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雲龍漢策《漢失其鹿》】01:十世為人

燄神 | 2021-03-11 16:08:05 | 巴幣 0 | 人氣 30

連載中【雲龍漢策】
資料夾簡介
亂世烽雲時,群雄揭竿起,常山出三龍,從此天下平。

01:十世為人

  ...雲湧風起伐長空,龍圖霸業誰稱雄,漢失其鹿天下逐,策算三分歸一統...


  西元一六七年末,漢朝倒數第二位擁有實權的皇帝劉志,因終日沉迷於酒色且縱慾過度的關係導致年僅三十五歲的劉志病入膏肓,深知自己來日無多,膝下終無子嗣的劉志總覺得自己愧對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死後亦無顏面對,三個寶貝女兒除了劉脩仍是名副其實的黃花大閨女,其餘兩個早就嫁人,可是那又能怎麼樣呢?依舊改變不了沒有子嗣繼承皇帝位的事實。

最近這幾年後宮當中的寇貴人、田貴人、馮貴人等嬪妃接連傳出喜訊,自然喜出望外的劉志總覺得蒼天終於開眼,沒過多久又接獲自己的子嗣胎死腹中的消息,或許真的是獲罪於天,咎由自取,如今已是迴光返照的劉志感覺腦子裡頭的思緒宛如走馬燈般越來越清楚。

自從登上皇位不理朝政、荒淫無道,任憑宦官禍害朝綱、殘殺忠良總是視而不見,天下十三州億兆黎民皆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惶惶度日且不得安寧,地方貪官豪強對百姓燒殺擄掠的奏報頻頻卻當作馬耳東風,貪一時之利惹天怒民怨,西元一六八年初皇帝劉志崩逝。

竇皇后之父竇武按照劉邦傳下來的祖制把劉志所有後宮嬪妃,除了女兒竇妙之外全部殉葬,只是竇武萬萬沒想到居然還有漏網之魚,時任中常侍的蹇碩把剛懷孕不久的郭貴人藏匿於家中,才得以躲過一劫,劉志的兩個女兒通通回到洛陽參與大行皇帝的喪葬事宜。

大女兒陽安長公主劉華帶著自己的丈夫蔣富即將抵達的消息已傳回洛陽,早已進入青春期的長子蔣淵、次子蔣雄、三子蔣豫、四子蔣休個個皆是人中豪傑,蔣富本身就是一個智勇兼備的帥才,表字亮功,雖說出身寒門卻奮發圖強為自己習得一身本領,且熟讀武經六卷。

僅二十出頭的長子蔣淵,表字延昭,平時待人謙恭有禮且飽讀詩書、兵法,一旦到了戰場就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鬼見愁,持有一柄兵器乃是丈八寒鐵鎗,胯下則是一匹能夠日行千里、通體亮黑的汗血寶馬踏雪烏騅。

次子蔣雄年僅十七歲,表字延霸,是個性格直爽、嫉惡如仇的大老粗,平時嗜酒如命、好鬥成癮,到了戰場上更是所向披靡的萬人敵且名副其實,持有一對重達近千斤的擂鼓震天錘。

三子蔣豫僅十五歲,表字延讓,雖說武藝、兵法樣樣不如自己的兩位兄長,內政、理財之類的事情更是一竅不通,就連簡單的算術都能把蔣豫搞得一個頭兩個大,這點身為四弟的蔣休亦是如此。

因此兩兄弟共通的唯一才能便是擔任後援、屯田練兵,年僅十二歲的蔣休表字延則,蔣富目前有三分之二的軍隊幾乎都是這兩兄弟親自練出來的精銳。

與陽安長公主劉華同車的一子三女,日後也是出類拔萃的人中龍鳳,長女蔣柔僅十四歲,表字延琪,身為雙胞胎姊姊的她,其外表看起來是個出水芙蓉的黃花閨女,實則是戰場女武神,從小熟讀各式兵書以及春秋,持有一柄梅花雙鎗。

同樣僅十四歲的雙胞胎妹妹兼次女的蔣靈表字延瑛,其外表看起來是個國色天香的絕代才女,實則是多謀善政的智多星,素有王佐之才,經常幫自己的父親出謀劃策。

年僅十歲者乃是最小的女兒蔣瑾,表字延香,是個名副其實的蘿莉少女,從小便聽從父親的安排隨劍神王越習武,因此身懷絕技,天性活潑好動的她非常喜歡向人撒嬌,偏偏撒嬌的對象是自己的弟弟。

