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OCKMANX同人文-【Special Friend】-40

兔子貓 | 2021-03-08 13:28:36 | 巴幣 0 | 人氣 133

完結Special Friend(完)
資料夾簡介
ROCKMAN角色會化身人類,有軟科幻元素,時間是近未來,角色設定會有所差別,至於有哪些請看倌猜猜看。 PS:以X跟ZERO為主角。

開場白:每個人大多擁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至於是否要向人傾訴,由對方決定。
  
   
#他有個不可告人的祕密
 
--光  熱斗的場合--
  
自從我和洛克人一同擊倒陰影人後,為了避免更多網路領航員接連受到和洛克人同樣的遭遇,開始自行追查黑暗晶片的來源。同時我也忙著寫暑假作業,調查這方面只好先讓洛克人一個人去。

在這期間我們偶然在電腦世界遇到伊集院  炎山跟他的網路領航員布魯斯(Blues),之後和他們溝通,開始共同行動。

說到炎山這傢伙,他總是不苟言笑的,個性孤傲,就跟那位傑洛哥一樣難相處。要是哪天他們倆比一場誰更難相處,我覺得他們會不相上下。

對了,炎山他是「公職」,也就是公職網路對戰員,而且還是贏過不少大人的菁英級公職。他專屬的網路領航員-布魯斯,是位擅長劍術的網路領航員,他的對戰能力很強,每次洛克人和他對戰時都常打得不相上下。

為了深入追查,得和炎山跟布魯斯對戰一回,他才答應讓我跟洛克人參與調查。幸好我那時候就已經完成了暑假作業,不然就完蛋了。

打贏之後就跟著炎山和布魯斯一起行動,也再次跑進裏網絡深入調查,透過一名看起來很邪惡的網路領航員得知一個邪惡組織-星雲,以及幕後黑手的名字,他叫作利卡爾。

我跟洛克人決心要將那樣的組織跟那個人找出來,再全力阻止他繼續製作黑暗晶片,但是途中無論怎麼查,都找不到線索,我跟炎山只好先停止追查。

直到開學日當天,炎山他主動告知我製作黑暗晶片的工廠在哪裡,我跟洛克人先等到放學再跑去追查,之後跟著炎山跑進一間氣氛令人毛骨悚然的工廠裡。

順帶一提,炎山看起來跟我同年齡,卻都不去上學,平常都在忙公職的職務。關於原因,洛克人是認為聰穎過人的他平時都在家裡進行線上教學,不需要和同年齡的人去學校,而我倒是覺得他是很難跟同年齡的人相處才不去學校。

不過說到炎山他主動告知一聲,洛克人聽了露出欣慰的微笑,他認為炎山會願意主動告知,鐵定是很信任我的實力。

真是那樣嗎?明明炎山見到我就老是對我擺出很跩的態度。

總之跑進工廠裡後,見到利卡爾的真面目。他看起來就很壞,一看到我跟炎山現身就露出詭異的冷笑。他有著及肩的黑髮和黑鬍子,一邊的眼睛還戴著讓我看了覺得不對勁的單片眼鏡。

至於工廠的周遭,牆壁是灰黑色金屬板,用日光燈打亮周遭,其中有一盞日光燈壞了,一直在我頭上閃動,加上周遭的陰沉氛圍,讓我覺得這裡很詭異。我身旁有不少的製造晶片的機械儀器,兩側都有著輸送帶運送著剛製好的黑暗晶片,一路掉進滿是黑暗晶片的桶子裡,數量多到數不清。

可惡,都是這些黑暗晶片的關係,之前才會讓洛克人陷入險境。

「呵呵呵……真虧你們能追查到這裡。」這時站在很高的通道上的利卡爾,看著我跟炎山笑著說,一副輕鬆的樣子,難道真的不怕擔任公職的炎山逮捕他嗎。

「利卡爾!我要求你立刻停止生產黑暗晶片!」炎山大聲喝道。

「對呀,快停止生產那些晶片!」我也跟著喊。

「只要停止生產就好了對嗎,那好吧。」然而利卡爾卻爽快的答應了。「雷射人,將製作程序全部停止吧。」

「是。」

一見到利卡爾對著身旁的機器下指示,加上他的對話,我看出他是在向他的網路領航員下指示。

咦?他居然這麼爽快的答應了,反而更讓我覺得很不對勁,甚至直覺認為這件事真的會就這樣了結嗎。之後周圍的輸送帶就真的停止,不再運送黑暗晶片,接著利卡爾仍對著我跟炎山露出那詭異的冷笑。

「好了,我已經停止生產,接下來是想逮捕我對吧。」

「既然你知道,你最好別做出可疑行徑。」炎山先是嚴謹的警告一句後,拿出PET和其他人聯絡。「是我,請派出人員前來逮捕利卡爾。布魯斯,去幫我找出叫作雷射人的網路領航員。」

「遵命。」

當炎山的一聲令下,工廠的外面傳來大量車輛和很多人的奔馳聲響,布魯斯也進到某個機器裡去找網路領航員,完全是局外人的我,開始認為接下來沒有我能幫忙時,利卡爾突然向我問話。

「那邊那位少年,你是光家的人對吧?」

「我嗎?是光家的人沒錯。」

「呵呵……這會是命運嗎,阿爾伯特家的人都會和光家的人相會又互相交流。」利卡爾一個人在那邊自言自語又笑得詭異時,炎山他突然嚴厲的質問他。

「阿爾伯特家?回答我,你這傢伙跟那個家族是什麼關係?」

「要用最貼切的詞彙說明我的身份,就只是一位局外人而已,我甚至連那家族最特異獨行的人都沒見過面。」

他到底在說什麼鬼啊?阿爾伯特家?最特異獨行的人?!

