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罪惡原典 <2-3>

Dz | 2021-03-11 23:04:04 | 巴幣 2 | 人氣 114


<2-3>差距












  他能記得那天的每一句話、每一次互動、每個情緒變化的瞬間,甚至是在那之後,兩人一同走上三樓,念庭替自己點來了一碗濃郁的海鮮粥,卻擅自替他決定了清淡無味的白粥,對於看似被戲弄的互動,他卻一點也不感到排斥的異樣。

  他以為這全是因為她是特別的。

  他以為那些橘黃色的渠印,不可能如她所說擁有破壞情緒和思緒的能力。

  但當他終於選擇去相信那些受他謔笑的人事物,接受了自己一直以來都在任人擺佈的事實以後,念庭也早就離開、早就背叛了他。


  手掌裡不再傳來掙扎的喘伏,那個披著厚油布斗篷的燃印人已經斷了氣,浩武的思緒在冷靜下來以後,也隨之回到了這裡。

  距離槍響後已經過了數分鐘去,雨霧漸濃,雨滴落在帆布棚和柏油路面的滴答聲趨轉厚實,打鬥聲告一段落,剩下幾名鬣狗走動的腳步聲。

  浩武將鐵紅色的刺槍從那人胸口拔起,鮮血濺出了,和其他死者的一起和在他的舊皮衣上。他的刺槍幾乎和他等高,槍頭和槍柄各半等長,在筆直的雙面槍刃部分由透明狀的固態光芒構成,那是他的導流燃印術。

  如果條件許可,使用導流的燃印人都偏好愛用這種構造特殊的武器,他的特製溝槽可以讓凝燄取代一般武器的重點部位,例如劍刃、槍頭、錘面、甚至是箭矢,而當導流退去,只會留下或大或小的刻溝,剛好也能避免其他人能輕易地奪去使用。

  但這種武器卻極為罕見。與繡手同樣被歸類為鑿印人的幾種職業中,只有「鎔匠」有辦法製作,就算先不論鎔匠極為稀少和原料製作極為困難以外,導流的燃印人也要有能力長時間施放出明顯強過於鋼鐵的燃印術,那麼使用這種武器才會有意義。

  所以除了浩武以外,他帶來的其他鬣狗也都只是拿著一般的軍火、或他們各自喜歡的道具。

  「你該看看這個。」龐大壯碩的身影朝他靠近,那是大輪,他最信賴的人。他遞給浩武一枚手鐲,上頭印著晴都大教堂的符號,但卻被刻意劃了一刀。「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能找到這種記號,但念庭在信中說對手只是來自洛希卡的間諜組織,另一件談到的是,他們偷來了兩個年輕的維米諾爾,但如果這也是某種幌子或暗號,那還真的令人難以解讀。」

  「我早就說了那婊子不能夠相信!她就只是個愛說謊的賤貨,一直以來都是!」穿著大紅色風衣、留著一頭綠色長馬尾、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高挑女人一邊擦乾嘴角的血漬,鞋跟聲叩叩走來。「但你們這些男人沒有一次聽得進去!一直以來、沒有一次!」

  「小番茄......妳少說幾句。」透過對講機,天橋上的狙擊手無奈地說。

  「算啦,六眼,讓她說吧。」最遠處,一身結實肌肉的平頭女戰士正坐在敵人的屍體上休息。「經過這次我們得承認,小番茄一直以來都是對的,我對那女人是沒什麼偏見,好歹也曾經並肩作戰過,所以我把她看作戰友,但她習慣背叛也是事實。」

  「蕭寒,去包紮一下吧?我們要準備第二波進攻了。」大輪看了一眼女戰士的右大腿,或許是被敵人的武器給勾到,一片手掌大的皮膚連著肉壁像割破的地毯一樣被掀了開來,但她已經打了特製的止血針,初步來說還不會有失血過多的問題,至少四個小時以內。

  「不,我們撤退。」

  終於,浩武身為隊長接著下了命令,雖然這令他的隊員們感到不解。

  「撤退?我沒聽錯嗎?」小番茄完全露出猙獰的表情。「對方掛了六個燃印人,而我們也只不過死了四個跟班,要是你們剛剛肯早點親自下場來幫忙的話,我甚至不用搞得那麼辛苦!我告訴你,老娘已經窮很久了,好不容易才等到這一餐,你別鬧了行不行?」

  大輪有時會質疑浩武命令的準確度,但他幾乎完全信任他。冷靜的六眼當然贊成這個選項,他喜歡任何保守的作法。蕭寒顯然站在小番茄那邊,她已經太久沒爽快地奔放她那把霰彈槍了。

  「你們不了解,我不怪你們。」浩武的語氣沒有半分責備或發怒的意思,那已經不再是他的作風。「但從我一看見他們時,我就在思考著撤退的時機,要不是那聲槍響,或許我們已經離開這......」

  「怪物......」

  倒臥的屍體其中,傳來微弱的掙扎聲悶悶地打斷了他。

  他們不約而同往聲音的來源看去,是被認定為已死亡的四個傭兵之一。

  「你們是怪物......是騙子......騙我們、我們......咳、來殺另一堆怪物......」

  他的喉嚨裡不斷咳出血沫,大輪稍微看了一下他腹部的傷勢......好吧,他還有辦法說話,已經算得上是意志強韌了。

  「他說的沒錯,你們是騙人的怪物。」原先一直安靜待在他們附近,那位可以稱得上是這些凡人傭兵的領隊走上前,他看起來並無大礙。「我以為那些只是從神棍跟瘋子之中傳開的謠言,『會燃燒身上刺青的超能力者』?說真的,誰會相信這種事?但......算了,我也不想去追究了,要是問太多,你們會殺我滅口的對吧?」

