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小說】靈魂的羽毛-錫安傳|一章11節

蕾蕾‧亞拿 | 2021-03-08 20:34:45 | 巴幣 0 | 人氣 15


▍一章11節:人間怪物



小摩亞粗壯的腳爪在地面踏出一掌又一掌的泥爪印,雨的帷幕不斷迎面撞來,刺痛的感覺就像被千萬根針扎一樣,眼睛幾乎睜不開。

不只前方路況模糊不清,身後是全副武裝的追兵,右邊是一堵高聳的山壁,左邊是一百五十公尺高的斷崖,下面鋪滿樹海,在只能向前跑的情況下,狀況著實糟得無以復加。

幸運的是,太陽已經在雲後漸漸升起,天色終於稍微亮了一點,讓人類的眼睛也能清楚辨識景物,不過這也代表,雙方隔空的交戰將越來越得心應手。

「老大!五點鐘!」一名位於右後方的團員喊道。

伊絲勒立刻轉頭,右眼從眼角瞄準團員警示的方位,對焦的同時,敵人已經扣下弩槍的板機,箭矢脫離弓弦的襁褓,一道冷光在空中飛掣,粉碎幾顆雨滴,正當箭矢的主人準備為到手的勝利喝采時,伊絲勒抽出匕首,俐落地將箭矢擊落。

「呿。」敵人碎嘴。

雙方十幾人馬互別苗頭,把身上能投的、能丟的、能射的全都用上了,並使出渾身解數破解對方的招式:左躲右閃、用刀劍格擋箭矢、扯個韁繩讓小摩亞跳上山壁再跳下來,一個比一個高竿;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中箭摔在半路上,折斷箭身讓箭頭留在身體裡的倒是有幾位。

一名團員加速來到伊絲勒旁邊,一邊裝填弩箭一邊說道:「老大!我們的箭矢射完了,繼續跑下去不是辦法!」

伊絲勒注視著前方,冷靜下達指令:「再撐一下,快到『橋』了,叫大家把炸彈準備好。」

他們腳下這條路,是以前人們為了礦場所開闢出來的山路,寬度足夠讓大型的獸力拖車通過,現在礦場沒了,道路也長起雜草,近年最常使用它的大概就是普爾節了,幾乎變成他們的專用道路;為了應付今天這種突發狀況,他們早有準備,伊絲勒剛才提的「橋」就是其中一招。

團員收到指令,向後方的團員使了個眼色,舉起一隻手,簡潔有力地比出幾個手勢,團員們看完暗號,像是受到鼓舞般,紛紛丟棄觸霉頭的苦瓜臉,揚起身為盜賊該有的賊笑,幾名團員將手伸向披掛在小摩亞身上的其中一個背包,確認等一下要用的東西還在不在。

突然間,一名團員指著山壁驚呼:「我的天啊!那是什麼?!」

「你也發現了嗎?我還以為是我的錯覺。」另一名團員回道。

「怎麼了怎麼了?」不遠的團員急問。

「更早之前我看到山壁上有個身影,用很快的速度跑著,但是視野太差還以為只是看錯,而剛才是真的看到了!就在那幫混蛋後方的山壁上。」那名團員解釋著,另一名團員也點頭附和。
「不會是魔獸吧…」、「有可能,那傢伙只有兩條腿…」

伊絲勒聽到他們的對話,轉頭往山壁上看,盯著一會後,還真的看到一個快速移動的身影,她舉起火槍瞄準它,兩秒後判斷距離太遠而作罷,放下火槍對附近的團員說:「不管是人類還是魔獸,如果他現身一定要避戰,非等閒之輩。」

團員們謹慎地點點頭,不過令他們更感稀奇的是,老大居然說了句廢話,到底有誰敢挑戰一個跑得跟小摩亞一樣快的傢伙?好在只要繞過前面那個彎,「橋」就在眼前了,就算那傢伙要做什麼都為時已晚。

普爾節計劃中的「橋」,是一座橫跨峽谷的石橋,全長約五十公尺,橋下一百三十公尺是條河流;受到大雨刺激,雖說不上湍急,但對接近出海口的下游流域來說,也算夠暴躁了。

這座石橋原本是為了讓附載礦石的馬車通過而建造,所以它被造得十分堅固,為了防患未然,伊絲勒很久以前就帶團員們在橋底綁了大量炸藥,今天終於要派上用場了。

「老大!橋頭有人影!」一名團員喊道。

伊絲勒沒有回應,事實上打從過彎以後,她的雙眼早就緊緊盯著那個人了。

隨著雨勢趨緩,距離逐漸縮短,伊絲勒開始認出那身影的細部特徵;那人站在戰馬前、拄著粗大的長槍、頭戴露臉的頭盔、身上的鎧甲攀滿金色且浮誇雕飾,不出所料,是克里斯貝瑞塔上尉那個好大喜功的傢伙。

