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北境冒險之後]06 - 假酒事件

銀狼 | 2021-03-12 16:30:33 | 巴幣 116 | 人氣 103



北境冒險之後
【06】假酒事件



  「抑鬱症……嗎。」

  在我回到家後的兩星期內,波絲總是顯得很疲倦,即使我已經把能辦到的家務都擔下來,接受照顧容月,也逼著波絲休息,卻覺得波絲變得更加虛弱了。請來城裡的醫生幫忙檢查後,醫生說出一個陌生而令人不安的詞彙。

  醫生看完檢查報告後,推了推眼鏡說:「根據身體檢查報告,有兩項結論。」

  「首先,海沃爾先生的太太有類似貧血的症狀,病徵包括但不限於頭暈、噁心、疲勞,不過缺少的不是真的血液,而是一種我不認識的能量[1],您知道是什麼嗎,海沃爾先生?」

  「嘎,我知道的,我的太太是需要某種能量來維生的人類。意思是說……我老婆要去補充它嗎?」

  「嗯,沒錯。貧血是輕微的長期病,只要妥善照顧,它不會影響日常生活。真正棘手的是第二項──」

  「抑鬱症,是嗎。」我十指緊扣:「鎮裡的大夫也說過類似的話嘎,可那是怎麼一回事?我又能夠做些什麼?」

  「抑鬱症是一種因心理影響生理的疾病,患者會容易湧出負面情緒,並出現易倦、悶悶不樂、食慾不振、失眠等症狀,更嚴重者甚至會產生內疚、自責情緒,甚至會有自殺念頭。」

  聽到最後,我寒毛倒豎,抖著嘴:「該……該不會那麼嚴重吧?我老婆她是很堅強的妻──」

  「從統計學上來說,被他人形容成『堅強』的患者才是佔了大多數。」醫生冷言道:「人是奇怪的生物,會不自覺地做出符合他人期望的行為,被形容成堅強的人們,往往都會默默承受著壓力、不示弱、不哭泣、以笑容面對困境。請問太太是這樣的人嗎?」

  「……是的。」我回想了一幕幕波絲表現出堅強時的場景,與醫生說的一模一樣,讓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醫生平靜地嘆息,從懷中取出我早前交給他的一顆藥丸:「您交給我的這顆藥,我檢查了是安眠藥,這意味著您的太太要靠藥物才能入眠,那是相當嚴重、刻不容緩的狀況了。」

  「嗯,我明白了嘎,醫生。請告訴我下一步該怎樣做。」

[1] 即幽能,一種區域限定的魔法能量的稱呼。






  葛蘭諾酒廠是肯特[2]和晶[3]交托給波絲的事業,上一次跟波絲一同打理,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事了。再次站在酒廠的大門前,被眼前光景給嚇了一跳。

  在我印象中的葛蘭諾酒廠,該是一群草率無章地放置的木屋群,包圍著稍大一點的木房子,釀酒區則放在昏暗潮濕的地下室中,最外圍有一圈不具防衛作用的木欄柵,牌坊也像是為了敷衍而隨性地寫了名字的老木板,微妙地不太顯眼。

  如今的葛蘭諾酒廠,已經升級成高約四層、遠在街頭也能看見的石製建築,舊有的木屋群已經拆卸,變成井井有條的倉庫、釀造間、宿舍等,以東方風格、方正的厚石磚高牆圍起來,外面停著一排車隊,員工身穿統一的制服,別具氣勢。

  此時,我事先約好的人從大門出來,把頭髮往後梳起:「喔,你來囉,狼仔。你看起來變更壯了不是嗎?在門外愣著幹嘛?」

  我笑著回答:「嘎,歌李亞[4]先生看起來很精神,太好了。」

  歌李亞是我認識的人當中,跟肯特和晶走得很近的戰士傭兵,長有一頭紅髮──在現在的我眼中是一頭黃髮就是了──尖眼角、犬牙半露的招牌笑容。在肯特和晶離開之後,他為了繼績辦肯特交托的種種任務,而在阿斯嘉特定居下來。從以前開始就對我和波絲照顧有嘉,給人一種親切的叔叔形象。

  不過,相隔了一年多沒見,歌李亞在印象中總是揮著重劍、身穿兵服,如今他穿了襯衫及皮鞋站在我面前,這種不適應的感覺讓我笑了好一會兒。

  我尾隨著歌李亞走進酒廠,他帶著我四處視察新的設備和建築,無論是什麼,都變得更多了。工人們當中自然有些老面孔,但還是沒見過的人更多,種種變化,都讓我暗中驚嘆著酒廠在短短一年多的進化。

  「變化很大,對吧?都是波絲蒂諾的功勞。」

  「是嘎,大吃一驚了,沒想到她一邊照顧著容月,一邊讓酒廠變得這麼大。」

[2] 利維坦.肯特,地位相當於波絲蒂諾的父親、晶的丈夫。
[3] 波絲蒂諾.晶,原本跟波絲蒂諾共用同一身體,在故事終結後兩人分離,地位於當於波絲蒂諾的母親、肯特的妻子。
[4] 歌李亞,幽能戰士、傭兵戰士,肯特的下屬。







