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記--查爾斯帝國的動亂 (After the story--劍別)

鱷魚蘇打 | 2021-03-12 17:00:04 | 巴幣 350 | 人氣 183


    一年一度的托爾瓦傑學院校慶即將到來。S班的學生們再次在S班教室齊聚一堂。
 
    泫然欲泣的雪芙一進門就撲向克提雅:「克提雅,還有大家!好久不見了。」
 
    克提雅厭煩地推開雪芙的臉,說:「不是昨天才在高級魔法導論的課程見面而已嗎?」
 
    「可是這學期我們只有兩堂課會見面阿。」雪芙說。
 
    艾莉絲苦笑說:「妳們至少還有修一樣的課,所以還會見到面。我的課程跟魔法師還有近戰的戰士都不同。除了同寢室的妮娜之外,平常還真的沒什麼機會見到大家呢!」
 
    「至少你跟妮娜還是室友,我才是真的沒有機會見到大家呢!」里恩說。
 
    跟妮娜同班的雪芙歪著頭問:「噯?里恩你不是常常到班上找妮娜嗎?」妮娜跟里恩承受著同學們帶著笑意的眼神,兩人頓時漲紅了臉。
 
    里恩口齒不清地開口:「那、那是因為……我……」
 
    妮娜用力往里恩的肩膀拍去:「你、你這個笨蛋,幹嘛說話結結巴巴的阿!」
 
    克莉絲汀看著兩人的互動,笑著說:「純情呢!」
 
    琳當然沒有放過揶揄兩人的機會:「阿啦,連克莉絲汀也這麼說呢!兩位?」
 
    「──」紅著耳根的兩人紛紛低下頭看向一旁。
 
    「大家都知道你們在交往了,還害羞什麼啊?」克提雅說。
 
    雪芙托著下巴說:「唉,好好喔!我也好想交男朋友。」
 
    艾莉絲好奇地問:「嗯?雪芙有對象嗎?」
 
    還沒等雪芙開口,克提雅便率先吐槽:「想也知道她是隨口說說的。」
 
    「誰說的!」
 
    面對雪芙的強勢反駁,克提雅卻冷冷地問:「喔,是嗎?那你的對象是誰?」
 
    雪芙心虛地說:「我……還在挑。」克提雅冷笑回應。
 
    正當大家熱烈地聊著天之際,琳站起身,拍了拍手說:「不好意思,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大家。」
 
    「嗯?琳妳也交男朋友了嗎?」雪芙問。
 
    琳雲淡風輕地說:「不是喔!是我這次校慶週結束之後就要休學了。」
 
    「這樣啊,我還以為琳也交男朋友……」雪芙似乎察覺到哪裡不對勁:「咦!?妳要休學!?」
 
    原本就聽琳說過這件事情的里恩跟妮娜靜靜地在一旁聽著。而艾莉絲則是從室友妮娜那邊早一步知道這件事,所以並沒有很訝異。
 
    「阿啦,本來想更早一點跟大家講的,不過最近大家都很忙呢!大家這次都打算參加校慶週的比賽對吧?」
 
    「是阿,畢竟大家都說好了,要讓全校都看看我們S班的實力。不過妳為什麼突然要休學?」克提雅問。
 
    琳將食指放在下巴說:「嗯~因為覺得繼續待在這裡會停滯不前吧?大家也都有查覺到吧?在經歷過實戰之後,再回到學校的我們,也許更能了解學校所教的東西,但也就只是這樣而已了。」
 