一名團員鞭打韁繩,讓他的小摩亞加快跑速,最後超過領頭的伊絲勒,激昂喊道:「老大!我來為弟兄們開路!」

「等等!你不是他的對手!」伊絲勒對著那故我的背影吶喊。

那團員執意讓小摩亞持續加速,把伊絲勒及其他團員們遠遠拋在後頭。他舉著弩槍對準前方,即便手臂被小摩亞的步伐影響,在眼前劇烈晃動著,仍全神貫注讓準心游不出那副魁武的身軀。

克里斯一手插在腰上,一手握著長槍,槍柄尾端抵在地上,站姿跟城門口板著臉的衛兵一模一樣。看著對手舉著弩槍衝過來,都快要進入射程範圍了,他依舊保持著那個姿勢,對自己的身手非常有自信。

團員衝進射程範圍,但他仍未出手,不斷告訴手指現在還不是扣板機的時機,必須再靠近一點,再近一點…讓對手沒有任何反應機會…

就是現在!

團員扣下板機,弩箭射出,克里斯一個側身,四兩撥千金就讓箭矢從臉前飛過;正如伊絲勒所說,克里斯根本不是一般團員能應付的對手。

團員立刻拔出短劍,並讓小摩亞筆直衝向克里斯,一副正面對決的態勢。

克里斯看對方即將進入自己的攻擊範圍,用腳尖踢起長槍的尾端,槍頭與槍尾分別掃出一道弧線,雙手流暢抓握旋轉中的槍身,順著長槍未消逝的慣性,扭轉手腕與手臂,讓長槍以更快的速度旋轉一圈,就在團員的小摩亞踏進攻擊範圍的那一刻,他的槍頭剛好轉到前方。

克里斯向前踏一步,手臂帶動長槍,承載殺意的槍頭貫穿小摩亞的身體,直抵團員的手臂。小摩亞與團員同時發出慘叫,團員重重摔到地上,小摩亞則在槍桿上瀕死掙扎,隨後被克里斯甩下峽谷。

「該死的混帳!」團員咒罵著;強忍身體撕裂般的劇痛,用沒受傷的手肘與雙腳,在地上做著無濟於事的踢踏,試圖離克里斯遠一點。

克里斯朝團員走過去,用他的大鐵靴狠狠踩住團員的腳踝,任憑對方痛得扯開喉嚨哀嚎也沒向下瞄一眼。他用槍頭指向團員的身體,視線緊盯迎面趕來的伊絲勒與其他團員,就像在確認盜賊們有沒有看見他們夥伴將死的瞬間。

就在克里斯準備下手的瞬間,一顆彈丸抵達沒有鎧甲包覆的手腕,鎖子甲勉強保護了主人,但鐵鍊還是被迫往皮肉擠壓,讓克里斯痛得差點握不住長槍。

查看手腕的同時,克里斯撇見接踵而來的「飛箭雨」,立刻用臂甲護住外露的臉部,及時擋住一兩支準度還不錯的箭矢,其他箭就任憑它們在身體其他部位發出微不足道的聲響。等這波攻擊一過,克里斯立刻握緊槍柄、站穩步伐,散發出準備把頭幾隻小摩亞掃下峽谷的氣勢。

不過克里斯才剛把帥氣的架式做滿,一把火槍不偏不倚砸在他的鼻樑上,痛得他摀住臉部,手臂還不忘揮上一擊,賭看看有哪個倒楣鬼會被打到;不過當然沒人會這麼傻,幾個速度較快的團員越過他時,還不忘送他一腳把他踢倒在地。

克里斯憑意志力睜開眼睛,發現有個全身包得密不透風、只露出一雙眼睛的人,蹲在倒地的團員旁邊,努力把團員扶上小摩亞。

「老大!別管我了!快炸橋!」那名團員喊道,但伊絲勒不予理會,強勢地讓他站起來。

「久仰了,團長。」克里斯迅速起身,手中的長槍甩出一個範圍極大的弧線,將伊絲勒的小摩亞開腸剖肚;要不是伊絲勒即時把團員壓回地面,他們兩個的下場就跟小摩亞一樣了。

趁克里斯的身體還沒恢復平衡,並被其他團員補上幾腳之時,伊絲勒把自己的一條腿鏟進團員的肚子下方,用全身的力量拱起膝蓋,團員立刻從地上彈起來,接著她扭腰轉腿,使出一記受腎上腺素驅使的迴旋踢,把團員踢上從後方來的小摩亞,上頭的團員準確接住他。

「唔…老大這一腳真是…」

「踢得好,你這白癡。」接住他的團員責罵道。

於此同時,另一隻小摩亞上的團員也順利拉住伊絲勒的手,將她從克里斯面前帶離。這一連串配合可謂天衣無縫了,在橋頭等待的團員們都要忍不住歡呼叫好,但誰能料到,命運開的玩笑就是那麼不好笑;克里斯大手一揮,精準抓住伊絲勒的腳踝,兩股力量讓伊絲勒懸在半空中。

「老大!」團員把全身的力氣都獻給手掌與指節。

不料伊絲勒自己先鬆手,被拉走前命令道:「快過橋!」

克里斯把伊絲勒從小摩亞上扯下來後,沒等對方著地,便直接大幅度甩動手臂,要像甩鞭子一樣,把她摔回橋頭;伊絲勒也看出他的意圖,雙手護頭,準備迎接無情的石磚。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命運突然覺得世界需要某種公平,它同樣對克里斯開了個玩笑