外表看起來僅有七歲的蔣超表字延龍,實際的內在卻是非常成熟,剛脫離二十一世紀社會來到這個紛亂不堪的世界沒多久,還稱得上新鮮人的蔣超面對小姊姊熱情擁抱,又如同麥芽糖一樣黏著不放,完全沒有抵抗,反而樂意接受。

畢竟蔣超必須提早適應眼下的環境,蔣超乖乖坐在陽安長公主劉華的身旁拿著竹簡閱讀完全不管小姊姊如何騷擾:“小超兒,你現在所讀的是什麼書呢?”

“娘親!是六韜,剛剛已經讀完了。”陽安長公主劉華聽聞寶貝兒子的回答整個人當場愣住,拿起竹簡定睛一看兒子果然沒有說謊。

陽安長公主劉華忽然想起寶貝兒子早已讀完三略、春秋、商君策、韓非子、管子、墨子、尉繚子、孫臏兵法、捭闔策、孫子兵法等萬卷書,蔣富還趁機試考,沒想到小小年紀的蔣超不僅倒背如流,甚至還能融會貫通,果然是蔣氏麒麟兒。

“呃?娘親,爹的書庫裡怎麼沒有樂毅百戰術這本兵書呢?孩兒真的好想閱讀喔!”陽安長公主劉華乍聽之下,寶貝兒子居然還沒有讀夠。

既然寶貝兒子的要求,陽安長公主劉華自然二話不說應允,四個進入青春期的兒子總是向自己要求特別的多,從來就沒有一個要求書籍,看著年僅七歲的小兒子如此敏而好學,身為母親的劉華欣喜萬分,只是家裡的書庫確實不曾看過樂毅百戰術這本兵書。

老實說蔣超四歲之前與一般的孩子完全沒兩樣,即將迎接四歲生日的前一天晚上,依舊被小姊姊當成抱枕的蔣超正在床上熟睡,忽然夢見自己來到一處鳥語花香宛如桃源般的世外仙境剛開始蔣超不疑有他,此乃傳說中的玉京山是後來才知道。

一名坐在蓮花之上、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正笑咪咪看著蔣超,順手撫摸下巴的山羊鬍:“自從收呂尚為徒,助武王伐紂,原本以為老夫最後一名弟子便是呂尚,沒想到老夫命中注定還得再收一名關門弟子,話說轉輪王那傢伙明明知道老夫與此子有緣,居然還刻意讓此子投胎轉世之前喝下孟婆湯。”

只見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劍指一比,從手指射出一道金光不偏不倚罩在蔣超的身上,先解除孟婆湯的限制,嘴裡振振有詞幫助年幼的蔣超恢復生前記憶。

身為二十一世紀無名小卒,從小便習得十八般武藝以及各式格鬥技巧,十七歲從軍,上級經常派特殊任務交代他去執行,直到四十五歲正式退伍,便前往一家修車廠任職業技工,偏偏老天爺開了一個大玩笑。

原本透過相親認識一名小自己十七歲的年輕女孩,不僅兩情相悅且很早就談及婚嫁,畢竟彼此交往近一年,洞房花燭的前一天,正打算為新娘禮車做最後一次的保養,只因一個年僅十五歲的學徒操作不當,導致他活活被壓死在千斤頂之下,享年四十八歲。

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忽然發覺蔣超包括前世,幾乎九世為人,已經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沒想到蔣超竟是九世為將這點就更加匪夷所思,其中一世居然就是燕國軍事家樂毅。

霍去病、馬援、高長恭、薛仁貴、狄青、岳飛、于謙、袁崇煥等都是蔣超的前八世,雖說誇張了點,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決定暫時讓蔣超待在九宮八卦太極圖裡頭潛心修練,自己前往陰曹地府調閱蔣超的九世紀錄。

不查則已,一查就令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對蔣超刮目相看,倘若一個人擁有九世記憶肯定會讓自己混亂不堪,如此眼下只有一個辦法可行,就是讓蔣超擁有八世修為。

換成別人來做這個辦法絕對行不通,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可是姜子牙的師父,只要與道德天尊、靈寶天尊三人聯手肯定不成問題,親自前往太清聖境、無極境邀請兩位師兄,然而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卻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沒讓蔣超回歸自己的本體。

