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第一章節 011 風

肥宅鯊J shark | 2021-03-14 11:52:44 | 巴幣 120 | 人氣 81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如果他們是真的狼,估計你全身上下都會是血。」紅在艾爾夫身旁觀察他的傷口並且想像艾爾夫全身都是血的模樣,此時的艾爾夫已經結束訓練的倒在泉水中,意味著他將五頭狼都解決了。

  打贏五頭狼的艾爾夫離完全的魔力纏繞靠得更近,而代價是全身上下有許多的傷口,最淺的就只有皮膚受傷而已,最深的則是能看見骨頭,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艾爾夫泡進泉水中。

  可是泉水並沒有恢復傷口的能力,最多就是增加自身的恢復能力,如果這些傷口沒有好好照顧的話,也有可能會引起後遺症。

  「那些狼他們去哪了…」

  「與其在意那種事,不如先注意自己的身體吧。」

  艾爾夫聽到並沒有停止這個問題的想法,而是繼續詢問紅。

  「真是的…你是擔心自己殺了五條生命是嗎?」

  「是…」艾爾夫的回答讓紅有點傷腦筋,原本是希望他能夠習慣殺死生命的感覺,反而讓他變得更在意。

  「你不用擔心,我們精靈和你們人類界的生物不一樣,精靈只要沒有傷害到靈魂就不會有事,過不久他們的身體復原就好了。」

  艾爾夫雖然有點聽不太懂,但是他看起來放心許多,過不久就在泉水中睡著,趁這段時間想一下哪些水果對恢復有特別的效果吧。

  「紅這個拿去。」

  「安不要突然出現在我的身後啦!」紅被突然出聲的安驚嚇到,不開心的看著她。

  「不好意思。」安道歉的同時拿著一顆十分稀少的水果。

  「妳從哪裡找到的?」紅接過水果查看一番,已經滿久沒看到這種水果,就算跑遍整個萬物之森也不一定找得到。

  「我叫精靈們種的。這個給他吃,傷口很快就會好了。」安說完就準備離開,看來她過來的目的就只是把水果給他而已。

  「我會叫他跟妳道謝的。」

  「不用了,我幫助他並不是想得到他的道謝。」

  「那是為了什麼?」

  安回頭看了一下艾爾夫,「秘密。」

  安直接離開,我將水果放在艾爾夫身旁,他起來後一定會吃的,就不用多管了。

  可是沒想到安居然會照顧艾爾夫,當她投下幫助艾爾夫那一票的時候我就已經很意外了,經歷過那次事件後她一直都很沉默,我以為她感到後悔、痛苦而變得不太講話,可是她居然會選擇幫助艾爾夫。

  「安為什麼…經歷過那件事妳為什麼還相信人類?」霞當時震驚的看著安。

  「…我相信他。」安堅持不改變意見,不論碧和霞怎麼說。

  相信,這個詞很簡單卻又很複雜,如果太過於相信他人可能就會發生無法挽回的憾事;如果不相信他人,又難以在群體中活下去。

  我和安的相信並沒有任何依據,碧和霞則是十分精確的認知到自我想法而選擇不幫助他,跟他們相比,我們兩個可以說是太過於感性,但誰能保證感性和理性哪個比較好。

  ~★~

  一擊、一擊又一擊的致命攻擊都只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如果攻擊揮空我就會受傷,受傷了該怎麼辦呢?這時候只能夠繼續戰鬥,如果停下來可能就會死。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如此的無情,完全不管一切的撕裂他們的皮膚、扯斷他們的肌肉以及打碎他們的骨頭,雖然沒有流出任何一滴鮮血,但這反而讓我害怕不已,我殺死的到底是什麼?

  拼死戰鬥的感覺還殘留在四肢,能感受到全身的血液為了活命還在沸騰著,為了保命就算聽到哀嚎也不會停下,直到敵人全都倒下為止。

  緩緩睜開雙眼就看見湛藍的天空,如果是紅色的血盆大口或許我會鎮定一點。我坐起身子稍微察看身上的傷口狀況如何,除了深至骨頭的傷口疼痛不已以外,其他傷口最多只有隱隱作痛而已。

  除了觀察傷口以外我還在腦內思考生命,自己真的沒有殺掉他們嗎?很想要不去思考這些問題,然而腦袋裡不斷回憶著那時候的場景,最後解決完他們的時候,自己居然放心的鬆一口氣,明明自己剛殺掉五條生命。

  雖然紅說沒事,但有可能只是想讓我安心而已,在這煩悶的情緒中我離開泉水,為了讓自己不再去想這些事,吃完早餐後就開始進行訓練,現在受傷的還有右腿以及左臂,短時間要進行肌肉訓練可能有困難,只好進行魔力訓練。

