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十一劫21──雷聲(李舟:馬哥哥你不能死!

火火 | 2021-03-14 17:57:34 | 巴幣 0 | 人氣 20


  被打昏在一邊的青蛇搖搖晃晃地抬了抬上半身,示意自己聽到了。
  但是狼群才不給馬凡這個機會,大約馬凡吼聲一落,他們便接二連三地嗥了起來,尖銳高亢飽含殺氣的野獸咆哮震得馬凡與李舟腦殼疼。
  他們暫時只能狼狽地閃避,好在兩人身手都不錯,儘管被狼爪子抓傷不少,起碼沒受到致命傷。
  馬凡在閃避的時候瞅準路線跟李舟會合,飛快交待:「想辦法吸引狼王注意,讓他抬高視線,小青從下面溜過去絞殺牠。」
  小青滑不溜丟的,體積又小,引不起狼群太大興趣,聞言,小青吐了吐蛇信,慢慢向後退,直到樑柱旁的影子淹沒了牠。
  「狼王是哪個?」李舟一腳踢出又收回,剛好踹到一隻撲過來的狼命門上,飛快拾起短棍,做出恫嚇的架式。
  「我們還有多少人?」慕容蘭問道,似乎根本不知道鮑里斯為了讓他不受狼嗥影響,已經額冒冷汗。
  「公子,加上我的話,還有五個人。」
  「這麼少?人是都死光了?」慕容蘭皺眉,「真沒用,回去得補更強的進來。」他轉頭看了看馬凡跟李舟,又看了看窗外,「外面狼群有比這裡面的多嗎?」
  「是,而且正在往這裡聚集。」鮑里斯說,他一直使用無形的音波製造出看不見的牆壁,有效將狼嗥造成的傷害降到最低,對於李舟他們來說刺痛腦神經的咆哮聽在慕容蘭耳裡只不過就是狂犬在吠,「光憑我們幾個打不過,只能逃。」
  慕容蘭嘖了一聲,苦於無兵可用,他將視線移到還在狼群中戰鬥的兩人,又看了一下陰影中的謝君憐。
  這幾人到底是不是一夥兒的?
  那個謝君憐怎麼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狼群還真的不攻擊他?
  為什麼?
  「公子!」鮑里斯撲了過來,押著慕容蘭滾到一邊,避開了從慕容蘭後方接近的猛狼。
  鮑里斯背後被狼咬下一大塊肉,他本來就已經消耗太多體力,這一受傷,再也無法維持音波的結界,慕容蘭瞬間被狼嚎給刺的像是腦子都插滿了簪子。
  他摀著腦袋,慘叫起來。
  鮑里斯喘著氣,迅速翻身,將慕容蘭護在身後,兇狠地用肘間勒住剛剛那隻狼的脖子。
  那狼不斷掙扎,吞噬技能開始發揮,鮑里斯跟狼接觸的皮膚一點一滴被吸收,此時,一個高級瓷器砸了過來,正好砸在那狼的肚子上裂了開,鮑里斯當機立斷,立刻拾起地上的碎片往狼脖子上一劃,狼咽氣之後,鮑里斯才千方百計想把自己跟已經與狼黏在一起的皮膚切開,幸虧吸收不深,剝一層皮也就脫身了。
  「後面!」馬凡大叫,但是也已經來不及了。
  狼群見他們的夥伴死亡,一個個放棄了馬凡與李舟,轉而攻向鮑里斯,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在他們眼前被撕裂成無數肉塊。
  馬凡無暇去在意眼前的血腥場面,李舟的短棍雖然對狼群有威懾力,但是並不高,目前也僅能打殺狼的前爪,就算他想辦法讓李舟把短棍當成獵槍騙狼群,也沒有一點作用。
  狼群怕火、怕雷、怕棍,這是刻在他們基因內的,可是現在是晴天,也沒有火,短棍拿在李舟一個小孩手上,沒被吞掉已經是運氣好。
  剛剛鮑里斯親身做了示範,就算用絞殺,也即有可能被吞噬,不能讓小青冒這種風險。
  計畫得修正。
  「小青!」馬凡避開狼爪,以最小限度閃避攻擊,「想辦法咬瞎狼王跟他的鼻子!」
  廢掉狼王,狼群中的年輕公狼就很有可能為了搶奪王位發起內戰,儘管這在生物界並不常見,但是也只能賭了。
  馬凡一手拎起慕容蘭的後領,這個傢伙還在滿地打滾哀號,受到的影響比他跟李舟更深。
  怎麼會這樣?