  走著走著,他在那位垂死之人的身邊蹲下。「抱歉了,兄弟,我們這次終於不走運。」

  然後,他重新站起身,高舉起手,砍刀落下。

  「他是我跟我最久的夥伴,是個驍勇善戰的傢伙。」抹掉濺上臉的髒血,他接著說。「所以我感到相當不悅,要把我們這些盜賊、打手、跟通緝犯給捲入你們的超能力大戰裡其實不是問題,問題是為什麼不事先說明白?既然你一開始就打算撤退,那為什麼又要在槍響之後命令我們上前?而且就像那失控女人所說的,你們一開始甚至都沒有要出手的打算?我可以認定這是你出賣了我們嗎?」

  「我不會『出賣』任何人。」反對命令是一回事,但當有人質疑起人格時,對浩武來說就不是單純的爭執。「讓我來提醒你,我的斥候一早就被派去市場裡,那可是敵營的正中心,而從他傳回的訊息來看,裡頭也的確是最危險的地方,我讓你的人去應付最簡單的外圍部分,而顯然地你失敗了,所以我們才不得不親自收拾,由此可見,應該是我要認定你『拖累』了我們才對。」

  「好、好、拳頭大的說得算。」對方攤手,並將砍刀重新扛回肩上。「無論如何,我認定這筆交易已經完成了,你不用擔心我會洩漏半點風聲出去,畢竟我也並不擔心我是否能收得到尾款,就事實上來說,你根本不是老大。」

  他轉身背向眾人,吹著口哨,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要嗎?」狙擊手的準心早已放在那人的頭上。

  「不用。」浩武悄悄嘆了口氣,轉回身面對紅頂市場。「那種人,錢只要付得夠多也還是得乖乖聽話,以後還用得上。」

  「浩武。」蕭寒清了清嗓子,腿上的傷口仍晾在那。「你該說明一下了,這些穿斗篷的人到底是誰?」

  「嗯......」他又在嘆氣,然後只好解釋。「......呼、穿斗篷的人是誰並不重要,那個被劃刀的記號代表說他們曾經是晴都大教堂的燃印人,而後來叛變了,不只被大教堂追殺,也被貝塔多門通緝,那是十五年前發生的事,雖然現在看見的這些多半是後來才加入的,不過就像我所說的,這些真的不重要。」他放開掌心,再看了一次染血的手鐲。「我猜那個人就在裡面,那個人......他是當初那場叛變的主使者之一,他可不是一般的燃印人、或燃印使、或甚至是追尋者、占卜者、撰約者這些早已遠超過我們能應付的範圍的角色......不,都不是,是更懸殊的、他是酒侍席、前任酒侍席。」

  所以,包含小番茄在內,他們都沉默了。

  燃印人在昇格之後會成為燃印使,你所信奉的神祇、大地、或惡魔等等的會賦予你將凝燄染色的能力,雖然不一定代表強大,但燃印使已經是極為罕見的存在。

  其中,在達成了不同的條件,或俗稱為試煉過後,信奉神祇的會成為追尋者、守護大地的會成為占卜者、崇拜著惡魔的會成為撰約者,只有鬣狗並不屬於這一套規則之內。

  在追尋者之中,會依照兩位主神的神諭各挑選出一名神的直屬僕人,分別是酒侍席與響笛席,他們各司其職,而直接蒙受神的恩寵。

  那可不是單純的意義象徵,那是千真萬確地擁有凌駕於萬物之上的能力。戰力、權力、凝聚力、跟威嚇力,無論從那一方面來看,他們就等於是神的代行者,是神能直接將自身的意念體現於世的媒介。

  所以,酒侍席永遠不用提防鬣狗。

  因為鬣狗根本不敢於他露面。

  「散吧散吧。」小番茄揮了揮手,將指尖上的毒針收回風衣裡。「記得要有人把小鬼頭叫回來,他應該還沒死吧?」

  「他沒事。」大輪的連結渠印牽引在每個人身上,他能夠利用彼此間輸送凝燄的特定頻率做簡單的溝通。「大概也正在試圖要從市場中逃出來了。」

  大輪感受得到他那端正在過量燃燒渠印,以明旭的習慣來推測,有很大的機率正在使用瀰繞,那麼就是用做於隱藏自己的行蹤上,畢竟他從不會讓自己陷於正面對決的白刃戰之中。瀰繞另一個常見的用途是將凝燄纏上物體作為強化,而他最討厭的就是有人要他近距離刺殺獵物。

  不過、然而、

  然而,於此同時,他的匕首已經從老繡手的後頸刺入,扭了一圈,向外扯開。

  然而,還沒有人注意到,浩武已經提著刺槍,往大門隻身步入。

  然而,小女孩這時正挺身而出,用她那嬌小單薄的身軀,擋在念庭與酒侍席中間,面對遠比遇過的任何極地野獸都要更危險萬倍的恐懼,直覺令她渾身發麻,她的靈魂深處在顫抖,但即便在這之後,她知道了、她明瞭了、她為此近乎犧牲了所有的一切。

  她也會再一次選擇為了自己做出決定。

  因為,在那之後的人生,才開始真真正正的屬於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