害得年幼的蔣超一睡不醒,陽安長公主劉華連續請了上百位大夫前來為蔣超看病,還動用權力邀請華佗、張仲景,卻依舊是無能為力,倒楣透頂的小姊姊蔣瑾慘遭一頓臭罵。

幸虧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及時發覺這件事情,立刻派遣自己的弟子南極仙翁、白鶴童子前去保護蔣超,並保證身體不會因此腐壞,直到第七七四十九天才讓得到八世修為的蔣超返回自己的身體。

三清天尊各自賜與蔣超無字天書、以及一對通天法眼,這樣一來就能簡單看懂三卷無字天書,趁著蔣超重返陽間的時候,再次聯手鍛造三樣神兵利器、蓋世寶甲,等到蔣超成年再贈與。

自從蔣超死而復生以來,陽安長公主劉華每個月都派人前往遼東購買鹿茸血、虎鞭、百年人參給蔣超補身體壯筋骨,重金禮聘醫聖張仲景用許許多多的藥材以及各式醫術,使年僅七歲的蔣超比起同齡孩童還要高大。

陽安長公主劉華對於寶貝兒子蔣超的照顧可說是無微不至,年僅四歲的蔣超看在眼裡、感激在心頭,畢竟自己的前世不怎麼好,直到魂歸九泉為止,亦不曾享受過家庭的溫暖。

現在的蔣超確實沒有能力足以報答陽安長公主劉華的生育之恩,勤學才是正途,雖說連同蔣超在內都是從自己肚子裡生出來的親骨肉,對自己最小的兒子蔣超越看越滿意,陽安長公主劉華既沒有長幼之分,亦無差別對待的想法。

車隊剛抵達虎牢關沒多久,陽安長公主劉華的兩個妹妹早已率領些許文武前來迎接:“娘親,孩兒來牽您!”眼見蔣超自告奮勇的可愛模樣令劉華不禁莞爾一笑。

“娘親,請注意腳下!”上一秒還特別小心翼翼叮嚀,感覺貌似深怕一個不小心害得劉華摔得四腳朝天,沒想到下一秒蔣超自己摔得狗吃屎。

儘管陽安長公主劉華強忍不笑,但蔣超的兩位姨母卻早已捧腹大笑,就連待在兩位公主身後的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都不禁雙肩顫抖。

“小超兒,沒摔著吧?”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上前,只見蔣超伸手表示自己不需要有人攙扶,順勢拍拍身上的灰塵。

“多謝兩位姨母的關心,姪兒沒事。”他們並非取笑蔣超摔得狗吃屎,而是蔣超自然不做作的可愛舉動實在討人喜歡,看著這一幕蔣超親自來到眾文武的面前逐一鞠躬。

“小子名叫蔣超!給叔叔伯伯們請安!雖說小子不才,往後還請叔叔伯伯們能不吝指教唷。”看著蔣超竟不厭其煩逐一請安兼問候。

看著蔣超小小年紀如此懂事有禮,令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欣喜不已,蔡邕的身邊走出一名五歲小蘿莉,她便是東漢第一才女蔡文姬。

“請娘親允准孩兒向叔叔伯伯拜師學習各種知識!”陽安長公主劉華雖是一介女流,卻也知道在場的文武大臣皆是世之大賢,只要他們願意教授,寶貝兒子未來前途肯定無可限量,反正大行皇帝的喪葬事宜太過複雜。

眼見蔣超如此勤奮好學,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都感到不可思議:“小超兒!聽說你從四歲開始主動讀書,短短三年的時間就已讀遍萬卷書,方才還在車上閱讀六韜,姨母能否稍微考考你呢?”

“姨母儘管考!”穎陰長公主劉堅從四書五經開始直到漢書為止,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紛紛豎耳仔細聆聽劉堅每一道考題,豈料蔣超小小年紀竟每一題都能對答如流。

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輪番上陣,沒想到小小年紀蔣超不僅穩如泰山,應對答辯皆難不倒,虎牢關前展現才能。

這時候的一對父子忽然從人群走出,他們乃是河東衛家,父親名叫衛巡、兒子則是僅十一歲的衛仲道:“黃口孺子賣弄學問、沽名釣譽,真是可笑至極!”

衛巡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令在場眾人百思不解,穎陰長公主劉堅卻已怒上眉梢:“衛公,您所說黃口孺子八成是指小超兒吧?”