    「那妳在這之後要去哪裡?回郊狼傭兵團嗎?」
 
    「嗯,我應該會回去吧!」
 
    克莉絲汀此時也開口:「我也打算休學。」
 
    「什──」克提雅訝異地看著坐在對面的克莉絲汀。
 
    「為什麼啊?」雪芙也不捨地問。
 
    「克莉絲汀是要去考國家魔法師嗎?」艾莉絲問。
 
    克提雅不解地問:「國家魔法師的資格考就算妳繼續待在學校也可以準備啊!為什麼──」
 
    「不是。」克莉絲汀打斷了眾人的猜測。看著同學們對自己投以疑問的視線,她才緩緩開口:「我另外有事情要做。」
 
    「……」克提雅臉色一沉,不發一語。
 
    雪芙近似哀求地問:「有什麼事情一定要離開學院才能做?為什麼不留下來跟大家一起畢業?」
 
    「雪芙,不要為難克莉絲汀了。到了高年級就隨時可能有工作機會來學院徵選人才,為了搶到好工作,提前離開學院也是無可厚非的。」妮娜說。
 
    里恩看著正在說這句話的妮娜的側臉。因為他知道,妮娜也將會提早離開學院,但應該最快也是明年的事情了。S班的大家,真的要開始各奔東西了。
 
    「等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再跟大家說清楚的。」克莉絲汀說。
 
    ※
 
    校慶週很快就到來,技擊比賽當天。戰士競技場內理所當然擠滿觀眾。明明是休息時間,周圍的觀眾仍情緒激昂地鼓譟著。
 
    艾莉絲只能扯著嗓子向一旁的克莉絲汀問:「雪芙他們還沒有回來嗎?下一場就是妮娜跟琳的比賽了耶!」克莉絲汀搖搖頭回應。
 
    此時,雪芙從一群壯碩戰士中的縫隙蹦了出來:「抱歉,我們回來晚了!」她將手中的零食分給艾莉絲以及克莉絲汀。
 
    「唔嗯──」克提雅則是掙扎地從那群高大的戰士中間硬擠出來,她狼狽地喘著氣,說:「雪芙……我下次絕對不會再陪妳這個笨蛋去買零食的。」
 
    克提雅接著用受不了的眼神看向那群戰士:「他們真的很吵啊!剛才怎麼叫他們借過他們都沒聽到。」
 
    「這也沒辦法啊!因為大家都很期待下一場比賽。」艾莉絲說。
 
    「可是才到四強賽而已耶?」雪芙問。
 
    「看她們前面的表現就知道了吧?其他的學生根本沒辦法跟她們兩個相提並論。」克提雅說。
 
    克莉絲汀指著競技場中間說:「來了。」
 
    隨著妮娜與琳自競技場兩邊走出,整個競技場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周圍的人一邊鼓譟,一邊跺腳,整個競技場隨之震動。
 
    「哇哇哇哇──地面在震動!」雪芙被如此盛大的軍容嚇得花容失色。克莉絲汀則是將雙手食指塞進耳朵裡,靜靜看著站在場中央的妮娜與琳。
 
    艾莉絲無奈地笑著說:「去年也沒那麼誇張呢,這種加油方式到底是從哪裡開始流行起來的?」
 
    最近剛來到托爾瓦傑學院的老師吉爾興奮地說:「好的!技擊比賽即將開始!我是負責這場轉播的吉爾,一旁的是──」吉爾用手肘撞了撞一旁滿臉不情願的克里特,要他快點接話。
 
    克里特滿臉厭煩地說:「我是負責賽事講解的克里特。」
 
    「沒錯!大家最引頸期盼的比賽即將展開!某種意義上,這可能比冠亞賽還要吸引人對吧?克里特老師。」吉爾再次將話題拋給克里特。
 
    「是阿。」克里特敷衍回答。
 
    「這場比賽克里特老師覺得誰的贏面比較大呢?」
 
    「如果用說的就算數的話,那就不用比賽了。」
 
    「克里特老師真是冷淡呢!您這段時間都在幫琳‧多倫坡選手備賽吧?有沒有什麼話要對她說的?」吉爾同為新進的戰士系的教師,他當然知道這段期間克里特不斷指導琳戰鬥方式以及技巧。
 
    「沒有。」
 
    不過S班的學生們則是現在才知道這件事。
 
    「啊?琳妳搞什麼啊!怎麼選也不會選那個傢伙吧?」克提雅當然沒忘記克里特之前故意找艾莉絲及妮娜麻煩的事。
 
    雪芙也憤憤不平地握著拳頭向賽場中的琳說:「對啊!他不過是羅德老師的手下敗將罷了!」
 
    不過身處在吵雜的競技場中央,妮娜與琳當然不可能聽見看台上同學們的怨言。琳微笑,並向看台上的同學們揮揮手。
 
    妮娜苦笑著說:「妳真是壞心眼。」
 
    「阿啦?我不懂妮娜同學在說什麼喔?」
 
    「克里特的訓練很斯巴達吧?真虧妳撐得下來。」
 
    「其實他的訓練意外的普通呢!在跟羅德老師對決之後克里特可是改了很多了喔?他現在不會對其他老師或學生動手動腳了。」
 
    「就算這樣,我還是討厭他。」妮娜將長劍自劍鞘中拔出。
 
    「呵呵,我也不喜歡他喔!」琳也舉起巨劍。
 
    場邊的吉爾拿著有用魔法增幅聲音的圓筒說:「看來雙方選手都準備就緒了。那我不免俗跟大家講解一下規則吧!技擊比賽採得分制,攻擊到對方頭部得五分,軀幹得三分,手或腳各為一分,擊倒對手得五分,可以連續得分,先得十五分者獲勝。」
 
