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詩【十七光年外】

旅人 | 2021-03-08 20:08:19 | 巴幣 2 | 人氣 93

遇一起闖過童年的你們 在會客的門廳
長輩充滿期待的監視下 我坐立難安

是你的熟人啊 快快重溫往日的情懷
但那可是三歲的時候
啊十七年的距離 太遠了吧
以光年計足足 可推移到另一個星系

天曉得我  連應對數年前的友人往往都
被沉默刺殺於擁抱之前

毫無芥蒂和人親暱的機能 肯定只屬於上輩子
在青春期殺死過我而 成人禮強行將我復甦後
早連點塵埃都不剩下

即便想說些什麼也只有
早就知道的家族舊事或
精神低齡的幼稚玩笑
這尷尬的二擇

如何開口問才年長兩歲的她怎麼已經
成為了某人的妻子某人的母親

我訕訕地戴上社交式的微笑
除了問懷抱裡的嬰孩現在多大  
又該如何輕巧地踱過空窗   不落進鴻溝的陷阱

是否我發自內心
拒絕認知這群陌生的女子 是生命裡缺失的零件

(我寧可彼此未曾謀面 殷勤地聊點輕鬆的話題
無須苦苦追憶)

「再來坐啊」
苦笑著告別的你們 是否早看穿我的謊言?

你們走後隔著一門的背影
想必是我這輩子最遙遠的眺望

.......
兒時和我一起玩耍過的遠房表姊們來訪,被家長抓來認親,結果我完全認不出童年玩伴。雖然不是沒有三歲前後的記憶,但被責備薄情未免太冤枉。

人生最初的記憶中充滿了凝視天花板、看電視、自己一個人撥弄玩具桶和從紗門往外看街景等片段,我懷疑我在三歲前就已經極度對人臉缺乏興趣,現在才會是臉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