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福爾摩沙異聞卷》09 雯琳失足

月殼表面 | 2021-03-12 18:30:03 | 巴幣 20 | 人氣 167

連載中《福爾摩沙異聞卷:太魯閣地下洞窟》
資料夾簡介
被稱為「天坑」的大理石礦場,挖到了一條通向地底的步道遺跡。礦場主組織探勘隊前往勘查。隨著探勘隊深入洞窟、詭異事件接連發生,探勘隊隱藏的秘密才逐漸浮上檯面……


字數:2500字 預計閱讀時間:6.3分鐘


  安潔因為情緒激動而喘著粗氣,她趴在懸崖邊往下大聲呼喊雯琳的名字。懸崖下面是一個陡坡,頭燈的光線照不到底。雯琳一定順著陡坡滑下去了。

  「怎麼辦?沒有回應。」安潔的聲音已經開始哽咽。

  「別急,她可能還活著,現在只是昏過去了。」王青說:「我們下去看看。」

  「都有一個人死了,我們還要繼續往下走?」

  陳胤臣坐倒在岩壁上,已經站不起來。安潔生氣地大喊:「你又不知道她已經死了!」

  「可是,人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還有可能活著嗎?」

  「混蛋。」要不是這裡空間狹小,王青一定會一把揪起陳胤臣的領口。王青說:「就是因為你她才會摔下去。現在你要拋下她一個人逃跑?」

  「明明就是你突然停下來,她才會被推下去。」

  「如果你沒有這麼煩,我需要這樣嗎?」

  「夠了!如果你們不去找她,我自己去。」

  安潔大吼阻止兩人互相推諉卸責。她才不關心到底是誰害這件事發生、誰該背負道德責任。現在摔下去的人是雯琳、生死未卜的人是雯琳,需要受到關注的人是雯琳!她不想要雯琳醒來的時候身旁沒有一人在場。那種絕望的無助感光是想像就讓她渾身顫抖。

  安潔失魂似地直往下走,腳步踉蹌,看起來隨時都會跌落懸崖。

  「安潔!」Wadan抓住安潔的背包,把她拉向自己的懷裡,緊緊抱著她。Wadan說:「冷靜一點。如果到時候連妳都摔下去了,雯琳要怎麼辦?妳因為她而摔下去,她該怎麼面對這件事情?」

  「可是是我……」

  「什麼?」

  「我……是我推了她呀!」安潔終於忍不住哭嚎出來。

  其實安潔也因為罪惡感而感到害怕。要不是她們兩個併排走在一起、要不是她沒有看路、要不是她全身的重量都倚靠在雯琳身上……要不是她失去平衡的時候推了雯琳一把,雯琳就不會摔下去了。

  她殺了人。

  二十一年的生涯裡面安潔第一次感到這麼害怕。不像這個洞窟只有氛圍詭譎、不像青白色的男孩只有笑容邪佞,雯琳的失足實實在在地發生了,就在她身邊發生,就因為她而發生!

  該怎麼辦?安潔完全不曉得。她只想快點確認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神啊,請原諒我。」安潔心裡這樣祈禱。安潔希望雯琳沒事不是因為她關心雯琳,是害怕她真的做了不可挽回的錯事。安潔的心是多麼的卑劣啊?

  不行,她一定要親眼看到雯琳的遺體。

  天啊,她心裡已經認定雯琳死了。

  想到這裡,安潔又開始顫抖。Wadan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她,只是不停地說著:「不要想太多,這只是意外。」

  看到安潔崩潰的樣子,王青也坐到地上。他想要平撫心情似地用力地呼吸吐氣。所有人相對無話。

  

  「Wadan,謝謝你。」

  在原地休息了很長一段時間,安潔終於緩過來。她擦擦眼角的淚水站起身來。調整好自己頭燈的位置,安潔向王青說:「我們走吧,不過這是我陪你走的最後一段路了。」

  「妳在說什麼?」Wadan不解地皺起眉頭。

  「王青知道我在說什麼。」安潔現在也不叫王青「大哥」了,她說:「這裡根本就沒有野獸,也沒有什麼對外的出口,他只是找藉口把我們帶到洞穴深處罷了。」

  Wadan和陳胤臣看向王青,希望他做出反駁。但沒有,王青只是臉色陰沉地瞪著安潔。安潔說:「我現在不跟你計較。但是如果在找到雯琳之後你還不告訴我們為什麼你執意要繼續探勘洞窟,我就要自己回去了。」