    「好了啦!是要講多久!」
 
    「快點比賽啊!」
 
    面對場邊觀眾的噓聲,吉爾卻絲毫不在意,他笑著向場中的裁判說:「裁判先生,麻煩你了喔!」
 
    「雙方選手都準備好了嗎?預備──」裁判將舉起的手揮下的瞬間:「比賽開始!」
 
    ※
 
    教師辦公室內,忙進忙出的老師們不時瞅向琳與克里特這難得的組合。
 
    「啊?」克里特露出疑惑又詫異的表情對琳說:「妳不是在開玩笑吧?」
 
    「阿啦?為什麼老師認為我是在開玩笑呢?既然目標是要奪冠,我當然是希望學院裡最強的戰士來指導我啊?」
 
    克里特用食指與拇指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我不知道妳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境變化,而且我也不想知道。」
 
    克里特是學院裡少數知道魔法書事情的老師。不過自從那件事之後,各種超乎克里特想像的事情一一上演:S班集體休學,接著又在最近集體復學、托里曼忽然從法師界完全消失、羅德忽然被全國通緝,又忽然成為了帝國第七騎士。種種跡象都顯示這個事件極度不尋常;但如果涉入其中,像米德那樣的打手應該滿隨處可見吧?米德在那群人當中,實力究竟算強還是弱呢?
 
    「那首先,先讓我看看妳的實力到什麼程度吧!」克里特說完後便從辦公桌前站起身。接著與琳一同前往競技場。
 
    克里特從兵備器材室中拿出練習用的巨劍以及盔甲,並要琳穿上。
 
    琳邊穿裝備邊問:「克里特老師以前的那把巨劍呢?」
 
    「我把它放在老家裡,反正在學院裡用不到它。」不知道是不是琳多心了,克里特寬厚的背影似乎十分落寞。
 
    「我曾經當過傭兵。」琳忽然說。克里特停頓了半晌後,繼續穿上裝備,並拿起武器走到競技場當中。
 
    「在經歷過實戰後,我再回過頭來看學院的戰技課程,確實感覺到它跟實戰有很大的落差。」
 
    「那又如何?現在大家追求的就是這種兒戲。好了,放馬過來吧!」克里特像是被拔掉牙齒的猛獸,已經失去了之前的壓迫感。
 
    「但是我仍然在學院學到很多東西,如果羅德老師沒有教我應對魔法的方法,我恐怕在面對魔法師的時候會更加手足無措吧?雖然魔法師仍然是我的剋星就是了。」琳回想起與羅德,還有S班一起執行任務時,好幾次都是因為看出對方魔法師的魔法陣而能提前做出反應。
 
    克里特手中的劍垂了下來:「我以前可沒這種環境,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沒辦法戰勝魔法師。」
 
    克里特回想起自己被米德輕鬆擊敗的慘狀。雖然他最後是用塗有麻痺毒藥的匕首暗算自己的;但當克里特看見米德開始使用魔法的時候,其實他心裡非常著急,導致自己的實力完全沒辦法發揮出來。
 
    「我以前一直認為自己要將戰鬥的真諦傳承給學生,但從現在的環境來看,我不過是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小丑罷了。」克里特說罷便向是在嘲笑自己般冷哼了一聲。
 
    琳拿起武器,來到克里特面前:「阿啦?老師怎麼會這麼認為呢?」
 
    「妳覺得現在學院所教的『騎士精神』在戰場上用得到嗎?妳的敵人會受妳崇高的精神感召嗎?這種體制教出來的都是沒有戰力的弱者,他們上戰場就只是白白去送命罷了。如果要他們就這樣去死,倒不如讓沒有做好戰鬥心理準備的人,在我這關就被淘汰掉算了!」克里特說完後才發現自己的失態。他吞下自己激動的情緒,並將頭撇向一旁。
 
