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一些想法] 在消失了兩個月之後

練習 | 2021-03-11 19:42:19 | 巴幣 0 | 人氣 61


  之前發了一堆豪語,結果突然就消失了。

  之前那篇日記意外有人看有人點讚有人給GP有人還回了文,老實說我超級意外的,也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因為我原本只是想要藉由暴露來督促自己「你它馬的話都說出去了,給我說到做到啊混帳」這樣。

  不過這種暴露也不是很暴露,是很安全的那一種,像是遛鳥俠到已場勘八七次的荒郊野外裸奔的那種曝露。

  沒人知道我是誰,沒人在乎我是誰,沒人會在我買早餐還是打混的時候來嗆我一句「啊你它馬說好的進度咧?」。


說好的雄心壯志呢?

  是的,隔了兩個月,我他馬的衝啥去了?

  那先來回顧一下我上一篇都立下了那些豪語,哪些豪壯地達成了、哪些只是變成豪洨。

  ok,那我1/2的那一篇立了什麼豪語?
  如下各位看倌請看:
1. 對於已經發的那系列小說,維持每週二、三、四發文,每篇4000byte以上。 期間設想一下設定和走向,等到30篇時,決定是否適合開始二稿改寫。

2. 週一、六、日時間準備1篇4~6萬字的小說,於一月底時發布。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3/11。

  已經發的的那篇小說卡在第23篇就停更。
  一月底我也沒有發布另一篇小說。


兩個月來都衝啥去了?  


  「去你的兩個目標都豪洨掉了不是嗎?!

  嗯嗯,我同意,我也實實切切地這麼想。

  各位現在知道了結果,現在我來說說過程。
  來向世界交代一下吧,特別是對自己交代一下。

  我一月初時確實同時進行1和2兩篇小說一小陣子,但之後我決定把全部心力放在2身上。

  為什麼呢?

  首先,因為1的故事不好發展下去。
  不好在哪了?
  設定嗎?劇情嗎?角色嗎?
  也許有,也許沒有,但即使有,那些都改得掉。

  重點是不好在這篇先天的第一人稱視角讓它後天發育困難。
  擔任1第一人稱視角的主角設定是在地下室裡度過幾乎整輩子的傢伙,所以從他的視角來看這世界,他能從人們的理所當然看到莫名其妙。
  但是另一方面從他那脫離世界的目光看去,讓他看不懂很多東西,所以從他目光看去的讀者很容易霧煞煞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而我寫的時候只能寫主角他的所思所想,想他的思路,寫他的語氣,既不能文青也不能豪洨。
  重點是只能寫從主角他的目光看出去的東西,很多東西都不能寫,導致故事推動變得困難。


  第二,我的時間精力有限,得用最有效率的方式磨筆。
  老實說1已經差不多讓我達到了那個「給我寫啊多爛都行!」的階段性任務,而下個階段是「給我寫啊!多爛都行只要寫完!」這個任務。
  當然也可以用1完成這個「給我寫啊!多爛都行只要寫完!」 的階段性任務,但是我覺得2比較能更完好地完成這個任務。

  並且,同時要進行兩個故事,在時間精力上都有些困難。
  1是有些可愛的地方,要硬幹其實我也硬幹得下去。
  但我發覺一週只給2三天的話,我他馬的很有2這邊會進度拖沓、弄不出什麼東西。

  為啥呢?
  因為1我是幾無目的地只為寫而寫,但是2我是來真的。

  之前寫1的時候,每天都敲鍵盤敲它個劈哩啪啦,腦子只用60%。
  現在寫2,我寫了要二個月,腦子天天得超頻,目前手上篩汰之後只剩兩萬多字,而且這兩萬多字一定會再刪刪改改。

    2是來真的,「來真的」是什麼意思?

  「來真的」的意思就是寫一兩小時,能用的部分能有500字就是奇蹟

  「來真的」的意思就是前前後後要來回修改個亂七八糟次
  「來真的」的意思就是你可能要一次刪掉個幾千字,刪掉你那花好幾小時好幾天換來、曾經以為是奇蹟的奇蹟。


方向在哪?


  「我現在在幹嘛呀?

  不知道你會不會這麼想,我是常常在想。

  一生幾乎都在空想般地準備,去年底才開始真正著手計畫和嘗試。
  但現在手上完成的故事沒半個,完成度最高的還只寫到第一幕的一半,光是這樣就已經花了兩個月。
  除天除地除我外,還是沒人知道我腦子裡有什麼。

  我現在到底在幹嘛啊?啊?
  我是為了什麼做這些啊?我是為誰苦?為誰累啊?

  我確實有一些迷惘,所以才又來寫個文整理思緒。

  我遇到了什麼困難?
  是想要什麼,所以才遇到這些困難吧。
  若我無欲無求,那早就離開了。

  那我想要什麼?
  ——我想要寫完我腦子裡的故事,所以我要先能完成一篇小說。

  為了什麼?
  ——為了故事和自己啦。


有方向,那要怎麼逼近?

  嗯,那我要如何完成一篇小說?