  馬凡不急細想:「你其他護衛呢?」
  他要指揮,顧不了慕容蘭啊!
  慕容蘭根本回答不了,他一直都被保護得很好,哪曾受過這種罪,頭痛到快要裂開了。
  馬凡哪裡知道,慕容蘭也不知道,其他護衛看見密密麻麻的狼群,早就放棄保護慕容蘭的任務,逃向港口了。
  慕容蘭死掉的話,他們回去也拿不到錢,還不如隨便找個其他富家子弟繼續賺錢呢。
  雖然他們應該要去保護慕容蘭的,但是看久了慕容蘭不把底下人當人看的行徑,他們積蓄已久的不滿便在此時爆發,只有鮑里斯那個認死理的白痴才亦步亦趨地跟著那個混蛋。
  幾名殘存的護衛依靠著各自的本事,直接拋棄了慕容蘭,一路奔向港口,那裡已經有大批的難民爭先恐後地要搭上船。
  混亂挺好的,他們可以趁機摸進去,不引人懷疑。
  馬凡見慕容蘭完全沒有作戰能力,又不能丟著不管,越來越心焦,眼角餘光瞄到謝君憐,忽然計上心來。
  「得罪了!」馬凡大聲請罪,一腳將慕容蘭踢到謝君憐腳邊。
  謝君憐:「……」
  他周圍確實是無狼敢近。
  憤怒的狼群朝馬凡齜牙,看久了馬凡也不怕了,屬於少年的熱血心氣湧了上來,他罵道:「去你涼的!」
  他將視線內所有能砸的東西全部砸爛在地上,狼爪子踩到便是血跡淋淋,而他們有穿鞋,相對受的影響更小一點。
  慕容蘭遠離了狼群的攻擊範圍,昏沉疼痛的腦袋終於可以運作,他這才發現原本的護衛一個個都消失不見,心中大怒。
  他沒了平時翩翩公子那股風流做派,罵罵咧咧地從身上扯出了乾坤袋,從中拿出一把火銃。
  馬凡沒注意,所以在他發現有人射擊的時候還發懵了一下。
  「死吧,你們這些畜生!」慕容蘭喝道,仗著沒人敢靠近謝君憐就開始對著狼群掃射。
  馬凡大喜,雖然狼群不怕火銃的子彈,但是他發現在中彈的時候牠們的動作會有一瞬間的延遲,這對他跟李舟來說是好機會!
  「慕容公子,你還有劍沒有?」
  慕容蘭二話不說,又從乾坤袋中拋出一把劍給馬凡,得了武器的馬凡信心大增,一個擰身側劈,砍下了一頭狼的腦袋。
  狼群見又有同伴死亡,爭先恐後地撲上馬凡,馬凡一個凌波微步,一邊劈砍一邊閃避,霎時間竟然將仇恨都引到了自己身上。
  好在他可以看清狼群的動作即時閃避,暫時無事。
  「殺狼王!」他吼道,「黑棕色的那隻!」
  「怎麼殺!」慕容蘭就算是色盲也看得出來狼王是哪隻,因為就剩一隻在狼群外了呢,「火銃對他沒作用!」
  「李舟!」
  「知道!」李舟大喝一聲,「小青,我們上!」
  「嘶嘶!」
  一人一蛇衝了上去,李舟拿著短棍,準備瞄準狼王的面門來一記狠的,未料,變故陡生。
  狼王居然站起來了。
  牠像個人一樣使用後腳站立,一個迴旋踢就把李舟給踢飛了。
  小青憤怒地纏上他的後腿,強迫狼王併攏,狼王確實踉蹌地倒下了。
  「小青,不行!」馬凡吼道,「你會被吃掉,放開牠!」
  李舟聞言也顧不得身上的傷勢了,他迅速爬起,再度抄起短棍就往狼王頭上打,「小青,放開!」
  青蛇聽話地放開狼王,纏上了李舟的手臂,在狼王跟李舟對打的時候時不時偷襲,李舟等於是長了第三隻手。
  「哈,光論打架我可從沒輸過!」李舟獰笑,從四隻腿變成兩隻腿,那最好了,畢竟他跟人打架的經驗比較多。
  他專挑刁鑽的角度去偷襲狼王的命門,跟人打架時不能下死手,但是此刻他只是在打怪,因此招招都往最能要命的地方招呼。
  「慕容公子,支援李舟!」馬凡一劍穿過其中一頭狼的腹部又迅速拉回,一個回身將狼群暫時逼開,「射擊旁邊那根木柱,李舟,把狼王引到碗那附近!」
  李舟是誰啊,他不是叫李隆嗎!
