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十一劫19──矛盾(李舟:馬哥哥你怎能如此冷血!

火火 | 2021-03-08 15:19:10 | 巴幣 0 | 人氣 47


  慕容蘭壓下心中不快,還是給足了守衛面子在外面等待,有一搭沒一搭跟馬凡聊天,好在他們並沒有等太久,守衛從裡面重新向他們跑來,頭盔上的反光刺了馬凡一下。
  也就是這一下,馬凡突然看見那個守衛直接癱倒在地,不自覺地往前走了一步。
  這看在慕容蘭眼裡,便是馬凡僅僅走了一步,守衛就昏迷了。
  恰巧?
  「現在怎麼辦?」好在馬凡只走了一步就頓住了,回頭問慕容蘭,「現在要去找人嗎?」
  「放心,很快就有人來了。」慕容蘭信誓旦旦,這裡畢竟是將軍私宅,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一定有其他人在監視護衛,果不其然,不一會兒就有其他人過來將那個昏倒的守衛抬走了。
  「看來他們說將軍身體微恙不是假話。」慕容蘭若有所思,「太不湊巧了。」
  「沒關係。」馬凡笑著說,「既然人家身體不舒服,還是多休息為好。」
  他本來就不是很想見什麼將軍,雖然拓展人脈能幫助他盡快找到妹妹,但是他也不想欠慕容蘭太多人情。
  幾人重新回到水茶屋,李舟驚慌地撲過來揪住馬凡的袖子:「馬哥哥,你幫我聽聽小櫻在說什麼,她好像發燒了,我不敢亂碰她……」
  他本以為跟小櫻待在屋裡哪裡也不去,專心練功默念心法,不會有什麼問題才是,結果小櫻不知道怎麼回事,在他注意到時已經面色潮紅,暈倒在地了。
  雖然早就知道小櫻身體差,可是這病來得又快又急,他只會簡單把脈不會抓藥,更何況他也不知道楓圓的藥材跟他們福丸島是否相合,跟老鴇比手畫腳了老半天,對方倒是請來郎中了,可是郎中看完簡單開個藥物之後就走了,現在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馬凡匆匆對慕容蘭示意,便跟著李舟走了,僅僅留下謝君憐跟慕容蘭。
  慕容蘭心道,這倒是個好機會,謝君憐明顯比馬凡更難對付,他有些看不出這三人中到底是誰帶頭,但既然現在只剩下謝君憐一個,不妨試探試探,畢竟當初乾坤袋是謝君憐說出口的,李舟看起來並不知情。
  「謝兄,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不妨……」慕容蘭笑道,「去我那裡賞櫻,苳菊的櫻花很有名,這時節也快謝完了,不看可惜。」
  謝君憐對於賞櫻沒有興趣:「不了。」
  慕容蘭不放棄:「謝兄感覺博古通今,能否替在下開開眼界,說說這袋子的來歷?」
  這時候周圍都是楓圓人,水茶屋更是慕容家的產業,因此慕容蘭用大秦語跟謝君憐打探,心理負擔是一點都沒有。
  場地是他的,周圍人也是他的,他怕什麼呢。
  「血與肉堆積而成的異稟武器。」謝君憐也很坦白,「怎麼使用,為了誰而用,那就要看使用者心性了。」
  慕容蘭的笑意僵在臉上。
  不等他有所反應,多事公從外面衝了進來,撐著膝蓋氣喘如牛:「公、公子……偺們快走吧!異獸潮來了!楓圓軍人大範圍感染,作戰力下降,整個軍港已經亂成一團了!」
  「胡說八道什麼。」慕容蘭不悅道,「異獸潮?異獸潮能一點動靜都沒有?」
  「是真的啊公子!」多事公哭喪著臉,「等異獸潮攻擊到這裡就來不及了,這次異獸潮是從軍隊內部爆發的。」
  「那也太巧了,聽起來像是人為安排的。」慕容蘭皺眉,先是將軍抱恙不出,軍人大面積感染臥床,在這戰鬥能力最低下的時候,異獸潮來襲?
  難不成,是其他國家訓練出的異獸軍隊突襲?為了謀求保險,才事先投毒下藥,削弱反擊力量?
  「公子,快走吧!」多事公催促道,「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啊!」
  謝君憐冷冷看著多事公,多事公被盯得汗流浹背,他沒得罪眼前這位爺兒吧?
  無冤無仇的,幹啥子這樣盯他?
  「你怎麼知道異獸潮來了?又怎麼知道軍隊大範圍感染?」
  慕容蘭也想通了其中蹊蹺,照理說這種事情屬於軍隊絕祕,能讓多事公打聽到,那肯定是軍隊已經壓不住了,可如果親眼見到異獸潮來襲,多事公又怎麼能夠可以毫髮無傷地跑來通風報信,而不見其他異稟者呢?