  我們最終到了歌李亞的私人房間,聽著音樂,坐了下來聊天。

  「波絲蒂諾從以前開始,就是個認真過頭又能幹的小鬼頭。」歌李亞邊給我倒了杯酒,邊說:「無論肯特那瘋子發下多麼肮髒和困難的任務,波絲蒂諾都會超額搞定。肯特和晶走之前,不過是說了句『好好打理酒廠和把家顧好』,她就義無反顧地做了。明明她早就不用聽命令了,她對肯特的任務還是始終如一的認真呢!」

  我認同地點了點頭,同時有些自責:「我這狼嘎,居然現在才知道這一年多來她做了那麼多事情,而且我知道這一切都很不容易嘎。」

  「是啊,嘛你也知道,酒廠的原意是我們的藏身之處,本來就沒打算長辦。北方的戰爭打完,花了大約一年時間復興──差不多就是你倆小結婚之後,到你去了諾爾斯的這段時間──連復興都結束之後,大多士兵都回去了,連肯特和晶都去了無限期的環遊世界。除了少數士兵想安頓下來而轉成這酒廠的員工,這裡就變得空盪盪的,而認真的波絲蒂諾,在這一年多裡用肯特留下的錢來修建酒廠、雇人,喲,居然真的把葛蘭諾酒廠的名號打響起來了,換了我可搞不來啊。」[5]

  聽著歌李亞的說話,感覺心裡有些揪著。

  「好啦,哥們,別愁著臉,把這酒給喝了吧。」

  歌李亞把方才倒的酒推到我面前。我拿起來,在聞到氣味時就察覺到不對勁:「……歌李亞先生,這杯……是什麼?」

  「哦?我們出品的酒啊。」

  我默默看著杯中的酒,疑惑變成確信,沉聲道:「別騙我了嘎,對我實話實說吧,歌李亞先生。我嗅就知道了,這杯不是我們出產的幽能酒。」

  幽能,是肯特與晶的家族所使用的魔力的名稱,幽能酒即如其名,是將魔力溶入酒中的高濃度魔法酒。

  歌李亞臉上掛上微笑,十指相交抵在唇前,身軀前傾,眼神變得銳利:「真不愧是肯特看中的狼人、波絲蒂諾的丈夫、適應了幽能的戰士。我反問你,憑這杯酒,你想像到什麼了呢?」

  我怔了一怔,小嚐一口,被具衝擊性的味道震攝到:「……無論是色澤、氣味、味道,都比……我們出產的『幽能酒』還要好嘎,可是用嗅的就知道──」

  「對,裡面沒有幽能,這酒是冒牌貨。」歌李亞替震驚的我把話接完:「雖然你在釀酒方面是門外漢,但總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吧?」

  我半合上眼:「酒嘎,之所以有那麼多不同的種類,是因為光是由原材料開始,就已經會影響酒的品質,更別提過程中的輔料、處理手法、熟成時長、技術等等。想要複製一瓶酒是極度困難,甚至是不現實也費工夫的行為嘎。然而有人複製我們的酒,還賣到市面上嘎,這種事情要發生的話……」

  說到一半,我才吞吐把話說完:「……難道說,配方流出了?有人把配方給偷出去了?」

  歌李亞咧嘴一笑:「喔?是在諾爾斯學的嗎?比以前更了解釀酒這門工藝了嘛。就是這樣,競爭對手就是這樣子攻擊我們的,那是一家比我們老,技術比我們好的酒廠,出產了這一種酒。雖然你一鼻能區分假酒,但一般酒館裡酒來倒進口的蠢材們可不懂得分,反正哪家便宜又好喝的就喝哪家。過去了幾個月,最近利潤受打擊的負面影響已經顯現了。」

  「這是犯罪吧!這不能找城衛去管管嗎?」

  「沒有證據,將配方流出去的骯鼠還未抓到,而且又得按大城市的麻煩規矩去辦事:上戰場斬人我倒擅長,法律遊戲我可一竅不通呢,這一點波絲蒂諾也是一樣。要數最近最讓她疲累、焦頭爛額的事,就要數這件破事了吧。」

  我一時間難以言語,波絲的倦容又一次閃過我的腦海──

  ──竟敢傷害我的老婆。

  我豎直了尾,狼毛炸起,雙手緊握住膝蓋,低吼道:「……歌李亞嘎,把你調查到的事全都告訴我。」

  歌李亞哈哈笑說:「氣勢不錯,等你這句很久了,狼仔!」

  在從諾爾斯回來之後,新的「戰鬥」等待著我,而這回我會為家人而戰。

[5] 以私設的北方戰爭為背景下,環繞著肯特、晶、波絲蒂諾、歌李亞等人所發生的長篇故事。葛蘭諾酒廠前身是為了讓眾人在阿斯嘉特藏身的地方。




(2458字)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