  慕容蘭咬牙,現在不是計較的時候,他瞄準了馬凡說的地方,但是他不懂打柱子要幹麻。
  李舟倒是毫不猶豫,一下就把狼王引到指定位置,馬凡一邊揮劍一邊退,吼道:「謝大哥,我打算弄倒這根柱子壓垮這群狼,你們要小心!」
  他雖然不是建築系專業,但是也看得出來這是承重柱,只要天花板坍塌,發出的聲響足以嚇退這些狼。
  慕容蘭被馬凡的計畫驚呆了,立刻停手:「你瘋了嗎,你是想活埋我?」
  「不是!」馬凡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謝大哥周圍是最安全的!」
  慕容蘭還欲說話,李舟脾氣已經上來了:「你沒看見我們打狼的時候你在那裡乘涼嗎!」
  慕容蘭:「……」
  還真是。
  只不過他真的太習慣被保護的環境,所以一時半刻沒注意到。
  「可是異獸不攻擊他,天花板難道還會閃他嗎!」慕容蘭依然不相信,「至少得等我們確認逃生路線……」
  「旁邊有窗戶!」李舟吼道,他正被狼王打了一拳,雖然格擋住了,那沈重的力道還是讓他差點吐血。
  媽的,內臟沒破吧?
  「你是小姑娘嗎咭咭歪歪的!」
  慕容蘭臉抽了一下,他見李舟對小櫻這種小姑娘就挺體貼的,怎麼用在這裡的形容詞這麼令人不爽?
  他憋著氣移動到窗戶旁邊,確認了天花板即使坍塌都可以往外逃之後,才繼續射擊。
  馬凡一人對抗狼群,已經有些腳步虛浮,見慕容蘭重新加入戰局,強迫自己打起精神,「李舟,小青,等等聽我暗號,讓你們撤的時候就趕緊跑。」
  「明白!」
  慕容家的裝備確實上等,火銃的子彈威力強大,連續射擊下柱子的底盤已經出現了窟窿。
  可是還不夠,這種實木就算缺了一口,只要不夠大,都能屹立不搖。
  「撤!」馬凡大吼,李舟跟小青反射性脫離戰線,跑到窗戶時才發現馬凡沒有跟上來。
  馬凡無視已經咬上他的幾頭狼,用盡全身的力氣往那窟窿上一砍,地面開始晃動了起來。
  「馬哥哥!」
  「你把劍當斧頭呢你!」慕容蘭大叫,但是柱子被馬凡給砍斷了,按照這種晃動程度,他們這一角很快就要塌了。
  狼群顯然也知道這一點,有一些已經開始往外撤退了。
  倒是攻擊馬凡的幾頭猛狼轉向攻擊狼王,馬凡祈禱的狼群內鬥總算開始,只是來得太晚了些。
  他的雙腿已經慘不忍睹,腰腹血流如注,兩手臂上各有見骨的咬痕,根本無法再移動了。
  馬凡完全是靠一股頑強的意志力在撐,但是確認了同伴沒有大礙,可以順利逃生後,他這股緊繃的勁頭就放鬆了。
  他的體力畢竟不能跟一群狼相提並論,到了戰鬥後期,他的體力已經要支撐不住,就算他可以『看見』攻勢也避不開。
  「馬哥哥!」李舟想要折返救人,被小青死死纏住,「小青,你放開我!」
  李舟的聲音似遠似近,馬凡有些恍惚。
  他還沒找到妹妹……
  他不甘心……
  可是他已經做到了他現在所能做的一切了。
  慕容蘭跟李舟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所在的一隅坍方,揚起的灰塵迷慢了雙眼,在瞬間以無限拉長的慢鏡頭中,所有狼嚎都消失不見,就連震耳欲聾的房屋倒塌聲都沒能進到他們耳裡。
  李舟狂叫起來,原本萬里無雲的晴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失,烏雲密佈,雷聲交加,一道長長的閃電劈了下來,狂風大作。
  漫天暴雨像子彈一樣打在身上,嘩嘩嘩的,本圍著茶水屋的狼群成了落湯雞,在閃電鞭裂地面時迅速撤退。
  來自上天的隆隆搏擊,一陣陣悶雷咕嚕地在狼群上方滾來滾去,閃電交迸著在狼群身上烙下灼傷。
  「啊────!」李舟跪了下來,青蛇閃閃發光,慕容蘭在一旁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這風雲變色,再怎麼愚蠢的人都知道李舟這小子不簡單。
  忽然間,在一道前所未有的疾馳閃電後,恐怖的風雨退去了,烏雲之下竟然下起了黑色的花雨,彷彿在哀悼著什麼。
  慕容蘭拾起其中一朵,仔細一看,居然是黑色的鬱金香,一朵就要價一兩銀子,在世界上僅有星月國才有辦法培育。
  怎麼會在這裡突然下起花雨?
