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探險活寶同人文 金耳環(上)

怪奇的丹 | 2021-03-12 20:19:16 | 巴幣 10 | 人氣 49


  連日來的大雨浸透了整個噢噢大陸,天空愁雲滿霧,像極了下午兩點到四點的我。還好這兩個禮拜都沒有案子要調查,我可以舒舒服服地待在辦公桌前看報紙。
可惜好景不長,憑著多年來的直覺,我知道接下來有事要發生了。唉,幹我們這行的就是這樣,生活刺激而不規律。
 
  偵探社裡來了兩名客人,其中一人敲響了辦公室的門,過了一會又敲了一次,然後另一個人就直接進來了。
看到裡面的人趴在桌上休息,他重重地咳了幾聲。
「喔!」辦公桌後方的人醒了,看見來人,他趕緊抹掉嘴角的口水,驚道:「金吉煥?這麼晚跑來找我做什麼?我快下班了欸。」
「現在是中午。」他的兄弟說,打開了辦公室的門讓他的妻子進來,「我們想請你幫忙調查一個案件。」他的妻子穿著一身淺紫色的洋裝,搭配溫和的表情,站在一臉嚴肅的先生旁邊,原本緊張的氛圍也減低了。
夫妻倆在會客椅上坐了下來。
「O~K?」 TV略帶懷疑地說,他沒想過有天自己的兄弟姊妹會委託案子給他,何況還是這位正經八百的金吉煥先生。「是什麼案件?」
他的妻子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張照片,那是他們結婚時拍的相片。「我的耳環被偷了。」她說,手指著照片中她耳垂上戴著的金耳環。
「發生了什麼事?」TV交疊起雙手並頂在鼻子的下方,看起來十分專業的樣子。
「那天我把耳環摘下來保養,保養完後我就把它跟其他飾品放在櫃子上靜置一段時間,在回來後就找不到了。」
「嗯──還有其他東西被偷嗎?」
「沒有,我確認過了,只有耳環不見。」
「妳離開了多久時間?」
「我那時在吸地,中間大概相隔了一個半小時。」
聽到這裡,偵探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妳怎麼確定是被偷了?」
「因為小偷留下了這個。」金吉煥拿出了一張紙條,由於他的身體太長了,它只能將紙條揉成一團丟在桌面上。
偵探攤開了紙條,鵝黃色的紙條上只畫了一個有把手的酒杯。
 
  現在這張紙條是我唯一的線索。
照理來說,我首先要調查的應該是附近的酒吧,但憑藉著我高超的推理能力,我知道兇手一定不會選擇這麼近的地點犯案。我開始思考這張紙條究竟是線索還是陷阱?
與此同時為了有足夠精力支撐我接下來的繁重工作,我決定去吃午餐。當我簡單解決完午餐要回去時,我注意到街邊有人正在發試聞香水的小卡,我於是靈機一想把紙條拿起來聞。
嗯……這是?甜甜的味道──糖果。
我立即動身前往糖果王國的酒吧。還好那裡有我的線人。
 
「雪比,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我把雪比拉到酒吧的後巷,拿出那張紙條給他看。「小偷留下這個來諭示下一個做案場地,我得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看起來像某種飲料?」他聳了聳肩,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我看不出他是真心的還是裝的。這隻狡猾的蠕蟲。
「我可以回去了嗎?美眉們還在等我回去跳舞欸。」
「拜託,你是我的線人,給點線索吧。」
「我不是你的線人,我只是答應你父母會在你有需要時幫你。」他這樣糾正我是在轉移話題嗎?我搞不明白。
「聽我一句話:比起依靠別人,還是多跟線索磨合磨合。」他拋出這句話打算離開,我只能來狠的了:「快說!你不說我就把你的眼睛變成粉色。」
「不要啊!這樣大家就看不出我的眼睛在哪裡了。我真的不知道!放過我好嗎?」在他不斷求饒下,我放走了他。
看來他是真的不知道,沒有辦法,我只能回到酒吧再找其他人問。
 
