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冒險者之旅 初始篇 第三章 醒目 4

黑漆 | 2021-03-09 11:32:04


4.
  安全區的外圍鄰近森林,森林內部的魔物要比草原上更容易看見,芙蘭兒今日似乎沒打算帶我們進到森林中,於是我們沿著森林的外圍行走。

  走在最前頭的愛蘭回過頭看向艾米爾問:「艾米爾,妳為什麼會缺錢?是平時拿去捐給什麼孤兒之類的嗎?」

  她的思考方向非常正面,聽到缺錢第一個想到的是因為幫助別人導致的,可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一定有別的原因,很可能是不可抗力。

  艾米爾苦笑了一陣,不好意思的回:「原因我不能說,但是我真的缺一大筆錢。」

  有不能說原因的狀況,通常代表原因讓人可恥或是被勒索而不能說,究竟是哪一種我覺得不好說。同時間芙蘭兒頭也不回的問:「所以妳一個人來狩獵魔物?看起來妳似乎沒有那份能耐,還是與冒險者組隊比較好。」

  「妳們不打算進到森林中嗎?」艾米爾問道,語氣中透露著她的不安,彷彿我們要是不進到森林中她會有麻煩般。

  我對此備感疑問,於是問:「我們不進到森林中,對妳有什麼不便嗎?」

  她撇開視線,含住嘴唇,看起來再考量該不該說出原因。此時愛蘭轉過頭滿臉笑容的說:「說看看嘛!不說誰都不會明白,也不會改變現況的喔!」

  「最近有一對商人夫妻外出,在森林裡被魔物襲擊,跟他們一起去的冒險者逃回來通報,我想說看能不能找到他們。」艾米爾苦笑道。

  芙蘭兒聽聞後率先回:「要去找也是公會正式發放委託下來後才會開始搜索,妳一個人進入森林就是送死,千萬不要再這麼做。」雖然聽上去對商人夫妻有些無情,但是她也正擔心著艾米爾,才會警告她。

  「那我們四人進去就沒問題了吧?就算沒有委託金,救人不就是我們的義務嗎?」愛蘭語氣輕鬆的說道。

  芙蘭兒嘆了口氣,無奈的說:「每個人看法都不太一樣,況且我認為那對夫妻已經死了,魔物可不會因為感情就不殺害其他生命。」

  可我有不同的問題,剛剛的話題是建立在缺錢之上,而商人夫妻有的是錢,也就是:「妳不會是想去搜刮她們遺留在馬車的財產吧?」這麼問很沒禮貌,可我認為真要進去森林要先清楚目標是什麼。

  艾米爾的臉沉了下來,不發一語的低頭看著地面,芙蘭兒與愛蘭都停下腳步看著她,幾秒後芙蘭兒面色溫柔的說:「也許妳有妳的難處吧,真是如此我也不會過分責怪妳。」

  「對,其實我是想去搜刮他們的財富,原因我不能說。」她面色凝重的回應。

  愛蘭走過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保持燦笑的說:「那我們就進去找找吧!」

  芙蘭兒聽聞後搖了搖頭說:「我不贊成,如果其他冒險者被打到需要逃跑,代表出現的魔物肯定不是單純的小型魔物,很可能是位於森林深處,我猜他們是想穿越森林走最短路線到城鎮。」

  「那就是一票對一票,夏洛特怎麼覺得?」愛蘭看向我問道,隨後另外兩人的視線也轉移了過來。

  芙蘭兒不發一語,似乎打算讓我自行決定。想了一陣子,我覺得:「我想幫助她,原因我也說不上來,就是想幫她而已。」

  「那就決定啦!一起去森林裡找找吧!」愛蘭露出了一副燦笑,絲毫沒有害怕的意思。

  艾米爾擦了擦眼角,歡喜的說:「謝謝妳們。」

  芙蘭兒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進去就進去吧,不過在森林中請自己注意自己的安危,新人冒險者很容易在裡面出事。」

  愛蘭點了點頭,隨後朝森林的方向走了過去。抬起頭看著天上的藍天,看起來還有充裕的時間,不過為了應對比較陰暗的森林內部,我先用魔法點亮了腰間的提燈。

  森林內部僅有些許陽光能穿過樹叢照入林中,地上滿是落葉與雜草,踩過時會發出一陣陣清脆的聲響,跟在愛蘭後方一邊看著周遭的狀況一邊前進,偶爾還能聽見一些蟲鳴鳥叫。

  身後的芙蘭兒不斷抖動著長耳朵,一邊撫摸著樹幹一邊前進,看的出來她正仔細的在注意著周遭的動態,和愛蘭一派輕鬆的樣子截然是兩種對比。

  走了一段時間,漸漸的分不清楚森林的方向,直到看見了森林內部被開拓出來的主幹道,那是一條乾燥的泥土路面,一輛看似高級的馬車橫躺在一旁,看起來有些殘破,彷彿遭受了強大的衝擊一般。