  那些黑色鬱金香落到了地面,只停留了一小會兒,便隱沒消失了。
  「別嚎了。」謝君憐抱著昏迷不醒的馬凡,不知何時出現在李舟面前,「起來。」
  李舟無神地抬起頭,看見謝君憐懷裡虛弱的馬凡,蹦了起來。
  「馬哥哥!」
  李舟衝了過去,對謝君憐怒目而視:「你怎麼可以袖手旁觀?見死不救!」
  「在我們辛苦戰鬥的時候,你為什麼在旁邊納涼!」
  慕容蘭覺得自己膝蓋中箭。
  在今天以前,他是真的不參與戰鬥的,只會跟謝君憐一樣作壁上觀,別人的打鬥,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那些護衛拚命保護我,那是他們應盡的本分。
  可是……李舟跟馬凡,他們不是主僕的關係,跟自己也沒有多深的交情,在自己滿地打滾的時候,吳語完全可以把自己當成誘餌丟進狼群中,換成他就會這麼做。
  可是他沒有。
  原來……人跟人之間,真的能有真情?
  「這是你們之間的因果。」謝君憐淡淡道,「我給過機會。」
  「聽不懂你在放什麼屁兒!」李舟口不擇言,被小青拉住衣袖,「小青你放開,這種人有什麼好、小青?」
  李舟瞠目結舌:「小青,你怎麼……」
  變大了?
  本可以藏進袖子裡面的小青蛇現在居然跟他一樣高……不,拉長成一條直線的話搞不好還比他高。
  謝君憐抱著馬凡,一躍而下,找了處平地將馬凡輕柔地放好。剛剛他們幾人都在一樓的屋簷上,李舟受了傷,沒辦法像平時一樣,他又不肯跟謝君憐求助,只能在原地冷哼。
  小青倒是沒什麼事情,傷勢癒合得很快,只見牠咻的蹭到了路面,變得更大,將頭靠在了屋簷上,示意李舟用滑的下去。
  李舟無言了一會兒,他的小寵物一下子變得太大,好有壓力。
  不過他還是順著小青的身體,順利來到了一樓路面上,此時已經沒有狼群了,估計是被剛剛的雷聲給嚇走了。
  「那個……能順便稍我一程嗎?」慕容蘭在屋簷上很尷尬。
  「你受傷最輕,結果最廢。」李舟的怒火全向慕容蘭身上撒去了,「你自己待在上面反省反省。」
  雖然他也不知道要慕容蘭反省什麼,但慕容蘭居然還真的就乖乖待在上面不動了。
  劫後餘生並沒有讓李舟太慶幸,他皺眉看著昏迷不醒的馬凡,探了探脈博。
  還有氣,能救,可是眼下他們要去哪裡找郎中?
  此時的李舟無比後悔,在師父教學的時候太貪玩,根本不知道由重傷引發的高燒要怎麼治療。
  老天啊,如果馬哥哥能平安無事,他就好好學習,再也不偷懶,當一個行走江湖的俠醫。
  謝君憐看了李舟一眼。
  「如果要找郎中的話,我可以幫忙。」慕容蘭在上面,氣若游絲,「我反省好了……現在可以讓我下去了嗎?」
  李舟懷疑道:「你能怎麼幫忙?」他環顧四周,「這裡的機能應該已經癱瘓了吧。」
  在他們跟狼群打的時候,這附近的人大概不是被吃掉,就是去逃難了。
  「所以你有個屁用兒。」
  慕容蘭:「……」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