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80 南方的暗流湧動

空想能手 | 2021-03-10 22:44:23 | 巴幣 2 | 人氣 26


  同樣的夜晚,南方海港的一處酒館中,一名男性推開了門,這個人正是博薩輔佐官。

  他甚至都不用四處張望,就找到了自己想找的那個人,畢竟那個人的特徵實在是過於明顯—

  那名女性的面前放著大量的食物,而那名女性也正在迅速的橫掃著自己桌面上的食物,她正是『後方的暴君』。

  「琳賽,你還是跟平常一樣食量驚人啊。」博薩輔佐官並沒有多大反應的直接坐在了她對面的椅子上。

  「喔?是特地來感謝我救了你的嗎?那這一餐你請喔。」『後方的暴君』『琳賽』把微量鬥氣附到自己的牙齒上,把大龍蝦連殼一起嚼碎。

  「行吧,的確該好好感謝你才是,你可以再多叫個幾盤。」博薩輔佐官看起來毫不心痛地說到。

  「哇,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了,你該不會是腦袋燒壞了吧……。」琳賽滿臉疑惑的盯著博薩輔佐官的臉,過了幾秒後才恍然大悟的說到:「不,看來你是覺得接下來根本用不上那些錢了才這麼大方的呢,你其實並不是為了感謝我才來的吧。」

  琳賽最後把龍蝦的尾巴塞進自己的嘴巴裡,同樣的咬成碎末後,接著說到:「你想讓我把『正義』武裝游擊隊聚集起來,讓你去搶得空艇吧。」

  琳賽的表情變得嚴肅且慎重,她死盯著博薩輔佐官的雙眼,就像要看穿他眼底究竟隱藏著什麼一樣,並接著說到:「我們的確算的上是朋友,所以我也在一定程度上信賴著你,但是只靠這層關係並不足以讓我賭上數千人的生命,所以你最好詳細說明一下計畫。」

  似乎是早就明白琳賽會這麼詢問自己,博薩輔佐官立刻就拿出了自己準備好的話語:「行吧,記得我們私下幫助陸軍第四軍團底下的部隊撤退回奧爾摩的事情嗎?那時候不是有一封閃電符號的信封,就是自稱『形無悶雷』的那封信,那時候他不是幫我們規劃出一條安全、不會暴露我們身分的路線嗎?然後因為之前他也幫我們解決過—。」

  「等等。」琳賽把已經吃掉一半的雞腿的大腿部分指向博薩輔佐官的方向,然後用嘴角和臉頰全都是油光的臉孔擺出嚴肅的表情說到:「給我說重點,精簡一下字數,說那麼多個字我的腦袋哪處理得過來啊,讓我聽不懂你有什麼好處?你是要說給某個我看不見的鬼東西聽嗎?」

  「呃,好吧,黎希恩殿下離開後我的確好久都沒跟你談過大事了,又看到你這副組織領導者的風範,我都忘記比起詳細,你需要的是淺顯易懂。」博薩輔佐官嘆了口氣接著說到:「行吧,我稍微整理一下情報,你就趁這些時間吃完桌上的東西,然後擦擦臉洗洗手吧,不然這樣真的很不嚴肅。」

  「哼,你難道會是那種不嚴肅就說不出正經話的人嗎?那只能證明你還太嫩了,我才不會配合你呢—。」琳賽這樣說著,舉起手並轉過身對吧檯擦酒杯的老闆說到:「老闆!每種都給我再上五盤!」

  「客人,我們這裡是酒館,不是餐廳,不要光是吃飯,您至少也點個一杯酒吧。」老闆苦笑著說到。

  「才不要,比起喝酒我還不如喝果汁呢。」琳賽直言拒絕到,並接著粗魯的握著拳頭敲了敲桌面說到:「所以老闆,到底是還有沒有食材?你這次的庫存不會只有這種程度吧?」

  「當然不可能,這次準備的可是之前的三倍,再怎麼樣都不可能被你吃到隔天沒辦法開店的,給我做好覺悟吧。」老闆這麼說著,做出右手上舉,左手放在右手手臂上的動作,就像在說『交給我準沒錯』一樣,然後就這樣進了後廚。

