道有什麼詳細的能力。
在知道了他們的加護後因為好奇所以把其他人的也看了一下,爸爸是【劍者的加護】,媽媽是【衷情者的加護】,大哥是【守護者的加護】,牧師和修女沒有加護,還真的不是每個人都有。
嗯…加護這種東西都這麼模糊的嗎?都是一些好像能知道是什麼但不知道詳細效果的東西欸……
這次弟妹生日,克萊毫不意外的又來了,這次還帶了妻子和女兒來,這次來的就很體面,完全沒有之前那種邋遢大叔的感覺,反而感覺像是一個清爽的青年,明明稍微打扮一下就很帥為什麼不打扮啊……
因為上次來的很匆忙,沒有看清楚他妻子的樣貌,也不知道名子,應該要說,她上次來的感覺與其說像拜訪,不如說更像是殺過來…
嗯…總之克萊的妻子名子叫可莉兒,有著一頭藍色的頭髮,眼瞳也是藍色的,只不過頭髮的顏色更深,身高比克萊稍微矮了一些,和克萊形成一種反差,嗯…自古紅藍出CP,這句話套在克萊夫妻身上真的一點也沒錯。
話說可莉兒這個名子明明很可愛,但是本人在面對克萊時,其實更像狂戰士…
能力很強,懂很多事情,而且頭腦一直都十分的清楚,做事效率高的離譜…也是啦,畢竟是能在家主不在的情況下把家裡打理好的人,好像平時也是她在輔佐克萊做事,這兩個人到底為什麼會在一起啊…
他們女兒名子叫格蕾,髮色是銀灰色的,是說為什麼一個紅髮一個藍髮會有一個灰髮的女兒啊?異世界的遺傳學還真神奇。
她的頭髮並沒有留很長,摸起來很軟很滑順,和波魯克斯比起來是更偏向順滑的,波魯克斯則是摸起來軟軟的,不過我摸波魯克斯頭髮的時候卡斯托爾會用一個不知道是不爽還是忌妒的眼神看著我,不會年紀輕輕就成為妹控吧…
格蕾她很怕生,在剛來的時候完全不敢直接見人,一直躲在克萊和可莉兒的背後,雖然隔天關係有所緩和,但氣氛還是很僵,而且連一次的對話都沒有。
在克萊到我們家幾天後,事情有了一些轉折。
「喂!迦納!」
「嗯?怎麼了?」
克萊在吃完早餐後突然把我叫住,感覺是有事要和我說,不過他叫的聲音也太大聲了吧,明明就在旁邊還叫那麼大聲是要嚇誰啊?
「格蕾說想要你帶他出去看看。」
「我?為什麼?我大哥看起來比較容易親近也比較和善吧?」
「我怎麼會知道,他說想要你帶他出去逛逛。」
這話說的讓我更困惑了,不過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就是爸媽不一定會讓我出去。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還小,不能一個人出去欸。」
「你和格蕾是兩個人,不是一個人呦。」
「這話你和我爸媽說啊…」
沒想到克萊會用這麼賴皮的方式來回我,明明知道重點不是一個人這件事,讓我有些無言。
「可以啊,你帶格蕾出去玩就行了。」
「這是你自已說的啊。」
沒想到克萊爽快的答應了這件事,不過感覺能看見我回來後克萊被訓了一頓的景象。
話說我其實早就想要出去了,只是每次出去都要找一個人陪著,麻煩的要死,只是去旁邊散步也要找人陪,而且也不是每一次他們都有空,所以也不是每次都能出去,剛好最近都沒能出去,正好想出去走走了。
「那格蕾現在在哪裡?」
「房間裡。」
克萊用一個非常理所當然的語氣講了一個接近廢話的回答…算了,大概在他的房間吧,趁著克萊還沒反悔前趕快去吧,在這麼想完後我就直接往客房走了過去。
「格蕾,你在房間裡面嗎?」
我到門口後敲了了下門,房間裡面傳來一些聲響,然後聽到了腳步聲越來越靠近門邊。
「……」
「格蕾,我聽克萊說你想和我出去玩,是嗎?」
門開了後格蕾什麼話都不說,只是一直默默的看著我,看起來想說什麼但又什麼都不說,氣氛一度十分尷尬。
實在忍受不了這尷尬的氣氛,我先和她確認一下是不是克萊亂說,在我問完後她還是沒有講話,不過他點了點她的頭來表示肯定。
「那你想去哪裡玩?」
「森林!」
在我問了她後,她以一個十分激動的語調來回應我,我被這突然的聲音給下了一跳,不過我並沒有讓臉上露出驚嚇的表情,雖然被嚇到,不過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嗯,很可愛。
