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顛亂的暮陽】世納同人電子BL 小說試閱

雲作家 | 2021-03-13 13:42:15 | 巴幣 102 | 人氣 225


敵隊的兩人協調訓練,仔細想想根本同居?!
溫柔誘騙攻x爆嬌狂犬受♥
以及危機四伏的if線!
有納塔裸背童真殺毛衣黑絲女裝窩(゚∀。)
為符合巴哈分級,此面只放全年齡部分,R18部分p站分級【GO】

3/14補顛亂的暮陽&真龍 後記TALK講解
https://privatter.net/p/7187062
放劇透密碼提示:
真龍最後一頁,第一排的字尾三個英數字,小寫。

  ++電子書試閱++

書名:【顛亂的暮陽】
CP:李世河x納塔 封印者CLOSERS
格式:BL/R18激H/兩篇小說
為符合巴哈規範,小屋文試閱


[試閱A]
  ++【顛亂的暮陽】篇++

  --???--

  斜陽日輪逐漸沒入地平線,橘紅天空染上詭譎紫。
  拔腿狂奔,一定要趕上,在敵人動手抹殺繭之前。
  夜櫻飄落,找不到預期的殺氣,毛骨悚然的寂靜。
  細瘦的黑影佇立在柵欄邊。

  「慢著!那個繭裡面有人類啊!」
  試著冷靜溝通的世河,面對未知的敵人,以平民的安全為優先,直接衝到敵人面前。
  「真慢啊。」藍髮少年裂嘴恥笑,手上的彎刀已染血。
  「繭呢...?」
  散亂一地的紅白絲,黏住世河鞋底,啪搭、啪搭,微黏的液體,血腥味:「這些血...來晚了嗎?」
  月光下,藍髮少年雙刀的紫焰更加刺眼:「我還沒殺夠呢,輪到你啦。」
  「你怎麼下得了手,裡面有活生生的人啊!」李世河擺出陣勢,溼答答的物體抓住腳踝,站不穩,低頭瞥見,一隻沒有主人的斷手--碰咚!


  「哇啊!」滾地翻身想遠離爬起,碰!「痛...」
  摸摸撞到牆的後腦杓,回神一看,正前方是書桌椅...哪來的敵人和手?


  --Day 1 李世河住處‧臥室--

  「嘖,討厭的夢。一定是太累了,明天翹課在家玩遊戲好了。」
  世河抓抓亂髮,扶著牆壁搖搖晃晃、摸黑走向浴室想洗把臉,推開門板--
  「「哇啊啊啊啊啊---!!」」

  「鬼!比鬼更可怕的東西啦!警察!入侵民宅啊!」
  「警你媽啦幹!」叩!藍髮惡鬼一拳往世河腦袋砸下去:「還不是你們隊多管閒事,以為我喜歡住這啊!」
  「納塔...不是作夢的話,現在在哪個世界線。」世河好累喉嚨有點痛。
  「睡暈了是不是?」納塔用力拉世河的耳朵:「本大爺被那兩個可惡的指揮逼,住你家當作逞罰學習日常生活,想起來了沒?」
  「......啊,好像有這回事。難怪我做這種夢,被你嚇醒了兩次啊。」世河被揍一拳記憶漸漸回來,和夢境相反,當初有救到人,跟納塔大打出手,好險還在原來的世界線啊。靠在門邊,冷靜許多,注意到納塔拿著溼答答的衣服:「你怎麼半夜洗澡,會感冒喔。」
  「我我我我、不用你管!快滾回去睡啦!」納塔惱羞成怒,踹房主出去。

  「我要洗臉...嘛算了,好睏喔。」世河拖拖拉拉,抓起棉被爬回床上,觸感不對:「恩?怎麼濕濕的。」
  「不對啊,納塔借我的房間睡,我剛剛是睡我媽房間才對」坐在床邊的世河,用盡最後的腦汁回想:「恩我跑錯,跑到我房間了。所以這是納塔...」

