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第一章節 010 死亡?恐懼?

肥宅鯊J shark | 2021-03-10 20:30:55 | 巴幣 122 | 人氣 67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碰!」在睡夢中突然的一聲巨響將我喚醒,樹木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劇烈搖動,不只這樣,懷裡還莫名其妙多出一些水果。

  為了得知發生什麼事,我趕忙往下查看,兩頭狼正在利用自己的體型撞擊樹木,試圖讓我從樹上掉落,幸好我選擇的位置只要稍微出點力就能夠保持平衡,旁邊觀察狀況的三頭狼看起來不是很開心,低吼一聲後他們兩個就停下來。

  看見他們停下來,我趁這個時間拿起懷中的水果吃下去,不只充飢我還看見一個搞不好能拯救我的東西。

  「幻覺果…」我在腦中大概想像一下後,拿起幻覺果往他們丟,其中一隻毫不猶豫的吃掉,隨即馬上露出不舒服的表情將口中的幻覺果吐出來,畢竟真的不好吃。

  我嘗試把第二顆往另一隻丟過去,結果被他一掌拍落,很明顯他們絕對不會再吃。

  如果能讓那頭狼產生幻覺攻擊其他四隻狼的話…搞不好我就能夠逃掉。

  在心中打定好主意的我馬上對那隻吃掉幻覺果的狼釋放魔力,但那頭狼沒有產生像是幻覺的感覺,反而是我開始劇烈頭痛。

  為什麼沒有成功釋放幻覺…無法理解,沒有讀過類似書本也沒有練習過,只能猜測自己是失敗而已。

  他們看見我痛苦的模樣,馬上繼續衝撞樹,我只好緊緊抓著樹枝不敢大意,如果掉下去我將會怎樣?我停止腦內恐怖的幻想,不只是害怕那些畫面,也擔心幻覺搞不好會反噬到我身上,幸好在我頭痛停止之後沒有受到幻覺的影響。

  他們發現無法將我震落就放棄,但接下來幾天他們都展現出擁有智慧且不放棄的精神,他們採取兩個盯梢三個休息的方式,直到我想到方法打破平衡。

  ~★~

  「謝謝。」我向光點精靈們道謝,他們以一大群的方式扛起一顆又一顆對我而言很輕的水果給我。

  作為回報他們開心得吃空中的魔力,那些魔力都是我進行訓練之後飄散在空中的,我看著他們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覺得有點好笑,我的魔力對精靈們而言到底是什麼?

  我看著他們慢慢把水果吃下肚,五頭狼看著我吃東西並沒有露出羨慕的表情也沒有憤怒,不如說他們根本沒有把我當做食物來看待,只是接受紅的命令來攻擊我而已。

  但他們好歹是生物,難道他們完全不需要進食?

  我在這樣的疑惑中過了兩天,他們依然不進食的待在附近,只要我稍微動一下身體發出聲音他們就會馬上站起來盯著我。

  「剩兩天時間…」對於使用魔力攻擊這件事情我真的不太理解,一直重複進行將魔力纏繞於手上的訓練,右手手背的傷口因為我使用魔力的關係而開始發炎疼痛,為什麼不用左手呢?不知道是心理作用亦或是習慣手的問題,我左手操縱魔力比右手還差。

  我拔起一根樹枝嘗試纏繞魔力,實際上比纏繞在手上還要簡單一點,但那種感覺又比纏繞在手上還要奇怪。

  如果我纏繞在手上,雖然沒辦法好好將魔力控制住,但至少能清楚感受到魔力的存在,然而纏繞在樹枝上的話,在纏繞的過程中我就會開始感受不到魔力因而無法控制,魔力就更容易消散於空氣中。

  我有點鬱悶的用樹枝丟他們,由於一直被我拿來嘗試魔力纏繞,樹枝已經被磨損到快要斷裂,結果樹枝在空中支離破碎斷成好幾根,弱弱的掉到他們面前,他們看見後不以為然,突然其中一隻的鼻子開始大力抽動,像是聞到什麼美食一般。

  他爬起來走向那堆樹枝殘渣,其他幾隻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離開原來的位子,隨即他們也抬起頭大力呼吸,同樣站起來走到樹枝前,他們開始做出我意料之外的動作。

  他們開始爭搶那一堆樹枝殘渣,明明上一秒是同伴,下一秒他們卻開始互相露出獠牙威嚇,就為了一堆樹枝,知道威嚇沒有用之後他們開始爭鬥,使用獠牙以及爪子互相傷害。

  雖然他們正在互相攻擊,我並沒有跳下去進行偷襲或是逃跑,而是安靜得觀察並且思考眼前的異狀。

  一開始到的那隻先佔有大部分,其他四隻對於他這樣的行為看起來很不滿,像是表達不開心的低吼著,但很明顯的他不想讓出樹枝給他們。

  樹枝到底是哪個部分吸引他們?