過了大概兩秒,格蕾她注意到自己剛才叫得很大聲,臉上開始浮現了害羞的表情。
「要去森林嗎…那你先換一套比較好行動的衣服,不然在森林穿這種佯裝很容易跌倒的,我在這裡等你。」
為了緩解她害羞的心情,我馬上和她說了些其他事情轉移她的注意力,在聽了我的話後她點了點頭就回房間裡了,房門被克萊家的僕從關了起來。
過了十分鐘左右,房門打開了,格蕾從洋裝換成了比較方便行動的便服,雖然還是沒說話,但是能從她的表情知道他現在很興奮。
「那我們走吧。」
在我說完後她點了點頭我就準備帶著她出門了,突然想到如果她累倒的話要怎麼辦,在稍微想了一下後得出了結論,用魔法帶回來就行了!這種時候有魔法就是方便。
我決定帶格蕾到後山,那裡平常比較常去,而且有一個地方風景還不錯。
在出發之前先到廚房偷拿了一點麵包來,到時候午餐就吃這個了。
「格蕾,午餐吃這個可以嗎?」
我把手上的麵包拿給格蕾看,她看了一眼後點了點頭表示可以。
確認完後我就把麵包放到旁邊的籃子裡面,然後就用【念動】讓籃子漂起來。
「好,走吧格蕾。」
在東西拿完後我們就往後山走去,一開始都沒有對話,只是靜靜地走,只有旁邊蟲鳴鳥叫的聲音。
走了一陣子,我決定說話開個話題,不然一路不講話也很怪。
「話說你為什麼會想來森林啊?」
「…因…因為我…沒有去過…森林…所以…想來看看。」
雖然因為害羞所以說話斷斷續續的,不過還是完整的把話給說完了,熟了以後大概就不會斷斷續續了吧,原本還想說不回我的話會更尷尬,還好沒有出現這種狀況。
「你那邊沒有森林嗎?」
「只有…光禿禿的山而已…什麼…都沒有。」
她是先搖了搖頭然後說出了原因。
「那你那邊的大人平常都在做些什麼啊?」
「他們會…到山洞裡面拿…一些奇怪的…石頭出來。」
「沒有人再種東西嗎?」
「沒有。」
聽她說起來,克萊的領地貌似是礦山,而且沒有農地的樣子。
在這樣一路上一邊進行一些簡單的對話,一邊往山上走去。
到了差不多正中午的時候到了我想帶她去的那個風景好的地方。
那是一個懸崖,從這裡能看到整個村子,雖然因為離的有點遠所以看起來很小,不過風景還是很好的。
「好、好高!」
格蕾往下看了後,臉色變得不太好,是怕高嗎?
「怎麼了?會怕嗎?」
她搖了搖頭,不過臉色還是不太好,大概是在逞強吧。
「是嗎…那不要站那麼出去,來裡面一點比較安全。」
我邊說邊用手勢示意她往裡面站一點,她聽到後立刻就往裡面走了過來,雖然裝做不會怕,但是走過來的速度還是加快了些。
「也到中午了,來吃午餐吧。」
我邊說邊用土魔法做了土桌和椅子,然後把籃子放到桌上。
「要喝水嗎?」
「嗯。」
我用土魔法做了一個小土杯,在用水魔法裝水到杯子裡,因為土杯用魔法固定過了,所以也不會出現水裡全是土的問題,水看起來還是很清澈很乾淨的。
「我去旁邊摘點水果,你在這裡不要亂跑,好嗎?」
「我…和你一起…去。」
在我說完後格蕾從椅子上站起來表示要一起去。
「不用了,你先邊看風景邊吃麵包,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好嗎?」
「嗚嗯…好…你快點回來。」
格蕾雖然很不情願但還是答應了我的請求,不過放一個小孩在這裡我也不放心,就偷偷用【結界】來確保她的安全。
我到附近剛剛走過的地方摘了一些太陽果,這種果實吃起來軟軟甜甜的,小孩子通常會喜歡吃,這種果子只有在中午才會結出來,過了中午就不能吃了,也是一個挺神奇的植物。
拿了幾顆看起來最好吃的就回剛才的懸崖那邊,格蕾看到我後變得一臉放心。
「來,格蕾,吃幾個太陽果吧,甜甜的很好吃喔。」
我坐下後把太陽果拿了幾顆給格蕾,格蕾直接拿起來吃,我則是把果實咬了一口後把果肉塗到麵包上。
格蕾看到我這麼做後也跟著這麼做,吃了一口麵包後露出了一臉開心的表情。
「好吃嗎?」
「嗯!好吃!」
「那就好,話說為什麼你是要我和你出來而不是我大哥?」
「……感覺。」
我問了一個我挺在意的問題,格蕾再稍微沉默了以後回答了我。
「感覺,是嗎?」
「感覺…你比較…好相處。」
我想了一下也沒有想到我有表現過我好相處的記憶,我是什麼時候表現出來的?