「熱斗,說到阿爾伯特家,不就在說傑洛先生的家族嗎?之前跟氣力人進行網路對戰時,我就有聽到葛萊德當時說的資訊。」這時洛克人察覺到了什麼,跟我告知那家族跟誰有關。

「傑洛哥的家族?」當我沒意會到洛克人跟我說的事情有什麼大發現時,炎山的PET傳來布魯斯的斥喝,引起我的注意。

「喂你,別輕舉妄動……」

「再會了,愚蠢的公職和網路領航員。」

才剛聽見利卡爾的網路領航員說了一句感覺不妙的話,下一秒布魯斯突然大喊,我跟炎山當下都感到納悶,而且站在高處的利卡爾笑得更開心,更是讓我感到詭異。

「什麼!?炎山主人,請快逃離這間工廠!!!」

「布魯斯?」

緊接著我注意到周圍的機器爆出火花,我驚覺不妙,趕緊抓著炎山往外面跑。

「快逃啊!!!」

「快回來,布魯斯!!!」同時我看到炎山伸直著手,他手中的PET對準不遠處的機器。

下一瞬間,我身後有股推力猛烈的往前推,耳邊傳來震耳欲聾的大聲響,接著我跟炎山往地面摔倒,我跟炎山的PET一同摔到不遠處。

「哇啊!」

「嗚唔!」

一摔到地面後,我瞬間聽不太見聲音,意識也有些模糊。當聽覺逐漸恢復時,我開始聽見洛克人對我的呼喚,也聽見成功回到PET裡的布魯斯正向炎山迫切的叫喚。

「熱、熱斗……熱…斗…熱斗、熱斗!!」

「炎山主人!請你快清醒,炎山主人!!」

「是炎山和熱斗,快來人啊,將他們送往醫院急救。」之後不遠處傳來別人的呼喚,許多人在我跟炎山的周圍跑動著。

「布、布魯斯……」這時我看見我身旁的炎山伸直著手,想極力拿到自己的PET。

「洛克人……」而我緩緩站起來,感覺頭有些昏,我先不管身體狀況如何,最要緊的是我得走過去撿起我的PET,不曉得剛才爆炸的威力有沒有傷到PET或洛克人。

我先是仔細察看PET裡的洛克人,啊太好了,他沒有資料受損的情況,我安心到向他露出微笑,雖然洛克人他還是一臉擔心的表情。

「熱斗你沒事吧!?」

「嗯,我當然沒……」啊咧,怎麼頭越來越昏了,意識也變得越來越模糊。

接著我又摔倒在地,耳邊再次傳來洛克人對我的迫切叫喚。

「熱斗!!!」

之後我的眼前開始一片漆黑,就這麼陷入昏迷,沒再聽見洛克人對我的呼喚。等到我再次清醒後,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的我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眼前望著陌生的天花板。

「唔……這裡是哪裡?」

「熱斗?」這時我聽見媽媽那熟悉的呼喚,沒過多久就看見媽媽在我身旁出現。「太好了,你總算清醒了,等一下喔,我先通知醫生來檢查你的狀況。」

「我人在醫院是嗎,那我該不會睡了很久吧。」

「只昏迷了兩天。話說熱斗你也真是的,居然讓自己遇到危險,以後可不准你這麼魯莽。」

「對不起,媽媽,讓妳擔心了。」

「不只是我,祐一朗和你的朋友們都很擔心你的,連洛克人也是。」之後媽媽將我的PET遞到我面前,我看見在PET裡的洛克人一臉擔心的表情看著我。

「熱斗!」洛克人他一見到我,原本擔心的表情瞬間收起,露出欣慰的微笑。「太好了,你沒事。」

「抱歉讓你擔心了,洛克人。」當媽媽這期間在我床邊按了通知鈴,而我這時提起炎山。「對了,炎山他怎麼樣?」

「他也沒事,我從走廊打聽到消息,炎山他稍早之前就清醒了。」我的疑問,媽媽為我回答了問題。

「什麼嘛,我比炎山還晚清醒啊。」有種輸給他的感覺,讓我不太舒暢。不過我會落得這般下場,都是因為利卡爾。「不過那個利卡爾真是瘋了,居然毫不猶豫炸了工廠,他也太無情了吧。」

「從門外就聽到你的抱怨,看來你有精神到不需要別人擔心。」當我抱怨利卡爾很有問題時,門外傳來令我聽了就火大的話。

往門口一看,是穿著病人服的炎山,他對我的態度還是很跩,跟現在躺在病床的我比起來,非常有精神嘛。

「炎山!」

「咦,炎山,你已經沒事了嗎?」

「是的,謝謝妳的關心。」我媽媽的關心問候,炎山僅簡單回應一句,之後他走到我面前談論起利卡爾的事。「雖然很麻煩,不過我認為有必要告訴你關於利卡爾的事。自從生產黑暗晶片的工廠一爆炸後,公職馬上過去調查,直到我剛收到消息,現場並沒有發現到利卡爾的遺體。」

「這怎麼可能?!他人在裡面然後引爆工廠不是嗎?」炎山所說的事,我聽了難以置信。

「如果沒有遺體的話,會不會從那裡逃脫了,不過又是怎麼辦到呢。」洛克人就認為利卡爾那瘋子已經逃脫了,就像電視上播放的逃脫魔術一樣。

「天啊,讓你們倆送到入院,是在調查危險的事嗎。」這時媽媽聽了很不滿,氣得質問我。「只是調查的話,為什麼要讓自己身陷險境?」

「我會這麼行動,是非得阻止利卡爾繼續生產黑暗晶片,不讓別人也遭受到跟洛克人一樣的下場。」我連忙解釋清楚。

「既然是那樣的話,我能夠理解。但是讓自己身陷險境就是不對。」媽媽臉色嚴肅的要求,為了不讓她更擔心,我向她保證。「答應我吧,熱斗,絕對要顧好自己的性命安全啊。」

「我知道了,媽媽,我向妳保證,絕對會顧好自己的安全。」跟媽媽約定好後,我向炎山詢問今後的追查。「那麼炎山,之後你打算追查利卡爾對吧?」

「關於那間工廠,公職與警方已經嚴密搜查過了,目前沒有值得在意的線索,事後我打算深入調查利卡爾的身世。」

聽到炎山提起阿爾伯特家,我想起洛克人提到之前跟迪卡歐和氣力人對戰時,洛克人他有聽到葛萊德那時說的資訊。一想到這件事,我就伸手拿起自己的PET探問洛克人。

「說到阿爾伯特家,之前洛克人你說從葛萊德聽到傑洛哥的資訊,問題是那時候不是在對戰嗎,你怎麼會聽得見?我當時專注在對戰,就沒辦法聽見。」

「我那時還蠻在意的,就聽得很仔細了。」想不到當時洛克人會一心二用,還為我覆誦當時的資訊。「我記得葛萊德那時說過,傑洛先生是在十二歲的時候從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的超級天才,還得過諾貝爾化學獎呢。」