  那個樹枝與普通的樹枝有什麼區別呢?我嘗試丟另一個樹枝,但他們不多加理會,而是繼續執著於那堆殘渣。是差不多一樣的樹枝,也都被我碰過,剩下的區別就是…

  「原來是我的魔力。」光點精靈們正是因為受到我魔力的影響而靠近我,那天紅之所以會突然吸收我的魔力也是因為白色魔力的特殊性吧。

  代表他們外型雖然是狼,但本質上還是精靈,也確定他們為什麼不用進食之類的,精靈所需要的就是魔力,難怪他們不需要像其他生物一般捕食之類的。

  他們持續進行爭鬥,直到五隻達到勉為其難的平衡才停止,但在達到平衡之前他們彼此互相攻擊導致他們受傷,他們不像我一樣流出鮮血,而是流出肉眼可見的微量閃亮魔力。

  我的訓練是要讓我自己理解如何使用魔力攻擊,那麼我一但成功對他們使用的話,他們將會怎麼樣?

  ~★~

  「差不多了…」在腦內大概規劃好計畫就準備行動,我握住沾染魔力的樹枝等待時機,在他們五隻聚集在一起的瞬間丟出去,雖然這些樹枝沾染的魔力沒有很多,但對他們來說一定有某種程度的吸引力。

  當他們被樹枝吸引的時候,我馬上跳下去樹往反方向跑,我賭的是他們心中的慾望以及命令之間的抉擇,結果是盯梢的兩隻以命令為優先,其他三隻則是聚集在樹枝旁。

  我決定先離開那裡,我雖然已經打算好要跟他們一決勝負,但我不打算一次對付五個,原先的打算是各個分別擊破,現在增加一隻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打贏,先拉開距離耗費他們一些體力以及讓另外三隻分心找不到他們。

  在茂密的樹林中,他們沒有受到太多妨礙,他們不單單是奔跑在土地上,還有利用樹幹以及裸露的樹根來當作踏板彈跳,記得一開始他們速度沒有那麼快且動作沒那麼靈巧,看來他們現在已經完全習慣這個環境。

  看到他們與我之間的距離越拉越近,我掏出藏在衣服下較為粗大的樹枝,轉身面對他們,將魔力纏繞在樹枝上做出準備打擊的動作,雖然我無法達成長時間並且有效率的纏繞,但是短時間極為勉強的纏繞還是可以的!

  透過腰部的旋轉帶動全身、手臂順勢揮出,帶著魔力且強大的揮擊攻擊出去,如果能正中他的頭部,就算沒有暈倒,至少也會讓他重傷,然而…在揮下去時我遲疑了。

  「在戰鬥中考量他人是一件好事也是壞事,但為了你好你一定要撇除更多的慈善之心。」

  原本應該直接命中的樹枝因為艾爾夫的遲疑變得緩慢,讓眼前的敵人多了那些微零點幾秒的反應時間,以極為勉強的姿勢閃躲並用腳上的利爪回擊,艾爾夫的左手因為他的遲疑而受了傷,痛得他差點跪在地上,卻因為敵人在旁而勉強支撐自己。

  左手瞬間增加三道爪痕,在經過一秒後,爪痕開始湧出鮮血,左手前臂瞬間變得血淋淋,而因為長時間的使用魔力,現在右手的傷口越來越痛,在兩隻手受傷且敵人就在眼前,艾爾夫看起來十分緊張甚至可以說感到恐懼。

  因為自己的失誤而導致自己受到預料之外的重傷,全身開始感到冰涼並且冒出冷汗,雙腿已經無法控制的發抖,現在應該怎麼做呢?逃跑嗎?受傷的獵物又能夠跑多快,只剩下一條路可以走了吧。

  兩頭狼以一左一右的方式向艾爾夫撲過去,腳步踉蹌的艾爾夫只能夠勉強躲避,然而兩頭狼不想給艾爾夫任何的機會,緊跟著他不放。

  死亡是什麼樣的概念呢?可能是沒有呼吸、心跳。靈魂將會何去何從呢?死後我會怎麼樣?死亡這件事情對生物來說十分陌生又十分熟悉,但對大部分生物來說,都對死亡有一個共同性的感覺—恐懼。

  「現在停下來可能就會死…如果再被攻擊到可能就會死…我不想死!」跨越恐懼、死亡有時候才能讓人更上一層樓。

  狼的血盆大口就在眼前,跑不掉等同於死掉這個想法瞬間佔據所有思緒,既然如此…戰鬥吧,用戰鬥證明自己的價值…不,現在的重點就是活下去。

  不顧任何一切,將所有力量集中於一腳踢出,雖然沒有進行武術的練習,但是富含訓練過的肌肉以及面對死亡而爆發出來的魔力,這一腳毫不保留的擊中左方的狼。

  被擊中後狼痛苦的在地上翻滾掙扎,全身的皮毛倒豎、瞳孔瞪得極大,最後無力的張開嘴倒地,口中吐出陣陣白沫,隨後他漸漸化為光點消失在森林中。

  狼看見自己的同伴被擊倒緊張的退一步,並發出威嚇聲警告艾爾夫不要靠近。

  而此刻的艾爾夫已經被恐懼佔據思緒,唯有先殺掉敵人才能夠保全自己的性命。

  受傷又如何?現在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