“就算老夫所指正是您的姪兒,穎陰長公主您又能拿老夫怎麼樣呢?漢室宗親的招牌壓得了別人,老夫這裡就不管用了,當年光武皇帝沒有世家士族的幫助,請問漢朝還能失而復得嗎?”

看著衛巡一副囂張跋扈,就連在旁的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都快聽不下去,蔣超來到陽安長公主劉華的身旁,母子倆說著些許悄悄話。

“我姊夫蔣富常年鎮守盧龍關抵禦外寇,就連幾個姪兒為了大漢邊境的安危都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對於小超兒的教育確實有所疏忽,小超兒並無任何埋怨,從四歲開始便自主學習讀遍萬卷書,如今想拜師充實自己,難不成還得獲得河東衛家的許可?”

穎陰長公主劉堅展現伶牙俐齒的口才直接難倒衛巡,一旁的衛仲道立刻挺身而出:“鎮守盧龍關抵禦外寇這種事情值得如此小題大作嗎?依我之見,不過屠夫耳!蔣超小兒乃屠夫之後接受在場叔叔伯伯們的栽培,等同養虎為患,我父親也是為了漢室江山著想。”

“屠夫又如何?總比毫無作為的蠢才勝過數百倍,匈奴、鮮卑、烏桓、百羌等外寇連年犯我大漢邊境燒殺擄掠,邊境數十萬百姓始終不得安寧,我父兄鎮守盧龍關抵禦外寇乃是職責所在,你衛家又有何貢獻?”

蔣超一開口震驚四座,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都不禁點頭稱讚,看著這一幕的衛仲道不禁冷哼:“你...”

“你衛家祖上有能人曾效忠於孝武皇帝,就算當年光武皇帝是因為衛家資助才得以匡復漢室,如今也已經過了兩百餘年,當著叔叔伯伯們的面前再次提出,甚至還一副耀武揚威,難不成你衛家此舉乃是意有所指?”

衛仲道聞言欲開口,竟又被蔣超搶先:“大行皇帝崩逝不久,汝父就敢對著我二姨指桑罵槐且百般羞辱,完全不把漢室宗親放在眼裡,莫非你衛家父子已懷有不臣之心,欲取漢而代之?”

“什麼?你...黃口小兒竟敢...”惱羞成怒的衛仲道掄起拳頭打算給予蔣超一個教訓,仍穩如泰山的蔣超完全不怕自己被挨打,任昂挺身而出一把推開衛仲道。

蔣富率領蔣淵、蔣雄、蔣豫、蔣休上前保護陽安長公主母子,雖說衛家父子是否欲取漢而代並無證據,但虎牢關前百般羞辱漢室宗親實屬大逆不道,故而下獄,等待新帝登基之後再行論處。

年僅五歲的小蘿莉蔡琰親眼目睹了這一切,蔣超現在的年紀明明沒有比自己大多少,只是稍微顯露些許才華就足以讓周圍的眾文武心悅誠服,儘管蔡琰對於“愛情”仍處懵懂階段,從此刻開始蔣超已烙印在蔡琰的腦海裡直到走完人生為止,揮之不去。

虎牢關前同樣目睹者還有八人,分別是袁紹、袁術兩兄弟、曹操、以及年僅四歲的荀彧,尤其是年僅十三歲的曹操眼中充滿欣賞,且有意結交,另外兩人乃是被譽為“漢末三傑”的戟魔李承軍、劍聖王越、鎗神童淵與隱士胡昭。

陽安長公主劉華帶著丈夫蔣富與八名子女來到自己以前住過的洛陽舊宅暫時安居,隔天一早,隱士胡昭便帶著漢末三傑登門拜訪並直接表明有意收蔣超為門下弟子。

年僅七歲的蔣超忽然覺得多拜師門有益身心健康,身為母親的陽安長公主劉華曾告誡:“學習沒有錯,太過貪心容易多而不專、專而不精,只要拜一個師父就已經足夠了。”

待在洛陽期間的蔣超前前後後拜師已經超過二十名,陽安長公主劉華深怕自己的寶貝兒子會因此消化不良,卻沒想到蔣超多而專、專而精,甚至還能過目不忘、一學就會,那些師父往往無須再教第二遍,就連當代大儒蔡邕、任昂都不禁心悅誠服。