  多事公囁嚅著不肯多說,用眼神示意慕容蘭,這不是外人能聽的,得先讓謝君憐迴避,直接捨棄更好。
  慕容蘭到底還是向著自己人的,便客氣地請謝君憐回房,等他弄清楚怎麼回事後再說。
  謝君憐不置可否,轉身變走,一點留戀也沒有。
  他很失望。
  等謝君憐走了,多事公這才壓低聲音:「公子,這獸潮來得詭異,昨晚在軍營內就陸續有些異獸憑空冒出,費了楓圓軍方一番力氣才擊殺,今天在下聽說了將軍身體微恙,就去打聽出了什麼事情,這才知道他們大範圍感染了不知名疾病,據說能指揮作戰的都病倒了。」
  這是當然的,因為飲用水與食物都是優先派發給上級軍官的,最先接觸藥劑污染的水源就是他們。
  「這事情得查,沒準兒裡頭有什麼陰謀,把握住主使者把柄,看看有什麼油水可撈。」慕容蘭吩咐道,「不過異獸潮怎麼回事,你親眼看見了?」
  「在下並未親眼看見……」多事公頓了一下,「可是這種是非之地,還是盡快離去為好。許多外圍民眾也在撤離了。」
  苳菊雖然是軍港,但是地位極其特殊,因為這裡有楓圓上級軍官的家人,他們是普通百姓,為數眾多,再加上這裡本來在殖民福丸島的時候已經是商港了,後來才有軍隊進駐跟道路改造,並非是楓圓本就地位重要的軍港,表面看起來更像是給人觀光軍事基地的港口。
  慕容蘭還是挺相信多事公打聽情報的能力,按照他這麼說,確實是走為上策。
  「那麼叫上小吳他們。」慕容蘭說,「你留下來探查。」
  多事公嘴角還來不及勾起就是一僵,「公子?」
  「這裡面肯定有人在攪渾水。」慕容蘭說,「你留下來察探情報,我會留幾個異稟者保護你。」
  「可、可是……」按照他投毒的劑量,那些楓圓的軍人根本就壓制不了異獸們,區區幾個異稟者能抵擋得了才怪。
  「你在質疑我的決定?」慕容蘭眼睛瞇起。
  慕容蘭有個臭毛病,他對於對等的『人』是很友善的,可如果是多事公這種打小就一直服侍他人生存的『下人』,那就是個東西,他可不喜歡不聽話的東西。
  多事公咬牙,應了聲是。
  他屈辱地想,只要重新回到慕容本家,他一定要向家主告狀,廢除掉慕容蘭的少主身份。
  他膨脹地想,家主既然瞞著慕容蘭做這些事情,那便表示不信任慕容蘭。這種髒活都只能交給最親近的人,他服侍慕容家也有十幾年了,他知道家主待他好,才會寬厚地給予他僅次於兩位少爺的地位跟分享一些骯髒的祕密。
  只要能活著回去告狀,他就能洗刷今天的恥辱。
  多事公心思百轉時,慕容蘭已經上樓,身後跟著一批看見手勢便自主跟上的異稟者。
  「小吳,謝大哥,李隆。」慕容蘭來到他們所在的層樓,喊道,「外頭可能真的出事了,我們趕緊走吧。」
  在房裡的馬凡聽到了,但是李舟明顯不想走。
  「我不放心小櫻。」李舟說,「她這麼虛弱,要真的出事了,誰來保護她?」
  「你可能因此送命。」謝君憐說,「異獸潮是真的,目前還沒爆發罷了,但是只要爆發,被吞噬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小櫻一直緊閉著雙眼,眉頭因為痛苦都扭曲在一起,聽到謝君憐這麼說,吃力道:「別……管我了……」
  她不知道李舟在說什麼,但是謝君憐跟馬凡的話她能聽懂,異獸潮要來了,而他們繼續留在這裡很可能送命。
  馬凡也很為難,總不能帶著一個奄奄一息的姑娘家逃命,可是若是不由他們來當這個好人,又有誰會來幫助這位姑娘呢?
  李舟肯定是很想幫小櫻的。
  他深呼吸:「她說,別管她了。」馬凡對李舟說,「我也想帶她一起走,但是現實上做不到。一來她是水茶屋的人,我們沒有足夠的贖金,二來,即便我們帶她走了,她難道要跟著我們去大秦嗎?換一個人生地不熟,連語言都不會的地方,對她就比較好嗎?」
  「可是若是異獸潮一來,她留下來會死的!」李舟怒道,「我們就要這樣見死不救嗎?」
  他很失望,對於馬凡暗示他捨棄小櫻這點,他不能認同也不能接受!
  他還以為馬哥哥跟自己是一國的,不像謝君憐那樣冷血!
  「你別哭啊。」馬凡頭痛道,「我只是在分析事實……」
  「我才沒哭!」李舟吼道,被謝君憐瞪了一眼,瑟縮了一下,「我才沒哭……」
  天搖地動,天花板橫樑上被晃下了灰塵,小櫻咳嗽起來。
  外面聽到了成群結隊的狼嚎與馬蹄聲,跟火銃發射的巨大爆炸聲。
  「來不及了。」謝君憐淡然往窗外一看,「異獸潮來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