「…好哦。」
我稍微沉默了一下後回答,反正也無所謂就算了。
在懸崖上邊吃飯邊看風景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們就下山了,桌子、椅子那些就用土魔法全拆了。
在下山的途中我和格蕾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突然感覺到有一個很強的違和感,附近完全沒有蟲鳴鳥叫。
因為這份違和感我加強了自己的警戒,雖然表面上沒有透露出來,不過我已經開始聚集魔力隨時準備反擊。
在我開始警戒過了三分鐘左右,我的右手邊突然衝出了一隻魔獸,雖然個頭不大但也和我差不多大隻了。
牠衝出來的時候我立刻對自己使用身體強化魔法,然後把格蕾抱起來往旁邊跳,在把格蕾抱起來的同時把一直用【念動】操作的籃子往魔獸的頭砸了過去,不過並沒有什麼效果。
「咦!什、什麼東西!?」
格蕾被突然出現的魔獸給嚇了一跳,發出了一個奇怪的聲音。
這隻魔獸樣貌看起來十分兇惡,雖然整體長的很像猴子,但唯獨臉特別兇狠,而且渾身散發著一種不祥的氣息,不過我總覺得這種氣息我在那裡感受過。
「格蕾,我等一下會用結界罩住你,你不要亂動。」
「那…你呢?」
我用一個冷靜但溫和的聲音和格蕾說,格蕾則是雖然害怕,但還是擔心我。
「我沒事,不用擔心我,我會贏的。」
我像格蕾表示不用擔心,在我和格蕾對話的期間,魔獸用一個警戒的神情瞪著我,對我來說牠如果只有注意我的話反而是件好事,因為這可以專心在對付牠上。
在我把結界給上好的那個瞬間,魔獸往我的臉上衝了過來,我立刻用【護盾】來防禦,同時操作魔力製造冰槍往魔獸的身上射了過去,雖然被閃掉了幾根但還是有幾根打中了。
魔獸立刻後撤,我則立刻用冰槍繼續火力壓制,不過這次就沒有像剛才一樣了,全都被躲了過去。
牠看準了我冰槍射擊的間隙慢慢的往我這裡推進,我加強了自己的身體強化,然後用冰魔法做出了一把長刀和一把匕首的刀刃,把手的地方則是用土魔法。
牠推進到了能夠攻擊到我的地方後瞬間加速,不過因為我有用身體強化來加強自己的動態視力所以勉強還看的清楚,立刻張開了一層【護盾】來做防禦,牠的攻擊再一次被擋了下來,而我這次則在【護盾】擋住後立刻解除,隨後把長刀向前揮,牠往上跳起來做躲避,我趁著牠滯空的這段時間用冰槍往牠身上開了幾個洞。
不過致命傷全被迴避掉了,一開始製造的傷口也開始回復了,持久戰對我不算有利,雖然魔力還夠我耗,但並不確定牠復原的極限在哪,可能會被牠拖到精疲力竭,那就完了。
牠的身體能力比我高,即便算上身體強化,牠的身體能力也還是比我高,硬拚近戰肯定會陷入苦戰,必須想其他的方式來打。
我在冰槍上附了一些暗魔法,但也不確定什麼時候會生效,如果牠有異常狀態耐性甚至是無效的話那暗魔法就沒有意義了。
我一邊火力壓制一邊想,魔獸也沒有進攻,只是專心的閃躲,大概是在等身體回復吧。
我在把手貼在地上,在附近做了一些落穴陷阱,雖然對牠效果應該不大,但至少能製造幾秒的破綻吧,我再讓附近的土地變的潮濕,然後通電。
魔獸對我做的這些手腳毫不知情,依舊在專心迴避,過了大概一分鐘,魔獸身上的傷口已經全都消失了,在牠身體完全恢復的那一瞬間,牠又在一次的前衝,但在牠踏上我附近地板的那個瞬間,牠被電流流過了全身,在一個瞬間產生麻痺,我沒有放過那個機會,數十把冰槍往魔獸的身上飛了過去,雖然被強行擋掉了幾把,不過有好幾把貫穿了牠的身體。
牠立刻向後撤卻踩到了我製造的落穴,在牠後撤的時候我立刻跟上,因為我知道牠一定會踩到落穴,而牠因為落穴滯空的這幾秒正是我的機會。
「去死吧!」
在牠滯空的幾秒我依舊用冰槍持續轟炸牠,雖然往要害射的全被擋了下來,不過牠的身上又被多開了幾個洞,我把長刀往牠的脖子揮了過去,在刀上加上風魔法增加了鋒利度,刀從脖子穿了過去,牠的頭向上噴飛,身體也隨著落穴一路往下掉。
我用【護盾】當作立足點從落穴爬了上來。
還好牠的智力並不高,這種簡單的陷阱也有起到很好的效果,如果他的智力再高一點的話,那真的很有可能會陷入苦戰。
第一次殺死其他生物,而且還是人型的,正常因該會感到噁心或反感,不過我卻完全沒有,反而有種很正常的感覺,嗯…很怪。
「沒事吧!?」
格蕾用一個非常快的速度跑了過來,語氣很擔心我。
「我沒事,就說了我會贏吧。」
雖然身體因為過度使用身體強化而導致肌肉疼痛,魔力也因為不斷的釋放大量的冰槍而消耗了一半左右,不過整體還是沒問題的。
「好了,回去吧,太晚回去家人會擔心的。」
「真的…沒有受傷嗎?」
「真的沒有啦!,好啦,走了!」
然後我們就回去了,不過因為偷跑出去還遇到危險而被罵就是另一回事了……早知道就先封口了,不過看到一個小孩滿身是血的回來也一定會追問就是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