「布魯斯,待會我要你幫我收集叫作傑洛那人物的情報。」這時炎山拿出自己的PET跟布魯斯要求一件事。

「是。」

「那麼你們所說的傑洛先生,是跟那位壞人有什麼聯繫嗎?」媽媽她也感到好奇而提問,或許傑洛哥的身份不平凡,媽媽稱呼他時會加先生。

要是她知道傑洛哥現在的年齡跟高中生差不多,不曉得她會怎麼想,總覺得她會超驚訝的。

「既然是同一個家族的人,我想傑洛哥一定也認識利卡爾吧,那麼問一問他,說不定會知道一些情報。」我回答媽媽的疑問,也試著思考傑洛哥跟那個家族的事,以及利卡爾當時所說的話。

當時他說的「這會是命運嗎,阿爾伯特家的人都會和光家的人相會又互相交流」那段話,可是我至今接觸過的人只有傑洛哥他一個人,也沒遇到很多阿爾伯特家的人啊。

啊對喔,利卡爾也是阿爾伯特家的人,差點忘記這點。

之後炎山說了一句更令我火大的話。

「等我出院後就會去調查阿爾伯特家跟那位傑洛。至於光你呢,就好好靜養,免得跟你下次對戰的時候就會是慘不忍睹的下場。」

「嗄!!?」

接著炎山這傢伙瀟灑的離開,而我只能怒瞪著他的背影,不久後洛克人為了安撫我的情緒說句話,但是我已經氣到沒把他的話聽進去,更是氣得怒罵炎山一句。

「別生炎山的氣啊,熱斗。」

「咕唔唔……炎山是大笨蛋!!!」

可惡,炎山那傢伙真的很討人厭耶!!
 
=============================================================
 
「喝啊!」穿著空手道道服的艾克斯一個出手,瞬間擊倒比他高大的男性。

「嗚哇!」

隨後身旁傳來對艾克斯的評價。

「好厲害,那位湯瑪士家的孫子,實力變得更厲害了!」

「是啊,技巧和出手的時機跟之前比起來更純熟。」

幾天過後,療養好的熱斗出了院,而出院的當天剛好遇上光家全員集合的日子,在光家專屬的道場裡驗收每個人練空手道的成果。

「唉……為什麼只要是光家的一份子都要練空手道啦,無聊死了。」現在和艾克斯一樣穿著空手道道服,一個人盤腿坐在道場裡角落處的熱斗埋怨幾句,撐著下巴又用無趣的目光看著自己的表哥艾克斯剛結束上一個人的交手,接著要對上另一個人。「我沒怎麼練空手道,今天卻得驗收,練得不好還要被親戚念幾句,真厭煩。」

至於熱斗的網路領航員-洛克人跟往常一樣待在熱斗的PET裡,而熱斗把PET放置在自己的雙腿前,好讓洛克人方便看艾克斯與別人交手。

他們看到艾克斯開始要和熱斗的父親-祐一朗對峙。

「別那麼說嘛,熱斗。你看,有在練空手道的艾克斯表哥看起來就很帥氣。只要熱斗繼續熱衷鍛練,就會到達艾克斯表哥的程度。」一聽到熱斗那番話,露出苦笑的洛克人勸了一句。

「就說了我沒興趣嘛。」

「搞不好練了空手道,能更精進網路對戰的技巧不是嗎。」

洛克人才剛說完話,他們倆剛好看到艾克斯擊倒祐一朗。

「哇啊!」

「好厲害,艾克斯表哥打贏爸爸了!」洛克人看了忍不住驚嘆。

「是喔……」熱斗仍舊不感興趣。之後他將目光轉向另一邊,看起來年紀大他兩、三歲的兩位少年,令他感到好奇。「話說艾克斯表哥好像結交到新的奇怪朋友,居然把艾克斯表哥稱作艾克斯大人。」

「你是說赫爾琵亞先生和幻影先生嗎?的確是蠻古怪的。之前美露他們來給熱斗探病時,艾克斯表哥也來了,而那兩位都緊跟在艾克斯表哥的身旁呢。雖然稱呼方式很古怪,不過我認為他們不是壞人。」聽到熱斗提起別人,洛克人也很在意,但是待在PET裡的他很難看到那兩人的位置。

「也是啦。跟傑洛哥比起來,他們蠻容易相處的。」這時熱斗藉機挖苦傑洛一句,洛克人聽了勸他一句。

「你不能這樣說人壞話啊,熱斗,小心我跟傑洛先生告狀喔。」

「噓,別說呀。」

等到驗收結束後,所有人各自離去,熱斗先是跟家人告知要去一趟日暮屋,之後也跟艾克斯道別一聲。

「熱斗,為什麼要去日暮屋呢?」熱斗一邁步前往日暮屋時,洛克人對於熱斗要去日暮屋感到疑惑而提問。

「去跟日暮先生打聽利卡爾的事,再順便跟別人網路對戰幾局磨練自己。」

「原來是這樣啊。」

熱斗一來到日暮屋後,時間已經來到傍晚。這時熱斗從窗外就看見裡面有兩位意外的人物聚在對戰台前,是炎山和傑洛。那時正看見神情嚴肅的炎山和傑洛說話,而傑洛正背對著熱斗,只能靠冗長金髮和刻意穿得邋遢的白袍來辨人。

至於他們倆聚在對戰台前,由於傑洛剛好遮掩到熱斗想看的位置,沒能看見他們之間的網路對戰。

他們是在進行網路對戰嗎?話說傑洛哥有網路領航員?

