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罪惡原典 <2-2>

Dz | 2021-03-10 01:57:56 | 巴幣 0 | 人氣 104


<2-2>鳳尾柑







  「鳳尾柑?」浩武認出了書頁上的手繪素描,雖然粗糙,但特徵倒是都有好好地表現出來,小顆橢圓狀的果實、和長如鳳尾般地花瓣。「如果妳只是對這種水果感興趣的話,去塔卡鎮的地下農場就能看見了。」

  「為什麼它們得待在地底下呢?」

  「因為生長條件不需要日照,只要乾淨的水質和足夠的養分。」他理所當然地回應。鳳尾柑的繪圖在麥菲爾的日常生活中隨處都可看見,大多數受歡迎的罐裝飲料廠都有推出它的口味,但事實上,卻也鮮少有人親眼見過,除了因某些原因而需要去學習相關知識的人以外,不會有誰特地跑去觀摩地下農場。

  「真是讓人感到遺憾。」念庭惋惜地嘆了口氣。「被變成這樣子的異類。」

  「異類?」

  「鳳尾柑曾經只願意生長在陽光充足的地方,所以在『一百年前』塔卡河的沿岸到處都盛開著橘紅色的花,但瑞迪墨人到來以後開始建立起城市,這片豐沃的平原就被回安鎮給吃光了,而河的另一端,則是普洛恩城飄來的有毒煙霧。」她舉起食指,在泛黃的書頁上指著鳳尾柑的花瓣,有個註記標示在旁側,形容顏色、樣貌、和一些細節。「所以它們被趕到了地底下,被迫只得受那些一顆顆壞了又換的燈泡日夜不分地照射,花瓣和葉子都成了枯黃色,果實卻變得更甜、更酸、更適合用做加工的原料,想必連它們自己都能明白,已經成了畸形的異類吧?」

  這些對浩武來說,都不會是他所感興趣的話題,在過去,他所受的教育內容裡的確沒有包含這一部份,如今聽了,更是認為這些論述的確不會有任何可以幫助到他的地方,不管在醫術、或燃印術上。

  但,她倒是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這些都是那本書上教的嗎?還是妳自己的解讀?」

  念庭闔上書,輕輕側過臉,對他漾起微笑。「你想說的是,這段愚昧無知的傻話根本經不起你博學多聞的考驗。」

  他笑了。「是,妳猜中我心裡所想的了,看來妳想要的是一場學術研討?可以。」這些微突然拉近的距離並沒有讓浩武退開半步,他反倒傾身向前,兩人似乎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我認為這不能被冠上『異類』這類帶有貶意的名詞,事實上,這無庸置疑是種進步,它們的生存條件不再受到矩限,結成的果實又能迎合大多數人的口味,無論過程如何,我認為它們甚至得發自內心地感謝促成這一結果的瑞迪墨人,再來,沒有人可以證明它們是出於非自願,妳不會找到任何資料上曾經記載過來自某株鳳尾柑的申訴紀錄,所以妳手上的那本書、或是妳的解讀,都不是個可以用做在任何學術研究上的參考資料,通篇都只是自以為是的主觀言論罷了。」

  「那麼,我想奴役比奴人的建設公司跟政府官員們會相當喜愛你的論點,他們會引述你的這番言論,用來教育比奴人、歧視比奴人的人、跟替比奴人爭取權益的蠢蛋們。」

  念庭瞇起眼的笑靨冷得很銳利,但浩武卻不對此感到任何不滿,相反地,這誘使他將身子更上前靠。「我以為我們在聊的是鳳尾柑?還是妳的陰謀論裡也包含了比奴人?」

  「陰謀論不會是我喜歡的話題,我喜歡和人討論真相。」她將書插回凌亂書架上的某處夾縫裡,轉過身來正面對著浩武,然後又更靠近了一點。「你難道不認為鳳尾柑和比奴人在某些地方很相像嗎?」

  「以生物學的角度而言,我幾乎完全沒有辦法找到有說服力的相似點,不如給妳個機會教教我?」

  「嗯......她們曾經都很喜愛享受陽光?」念庭抬起食指,輕輕地在臉頰上點了點,做出思考的樣子。「但他們現在也都只能生活在地底下了?」

  「事實上,我的確是第一次聽到比奴人喜歡過太陽,但我不認為妳有辦法提出有力的證據,他們的身體構造就是那樣,現今的科技技術還沒有辦法將這麼高等的生物改造得如此強大又穩定。」

  「他們都有頑強的生存能力?他們都能『迎合』大多數人的『期待』?」她並不理會,而自顧自地說道。「還有,他們從來都沒有跟任何人申訴過?所以,他們全都是出自於自願性地,這一切。」

  他不說話,從她瞳孔的反射中看見了自己的表情,並不是惱怒、也沒有猶疑,他知道自己沒有被說服、也明白這一次並不打算繼續爭辯下去。

  他被勾起了好奇心。

  「這裡有許多舊書都跟剛才那本一樣,你知道為什麼他們得將主題偽裝成學術研究的類型,卻又刻意讓版面顯得潦草凌亂、讓人難以閱讀嗎?」見他繼續沉默不語,念庭便接續下去。「因為他們得讓這些訊息能夠被出版、被印刷、被流傳到任何可能的角落,但同時,卻又也要避免你們這類人的注意,最好是能讓你們不屑一顧。」

  「敢問我們這類人指得是?」不知怎麼地,他突然很想知道這一題的答案,無論是好是壞,他甚至在臉上表現出了期待。

  只是,唯獨不想聽見的,卻偏偏從她口中出現。

  「你們這些死心塌地信仰著瑞迪墨的人。」

  浩武依舊安靜,他收起了表情,彷彿正對著一頭可憐又可恨的獵物,明明腿已經被咬去了大半仍要嘴硬叫囂。他不介意現在就殺了她,當然兩人也都知道,這位有名的年輕鬣狗的確有這個能耐。

  念庭不可能贏得了他,但她的笑容仍然充滿自信、與控訴。

  「......如果妳的目的徹頭徹尾就只是單純地想要惹火我,那妳幾乎要成功了。」浩武終於說話。「但我認為並不是如此,實際上,妳是在嘗試著要用各種手段說服我些什麼?」

  「你能這麼想當然是最好了。」念庭聳聳肩,臉上的冰霜融化成一縷暖意。

  「那麼,給妳個機會?我倒是不介意浪費時間好好聽聽妳的說法。」

  「午餐時間快過了,我喜歡吃粥,三樓有間粥館,如何呢?高材生?」

  「粥對於傷患來說是很不錯的食物,事實上粥在晴都學院也是很受歡迎的早餐。」

  「但你至少得像個紳士一樣請客才行,我可不是會輕易和人約會的女生。」

  「三、四十塊的東......好,妳說的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