剎那間,一團黑影砸進克里斯的懷裡,速度跟大小像枚砲彈似的,使胸甲發出跟鐘一樣的巨響,衝擊之強烈,克里斯非常勉強才沒倒下,讓身體撐在後仰的姿態;伊絲勒看準對手僵直的瞬間,用另一隻腳踢開克里斯的手指,成功擺脫束縛,落地翻滾一圈,完美化解一次危機。

克里斯回過神,看向眼前那枚砲擊自己的「砲彈」。要不是看到對方有實體,他還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雷打到;它蹲俯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氣,頭部被兜帽遮蔽著,一頂溼透的大草帽披掛在背上,看起來暫時失去攻擊的能力。

他趕緊尋索伊絲勒到哪去了,原來她沒有跑遠,而是正從小摩亞的屍體邊,拾起兩個像背包的物體。稍微望著山路可見的盡頭,部下們的小摩亞已從飛揚的塵土中現身,沒更多意外的話,十秒內就能逮捕伊絲勒與這枚「砲彈」。然而,他卻一點擒到王的成就感都沒有,想不到在這極短的時間內,事態居然朝著完全預料之外的方向發展。

「你們到底是什麼怪物?」克里斯嘆問道。

伊絲勒沒理會克里斯,自顧自地從其中一個背包中取出兩支瓶子,用火柴把它們的引線點著後,扔向即將趕到的追兵面前。

瓶子應聲爆裂,地面立刻燃起熊熊烈火,並且隨著路面的積水,火勢的面積被快速蔓延開來,築起一面炙熱的火牆,將騎士們阻擋在另一邊,依現在的雨勢根本不足以馬上撲滅它。克里斯從火光的縫隙中,看見部下們慌亂地拉扯韁繩,好不容易才讓嚇壞的小摩亞跟馬匹安分下來;他忍不住莞爾一笑,就像下棋時看見一記傑出的謀略,而打從心底尊敬起對手。

「我們可真像呢,為了戰鬥不擇手段,那是『聖樹脂』吧,價值連城的異邦燃料。」克里斯說道。

「別誤會了,我只用在石子路上,不像某人用在森林裡。」伊絲勒說著,拎著另一個背包,同樣在裏頭做著點火的動作。

「那個背包是炸彈對吧?內燃式的設計真聰明呢,雨天也不怕點不起來。怎麼?要用那個跟我同歸於盡嗎?」克里斯誇道,同時也對自己的觀察力無比自豪。

「這次你說對了一半,這是炸彈沒錯。」伊絲勒將背包高高拋起,被那個在克里斯身後徘徊,捨不得離開的團員接住,隨後補了句:「但跟你一起死可就太糟蹋生命了。」

接住背包的團員先是錯愕,接著驚慌失色,他趕緊拉扯韁繩,讓小摩亞調頭往橋的另一端跑去。克里斯驚覺不太對勁,眼睛趕緊跟上去,在朦朧的視野下,他依稀看見橋面上有些的東西

「是…是一堆炸彈包!你們打算把這座橋炸掉?」克里斯驚呼。

那些炸彈是先行過橋的團員們留下的,就等團長的炸彈包幫它們完成最後的使命。

「我不會讓你們得逞!」克里斯反握長槍,讓長槍瞬間變長矛,姿勢也做得十分標準,如果不阻止他的話,想必十之八九能把團員跟小摩亞串在一起。

就在出手之際,後腳冷不防地被往後抽,身體瞬間失去了重心,再加上盔甲的重量,兩腿一前一後幾乎要平貼在地。

「哇!好痛!」克里斯趕緊扭動身體,才讓跨下的筋好過一些。

他看向出事的後腳,發現一根木杖勾在腳踝處,木杖的主人頭低低的,任憑雙手垂在身體前面,兜帽依舊牢牢蓋著臉;這神秘的搗蛋鬼用虛弱又無力的聲音說道:「我…我真的…沒什麼體力了…拜託…安份一點…」

「你到底是誰!」克里斯吼道。

多虧這牽制,那名團員順利完成任務,把炸彈包丟在橋中間;伊絲勒又從小摩亞的屍體旁摸出東西來,同時路上的火焰也開始慢慢消退了,對面的騎士虎視眈眈盯著伊絲勒的一舉一動,等待火光消失的那一刻。

克里斯從地上爬起來,用長槍朝那個煩人的搗蛋鬼揮兩下,但都被對方輕易躲過。

隔阻兩造的火焰牆熄滅瞬間,伊絲勒的炸彈包剛好引爆,橋面橋底的炸彈包也隨之起舞,發出憾天嘶吼的同時,召喚出一頭貫穿石橋的巨獸;惡火是牠的骨,焦煙是牠的肉,綻放出強光驅散了昏暗,也擊飛大量石塊,石橋開始坍塌的時候,目睹牠的人與牲畜才想起恐懼是什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