  「納塔。」「哇啊啊啊啊啊--!!」
  「好啦你也被我嚇兩次,扯平了。」世河驚訝自己的淡定,那麼累隨便啦:「你床單濕了白天再洗,我先拿備用乾的床單丟那邊了,你自己換--」
  「幹你才尿床啦!你全家尿床啦!」換完衣服的納塔,超大音量吼回去。
  「......不是打翻飲料嗎。」
  「......幹。」
  尷尬。
  世河心中的警戒鈴響起,果然,納塔想抄起傢伙--但摸不到武器,武器早已被訓練官沒收,納塔伸手往脖子襲來:「本大爺宰了你!絕對不能留活口!」
  「我不會說的啦!我沒那麼無聊啊!」世河舉起被單防禦,納塔氣到炸毛,沒意義地拉扯髒被單,偏偏又讓世河抓到濕的部分,乾脆丟出去:「欸、等等,這個,不是尿床吧?」
  「吼嘎啊啊啊--噗嗚?!」狂犬被蓋住。
  「夢遺嘛,有啥好大驚小怪。」世河頓了一會:「欸你尻槍就用衛生紙啊,床單你自己洗!」
  「嘎?ㄇㄥ一?」把床單抓下來的納塔,頭髮亂得更炸了。
  「作夢的夢,遺傳的遺啦。」世河再度停頓:「慢著,你根本沒上過學校,所以才會被丟到我家的吼...所以我說,那個健康教育呢?」
  「賤勘較--啥?」炸毛犬滿臉問號歪頭,跟隔壁養的大呆狗一樣表情。
  「唔哇...」超乎預料外的沒常識,先不論納塔之前怎麼解決生理需求,可憐的是,納塔恐怕一直以為自己都18歲了還在尿床:「納塔,伊織姐和訓練官的決定是對的,你乖乖跟我上學一陣子吧。」
  一向叛逆的納塔,管他甚麼先反對再說:「誰要啊!信不信我把你和你同學都--」
  「你想尿床一輩子?」
  「?!」納塔滿臉慌恐。
  「...總之先補習個健康教育。」看到納塔信以為真的蠢反應,世河心想我怎會被這隻大笨狗嚇得睡不好。

  *

  「夠了!停!別再說了!!」納塔用枕頭蓋住雙耳,躺在地上打滾。
  「好好好,我知道你很興奮,這很正常,上課時大家也是這樣,乖乖坐好啦,這每個人都有的器官,請用學術的眼光看,剖面圖而已--」
  「下流河!低級!黃爆!滾!!」納塔見到鬼般,眼神死命躲開貼到臉上的課本插圖。
  「閉嘴,尿床狗,一輩子濕內褲,信不信我把床單濕的那面掛在陽台,曬給鄰居看。」世河沒睡飽EQ降低,熬夜給納塔健康教育補習,但納塔不領情躲躲藏藏娘砲似的,不耐煩火氣上來,句句見血:「聽話,不想夢遺就乖乖自慰,只要不被人看到都行,不要再洩在我床上了,髒狗。」
  「幹!惡毒欸!」被抓到把柄的納塔,體無完膚地縮在桌底下抱枕頭,發出犬科哀鳴。
  「這樣你知道,他們是為了你好,才叫你跟我去學校見習了吧。」良心稍微回來的世河,把書塞到枕頭和納塔中間:「不過明天的課,我翹定了,去了也是睡死。」
  「你自己都不想上課了,一點說服力都沒有!」納塔倔強地掙扎:「那些對我殺次元種又沒有幫助!」
  「有啦!省下你半夜起來洗床單啦!想反駁我、等你考試比我高分再說!不然以後我都叫你尿床狗喔!」
  納塔崩潰大吼:「幹你再講啊!我要告訴你隊友,床下藏了"清純女僕心跳絲襪誘惑"黃書喔!」