  「那還真是期待呢—那就改成每種都十五盤吧。」琳賽對後廚的方向這樣喊著,也得到了老闆有些無奈地應聲。

  「那你也叫完餐了,我就來說正事吧—。」博薩輔佐官接著說到:「總之之前幫過我們很多次的那個人這次又給了我空艇的情報,空艇會有四千人,還有3名A+級高手保護。」

  「三個啊…那就算我擋下一個,接下來兩個你要怎麼處理?兩人以上的配置是一定會有一人是魔法師的,這樣單靠人數也只會被秒殺而已,你不可能不知道吧。」琳賽說完後,開始啃咬著炸魚。

  「這個嘛…有其中一人會因為一些事情而留在海軍基地,所以只要在空艇飛出一段距離後,從空艇中向他們發動攻擊,我們實際上要對付的就只有兩人了。」博薩輔佐官回答到。

  「行吧,那還剩下1個A+級高手和四千名士兵,你要怎麼靠五千名平均實力遜於士兵的游擊隊隊員打倒他們?這裡可沒有叢林可以藏身喔,你是不是傻?」琳賽露出有些不耐煩的表情,捏著魚的尾鰭搖晃著整副魚骨,然後在說完話後同樣的用牙齒將其粉碎並吞下肚。

  「這個嘛…你直接看看這封信上這一行的內容就好。」博薩輔佐官說著,把印有閃電符號的信件放到桌上攤開,並用手指按壓住他所說的那一行的地方,示意琳賽看相此處。

  「喔…喔!」琳賽的眼睛明顯變得明亮了起來,情緒也變得有些亢奮地說著:「這樣的話的確有可能做得到呢,看來奪取空艇,殺穿王都不再只是夢想了呢。」

  「是吧,雖然無法確定信上所寫的內容都會成真,不過我確實確認過空艇的人員配置,與其中一名A+級成員會暫時留下來的跡象,的確大致上與他在信中所說的雷同,剩下無法確認的都是一些機密性比較高,情報幾小時內難以取得的區域,不過按照菲洛利斯王國的配置邏輯來看,信件內容與現實完全吻合的可能性非常高。」博薩輔佐官微笑著說到,似乎是已經確信了琳賽會為自己提供助力。

  「行,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幹吧,我會讓他們準備最大攜帶量的魔法道具,去王都徹底進行破壞工作吧。」琳賽也如博薩輔佐官所預料的一樣,十分乾脆的答應了。

  博薩輔佐官確認琳賽桌上的餐盤已經全部清空,於是站起身離開座位,並說到:「既然你也吃完了,就趕快去通知他們吧,不然明天晚上會趕不及的。」

  「誰吃完了啊,我可還有每種各十五盤要吃呢,就算是工作也別想打擾我吃飯。」琳賽一邊吐出舌頭,一邊用沾滿醬汁的油膩手指對博薩輔佐官比出中指。

  「那你就先去通知他們再回來吃啊,就算是那個老闆,主菜也是需要一點時間—。」「炸魚十五盤和炸牛肉十五盤好了,在五分鐘其他餐點就能全上囉。」在恰好的時機,老闆毫無惡意的製作進度的報告讓博薩輔佐官啞口無言。

  「看吧看吧,哪有需要等多久,不吃就快滾吧。」琳賽露出得意的表情並揮手做出驅趕的動作。

  看到博薩輔佐官還是一臉焦躁地站在原地,琳賽安撫到:「不需要那麼急躁,他們的動作一直都是很迅速的,比起關心我們這邊,你還不如把情報更加仔細地確認呢。」

  「你管好你的。」琳賽先是把食指指向博薩輔佐官,之後收回食指用大拇指的前端比向自己,說到:「我會做好我的。」

  聽到這樣的回答,博薩輔佐官雖然還是感覺有些不踏實,不過就像他相信『形無悶雷』一樣,他當然也相信自己的同伴,所以他最後選擇點點頭離開了酒館。



  視角稍微向海軍基地裡的簡易空港偏移,空艇中的士兵在降落之後就充當搬運工,開始一箱一箱的搬運著魔法火砲的彈藥、一些南部長不出來的糧食和蔬果,以及好幾籃來自各地的包裹、信件。

