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的影子養了鬼05 寧寧前輩!

走路跌跤 | 2021-03-09 03:13:04


因為數學課實在很閒,而平常總是會和蘇子孝一起聊天的林映辰已經趴在桌上睡成死豬,所以即使大概猜出「寧寧」覺得自己很欠扁,但蘇子孝仍是不厭其煩的用心電感應和她聊天。

「我之後叫妳寧寧就好嗎?還是妳有特別喜歡的暱稱?像是小寧或小小寧之類的。」

「……寧寧就好了,話說為什麼是小小寧?」

「因為妳感覺年紀很小。」

「咱才不小!咱已經十二歲了!」

「好的小小寧。」

「……」

通常會強調自己年紀的人有兩種,一種是不服老,另一種是想裝成熟,看來小小寧很明顯是後一種……好痛!

蘇子孝突然就感覺有人正在捏自己的腰。

而且還是很不友善的捏法,轉半圈就算了,一圈真的很痛!

「小小寧……寧寧小妹妹,妳的頭髮是可以隨時從我的影子裡竄出來的嗎?」

「咱可比你想的強多了!也不想想當初是誰將廁所的那兩隻怨靈給嚇跑的。」

「怨靈?不是一般的幽靈嗎?」

蘇子孝開始提問。

老實說,這才是他想切入的話題。對於那些超自然的東西,他只是有一點淺薄的了解,看過的不少,可真正理解的倒是半個都沒。

跟高中英文單字一樣,每個都很眼熟,每個都不確定是啥意思。

「一般的幽靈是不會讓你看見的。」寧寧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慵懶,看來這些對她來說是「基本常識」,沒必要隱瞞,「你畢竟沒有了影子,那自然會有很多抱著惡意的靈體會想趁虛而入,透過影子去操控你完成他們的願望。」

「而怨靈就是因為有無法靠自己完成的事,才對人世間的你們心懷怨念……像是被害死的想復仇,或者有什麼儀式沒有完成,需要人的協助,畢竟它們在某些情況下是沒辦法碰到實體的。」

蘇子孝想了一會,又問,「沒有影子的我更容易成為它們寄生的目標,所以妳才搶先一步成為我的影子,是這個意思吧?」

「差不多。」寧寧將兩束頭髮纏到了蘇子孝的手臂上,靈活在少年的手掌用髮尖寫下ok兩個英文字。

「不過話說回來,寧寧妳……」

「咱已經死了喔。」

女孩的聲音聽起來十分坦然。

就像是突然成熟了起來,蘇子孝話都沒問完,寧寧便直接回答了。

「咱死去很久了,所以如果連咱死去的時間也一起算的話……咱已經二十九歲了!你應該要對咱尊重一點!咱可是你人生的大前輩喔!」

「……」

好吧,心理年齡十二歲確定。剛剛那莫名其妙釋然的語氣也只是錯覺。

蘇子孝苦笑著想,二十九,也就是說是十七年前去世的嗎……剛好是自己出生的那一年啊。

「寧寧前輩。」

「嗯嗯!後輩君有什麼想問的都可以問喔!」

這個稱呼怎麼這麼像日本學生在用的……前後輩也很奇怪,一般不都是學長學姊嗎?不過算了,自己的影子開心就好。

蘇子孝大概知道怎麼和寧寧相處了,想想也是,十二歲,而且還是快二十年前的十二歲……那還是個很純樸的年代啊,難怪寧寧前輩一開始跑進男廁會有這麼誇張的反應。

不過即使寧寧前輩感覺很單純,但最一開始自己和她詢問有關信紙主人的目的究竟為何,前輩依然半字不提……單純是裝出來的?還是另有規束讓她沒辦法透漏「主人」的情況?