「TV?你在這裡做什麼?」傑克老狗從椅背後方看了過來。
「爸?」
「還有你媽。」
「안녕, 아들.」美麗的彩虹獨角獸──小姐也抬起頭打招呼。
「哈哈,我跟你媽在約會。」傑克笑嘻嘻地說,「你呢?想把妹喔?你老爸我可以秀幾招給你看。」
「我在辦案。」TV走到他們的座位旁邊。
「롤 플레잉하는 줄 알았는데.」小姐說。
「這是我辦案時的服裝,穿黑一點比較不容易被發現。」TV解釋,他平常在偵探社時穿的是一件藍色西裝,只有外出工作時才會換上黑色風衣。
「嗚呼!我的小子長大了!」傑克高聲歡呼道,舉起一杯棉花糖奶油啤酒就咕嚕咕嚕地一飲而盡。
「噓,好了,我在辦案,要低調一點。」TV緊張地壓低帽子,看了看四周,還好沒人轉頭。
比起她的男友,小姐顯得很擔憂:「어떤 경우입니까?위험한가요?」
「不會啦,媽。只是一個小偷。」說著,TV拿出了紙條,「小偷只留下這個。」
「這是什麼?看起來像杯子。」
嗨完後的傑克也看了過來,「嗯……搞不好是刺青的圖案。」
「我聞到上面有糖果味。」TV說。
傑克聽了後也上前聞了聞,「是糖果味沒錯……但是……」他又仔細聞了幾下,「這個墨水很高級,不像平常那麼刺鼻,只有貴族才會使用這麼昂貴的筆。」他分析道,TV也跟著一起聞。
「너희들은 너무 귀여워.」
「嘿,妳看,那個圖案跟住在附近的有錢人長得一樣。」有個坐在他們旁邊座位的糖果人跟她朋友說。
「他住哪裡?」TV問道。
 
  得到確切地址後,我馬上瞬間移動來到一座玻璃杯工廠裡面,但是很快的我就發現這裡已經被小偷搶劫過了。
「不准動!」幾個香蕉守衛圍了過來,我只好瞬移到工廠老闆的辦公室裡──「都被偷走了!」一個頭長的跟紙條上的圖案相似的人正在講電話。
我走了過去用手指把電話按下、掛斷。
「你是誰?」
「噓──」我退後幾步,將自己隱藏在陰影裡,「告訴我發生什麼事?」
「有人偷了我放在辦公室抽屜的鈔票──很奇怪的是他只偷了鈔票,沒動金條。跟我的前任妻子一樣,我們在一起時都會到野莓王國約會,我會幫她付衣服的錢,離婚後她還是會叫我幫她付買衣服的錢,但是不收贍養費。我跟她相處了十年……」
跟前一次搶案一樣,小偷只拿走一小部分錢財。我猜小偷可能是個小傢伙,拿不動太多東西,若不是為了方便行動,他肯定會偷走所有東西。
「我的監視器有拍到小偷。」
「在哪裡?讓我看。」
「這邊。」
透過監視器螢幕,小偷的半個身影被清楚拍到。「是糖果人。」畫面上,一個頭上套著咖啡巧克力糖果紙的人影正在敲開辦公桌的抽屜。
「我已經報警了,香蕉警衛會找出小偷。」
透過影像,我發現小偷離開前又留下了一個紙條,就丟在辦公室的門後面。我去找果然有一張紙條。
「不知道我前任會不會收金條?她如果不收我還得去提款機提錢,你知道提款機這種東西有多麻煩……」
這次的紙條上面有一個地址,直接明瞭地寫著下次搶劫的地點在野莓王國。
雖然我可以一下就瞬移到那裡,但是天色已暗,只希望這次我能夠趕得上。
「碰!」的一聲,門被人打開了,一個人走了進來。
他吸了口菸斗,說:「我的老天,這不是大名鼎鼎的TV偵探嗎?」
「黑豆喬克。」
他看著我的眼神十分不善,「聽著,這個案子就交給警方,你不準插手,否則到時候坐牢的就是你。」
我跟這傢伙打過幾次照面,簡單來說他就是那種瞧不起偵探、認為偵探只會拖警察後腿的人,我的原則很簡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像他這樣只會放狠話的人我一律不鳥。


想了一下,還是分成上下集。
角色名字的翻譯我是參照好色龍的(除了一開始幾集,剩下幾季我都是從他的網站看的),還有順便問一下:有人不知道TV是誰嗎?
答案:他是老皮的兒子喔(是個宅男),在結局似乎當上了偵探,原本是有專屬集數的(還有草搞分鏡),但後來因不明原因就沒了。
其實五個孩子裡我最喜歡的是中提琴,她的鼻子是心型!也太可愛了吧?
猜猜看,下一集會出現誰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