  「對對對,就是這樣啊,好好加油不准偷懶啊,庶民可沒有偷懶的時間,給我好好工作。」頭髮向後梳理成平滑髮型的金髮男子就這樣對著那些士兵們用囂張的語氣喊著。

  「你還真是囂張呢,是嫌你們的家族名聲還不夠臭嗎?」他身旁的黑髮青年嘆了口氣說到。

  「哼,給我閉嘴,不過就是宮廷魔法師第八席的異世界人,有什麼資格跟下任公爵繼承人的我說話。」金髮男子把手撫過自己的劉海,趾高氣昂的說著。

  「唉,又開始犯病啦,『瑋聖』你不需要理他。」兩人身後一個穿著文雅的學者長袍的男性精靈微微皺眉並說到。

  被稱作『瑋聖』的黑髮青年於是轉頭向男性精靈說到:「『古達莫』先生,沒事的,他只是個性扭曲了一點,其實還是蠻好相處的…吧?」

  「不,就算你用疑問句反問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啊,真是令人困擾的難題呢。」男性精靈『古達莫』用右手食指輕輕撓了撓自己的臉頰,看起來有些許困擾的說到。

  「喂,區區精靈跟異世界人居然敢無視我自己開始說話?我可還有要事要說欸,你們會不會有點太膽大包天啦。」金髮男子一把抓住瑋聖的領口,看起來相當不滿地說到。

  而瑋聖則故意撇開頭說到:「這可使不得啊,我畢竟不能跟您說話啊,所以就算您這樣抓著我,我也不能對您說任何的話喔。」

  「嘖,好!是我又犯病了!抱歉!可以了嗎?」金髮男子眉頭緊皺,看起來相當不快的說到,其中到底包含幾分真心就更難確定了。

  「可以,所以你是想跟我們說什麼呢?」瑋聖微笑著問到,看起來就是掌握住了局面而十分從容的模樣。

  金髮男子對此也只能咋舌,並說到:「這座海軍基地裡似乎有一名潛藏著的罪犯,是已經被剝奪爵位的博薩伯爵的長子,本來我弟弟跟我說好今天會抓到他,並送到船上來交給我處理,不過現在都還沒送來,看來是失敗了呢。」

  「所以你是想讓空艇上的部隊去抓那個長子嗎?」瑋聖問到。

  「哈?怎麼可能啊,哈哈哈,我還期待他一敗塗地,讓我看看他那悲慘的表情呢。」金髮男子笑完之後,立刻變了一張臉,顯露出怒意並說到:「就算『艾魯溫男爵』背後有陛下,身為貴族家的子嗣居然去和『艾魯溫男爵』那種不入流的新興貴族合作?甚至還敢沒有臉皮的要求我這個家族的繼承人要幫忙他?真是沒有半點高階貴族的自覺,之後該把他調去沒有實權的單位好好反省一下了。」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過你把這些話告訴我們是想要做什麼呢?我有些不太明白你想告訴我們什麼。」古達莫一邊思考著,一邊問到。

  「沒啊,我沒想說什麼啊,就只是在告訴你們他是多麼劣等的傢伙罷了,劣等到我都想和他斷絕關係來防止我高尚的名聲受創了,哈哈哈。」金髮男子回答到,然後又擺出高傲的態度笑了幾聲。

  「…你剛才是怎麼說的?好相處來著?」古達莫指著金髮男子,一臉疑惑的看著瑋聖說到。

  「嗯…或許…有點難相處吧…。」瑋聖苦笑著回答到

  「這樣啊…。」古達莫和瑋聖同時看向了那個擺出高傲態度的金髮男子,一時無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