看到傑洛和炎山聚在一起,熱斗感到驚奇又疑惑。

「炎山跟那個傑洛哥?啊對了,炎山說過要調查阿爾伯特家。」才剛覺得稀奇時,爾後熱斗想起炎山之前說過的話。

「熱斗,要不要加入他們?說不定能更了解阿爾伯特家的事。」洛克人提議道。

「也對,這就去找他們吧。」熱斗同意洛克人的提議,馬上走進日暮屋。

一聽到日暮和他打招呼,熱斗先是隨意的回應一聲,一路前往放置著對戰台的區域。

「你好啊,熱斗。」

「你好,日暮先生。」

熱斗一走到對戰台附近,神情凝重的傑洛一見到他靠近馬上露出戒備的臉色,右手像是要掩飾,刻意收進白袍口袋裡。

看到傑洛那動作,熱斗看了有些疑慮,而這時他先打聲招呼,順便看一眼炎山手中的PET,布魯斯的身影不在PET裡。至於對戰台裡,只看到布魯斯他一個人,沒看見屬於傑洛的網路領航員。

「嗨,你們之間的對話能不能也讓我加入?」是剛結束對戰嗎。熱斗邊看一眼對戰台邊提問。

「是光你啊。這裡沒你的事,調查阿爾伯特家這件事交給我來就好。」炎山冷淡回應,同時呼喚布魯斯回到PET裡。「布魯斯,回來吧。」

「是。」一聽到呼喚,布魯斯馬上化作光束離開對戰台裡的電腦世界。

「也讓我參與嘛,我也想阻止利卡爾那瘋子。」熱斗嘟著嘴怨道。

「就說了這裡沒你的事,你只需要跟小孩子一樣回自己家忙自己的事。」炎山仍舊擺出冷淡的態度,還對著熱斗揮手來驅趕。

「什麼嘛,你幹嘛那麼小氣,而且你不也是小孩子。」見到炎山仍要驅趕人,熱斗氣得埋怨一句。

「好了啦,熱斗,炎山還有事要忙,我們也不好繼續打擾啊。」這時洛克人好聲勸阻熱斗。

「呿,什麼嘛。」熱斗離開之前看一眼始終沉默不語的傑洛,見他目光冰冷,完全沒有要挽留熱斗的意思,熱斗覺得自討沒趣,直接氣憤地轉身走出日暮屋。

當熱斗一走後,炎山收斂面對熱斗的些許厭煩的神情,露出嚴肅的神情面向傑洛,繼續談論被熱斗打斷的事情。

「如果你之前所說的謠言都屬實,那麼電腦世界鐵定會受到毀滅性的變化,而利卡爾現在可能已經和非法人士進行交流,私底下正著手準備改變全世界。」

「確實要謹慎行事,無論是那個異鄉人還是那個組織。」傑洛也和炎山一樣神情凝重,回應炎山的話。

「異鄉人?」

「炎山主人,傑洛先生所說的異鄉人,是指利卡爾的中間名華勒斯,名字的意義是異鄉人。」

「謝謝你的說明,布魯斯。」聽到布魯斯的解釋,炎山綻出微笑道謝一聲。接著抬眼望向傑洛,追究剛才所說的組織。「關於你所說的組織,你能否提供一些情報。」

「抱歉,這我就辦不到,因為會說到我不想提的私事。關於那個組織,無論是政府或是你的公職身份,都沒辦法深入探究或進行打擊。」這時傑洛露出嚴肅的神情,語重心長地婉拒炎山的要求。

「這是為什麼?」炎山聽了困惑得皺起眉頭。

「現在你所知道的政府機關,其實背後都有那個組織的操控,無論你怎麼深入探究或進行打擊,用上金錢和權力也無法完全打壓他們。」

聽到傑洛那麼說,隱約感覺到事情沒有想像中簡單,讓炎山感到緊張,雙眼看著眼前的傑洛,看起來存在感強大,有種會使人覺得他身上正散發出明亮的光輝,卻驚覺對方身上埋藏著深不見底的幽暗秘辛。

「而你們阿爾伯特家正是和那樣的組織有所牽扯。關於利卡爾打算危害世間的事,你或其他家族的人都不打算阻止嗎?」炎山慎重問道。

「我若出手阻止,就代表要讓這世間出現極大的變化,到時候必會帶來恐慌和無法避免的傷亡。那時的你或光熱斗,恐怕無法接受。」傑洛神情凝重的回答,湛藍的雙眸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遠處。「就連結果是否能圓滿落幕,我也沒辦法預料。」

「雖然這麼說不負責任,不過我想為了顧全大局,希望能做出改變,認為這比往後得一直受到擺佈要好多了。」這時炎山看了一眼窗外,發現時間將不晚,就打算和傑洛道別,順便轉達公事。「我看時間也不晚了,那麼就到這裡為止。對了,關於PET的新開發,我父親特地要我轉告你一聲,一切都拜託你提供協助,期待你能讓PET的發展更進步。」

「我知道。」

「你若還有要測試,我跟布魯斯隨時都能會一會你和你的網路領航員。」

「等我有空再說吧。」傑洛慵懶地回道,之後從窗外看向剛才收進白袍口袋的手,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放在口袋裡的紅色PET Ⅱ,背面的外殼顏色和炎山的黑色不同,是黃色的。
  
=============================================================
 
當熱斗和艾克斯剛驗收完空手道的成果,則炎山找上傑洛探究利卡爾的事,從傑洛得知往後將迎來毀滅性的威脅。而這期間在傑洛家門外的地方,艾克賽爾以練習的名義找上法布尼爾,打算多加練習自己的超能力,並盡快使用嵐之程序到順手。

聽到艾克賽爾是會複製別人的模樣又會變身,法布尼爾聽了高興不已,認為能跟另一個自己對戰一定很有趣。

「那我要來囉,法布尼爾。」使用嵐之程序讓自己變身成機器人模樣的艾克賽爾,向同樣變身成另一個模樣的法布尼爾喊道。

「儘管出手吧,艾克賽爾!」法布尼爾露出興致高昂的微笑,爽快的回應自己表示隨時都能行。

「那麼我要把法布尼爾的樣子複製過來囉。」艾克賽爾開始閉上雙眼,拼命記住法布尼爾目前的模樣,爾後試著變身成法布尼爾。「嗚唔唔……啟動吧,嵐之幻化,法布尼爾!」

當艾克賽爾一吶喊要變身時,過了一段時間,艾克賽爾卻沒像變身成艾克斯那樣順利,開始覺得古怪。

「啊咧?」

「喂喂,你真的有在複製我的樣子了嗎?」法布尼爾沒好氣的問道。

「當然有啊。」艾克賽爾再挑戰好幾次,仍舊沒有變化。「嵐之幻化,法布尼爾!拜託快點啊,嵐之幻化,法布尼爾!!!」

「不然先給我看看你變身成艾克斯大人給我看看。」眼看艾克賽爾一直變不成,法布尼爾這回提出建議。

「OK,我馬上來。」聽到法布尼爾那樣提議,艾克賽爾這才有了變化,身上散發出眩目的白光,沒過多久光芒如風散去,成功變身成艾克斯的蒼藍色機器人模樣。「嵐之幻化,艾克斯!」