  愛蘭見到後指著馬車問:「會是那個嗎?看起來不太妙呢。」馬車側面的樣子看起來是整面被撞破的,那顯然不是小型魔物之類的存在可以辦到的事情。

  「緩緩的靠過去確認,魔物還有可能會回來此處。」芙蘭兒認真的說道,隨後緩緩的靠了過去,愛蘭與我和艾米爾則跟在其身後,靠近馬車後可以看見上頭染有大量的血跡與破碎的木頭碎片和衣物與盔甲的碎片。

  看也知道,如果遇上了襲擊這輛馬車的魔物,情況絕對不妙。

  芙蘭兒緩緩的爬上馬車上,她看了一眼馬車內部的東西後伸出手拿出一個小箱子說:「妳要找的應該是這個。」接著遞給了艾米爾,小箱子看起來相當高級。

  「找到了就快點回去——」話才說到一半,地面稍稍震動了一下,一頭有著修長四肢與尾巴的中型魔物走了出來,那是銳爪鬼的領袖「銳爪魔」,他的後方還跟著一大群銳爪鬼。

  艾米爾露出了有些害怕的神情,雙腿稍稍抖了一下。愛蘭則瞬間拔出了大劍問:「要在這裡收拾牠們嗎?」

  大概猜想的到,這輛馬車就是被銳爪魔撞翻的,一個人如果承受這種衝擊——

  芙蘭兒大聲的說:「我看有個人大概跑不太動,應戰吧。」語畢,她甩過法杖便成了水製長刀並跳下馬車。

  魔物立刻就一齊湧了上來,芙蘭兒喊道:「解決銳爪魔為優先,領袖沒了牠們很可能會撤退!」

  「火球彈!」火球飛出,打中衝在前頭的銳爪魔時並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傷,一旁的銳爪鬼還朝我的方向衝了過來,見情況要發展成進身戰便拔出了武裝劍。

  銳爪鬼一躍而出,眼睛能清楚的捕捉到牠的行動,側身躲開後一劍削下他的上半頭,然而衝到腳邊的銳爪鬼正準備一口咬住我的腳,不得已之下連忙退開:「火球連彈。」

  掀起的一陣陣小爆炸炸飛了附近的銳爪鬼,此時愛蘭正一劍朝銳爪魔的身體劈下,卻被用手擋下來,尾巴隨即直接掃在愛蘭身上將她打飛。芙蘭兒藉著尾巴剛掃過的時機衝上去,一刀劃過的瞬間,連同手臂與腰間一銅將銳爪魔劈成兩半。

  銳爪鬼見狀後立刻轉身要逃回森林中:「雷擊。」閃電穿過幾隻銳爪鬼的身體,三、四十隻的數目也不過收拾了五、六隻而已。

  愛蘭一臉訝異的看著芙蘭兒說:「好厲害啊!一刀就滅了牠耶!?」

  「畢竟銳爪魔的危險程度也就藍鐵可以應付的程度而已,我是藍星階級的喔。」芙蘭兒說完後嘆了一口氣。

  「抱歉,我什麼都沒能做到。」艾米爾拿著盒子低下頭來說著。

  愛蘭站起身子,看著了一眼打凹的胸甲說:「沒事的!」看上去她並無大礙,幸虧盔甲本來就會多製造一個防打擊的空間,愛蘭正是被這個設計救了一命。

  「妳可不是沒事吧?要不是盔甲的設計妳可能重傷了——」這可不是什麼可以笑一笑帶過的事情。

  愛蘭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大家人都沒事就好了!」

  看見她挨打的時候內心緊張了一下,只不過當下自己也需要小心不要受傷,所以沒能多想什麼,但現在:「這是結果論,妳應該要先——」

  話才說到一半,芙蘭兒拍了兩下手說:「收集一下素材與討伐證明,然後回王都吧。」

  愛蘭立刻就跑了過去幫忙芙蘭兒。忍不住嘆了口氣,一場戰鬥就這麼讓人心驚膽跳,那以後要怎麼辦?習慣的了嗎——

  身旁的艾米爾湊上來說:「夏洛特很重視同伴的樣子。」

  「畢竟是我最後的朋友了——」如果我連愛蘭都不重視,我還要重視誰?只有自己的養父養母了吧。

  「最後的朋友嗎——」艾米爾的自言自語顯得有些意味深長,似乎有什麼沒說出口的苦衷。當下是可以問看看,可我選擇不去問,不想讓對方多去憶起些難受的事情,好比我盡可能不去回想艾萊妮的事情。

118 巴幣: 32

創作回應

無害的路人(迷惘狀態)
https://i.imgur.com/kQtn2Yb.png
2021-03-09 15:04:37
黑漆
星爆臉WWW笑
2021-03-09 15:20:1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