    「嗯,確實,高尚的精神在戰場裡並不存在,那只是某些人把自己的理想強加在學生身上而已,我相信有經歷過真正戰場的人應該都能理解。就這點來看,我認為克里特老師的觀點並沒有錯。現在對戰士的教育方針是錯誤的。」
 
    克里特抬起頭,眼神明顯變得明亮:「妳──」
 
    「不過老師的手段還是錯得離譜就是了。」
 
    「哼,不要廢話了。放馬過來吧!琳‧多倫波!」
 
    琳接著邁開步伐──
 
    ※
 
    「鏘!」琳率先向妮娜展開攻勢。她向前猛衝,並奮力揮動手中的巨劍。原本正打算快速琳打近身戰的妮娜被殺得措手不及。妮娜以長劍的劍身勉強擋下琳的斬擊,琳此時以左腳為軸心,向右迴旋──
 
    (迴旋斬!)妮娜趕緊舉起劍往自己右側防禦,但一股強烈的衝擊卻從她胸口傳來,妮娜向後坐倒在地。
 
    妮娜定睛一看,琳正將自己右腳收回。剛才迴旋並不是為了使出斬擊,而是為了將妮娜踢倒。
 
    吉爾激動地從解說台的位置上站起身:「喔!裁判宣告了,琳選手率先得到五分!請容我解釋一下,因為這是劍技比賽,所以打擊跟踢擊並不算在攻擊得分的範圍內,但是由於符合擊倒的判定,所以裁判還是斟酌給了五分。克里特老師,你怎麼看琳選手剛才的進攻?」
 
    「預料之內。」當然是預料之內,因為琳對妮娜的戰術就是克里特制定的。
 
    因為武器以及盔甲的重量很重,重戰士一般是扮演鎮守的角色,通常是不會主動出擊的。妮娜肯定會認為琳會防守等待自己進攻,並且為了混淆琳,妮娜肯定會用高速逼近引誘琳出手。
 
    所以她沒有預料到,當自己快速迫近琳的時候,琳竟然也同時往自己發起衝鋒。
 
    「再兩次就結束了喔?妮娜同學。」琳笑著說。
 
    妮娜也笑著站起身說:「真是奸詐,竟然用踢的。」
 
    「阿啦,去年的比賽妳也有把我撞倒呢!」
 
    「兩位準備好了嗎?」裁判再次請雙方擺好架式:「開始!」
 
    妮娜再次高速逼近琳,但這次琳沒有主動進攻。妮娜圍繞著琳移動,找尋攻擊的突破口。
 
    此時,琳忽然上前向妮娜展開攻勢。
 
    (我的攻擊時機被預判到了嗎?真是敏銳。)妮娜並沒有停下腳步,她打算跟琳展開對攻。
 
    由於武器長度的問題,琳的巨劍肯定會搶下第一擊,妮娜於是舉起劍打算撥掉對方的攻擊,但琳的攻擊目標卻忽然轉攻下盤。她左手扶著巨劍的劍身,右手將巨劍對準妮娜的小腿使出突刺。
 
    妮娜抬起腳,躲過了這琳的突刺,然而琳的攻勢還沒有停歇。琳以扶著劍身的手作為支點。她利用槓桿原理,右手用力向下壓,巨劍像是翹翹板般揚起,往妮娜頭部砸去。
 
    「什──!」妮娜擺頭閃過這技攻擊,雖然威力不強,但是如果擊中頭盔的話,可能會讓妮娜再失五分。
 
    不過琳等的就是這個瞬間,她立即將巨劍拉回,再次以左腳為軸心迴旋,並奮力使出迴旋斬。
 
    「唰──」琳的巨劍斬開空氣,但妮娜卻已經來到琳的身後。
 
    吉爾驚奇的讚嘆:「妮娜‧羅德列選手的那個移動方式是怎麼回事?」
 
    克里特同樣驚訝:「我、我不知道,我從來沒看過這種技巧。」
 
    「──」妮娜朝琳的身後奮力斬去,眼看就要擊中琳的頭盔,但琳馬上舉起護手甲,擋下了這擊。
 
    「一比五。」裁判宣告。然而妮娜的動作並沒有停止,因為技擊比賽是允許除了擊倒外的連續攻擊。妮娜再次使出那個靈動而迅速的步伐,並將琳圍繞在自己如風暴般的圍繞斬擊之中。
 