  我沒打算講些什麼創作理論,也沒資格講,但我想來談談寫了這一小陣子以來我的感想。

  首先,先來談談篇幅
  我一開始以為4~6萬字可以在一個月之內完成,然而這是以當初寫1的經驗來估的,所以碰礁實在理所當然。

  順道一提,不知為何地,我的故事總是會越變越大。
  老實說我寫小說的經驗很淺,這輩子都是在腦子裡寫,那些當然都不算數。
  這陣子才試著用腦子以外的東西寫,所以怎樣的篇幅適合自己、適合這個故事呢?現在的我還搞不清楚。

  怎麼辦呢?

  我想到的辦法是:要大架構就大架構吧。
  大架構給他下去,然後切成小事件,一次事件控制在4~6萬字,一次一件到達終點。
  這種作法其實挺常見、這類作品也挺多的,但是我是認真想過才決定這麼做的。

  老實說,寫了這一小陣子,我覺得決定篇幅字數是最重要的事之一。
  那就像是你要畫一幅畫,你得知道紙張大小,才能知道這畫構圖要怎麼構


  接著,來談談寫故事
  好難,這有夠難。

  難在哪呢?難在你就算知道終點,但是不知道過程。
  究竟這部分篇幅要多少啊?

  寫一寫,為了將故事織成網,就又要回去前面改一改好和後面接起來,所以總是在刪刪改改。
  有一種一直沒辦法完成的感覺,有點像是在不斷地被否定,做什麼都不對。

  但這想法是不對的。

  為什麼不對呢?

  因為,這就是完成作品必要的過程,不是被否定、不是做錯,而是必要的摸索。
  若要創造什麼,就必須要知道什麼是不需要、不適合的。
  有些時候,用腦子或膝蓋想就知道不適合,有些時候,你要試了才知道不適合

  創造一個前所未有的東西本來就不容易,
  我他馬的正在當個無中生有、分離渾沌、開天闢地的創世神啦。


  第三,來談談心態吧。

  這和前面說的刪改有些關係。

  寫作過程中的想想寫寫刪刪改改很像是在叢林荒野裡不斷試路,這條不行、換一條,換啊換啊換。
  之前以為走對了,結果現在走到死胡同,曾經以為對的是錯的,又要改了。

  很煩很累很迷茫,對吧?

  但我現在想想,也許對錯不是很適合的心態。
  創作不是解謎,創作不是在解人家建好的迷宮,迷宮才有所謂對錯。
  創作是在無人曾入的荒野,這裡本來就沒有路,路是你自己開出來的,只有能行和不能行罷了。
  而能行不能行,取決於你、取決於作者自身,也許哪天你拿到個開山刀還C4,那條不能行的路就能行了。


  有時候,或說常常,又或說總是,很累啊,這個不斷嘗試的過程。

  宣告自己走不下去、走不出去,收一收回老家的這個想法確實時不時地會浮上心頭。
  但是不行啊,這片叢林只有我能進來,只有我能帶這些故事逃出我的腦袋。
  人命危脆,誰知道這些故事會不會就這樣跟著我死在我的腦子裡。
  我不願那樣,所以雖然有時很狼狽、很難受,但我還是試著勸說自己多走幾步。


我不去寫小說,來寫這篇文章幹嘛啊?  


  話說我寫這篇文章幹嘛?

  其實這篇文我主要還是為我自己寫的。
  因為我他馬的最近磕碰得很消沉。

  創作從來不是一件易事,

  至少對我而言啦。

  過年之後到現在,這陣子士氣有些低迷。
  先撇開另一頭工作的事不談,創作上確實卡了瓶頸,所以想寫個文章整理一下思緒。

  很多挫折是來自於當初立下的目標和現實脫節。
  這也是必然的,因為本來就缺乏經驗和想像這些過程的素材。
  意識到時、碰到時很痛很苦,但是終於知道了,不是嗎?

  在發完1的第23篇之後我就沒再開過巴哈了,本來平常也沒有逛巴哈的習慣,當初開帳號只是想找個地方丟文章。
  前幾天,在寫2的時候,想說1有一段適合拿來用,所以久違兩個月後打開了巴哈。
  沒想到上一篇日記有人看耶。雖然不多,不過有人看、有人點讚、有人給GP、有人還回了文。

  那篇雖然我自己知道自己是認真的,但是別人大概只會覺得這人在講幹話。
  如果我自己如果逛到別人說這些,大概也會覺得「ㄏㄏㄏ,說這麼多,拿些東西出來吧」。  

  有些努力沒人知道、甚至不該被知道,就像小說刪掉的那些字,除了作者外沒人知道,作者大概也不想被知道。

  總之,我的故事最後還是得由我自己來負責。


接下來——

  接下來,再來立定目標,發發豪語吧。

1. 每天至少為小說2累積能用字的500字。
2. 三月底前拚完小說2第一幕的大綱。
3. 四月底前發布小說2第一幕。

  和第一次比起來,這次的目標感覺上好像沒這麼豪壯了。
  不過一直立下達不到、但看起來好看的目標來讓自己做夢和受挫,
  還是設定有機會達得到的小目標,一路串串晃晃到大目標比較實在吧。
  以上這些是我目前的感想,也許過一陣子磕磕碰碰後又有會有新的體悟吧。



嘛,那就先這樣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