  「「......」」

  「今天晚上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這樣OK?」世河的EQ上線了。
  「什麼事,我不知道,你做夢?」
  「乖,去睡覺。」
  兩人的默契頓時200%同步。
  「嘿--!」納塔豪邁的隨手一攤新床單,完全沒套住床墊,一爬上去床單立刻皺巴巴。
  「嘿你腦袋,連這都不知道有點厲害啊。」世河無奈地看著笨狗耍蠢萌,善於照顧人的本性又發作,拉扯床單:「起來,重鋪。」
  納塔死賴著床,大字躺不肯起來,像極了霸占主人棉被的家犬:「沒差啦!我都睡地板和木板!是軟的就好!」
  「我該收日常生活教育學費...。」世河無法忍受家裡被弄得亂糟糟,一邊碎念著,一邊用封印者的蠻力,挖起床墊,把納塔強制抖下床,開始上第二課:正確的鋪床單。

[試閱A結束]


+++++++++++++++++++++

[試閱C]

  --百貨商店街‧下午--

  「太慢啦!我先去前面那間看!」藍毛犬從世河面前橫過,敏捷地閃過路人,鑽進生活擺飾店裡,飼主被拋在前一間店,一樣慢吞吞地走。
  世河經過玻璃櫥窗往內瞧,藍毛犬正低頭看窗邊的花俏水晶立燈,水晶在窗外陽光照映下,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光輝,窗簾和納塔身上閃閃點點彩光,藍色的瞳孔也多了澄紫粉色,看著在家安靜看書的納塔,出來變得活繃亂跳,難怪養寵物的人,總是有耐心每天帶狗狗出來散步,那滿足的燦笑誰能說不。

  「那邊!是遊戲機吧?」納塔從後門竄出,抓著世河的袖子,不由分說拖到熱鬧電子音樂區,遊戲機=李世河已成習慣,連這幾天怕世河的事都忘了:「這些長得跟家裡的不一樣啊,怎麼按?」
  「恩,用說的麻煩,玩一次給你看好了。」世河終於拿出塞在口袋裡的手,投幣,隨便選個曲目,對應螢幕上的動畫顏色,快速按下喀答喀答響的大按鍵:「長的按久...啊你玩過音遊應該知道啦,換你?」
  「簡單啦,本大爺最擅長反應速度!」納塔誇張地往外折折手指,選單拉到最底,選項移到曲目上,整個畫面閃爍深紅色,發出刺耳的警告音。
  「啊,那首不適合初學者喔,是高階上位都得苦練的曲目--不過你八成不會聽。」世河輕描淡寫地講解,把手插回口袋裡,在一旁默默遠觀、咬著撿到的木棒的愛犬。
  「這樣才夠刺激啦!」喀答喀答喀喀喀、速度快到普通人看不見指尖摸到按鍵,殘影眼花撩亂,不同於世河用力實按打響按鍵,納塔輕輕掃滑點過按鍵,一開始顯示GOOD的符號,適應後狂跳Great,越來越嗨的刺耳音樂吸引了圍觀者,幾位看起來是常客的玩家、拿起手機拍影片,引人注目的程度超乎世河預料了。
  世河不想打擾納塔的興致,而且也手癢了,往旁邊的機台投幣,快速選項後,也出現同樣的音樂。

  「哇啊哇哇哇?!?」原先很順利的納塔發出怪叫聲:「這啥鬼,擋到螢幕了啦!」
  「是我喔。」世河囂張的在間奏時一手比YA,一派輕鬆的遵照節奏拍打:「對戰模式可以互相干擾,不然對你來說太簡單了。」
  「誰怕誰!還你啦!」納塔更嗨了,敲按鍵、把螢幕上的擋路小動物,踢到隔壁機台去。
  「太多了吧~」一堆小動物在世河螢幕上堆成山,接連miss,好不容易清掉,隔壁傳出新的哀嚎聲,連鎖小動物在納塔螢幕上合體成巨大怪獸,世河笑出聲,互相陷害才好玩。
  「輸了要連對方作業一起寫啊!」納塔的分數遠遠把世河拋在後面,更加囂張施壓。
  「別,借抄啊!」世河平常的功課,都被在家無聊的納塔寫完,已經怠惰了好一陣子,這樣分心又開始狂miss,音樂遊戲一旦開始miss要拉回來很難,半放棄的世河看納塔打機台,脫口而出:「納塔的手指好細長喔。」
  「--突然在說什麼啦!?」納塔的螢幕也開始發出miss音效。
  「就,看到啥說啥啊。很漂亮嘛。」世河完全放棄,笑咪咪的觀賞納塔自亂節奏、臉紅著已經跟不上螢幕的圖示,好險音樂已到尾聲。
  「幹!心理戰術太卑鄙了!」結算時間,納塔狠踹世河屁股,聽到身後一群掌聲,回頭:「窩靠!人怎麼那麼多!?」
  「欸欸欸,別緊張,你技術好所以人家圍觀啦,別吠啦乖。」世河拉走威嚇人群的藍毛犬,暫時撤退,跳舞機等下次在玩:「時間差不多啦,先去吃飯吧,晚點人多沒位置。」