  吃完水果之後好像有種特殊的感覺,感覺體內的魔力在加溫,我趁這這種感覺很明顯的時候使用魔力,魔力快速的纏繞右臂,形成一片薄膜包覆住右手,我嘗試對著樹木揮出一拳,馬上發出碰一聲以及樹木劇烈的搖晃。

  看起來攻擊力明顯增加不少,我嘗試讓魔力纏繞各個部位,經過訓練我已經能稍微成功控制魔力纏繞,但跟書本上看到的魔力纏繞又有差別,現階段我也不確定,只能夠先自己嘗試而已。

  而在當我訓練時,傷口突然疼痛起來,我停下訓練觀察傷口,發現傷口冒出點點魔力,像是絲線一般開始在傷口上交織起來,像是編織藝術品一般,當它們編織完之後,一陣閃光逼迫我閉上雙眼,一睜開眼就看到傷口已經完好如初。

  是那堆水果嗎?雖然不清楚是誰給的,但我打從內心感謝他。

  既然傷口恢復,我打算繼續自我訓練,畢竟自己因為紅的訓練已經停擺多天。

   與其思考不如馬上行動,艾爾夫馬上開始進行自己的訓練。

  「真有活力…」碧覺得有點煩躁的看著艾爾夫,她原先比較期待艾爾夫被狼咬死之類的,結果卻是讓他懂得如何使用魔力纏繞,但也只有學會最基礎而已,如果要變得更強勢必得繼續加強魔力纏繞的其他形式。

  「第二個輪到妳了,妳要用什麼方式讓他停止訓練?」霞的言語中明顯帶著惡意,碧馬上搖搖頭表示自己並沒有想採取那種不好的方式。

  「我只會用我的方式來處理,如果亂用其他的,估計紅和安會十分的生氣。」碧已經想好訓練的方式,要能讓紅和安認同,又能夠刁難艾爾夫。

  「那就這樣吧,我可不想教導他。」霞的語氣充滿敵意,過去的事情影響她們太深。

  兩個精靈看著森林中的艾爾夫正在開心的跟狗們抱在一起,看來是紅告訴艾爾夫那些狗的本體就是那些狼,原本更希望能讓他記住殺死生命的感覺,畢竟吃肉和殺死生命還是有差的,但紅肯定是不希望他處在內疚的情緒中。

  ~★~

  「鬼抓人?」我疑惑的看著碧。
  
  「沒錯,一個簡單卻又能訓練的遊戲。」

  「如果是訓練當然沒問題,但…什麼是鬼抓人?」碧聽到後用十分震驚的眼神看著我。

  「這不是人類界的遊戲嗎?怎麼是你反過來問我。」

  「可是我從來沒有玩過這個遊戲。」

  碧看起來有點無奈,很明顯的失去興致,用有氣無力的口氣跟我講解鬼抓人的規則,聽起來十分的簡單,就是一個人當鬼、其他人當人被鬼追,被抓到的人會變成鬼然後去追人,而追到人的鬼就會變成人逃離鬼。只是我從小幾乎都是一個人,從來沒玩過對我來說是一件正常的事。

  「你是鬼,我是人,現在時間是早上八點,訓練時間是到晚上六點,總共十個小時可以來抓我,其餘的時間都不算數,只要抓到我就算你通過訓練,沒有抓到你就回去人類界繼續過你的生活。」

  碧說完就直接離開,便開始她所謂的鬼抓人訓練,只是…

  「範圍呢?」碧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大喊快來抓我。

  ~★~

  原本我以為碧是單純抱著玩的心態進行訓練,但追一追我就理解了,她絕對不是單純的想著玩。

  「快點、快點,你這慢烏龜~」碧一邊毫無限制、自由自在地穿梭於樹林中,一邊毫不客氣的嘲笑我。

  跟我不同她並沒有形體的妨礙,巨大的樹木對她來說完全沒什麼,對我來說卻是極度妨礙的存在,如果太過於專心在她身上的話,隨時有可能腳滑而跌倒然後追丟,這時候碧就會像是孩子一般哈哈大笑後繼續讓我追。

  甚至她會飛到樹的最上方,誘使我爬樹來抓她,但當我爬上去,撥開樹叢準備抓她時,她就會馬上拉到安全距離或是直接跑走,逼得我又得從樹上下來去追她。

  我打從內心覺得根本追不上,就算我有進行過訓練,但我絲毫感覺不到她會喘或是疲累。

  第一天的結果就是筋疲力盡的倒在草皮上,碧訓練結束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我原本希望她能告訴我一些追上她的訣竅,但她只是要我追她而已。