蘇子孝皺著眉,他是靠臉吃飯的人,動腦實在不是很擅長啊……

「後輩君!後輩君!換咱問你問題了。」

這時寧寧感覺像是打開了話匣子,語氣有拼命掩飾的感覺,但仍是大概感受得出她有點興奮。

是太久沒和人說話了,還是對高中抱著好奇?蘇子孝沒有繼續糾結,腦海意念傳了過去,「隨便問,寧寧前輩。」

「咱想問你……嗯,大部分人都穿短袖制服,為什麼你穿長袖啊?」

「因為怕冷。我蠻怕冷的。」

「那……你在這個班有幾個朋友?」

「蠻多的,應該全班都和我聊得來,畢竟我長得好看。」

「咱覺得後輩君只是不難看而已,沒有特別帥啊。」

「寧寧,妳這麼小就學會說謊了,真是壞習慣……」

「不是要叫咱寧寧前輩的嗎?」

「視力不好的人我才不會叫她前輩!」

「……咱大概知道後輩君有多自戀了,好可怕,這是精神病的一種了吧?」

「不要隨便詆毀我,我很正常,就是外表比較出眾。」

「咳……咳嗯,好吧,那咱有點好奇,你……後輩君有交過女朋友嗎?」

不知為何,寧寧話說到這裡,聲音有些微的顫抖。

蘇子孝頓時就反應過來了,他聰明敏感,又溫柔又體貼,怎麼可能不明白他的寧寧前輩會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這個去世多年的小女孩,從未看過這麼帥的人啊!

看來迫不得已,得打破這個小女孩的美夢了……蘇子孝斟酌用詞,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道。

「因為我是這樣帥的一個人,隨便和哪個女孩交往都會讓一堆人心碎,為了維護世界和平,為了守護萬千少女們的夢,我從出生到現在,都一直是單身。」

「呼~咱想也是呢~」得到這個回答,寧寧的笑聲在蘇子孝的腦海裡迴盪……銀鈴一樣清脆的聲音是很好聽啦,但蘇子孝怎麼聽都覺得刺耳。

「……小寧寧,妳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嘲諷。」這不是蘇子孝預期的反應,應該說,他覺得自己被挖坑了……被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挖坑了。

誰說二十年前的世界很純樸了?誰說的?他蘇子孝一定第一個站出來扁。

「後輩君,未來還很長喔,你是一個很棒的人,如果不那麼自戀就更好了。」

「寧寧前輩。」

「怎麼了?」

「妳不是鬼,是惡魔。」




--




對幼稚又愚蠢的蘇同學來說,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就已經是他的惡魔。

但對她來說可不是。

到底誰才是惡魔呢?閻溪雨用兩根手指捏著被拖把水潤濕的瀏海,看著廁所門上用油性筆寫滿「婊子」的塗鴉,即使知道那些羞辱性的字句不是事實,但她仍是有些難過。

她摸了摸裙子裡的口袋,一面小小的隨身鏡展開,破碎的鏡面依舊盡責的拚出了女孩狼狽的臉。

混雜著細密黑點的水滴,在白衫上格外明顯的鞋印,鏡子裡她的微微抿唇,不知所措的神情說明面對這樣的情況,她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她從來都不是太聰明的人。

不過沒關係,上帝是公平的。

祂在給了自己一個不靈光的腦袋後,也毀了自己的臉,因為這樣更協調些。

輕輕用食指指腹壓過,一陣細微的麻癢來自女孩的左臉。

那是一條長蛇狀的疤,看著像是粉紅色的肉丘,從眼角下緣開始,尾端碰到了小巧的鼻梁。








有時工作關係沒來得及回覆留言,我會盡量在周末統一回復的。
對不起QQ
321 巴幣: 2162

創作回應

懶懶的肥宅
亂說話
腰內肉轉三圈
2021-03-09 12:03:42
白煌羽
辛苦啦(遞茶
哈哈哈
2021-03-09 22:21:56
我是XX
寧寧前輩,你不是惡魔,是老婆
2021-03-09 23:09:25
David
其實⋯⋯一點都沒有說錯、老婆就是惡魔!
所以,帥丈人、我來接惡魔回家喔!(寧寧哇來啊!
2021-03-10 01:43:04
悠閒紅茶(冷卻中)
辛苦啦~還有閻溪雨是不是有出現在新版神明裡啊?
2021-03-15 20:39:0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