  *

  納塔貼在窗戶上,狂流口水,這已經是第十幾個店家了。
  「唔唔唔...怎麼每個聞起來都好香...」納塔難得選擇障礙,選了一個等於割愛十幾個,為啥不全部開在一起啊!
  「選一個吧~其他可以下次再吃啊。」世河肚子咕咕叫了,看不下去藍毛犬苦惱,給了解決方案。
  「你不是討厭逛街嗎?」
  「...對吼,我有說過。偶爾的話還好啦,一兩個禮拜?」
  「你生病了?」納塔吐槽,沒忘了肚餓的事,決定選最香的美式炸物店,拖著錢包君(世河),拿來擋在店員前面,會付錢又會跟店員溝通有夠方便。
  「不然你以為我為啥會玩機台,我來過好幾次啊,純粹是被人拖出來時,對方要逛的東西都跟我不同。」世河座到店員帶位的軟椅上,把菜單塞給納塔,唉,小笨狗沒在聽了,口水都要滴到菜單上。
  看到納塔又皺起眉頭,大概猜想到了什麼事,把菜單翻過來,指著花俏的頁面:「全部都想要吃吃看的話,點這個套餐吧?」
  「好啊!」納塔越來越好懂了,甚至在世河點餐時,跑去裝兩人的飲料,連在小隊裡都沒這麼熱心,特別服務僅限於錢包君世河。

  店員兩手端著裝滿滿的餐盤上菜:「您點的情人套餐來了。」
  「噗咳!」

[試閱C結束]

+++++++++++++++++++++

  ++【真龍】篇++

[試閱E]
  --???。?年?月?日--

  納塔來到這地方已經過了幾日。
  在這裡遇到的第一位人類,處於荒蕪的災區,月日是模糊的概念,身邊沒日曆或日記本,紀錄時間只是佔位徒增傷心的東西。
  少年對於沒電沒安居區的廢墟環境,零抱怨。

  「你那什麼奇怪的微笑,揍你喔。」納塔過人的膽量,比災難時日出生的孩子,更適應這世界,無所畏懼。
  「你的適應力太驚人了,連個混亂都沒有。」青年苦笑,意外自己記得這些表情、語言、和情感:「兩三句就相信了我說的話,我推論你從別的世界來,沒有任何證據,不怕我騙你嗎。」
  「我有眼睛好嗎,這地方廢成這樣,怎樣都不像我原本待的地方。」藍髮少年甩著刀玩,刀身沾滿小型次元種的血腥味:「倒是你,老人痴呆嗎?一問三不知。」
  「抱歉,沒有文明也沒有時間感,我連自己活幾年都不知了。」
  「...只是因為時間太久?確定不是別的原因?」直覺敏銳的納塔,質疑更深處的心理因素。
  「饒了我吧,在這記太清楚會崩潰的,你叫那個誰...Lucky?」好久沒看到這麼毛茸茸的生物,好想伸手摸摸頭。
  「本大爺叫納塔!」納塔不爽地拍掉伸過來的大手:「別以為我跟那些畏畏縮縮的嫩咖一樣好哄,破爛大叔。」

