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福爾摩沙異聞卷》07 時空錯亂

月殼表面 | 2021-03-08 18:30:03

連載中《福爾摩沙異聞卷:太魯閣地下洞窟》
資料夾簡介
被稱為「天坑」的大理石礦場,挖到了一條通向地底的步道遺跡。礦場主組織探勘隊前往勘查。隨著探勘隊深入洞窟、詭異事件接連發生,探勘隊隱藏的秘密才逐漸浮上檯面……


字數:2500字 預計閱讀時間:6.3分鐘


  「相機呢?相機的時間呢?」

  王青的手錶已經停止運作,但如果陳胤臣的相機還可以用,上面應該會顯示目前的時間。

  「不行,上面寫現在是1982年2月3號。」陳胤臣向大家展示相機畫面,快速地揮動相機,安潔只看見一片白光。陳胤臣說:「其他照片的時間也是亂的,一下子1990、一下子2022年……。」

  「我們不會真的掉到異空間裡面了吧?在不同的時空裡面跳來跳去?」原本沉著的Wadan因為恐懼而說出不靠譜的話,他轉向腳邊的十字鎬:「該不會不是什麼『盜墓賊』留在這裡的,這是後來的人來找我們的時候落下的?因為我們都沒有回去?」

  雯琳轉頭看向他們來的方向,想法更加失控:「所以如果我們現在走回瀑布那邊,我們有可能會遇到那些骨骸還沒有死的時候──那些不知道是哪個年代的原住民?」

  「冷靜一點。」王青說:「日期亂跳也不能代表什麼吧?電子儀器就是這樣啊,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問題,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問題。」

  「可是不只這樣。」

  「不只怎樣?」陳胤臣那種欲言又止的說話方式真是讓人感到心煩!安潔不耐地催促他快說。

  「相機裡面有很多照片,雖然是我照的,我是說那是我的拍照習慣,但是我完全沒有印象我有照過。」

  「我看。」

  安潔一把搶過相機。陳胤臣作為攝影師相當盡責,不只拍下了沿途的風景,也詳細地紀錄隊員之間的日常互動。一張一張的照片裡面有洞壁的紋理、先人篝火的痕跡、安潔指著岔路的樣子、他們休息時輕鬆聊天的神情、安潔和Wadan親密的交談……

  這都是什麼事?

  每一張照片裡的安潔都像易容的怪物那樣恐怖。明明長著和自己相同的樣貌,做著自己會做的事,但安潔根本不覺得照片裡的女人就是自己,她根本沒有印象自己做過這些事情。

  然後模糊的記憶一點一滴地湧出來,好像大腦為了解釋衝突的現實而製造出虛構的記憶。她拉遠相機,不能再看了,再看感覺要瘋掉。

  「我們對於休息的印象是對的。」安潔摀著嘴巴,講出她難以接受的結論:「我們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走了超過半天。王大哥,我們有辦法知道我們究竟走了多久嗎?」

  王青深吸一口氣,仔細思考之後打開自己的背包。他說:「如果我們都有定期休息,一定會吃東西。只要看看補給品還剩多少,就可以估計我們大約走了幾天。」

  「我們一定要知道這件事嗎?」雯琳不太能接受自己缺失了這段期間的記憶,她說:「現在就不能專注討論回去的辦法?」

  「如果我們連我們走了多久都不知道,那麼我們也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回去。反正我們遲早也得確認自己的糧食還能撐多久,不如現在就檢查一下。」

  他們各自打開背包,把自己剩下的糧食和水在地上擺開。

  王青發現他們背包裡的糧食剩下不到一餐份量,而且很明顯已經經過仔細分配,延長他們可以行進的天數。經過瀑布之後,他們一定走超過三天了。

  「……怎麼這樣?」雯琳發出絕望的聲音:「我們一輩子都走不出去了嗎?」

  「不會這樣的,人幾天沒吃東西不會有問題。」在檢查補給品的期間,Wadan已經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他說:「王青大哥,你都有記下我們的路徑對吧?最後這段路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確認方向。我想如果我們照著原路回去,應該不會需要太多時間。頂多就挨餓幾餐。只要回到瀑布那邊把水裝滿,總歸是可以走出去的。王青大哥你說呢?」