「很好,你有記住變身成艾克斯大人的感覺對吧,接下來就來變成本大爺我!」

「我這就來。嵐之幻化吧,法布尼爾!!!」

艾克賽爾以艾克斯的聲音大喊又高舉右手,再次施展超能力讓自己變身成法布尼爾的模樣,但是過了許久,身上沒有散發出將會變身的白光,遲遲沒出現要變身的狀況。

「咦?是艾克賽爾嗎?你怎麼又變身成我的模樣了?!」這時先前從道場離開,正要返家的艾克斯剛好經過傑洛家,恰巧看見那裡正有人是艾克斯的蒼藍色機器人模樣,馬上知道是艾克賽爾又變身了,令艾克斯感到驚訝又疑惑。

「法布尼爾你這是在做什麼?」跟著艾克斯身旁的赫爾琵亞也疑惑得向法布尼爾提問,順便告誡一聲。「請你注意一點,別讓這裡的一般人看見你變身的模樣。」

「這我當然知道啦,赫爾琵亞。」聽到赫爾琵亞的告誡,法布尼爾不耐煩地回覆一句。「我才不會給一般人添麻煩咧。」

「這就是吾主變身後的模樣是嗎。」則幻影正打量艾克賽爾現在的模樣。

「是艾克斯啊。」一注意到艾克斯本人來了,艾克賽爾馬上解釋當下的情況。「我這是在練習自己的超能力,想試著複製再變身成法布尼爾的模樣,但是卻一直變不出來,想說是不是我身體沒記住變身的感覺,就先變身成艾克斯的樣子了。」

「原來是這樣。」聽了艾克賽爾的解釋,艾克斯這才能理解,爾後也跟赫爾琵亞一樣告誡他一聲。「對了,你可別用我的樣子做奇怪的事啊,也要把赫爾琵亞的話聽進去,不能在外面隨意變身。」

「我會注意的。啊對了,你們是叫作赫爾琵亞跟幻影對吧。」艾克斯所說的告誡,艾克賽爾向他拍胸脯掛保證,接著也想找赫爾琵亞和幻影來試試看。「能不能讓我複製你們的樣子,我想測試自己的嵐之程序是不是出問題。」

「我嗎,那好吧。」

「在下奉陪。」

赫爾琵亞和幻影都一致爽快答應艾克賽爾的請求,馬上在艾克賽爾面前變身成機器人的模樣,艾克賽爾也趕緊嘗試。

「拜託複製吧,然後嵐之幻化吧,赫爾琵亞!」艾克賽爾馬上嘗試變身,然而結果又跟想變身成法布尼爾的情況一樣,艾克賽爾氣得踏腳洩憤又抱怨。「又不行?那麼就來試試幻影的。複製啊……看我的嵐之幻化,幻影……為什麼還是沒變啦!?」

「要不要現在找傑洛學長商量呢?」看艾克賽爾一直沒成功,艾克斯看向傑洛家提議道。

「現在傑洛不在家喔,說是有人約他出來問事情。」一提到傑洛,艾克賽爾不耐煩地撇嘴抱怨。「我要他趕快回來陪我練超能力,可是他到現在還沒回來。」

「喂,艾克賽爾,你現在沒有要打的話,本大爺我先去找零打啦。」這時很想對戰一局的法布尼爾耐不住性子,跟艾克賽爾說一聲。

「喔好。」

「零,本大爺我現在要你跟我對戰一場,你趕快過來,我在廢棄工廠等你。」

往家裡喊話一句後,法布尼爾讓自己化作光束迅速離開現場。

「奇怪了,為什麼我一直變不成四天王的模樣?」這時艾克賽爾開始埋怨,並隨興地往地面盤腿坐下。

「法布尼爾跟赫爾琵亞以及幻影的模樣都沒辦法變,卻能變身成我的模樣,這就古怪了。」艾克斯也覺得不對勁,這時突然想一個主意,同時從褲子口袋裡拿出自己的紅水晶。「對了,要不要試試看我其他裝甲的模樣?」

「艾克斯的裝甲嗎?好啊好啊!」一聽到艾克斯要秀出其他裝甲的模樣,艾克斯高興得跳起來又湊到艾克斯面前。

「那麼先等我一下。」艾克斯拿出紅水晶後,先是變身成蒼藍色機器人的模樣。

「艾克斯大人有其他裝甲?」則赫爾琵亞聽到艾克斯有別的裝甲而感到好奇。

等到艾克斯挑好裝甲,全身被蒼藍色光芒包覆住又散去,現出艾克斯裝備著萊特裝甲的模樣。艾克斯那姿態,讓赫爾琵亞和幻影看得出神。

「這就是艾克斯大人的……另一套裝甲。」

「這是我爺爺為我打造的裝甲……應該是吧。」艾克斯邊回邊感到疑惑,想起這套裝甲也跟終極裝甲出現的方式一樣,突然問他是否要裝備,這回隱約察覺到萊特裝甲和終極裝甲的來源令艾克斯感到疑慮。

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待會得好好問一問爺爺關於裝甲的事。艾克斯暗想,打算找萊特問個詳情。

「艾克斯大人的祖父是嗎。」得知是艾克斯的祖父-萊特打造的,赫爾琵亞暗自在心中為萊特感到敬佩。

「應該是?」幻影剛好聽出艾克斯話中的疑惑,讓他很在意。

「那好,要來囉。嵐之幻化,艾克斯的萊特裝甲!」見到艾克斯換了裝甲後,艾克賽爾迅速跳起來站穩身子,趕緊複製艾克斯當下的模樣,沒過多久開始打算變身,然而情況還是跟之前一樣,再次讓艾克賽爾感到沮喪。「咦?!怎麼還是不行!?」

「這還真是奇怪呢。」艾克斯也覺得不對勁,同時為自己解除身上的裝甲,變回一般人的模樣,隨後將浮在他面前的紅水晶抓住並收進褲子口袋裡。赫爾琵亞和幻影一看到艾克斯解除變身,他們也跟著照做。

「唉呦,不試了啦,等傑洛回來再問他怎麼回事好了。」一直沒辦法成功複製別人的模樣再變身,讓艾克賽爾覺得無比煩悶,先是解除變身。接著看一眼遠處的天空,心想吃晚餐的時間還早,就想再和艾克斯他們聊一會。「對了,你們要走之前,要不要跟我聊一聊傑洛以前的事?」