  青年那毫不害怕獵人少年砍人,這使得納塔想起暫時還不想見到的人。
  「啊...忘了自我介紹,我唯一記得的稱號是真龍。」
  「你中二病?」怎麼有人能比自己更臉不紅氣不喘地,講出中二病台詞?納塔上下打量眼前的青年,黑髮和破爛大衣,毫無特點,原本以為眼睛跟某人一樣是金色,但仔細看是橙黃、更像爬蟲類的瞳孔。
  「人類這樣叫我啊,附近有些人類的,大多不敢靠近我。」青年起身,大衣沾滿土灰,早已放棄了去拍掉,誰會想花整天在拍掉空氣中到處都有的東西呢。「你拒絕去聚落避難,這樣麻煩了呢...去覓食吧,你不吃生肉吧?」
  「太陽正要最熱,不等晚點嗎。」納塔在實驗設施里大多暗無天日,這種烈陽有點難受,找不到建築樹木陰影,根本是沙漠和土塊組成的世界:「你穿這樣不熱?」
  「小藍你腦袋真不錯,難怪能存活到被我遇到。」
  「幹!」又被亂改名,納塔氣到直接往對方膝蓋後方踹,沒倒、好像有什麼很硬的東西卡住了。
  青年一把拎住調皮的納塔後頸,推到前面一抱:「別亂動,要出發了。」
  「出啥...欸?欸欸欸欸---?!!」
  雙腳騰空,地上的影子越縮越小,失去重力,生物與生俱來的恐懼感,另納塔難得地驚慌失措,一動也不敢動,趕緊回頭確認:「你你你、你做了甚麼!」
  陰涼巨大的陰影覆蓋天空,強風拂過,納塔努力聚焦才看清楚是甚麼物體:「靠你來真的啊?!有那麼方便的翅膀早說啊!」
  「...什麼都不怕,你是從地獄爬上來的嗎?」振著白骨黑膜、龍翅膀的真龍,比納塔更驚訝。

  *

  沉寂、半毀,無電力的磚瓦小破村。
  納塔一開始以為這裡屬於次元界,眼前的村落遺跡,說明推論錯誤,那些整天鬥爭的生物不懂得建築。
  獵人感受到微妙的氣氛,說不出的異樣感:「...這裡有躲人吧?」
  「你連看不見的視線都能感覺到啊。」真龍特地遠遠地提前降落,納塔小跑步溜進破磚建築的陰影下,兩人徒步走進小村,青年對著廢墟喊著:「我要換食物,有人需要槍枝嗎?」
  小破村有幾處牆後小小地騷動,其中一個破布被撐起,用木棒搭起簡易遮陽棚,瘦骨如材的老爺爺招招手,示意旅人過來交易。
  「這樣能換多少?」真龍從破大衣口袋掏出槍枝和好幾盒彈藥,放在小木檯上,躲在黑暗後面的老爺爺,在房裡翻了翻,放上兩三個罐頭,真龍想了一會,又加了藥罐和繃帶:「有水嗎?要能帶走的。」

  納塔在一旁警戒看著四周,聽到交易過程,這世界的情況比想像中還糟,錢幣已經無價值了,必須用食物或求生道具交換,醫療和戰鬥物資比食物低價,的確是災難,村莊科技的落後、建築風格仍有幾分熟悉感,似乎不是完全不同的世界,想起了18年前的次元戰爭。

[試閱E結束]
Pixiv大圖桌布:722185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88406636

黑辛的DLsite本本集:有上架但還在審稿中
BL&R18
https://www.dlsite.com/bl/circle/profile/=/maker_id/RG34367.html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啦(遞茶和布丁
2021-03-13 18:15:30
雲作家
喔耶布丁(*´∀`)
2021-03-13 20:13:47
WT翻譯組-JackO
世納!!!!好稀有!讚啦
2021-07-24 04:22:19
雲作家
真ㄉ稀有,人都退的差不多了∠( ᐛ 」∠)_
2021-07-24 07:57: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