  「妳少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這事也有一份算在妳頭上。」

  安潔對王青將雯琳的事情和他專斷獨行混為一談的說法不以為然。她冷冷地回應:「隨你怎麼說吧。」

  探險就在詭譎的氣氛下重新開始。隊伍依舊由王青帶頭,但為了減緩兩人的衝突,陳胤臣走在中間,Wadan和安潔走在最後面。

  現在目標明確,王青的秘密也被說開,王青就直直地帶他們往洞窟的深處前進。安潔這一方則是每過一個岔路都用折疊圓鍬在岩壁上鑿出明顯刻痕,毫不避諱地展露她對於王青的不信任。

  在這逃不了的地方,夾在爭吵的兩方之間的陳胤臣和Wadan自然承受著巨大壓力。然而這壓力不只來自於成員之間的緊張關係。王青和安潔雖然水火不容,但是他們展現出享有共同秘密的默契。陳胤臣和Wadan則完全被矇在鼓裡。

  身為團體的成員,知道有秘密卻不知道秘密的內容非常可怕,尤其這個秘密攸關生死。

  沒有野獸?沒有出口?只是往死路裡走?在糧食短缺,照明時數也所剩不多的情況下,陳胤臣和Wadan消耗著自己的生存機會,盲目地跟著這兩人前進。如今雯琳已經為此付出代價。

  下一個輪到誰?

  一個是將他們推入無可返回的深淵之人,一個是冷眼旁觀他們被推入無可返回的深淵之人。陳胤臣和Wadan到底能夠相信哪一方?

  哪一方都不能相信。站在陳胤臣和Wadan的立場,王青和安潔根本就是一夥的。他們只是因為事情喬不攏而爭吵罷了。

  然後他們現在要跟著這兩個騙子繼續有去無回的旅程。

  要不是陳胤臣和Wadan覺得他們還有義務去見雯琳最後一面,他們應該當下就啟程離開洞窟才是。

  另一方面,安潔會不明白和王青攤牌的風險嗎?安潔是常常說錯話,但她並不是不懂得他人感受。安潔當初沒有拆穿王青就是為了照顧雯琳,就是為了讓團隊不會因為互相猜忌而陷入分裂的境地。那她為什麼選在這麼關鍵的時候撕裂團隊?

  安潔認為雯琳失足是她的責任,她的責任在於默許王青將大家帶入深淵。如果安潔繼續讓王青為所欲為,她無法原諒自己、她也無法阻止她的精神一片一片剝落,崩塌成她不認識的樣子。

  安潔不得不說。

  一路無話,一行人的內心卻波濤洶湧。走下第四層落差較大的臺階,洞窟的地勢恢復平緩,路也變得比較寬了。這時前方的黑暗傳來一連串「嗶啵」聲響。

  「雯琳?」

  安潔推開陳胤臣和王青,一邊呼喚雯琳一邊在附近搜索聲音來源,也不聽Wadan在她身後叫喚。在附近搜索一圈毫無所獲。他們是貼著洞壁繞下來的,不知道離雯琳最後落下的地方還有多遠。

  「也不在這裡嗎?」王青終於打破沉默。

  「沒有。」安潔撐著膝蓋喘氣,她說:「不過聽到有活動的聲音。說不定是她在求救,我們應該要喊……」

  安潔看見視野的角落有一片不自然的景象。她直起身,謹慎地靠近。

  那是一攤碎片、青色的薄片散在一片圓形區域裡面。碎片的質地和周圍的鐘乳石是一致的,但薄得稍微透光,就呈現出一種優雅質感。這些薄片有點像碎裂的蛋殼,而其包覆的物品形狀比雞蛋還要複雜許多。抬頭一看,碎片分佈的中心上方有一支鐘乳石。

  這些碎片散佈的狀態看起來就好像放在鐘乳石下方數百年物品突然動起來,將其表面附著的那層薄薄的殼抖下來一樣。而這些殼的形狀安潔越看越覺得熟悉。

  臉色青白的男孩。

  安潔這才想起,在這黑暗詭譎的洞窟之中,會動的並不只有活物而已。

上一回 前往 下一回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還請多多給予GP和留言──!

  人的性命是如此重要,卻又如此脆弱。無可挽回的意外往往發生於一瞬之間。那一瞬間,竟是如此平淡而深刻。十年、二十年之後的午夜夢迴之中,安潔或許仍會想起這件事而忍不住戰慄。她究竟該如何面對?

  下回,青白色碎片。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