「以前的傑洛學長?請說給我聽吧。」

「也好,這是能深入了解傑洛這個人的好機會。」

「吾主打算續留,在下也奉陪。」

「那麼我要說囉。」得知艾克斯他們都願意留,艾克賽爾便開始訴說,一提起傑洛,艾克賽爾露出無奈的神情。「他給人的印象,我也是最近才回想起來的。而那時候的傑洛,讓我覺得他不太像個人。」

「不太像個人?請問什麼意思?」艾克斯疑惑得將頭側向一邊。

「難道說他以前像怪物嗎?」赫爾琵亞問道。

「倒是要說他不像一般人很有精神的感覺。」艾克賽爾邊露出苦惱的神情邊訴說傑洛的事。「以前的他啊,我認為他簡直就像是櫥窗裡的古典人偶,就光憑他那亮眼的外貌加上沒什麼情感表現,遠遠看著他很吸引人,會對他有好感,實際接觸後會覺得不對勁。」

這時艾克賽爾低頭若有所思地看向傑洛為他製作的嵐之程序,繼續說著以前的事。

「那時他經常撲克臉,也沒和很多人交流,不知道他都在想什麼。還有他那時的眼神虛無縹緲,讓我覺得他這人的存在有如空殼,我甚至會懷疑他那時是不是還活著。」

「以前的傑洛學長像個空殼……」艾克斯聽了露出憂愁的神情,回想起之前透過迪歐和戴納蒙的引領下看見別的宇宙發生過的經歷,其中有一個宇宙裡的傑洛以自我了斷的方式離世,同時向艾克斯傾訴他的存在意義。

(我的人生就如同我的名字一樣,從一開始就是什麼都沒有,也毫無價值,只能被當作操線人偶……)

在那宇宙裡的傑洛,之後就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像是剛擺脫沉重苦難後感到安心而笑著。艾克斯一回想起那情況,心裡感到沮喪又無比難受。

「啊對了,以前我有親過傑洛喔。」這時艾克賽爾突然說出更驚人的事情,讓艾克斯感到震驚,嚇得瞪大雙眼。

「咦!!?」

「等等,你跟傑洛不都是男人嗎?為什麼要那樣做?」赫爾琵亞聽了覺得不對勁,一時難以接受同性之間過度親密的行徑。

則一旁只聆聽而不發一語的幻影,仍舊冷靜且面無表情,沒有任何情感表現。

「先聽我解釋嘛。」艾克賽爾連忙解釋清楚。「那時候我是為了測試他是否對任何事都沒什麼情緒表現,我才故意親的。你們都安心吧,那只是個安全之吻。看似在親他,其實只是要把糖果紙用嘴貼上去而已,這招我是從某個研究人員的漫畫裡看到的。」

「嚇、嚇了我一跳,原來是安全之吻。」艾克斯聽了露出苦笑。

「可是傑洛他那時的反應,他完全沒有任何情感表現,一點也不驚訝,之後就默默的丟掉糖果紙而已。這一點你們聽來大概沒什麼,不過我真的覺得那時的他很不對勁。」艾克賽爾邊說邊露出憂愁的神情。「他是很有理性,可是他的理性會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簡直像個機器人,啊不對,應該說是櫥窗裡的古典人偶。」

聽了艾克賽爾的描述,艾克斯悄悄露出落寞的神情,為傑洛的事情感傷。

以前的傑洛學長就像櫥窗裡的古典人偶,不像一般人,甚至像個空殼,感覺不到他活著。艾克斯心想,暗中想像起那時傑洛的狀況,不像一般人有精神的活著,那模樣讓艾克斯感到憂心。

「這樣聽來,他缺少一般人該有的感性。」聽過艾克賽爾的描述後,赫爾琵亞神情認真的道出自己對傑洛的看法。

「人如其名,他有如空殼般的存在。」幻影也說出對於傑洛的看法。

「對吧。」這時艾克賽爾綻出無奈的苦笑,之後認為現在的傑洛有變得像個人感到欣慰。「直到現在,最近我覺得傑洛有變得很像人,也好相處多了。」

「的確是呢。」說到傑洛現在有像個人,艾克斯聽了也很認同,不過他心裡仍為傑洛感到憂心。
 
=============================================================
 
等到夕陽就快下山時,艾克斯覺得差不多該回去了,就和艾克賽爾道別,赫爾琵亞跟幻影也同樣和艾克斯一同返家。

就在返家的途中,艾克斯在住宅區裡某條巷子裡又看見上次那位碰巧遇見的人佇立著,那時對方稱自己是不死之身的軍人。

「是你?!」艾克斯馬上認出來並戒備對方。

「是誰!?我警告你,休想對艾克斯大人無禮!」一注意到艾克斯戒備著對方,赫爾琵亞馬上站到艾克斯面前並出言告誡,連幻影也跟著戒備,殺氣騰騰的目光瞪向對方。

「冷靜點,赫爾琵亞,幻影,先讓我好好跟他談一談吧。」見到赫爾琵亞和幻影也跟著戒備,艾克斯怕他們會起衝突,連忙出言勸阻。

「可是……」

當赫爾琵亞和幻影一同猶豫艾克斯決定要出面,艾克斯溫和地安撫他們一句。接著走到他們面前,神情嚴肅的向對方問話。

「請你們都放心,相信我吧,我不會有事的。請問你究竟是誰?」

「我叫作巴雷爾,是一名軍人。」上次稱自己是不死之身的巴雷爾向艾克斯表明身份。「我這次來,是要奉勸你別常和傑洛密切來往。」

「傑洛學長?你奉勸我別常和學長密切來往又是為了什麼?」聽到對方要勸他別常和傑洛交流,艾克斯困惑得皺起眉頭。

「我目前的行動,是接受美國總統的指示前來監視傑洛。經過我長時間的調查,也透過我父親得知他的情報,得知傑洛的存在對這世界,不,對這宇宙來說他是個威脅。」

「威脅?美、美國總統!?」

巴雷爾無視艾克斯的訝異,繼續勸退。

「根據父親的情報,他擁有難以想像的力量,是位非自然誕生的超能力者,他足以威脅到世間一切。以及埋藏在他身上的另一個存在,更是這宇宙的威脅,以你的力量是阻止不了的,更不能繼續和那樣的存在來往。」