被譽為“漢末三傑”的戟魔李彥、劍聖王越、鎗神童淵輪流細心教導武藝,誰也沒想到蔣超僅看過一遍就能發揮得淋漓盡致,雖說青出於藍未必勝於藍,蔣超則是勝過太多。

戟魔李彥的霸王八訣、劍聖王越的驚天九式、童淵的百鳥朝鳳通通都被蔣超吸收殆盡,正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蔣超除了融會貫通、運用自如之外,確實自創不少驚世絕學。

期間利用空暇之餘從張仲景的身上習得醫術,二十歲之前已被譽為“神童”的蔣超並無此自覺,陽安長公主劉華為了滿足蔣超的需求,親自前往皇家藏經閣尋找樂毅百戰術卻是徒勞無功,劍聖王越知道此事主動獻冊,才完成蔣超想要閱讀樂毅百戰術的心願。

穎陰長公主劉堅雖因政治聯姻不得已嫁入汝南穎川的韋家,豈料韋璋(即是韋家之主)是個天生的性功能障礙者,如同獨守空閨,膝下有子女承歡是劉堅此生最大的渴望,尤其是當她看到陽安長公主劉華與自己的兒子蔣超之間的互動可說是羨慕不已。

於是在陽安長公主劉華一家九口為了大行皇帝喪葬事宜回到洛陽之時,主動向姊姊劉華提起此事,希望能夠收蔣超為義子,得到的答案當然是不成問題。

妹妹劉脩經常厚著臉皮跑到姊姊劉華家裡蹭飯,穎陰長公主劉堅似乎也不惶多讓,轉眼之間已過了五年,僅十二歲的蔣超是個名副其實的美男子,只是身材高大了點,且早與蔡、任兩家定下婚約。

順帶一提,河東衛家兩父子於新帝劉宏登基的第三年才決定無罪釋放,當然是因為新帝劉宏見錢眼開,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衛巡於隔年竟捐錢買官,帶著兒子衛仲道前往幽州擔任漁陽郡守。

俗話裡頭的“天高皇帝遠”真是一點也沒錯,與麾下張舉、張純狼狽為奸,私底下與鮮卑、烏桓互有往來,這些都是為了一己之私以及報復蔣氏家族即將發生的事情,衛家兩父子究竟還會做出什麼荒唐事?咱們暫且擱在一旁。

僅十二歲的蔣超在自家後院裡種植些許農作物,如蕃薯、芋頭、馬鈴薯之類,知道此事的蔡邕、任昂兩名岳父不禁搖頭,希望蔣超別荒唐過頭,現在正是西元一七三年。

“兩位岳父大人有所不知,孩兒種植這些除了自給自足這項目的以外,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預防乾旱來臨時的應變措施,百姓們只要有了這幾樣農作物就不怕糧食短缺。”

蔡邕、任昂乍聽之下,片刻思索:“乾旱來臨時往往容易發生糧食短缺的現象,原來延龍種植這些的用意是為了天下萬民,可是你為什麼不直接上奏呢?”

“老實說孩兒認為直接上奏所能發揮的效果並不大,與其這麼做,倒不如自己先進行試驗,孩兒無官職在身只恐人微言輕,差點忘了一件事,旱災發生過後緊接而來的往往是蝗害,天下受苦者依舊是百姓,因此希望兩位岳父大人能夠在朝堂上代替孩兒建言。”

蔣超把後世如何治理蝗害之法告知蔡邕、任昂,年僅十二歲就已經才華洋溢,兩名岳父越來越滿意,蔡琰、任紅萱兩名蘿莉的少女情懷似乎已經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

“好好好!明天我們兩個老頭子直接向皇上提出這個治理蝗害之法,只是延龍你拿著鋤頭打算做什麼呀?”

“今天秋高氣爽,所以孩兒想挖些許蕃薯烤來吃,加上去年娘親吃得心滿意足,只不過...”話說到一半,蔣超忽然停頓看著蔡琰、任紅萱,感覺貌似有些失禮。

蔣超悄悄在耳邊說了幾句話令蔡邕、任昂不禁哈哈大笑:“延龍,吃馬鈴薯也會嗎?”

“兩位岳父大人放心吧!馬鈴薯並不會,只不過這些農作物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絕對不能讓這些農作物發芽,不發芽吃了保證相安無事,一旦發芽吃了就成為足以害人喪命的有害之物因此馬虎不得。”

“原來如此,真沒想到這些農作物還有如此大的學問在裡面。”聽聞蔣超的一席話,蔡邕、任昂再次刮目相看,距離蔣超大放異彩的日子僅剩十一年。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