  「訓練的如何?」紅看著精疲力竭的我詢問,順便命令狗們拿晚餐給我。

  「一直追著碧但是怎麼追都追不到…」我的口氣中略帶著沮喪,紅則是疑惑的看著我。

  「這很好解決吧。」聽到紅那麼說害正在吃晚餐的我差點噎到。

  「什麼辦法?」我趕緊詢問。

  「你不是會魔力纏繞?雖然目前只學到火神流的些微而已,但只要學會風神流就好。」紅看著不太了解的我稍微講解,「基本上魔法師們近身戰都是以魔力纏繞為主,火神流以瞬間爆發和強力攻擊為主,風神流則是以速度和靈活為主,你要自己懂得改變魔力性質。」

  「改變性質…」

  「你應該有讀過類似的書吧,自己想想,我們彼此規定好不能干涉太多。」紅說完就離開,雖然不知道他們彼此的規定是什麼,但吊人胃口實在是讓人感覺煩躁。

  我將魔力停留在手中,看著白色的魔力在手中轉來轉去才意識到一件事,白色魔力的性質是什麼?四種屬性的魔力各有各的特性,但是從未看過任何一本書寫到白色魔力。

  白色魔力到底是什麼?話說第一次使用的時候紅有稍微講到,過不久就突然吸走我的魔力,導致我都忘記紅所說的。紅當時好像說過要擁有四種屬性才有辦法使用,那擁有四種屬性的我為什麼會沒有魔法的才能?

  還是魔法的才能是看其他方面呢?我沒記錯的話,溫蒂小時候就能釋放強大的風屬性魔力,之後分開還是有聽到關於她在學校內傑出的表現。

  我先不去思考關於才能的事情,而是嘗試讓白色魔力變成紅色,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只是突發奇想而已,搞不好白色魔力就是結合四種屬性才會變成這樣,結果只是讓白色魔力停留在我的手上,然後引來精靈們靠近。

  我不去多管精靈們繼續嘗試,既然現在有想法我就會繼續往這個方向努力。

  「不是說好不干涉彼此的訓練了嗎~」碧雖然表面笑笑的,實際上是帶著抱怨跟我說話。

  「我只是告訴他白色魔力的特性而已,畢竟妳根本沒想過要教他風神流。」碧聽見後完全不在意,我希望她好好教艾爾夫風神流的基礎。

  「才沒有~我看起來像那種壞心眼嗎?」

  「像。」

  「欸~那我是不是應該再更壞心眼一點呢?」碧看著底下努力嘗試白色魔力可能性的艾爾夫,「反正只是個不小心闖入精靈界的人類。」

  「只要妳的訓練方式在合理範圍內我和安都不會多問。」

  「霞呢?」

  「她跟妳站同一個立場,就算不合理她也絲毫不會過問,甚至有可能叫妳繼續或是加重。」

  「不要把我和霞講得好像是壞人嘛~我們…不過是想要守護精靈界而已…」我能感受到碧的魔力開始浮動。

  「這點我們四個都一樣。」我說出內心中的想法。
  
  「才不一樣…」

  「碧?」

  「才不一樣!完全不一樣!妳和安到底為什麼要接受那個人類!我真的完全無法理解!」碧不開心的對我怒吼,這個畫面實在是難以看見。

  「碧…」我想靠近碧撫慰她,她卻不開心的往後退。

  「我跟妳們不一樣,我不喜歡思考…一思考就會想到那些討人厭的事情…」碧轉頭往自己的休息處,「我會盡全力阻止他通過訓練。」

  綠色光點在空中飛舞的模樣帶著點痛苦、落寞,沒有平常那種調皮嬉鬧的感覺。

  我能夠肯定自己真的了解碧嗎?我們四個人跟那個人的相處都不一樣,受到的衝擊肯定也不一樣,我要怎麼說自己能站在碧的立場感同身受呢?

  「證明自己,這是你能取得信任的方式。」紅看著正在開心和狗們玩的艾爾夫,原因是因為他終於成功讓白色魔力變成淡紅色魔力,但那個淡紅色大概就是99%的白以及1%的紅,「現在就那麼開心,當你成功掌握白色魔力的時候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看著這樣的他我也微笑一下,「我很期待。」

  深夜,風中夾帶著各式各樣的情緒,碧不開心的感受這些情緒,因為自己是風屬性精靈而且夠強大,才能夠輕鬆感受風的所有,「那麼開心幹嘛…一定要讓你笑不出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