這回艾克斯不再感到困惑,露出嚴謹的神情面對巴雷爾,表明自己早已下的決心。

「既然你知道傑洛學長很多事,還認為他是個威脅,不過我不會因為你的話就決定不和學長來往。」

「你從未細想過傑洛那人身上的超能力多麼強大對吧?他的超能力可是能夠侵駭世上所有電子儀器,只要他有心,可以掌控電腦世界的一切,進而讓世間陷入崩壞。」神情嚴峻的巴雷爾繼續勸阻。

「我當然明白那樣的力量有多強大。」艾克斯堅毅地婉拒巴雷爾的勸言。「你所想像的危險,我早已親眼看過會帶來什麼樣的風險,不過我是絕對相信傑洛學長不會惡用那樣的力量。假使他真的打算那麼做,那你大可放心,我會全力阻止的。」

聽到艾克斯那番話,赫爾琵亞和幻影若有所思地看向艾克斯的背影,見到艾克斯為了傑洛付出的決心,使他們隱約看見艾克斯身上散發出眩目的光輝,由衷地感到敬佩。

我眼前的人果然是真正的艾克斯大人,他的信念和決心都強大有如太陽的光輝。赫爾琵亞望著艾克斯的背影暗想,悄悄在心中認定艾克斯的存在無比強大。

則幻影聽到艾克斯剛才的表示,打算全面信任艾克斯,收斂起針對巴雷爾的殺氣,不再戒備著對方。

「憑你的力量,怎麼可能阻止得了。」艾克斯會全力阻止的決心,巴雷爾抱持著疑慮。

「就算阻止不了也要阻止,為了讓學長能徹底擺脫那樣的命運,也要讓他擁有明亮的未來,我都會這麼行動。你想說我愚昧或實在太莽撞都沒關係,倒是不希望你只靠片面的資訊就斷定別人是否能繼續存在。」

一見到艾克斯向他表現的決心,巴雷爾暗想艾克斯這人不平凡。接著巴雷爾為了確認艾克斯的決心,謹慎地探問。

「無論如何,你都打算為了傑洛那樣魯莽的行動嗎?即使會因此犧牲自己的性命也是?」

「是的!」艾克斯堅毅地點了頭並回應,翠綠的雙眸中沒有一絲猶豫。

見識到艾克斯那樣的回答和目光後,巴雷爾綻出心滿意足的微笑。

「看來這宇宙能否帶來明亮的未來,我可以相信你能辦到。」

「其實也不只有我一個人,我還有朋友一起。」艾克斯邊回答邊轉身看向赫爾琵亞和幻影,對他們露出絕對信任對方的笑容。接著對巴雷爾的父親知道傑洛很多事,出於好奇而提問。「對了,我能請教你一件事嗎。」

「你問吧。」

「請問令尊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對傑洛學長很熟?」

「他嗎,他的名字叫作阿爾伯特.威利.威斯卡,是傑洛的祖父,也是我以及另一個人的養父。」

「阿、阿爾伯特.威利.威斯卡?!那名字就不是傑洛學長的祖父嗎!?」看著巴雷爾冷靜地道出自己的父親,那人物一讓艾克斯得知,他震驚得瞪大雙眼。

「傑洛的……祖父?」還不知道事情的詳細情節,赫爾琵亞不明白艾克斯當時的震驚。

幻影倒是隱約覺得事情還有內幕,疑惑的雙眼在巴雷爾和艾克斯來回看。

「我就是透過父親以及他遺留的資料得知傑洛的內幕,直到最近我無法再和父親聯絡,也許他已經不在這世上了。」巴雷爾仍一臉鎮靜,繼續道出他的養父更詳細的事情。

「不在了?」聽到傑洛的祖父已離世,讓艾克斯疑惑得皺起眉頭。

「在我成為他要求的軍人時,他突然失蹤。等到能再見到他時,他在這世上用了別的樣貌來跟人接觸,化名成艾索克的人物在世間和不知名的組織密切來往。」

當巴雷爾一提起艾索克這個人,疑似之前要救出傑洛時曾那人物交流過的艾克斯開始回想,沒過多久就想起真的和艾索克碰過面,艾克斯臨時想到一件事,使他突然感到訝異。

「艾索克……啊!!」

「怎麼了嗎?」一看到艾克斯突然訝異,巴雷爾好奇問道。

「不……沒什麼。」像是顧慮到什麼事,神情苦惱的艾克斯不打算說明,似乎察覺到真相而感到不妙。

艾克斯當時的反應,使巴雷爾起了疑心,他露出銳利的目光打量著艾克斯顧慮其他事的神情。

這時艾克斯正暗想,之前他為了救回傑洛,當時很魯莽的裝備了來源不明又很危險的終極裝甲,向著名字叫作艾索克的人物衝撞,但是後來因為艾克斯失去昏迷,並不知道艾索克這個人最後如何。

然而現在一從巴雷爾口中得知已經離世,艾克斯感到不妙又歉疚。

怎麼辦,那時的我似乎下殺手了,我該怎麼跟傑洛學長交代才好。艾克斯暗想著,很介意自己的魯莽行徑間接讓傑洛少了一位家人。

這時巴雷爾打算離開,他向艾克斯道別,也告知艾克斯會一直監視著傑洛。

「那麼話就說到這裡。今後我還會監視著傑洛的一舉一動,再會了。」

「我知道了,再會,巴雷爾先生。」

巴雷爾轉身離開後,艾克斯看著他走入巷子裡不見人影。之後艾克斯轉身面向赫爾琵亞跟幻影兩人,跟他們告知要回去。

「好了,我們也趕緊回去吧。」

「是。回去之後,還請艾克斯大人能抽空和我說明傑洛那傢伙更多事,我想深入了解他這個人。」赫爾琵亞恭敬的回道,爾後向艾克斯請求。

「好,為了讓你們更了解傑洛學長,我會仔細說明的。」

吾主的神情有哀傷的心緒,是怎麼了?