  「確實是這樣沒錯,我想我們也沒有本事在這幾天裡跑太遠。」

  王青攤開他的筆記本,翻看先前的記錄,把所有的路線依照他自己的筆記習慣換算成距離,大致估算總路程。

  王青算了一會兒,又思考許久,他用筆桿敲敲筆記本,說:「情況有點尷尬。」

  「怎麼說?」雯琳擔憂地問。

  「我估計了一下,我們經過瀑布之後的路程大約需要兩天才能走完。重點是到了瀑布之後,還要經過最一開始的那條步道,也要花上整整一天。我不知道到那時候我們的體力足不足夠走完全程。如果又有人發生小妞的狀況,那我們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不然我們在瀑布那裡找看看有沒有對外的出口?」Wadan提出可能的解決方案:「出去外面之後再用衛星電話求救?」

  「可是我們也不一定能在峽谷那裡找到出口。」王青刻意對於峽谷有風這件事隻字不提,他說:「與其花兩天時間回頭,不如我們繼續探索,洞窟水系一定會有對外的開口,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直接出去。」

  在缺乏補給的情況下居然要繼續深入規模未知的洞窟。安潔對王青的提議皺起眉頭,但因為王青是專業領隊而沒有多想。她說:「我們應該往回走。現在已經距離我們原訂結束時間超過一天,在礦場的人應該已經意識到我們出事了。他們怎麼樣都會組織搜救隊吧?」

  安潔難得地說出了激勵人心的話:「礦場到瀑布,從頭到尾只有一條路,路程中我們一定會相遇。我們不該著重在我們可以走多遠,而是要想只要我們走多遠就會多快被找到。難道不是這樣嗎?」

  安潔的提議是正論,王青也只好摸摸鼻子認可。他交代了一下分配口糧的要訣,一行人背上行李就準備回頭。

  背包相較於安潔的體型有點過大,她用力聳肩抖動背包,想要調整背帶壓在肩膀上的位置。然後她聽見身邊響起「咯咯咯」的清脆笑聲。

  頭皮一陣發麻。

  安潔剛剛在劇烈抖動身體,不能確定自己到底聽見了什麼。她和其他人對視,想要確認現在的情況。

  「你們剛剛有聽到嗎。」安潔儘量壓低自己的音量。

  Wadan、雯琳還有陳胤臣動作遲緩地點頭。他們小心地移動頭燈,掃描附近可能的聲源。陳胤臣已經快哭出來了,他說:「怎麼辦?這裡真的有不乾淨的東西。」

  「只是錯覺而已吧?」王青不顧眾人阻止,用正常的音量說:「那不是你們誰的水壺碰撞到背包的聲音嗎?」

  「我覺得那不是水壺的聲音。比較像。」雯琳說話結結巴巴:「比較像小孩的笑聲。」

  「這裡哪來的小孩可以笑給我們聽?」

  「所以就說是……」

  「不然小妞妳再甩一次背包,看那像不像小孩的笑聲?」

  「我才不要。」王青自己要大聲說話招怨恨就算了,安潔才不要做任何會讓自己變得顯眼的事情。

  王青「嘖」一聲咋舌,用手敲打水壺,發出沉悶的「碰碰」聲,他問:「是不是這種聲音?」

  三個人都搖頭。

  「那只是剛好聽起來是那個樣子。你們說是鬼,那你看得到嗎?」王青打開他的手電筒,一處一處亂照:「洞窟就這麼大,祂會躲在哪裡?這裡?這裡?還是這裡?」

  「如果看都看不到,那他又能對你做什麼?你們這些人到底是在怕……媽的!」

  一個扁平猙獰的人臉在手電筒探照範圍裡停留了大約半秒鐘。

上一回 前往 下一回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還請多多給予GP和留言──!

  王青大哥,在洞窟裡不要亂照!

  原本以為他們看到的東西都只是幾個都市草莓的疑神疑鬼,現在情況急轉直下,他們究竟會遇到什麼呢?

  下回,青白色影子。
92 巴幣: 112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