    「鏘!鏘!鏘!」琳的頭盔、胸甲,以及小腿甲接連被妮娜擊中。巨劍對於超接近戰極度不利,再加上對手是高機動性的劍士,沒有什麼比這個更棘手的了。
 
    「十比五。」
 
    「再這樣下去會被搶分到結束的!琳選手可以逆轉嗎?」吉爾激動地喊道。
 
    琳眼看情勢不妙,於是也使出自己在獸人大陸時,跟卡蘿學到的戰技『龍尾』。
 
    琳手中的巨劍,重重斬下。她當然知道這擊無法擊中妮娜,但強大的斬擊掀起地面的塵土,並且破壞了平整的地面,這讓妮娜無法繼續追擊,只能向後退開。
 
    琳將因為汗水而黏在額頭的瀏海撥開:「沒想到妳學了新的戰技了呢!妮娜同學。」
 
    妮娜則是撥開因汗水而黏在肩上的馬尾:「妳說『鷹旋』嗎?其實安潔長官早就教我了,只是她要我在練熟之前不可以在實戰中使用就是了。」
 
    「阿啦,我被當成實驗對象了呢!」
 
    「很遺憾,第一個實驗對象不是妳喔!」妮娜在練習鷹旋步伐的時候,都是里恩在當陪練對象。
 
    「雙方選手準備──開始!」裁判再次宣告比賽開始。
 
    克里特訝異地看著場上的妮娜跟琳,僅一年的時間,她們竟然進步到這種程度。此時,克里特的直覺告訴自己,S班的學生消失的那段時間,肯定跟羅德還有米德的事情拖不了關係;不然根本無法解釋她們進步神速的原因。
 
    「妳們踏入了我不敢進入的領域,而變得更強了。」克里特以吉爾聽不見的聲音低喃:「反而是我自己......一直把自己困在這個關卡裡。」
 
    「鏘!」兩劍相擊撞出激烈的火花。琳不斷壓迫妮娜,不讓她有機會再次使出鷹旋,而妮娜屢屢奮力推開琳的巨劍,並找到反擊的機會。
 
    「喝啊!」琳再次奮力一斬,壓制住妮娜。妮娜側開身子,讓自己跟琳對抗的力量偏移,並順勢往琳的頭部砍去。
 
    「鏘!」琳再次用護手甲擋下妮娜的斬擊,並在向後退開時,反手持劍向妮娜使出反擊斬。
 
    「鏘!」來不及退開的妮娜被砍中頭盔。
 
    「十一比十。」
 
    「喝啊!」
 
    「呀啊!」
 
    兩人再次全力朝對方進攻。雙方的攻擊目標都是對方的頭盔,準備在下一擊當中結束這場比賽。
 
    琳的巨劍有距離優勢,眼看要擊中妮娜之際,妮娜從琳的面前消失了。
 
    「假動作!?是切入視線死角的斬擊──」琳立即察覺到妮娜的目的,但在她身後的妮娜手中的長劍已經落下了。
 
    「鏘!」
 
    「阿啦……」琳放下武器笑著對妮娜說:「我輸了。」
 
    「十六比十,比賽結束!獲勝的是妮娜‧羅德列。」裁判的宣告。競技場的觀眾們紛紛鼓掌叫好,對這場熱血的對決表示敬意。
 
    妮娜收起長劍後,忽然上前抱住琳。
 
    「阿啦?」
 
    「謝謝妳。」妮娜帶著鼻音說:「我最好的對手。」
 
    「阿啦,不要這樣嘛!」琳的眼中也泛出淚光,她也回抱住妮娜:「就不能讓我笑著離場嗎?」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兩人再度打一場了!\(> <)/
而且我居然有種懷念的感覺www
看見兩人的成長,克里特原本落寞的身影顯得更加無奈到讓人嘆息。
雖然S班不在了,但精神與彼此都還在,將這份記憶與羈絆帶到人生未來的道路裡。
這篇也很棒~(> <)
2021-03-20 20:12:21
鱷魚蘇打
後續的故事之後大概會繼續用短篇番外的方式補完W
2021-03-20 22:15:1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