一見到艾克斯向赫爾琵亞跟幻影綻出微笑時,幻影隱約發現艾克斯悄悄流露而出的哀傷心緒。

他們三人開始邁步返家時,途中艾克斯看見熟悉的人從他的眼角餘光匆匆跑過,連忙跟上去察看。

「咦?那是……」

「艾克斯大人?」驚見艾克斯突然跑走,赫爾琵亞感到古怪就連忙跟上去,幻影也跟著。

「拜託你們囉,萊西,愛弟。」這時艾克斯的哥哥-洛克,以蒼藍機器人的模樣待在巷子角落處和別人對話,仔細一看他對話的人物不是人,而是紅色機械犬和長得像電子飯鍋的紅色機器。以及洛克的聲音和平常大有不同,平時聽來溫和又沉穩,現在聽來像小男孩一樣稚嫩。

「我知道了汪!」紅色機械犬-萊西邊搖著它機械尾巴邊回覆,至於叫作愛弟的紅色機器在萊西的背上,它頭上的掀蓋才剛蓋上。

「哥哥?!」緊接著艾克斯呼喚一聲,他一臉疑惑看著現在的模樣是蒼藍機器人的洛克。

仔細看洛克目前的模樣,他的機器人模樣跟艾克斯比起來更顯得樸素。

一聽到呼喚,洛克連忙轉過身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見到艾克斯和幾天前突然跟在艾克斯身邊的兩位少年在眼前,洛克頓時感到訝異又尷尬。

爾後又傳來別人的說話聲。一看過去發現是傑洛,他突然出現在洛克的右邊圍牆上。

「這就是你的真面目嗎,湯瑪士.L.洛克。」
 
=============================================================
 
講明洛克的真實身分之前,這時要先說到過去某個時間點。那時候九歲的艾克斯跟著萊特去美國旅遊,而那期間艾克斯的哥哥-洛克悄悄和某個人私下交流。

那個人雖然身形嬌小,但是他散發出盛氣凌人又沉穩的氛圍,有著難以忽視的存在感。他是位機器人,身上的顏色主要以紅色和灰色,他的真實樣貌因為墨鏡難以看清,平時的情緒表現只能看他的嘴巴。常圍著黃色圍巾的他名字叫作布魯斯,剛好和炎山的網路領航員同名。

當時洛克接到布魯斯的通知,先不趕往大學上課,跑到廢棄工廠和布魯斯會面。

「嗨,哥哥。」洛克以一般人的樣貌和布魯斯打招呼,快步走到他的面前,親暱地稱呼對方為哥哥。

「我應該有告誡你別那樣稱呼我。」被洛克稱作哥哥的布魯斯雙手抱著胸又靠在牆邊,語氣低沉的糾正洛克對他的稱呼。

即使布魯斯那樣糾正,洛克仍對他露出開朗的笑容。

「應該沒關係吧,你確實是萊特博士製作的第一位機器人,也算是我的哥哥吧。」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你要是再那樣稱呼我,今後我都不會主動通知你。還有一件事,我的製作者不只有萊特博士,也是阿爾伯特.W.威利那位博士製作的,所以我跟你有不同的差異,也不會像你一樣變成看起來像一般人的模樣過著平凡的日子。」

「好,我會注意的。」聽到布魯斯那樣說,洛克僅無奈地笑著,接著就詢問找他來的原因。「那麼你通知我來有什麼事嗎?」

「我發現一件怪事,那件怪事很不對勁,」布魯斯語氣嚴肅的說。

「怪事?」

「存在於電腦世界的損壞資訊會大量跑到現實世界,能聚集成一個,但是這樣的存在目前無法讓一般人的肉眼看見。遇到這樣的怪事,我就有預感會出事。」

「只會在電腦世界存在的損壞資訊怎麼會跑到現實世界?」洛克聽了一臉困惑。

「如果可能的話,這跟阿爾伯特家所擁有的尖端技術有關。」布魯斯語氣嚴肅地說。

「阿爾伯特家?」

「聽說阿爾伯特家從以前就擁有超越世間好幾年的尖端技術,其中能將大量的損壞資訊凝聚成一個形體,如果技術更純熟的話,聽說能在現實世界實體化並到處作亂。」

「到處作亂?這樣聽來,情況不就很危急嗎?」洛克皺著眉頭問道。

「然而至今為止,我已經私下處理不少個損壞資訊凝聚而成的物體,應該有拖延幕後黑手的行動。」布魯斯語氣低沉的回道,接著看向洛克。「聽好了,洛克,這件事都和我們有間接上的關聯性,我認為今後得去阻止那樣的威脅會發生。」

「的確,我不希望這世間的和平被人搗毀,這麼危險的事,我會幫忙阻止的。」

「那麼就從現在開始行動吧。我去追查能讓損壞資訊跑出電腦世界的技術,洛克你就負責打擊那個存在,損壞資訊集合體。」

「好的。」

布魯斯看見洛克點頭致意後,接著自行化作光束跑出洛克的眼前。

這時將時間推進到傑洛被佛魯迪強制帶去日本,之後佛魯迪的身旁常跟著機械犬柯斯貝爾,是威利親手製作,又從傑洛那裡讓渡而來。據說牠乍看之下是隻機械犬,其實埋藏著驚奇的功能。

某天洛克以蒼藍色機器人的模樣,剛好解決掉一個損壞資訊集合體,那時被佛魯迪撞見。

「呼,解決掉了,應該沒人發現吧。」在某個街區裡,洛克躲在陰暗的巷子裡,偷偷透過狙擊解決掉走在人群中的損壞資訊集合體。

「喂!」佛魯迪剛好走進巷子,又發現到洛克的存在,出聲呼喚對方,同時在他面前的柯斯貝爾正對著洛克低吼。

「哇!?」被人呼喚的洛克嚇得震顫身子,連忙轉身看向呼喚他的方向。「請問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呢?」

「問人名字之前先報上自己的名字,你這混帳。」佛魯迪一臉不悅的回道,銳利又兇狠的目光打量起洛克的模樣。

「我嗎?我的名字叫作湯瑪士.L.洛克。」洛克露出尷尬的微笑,邊轉身面向佛魯迪邊自我介紹。

「湯瑪士?」一聽到洛克的姓氏,佛魯迪的臉色更是陰沉。「你這混帳是湯瑪士.萊特的誰?!」

「咦?我是萊特博士的誰嗎?真要說明我的身份的話,大概是他的同伴兼親人。」見到佛魯迪臉色陰沉,洛克感到困惑。「而你又是誰?」

「你天殺的給我聽清楚了,我叫作阿爾伯特.W.佛魯迪。」佛魯迪先是報上名來,神情依舊不悅。「你這混帳應該知道湯瑪士家跟阿爾伯特家之間的問題吧?」

「你是阿爾伯特家的人……還有兩個家族之間的問題。等等啊,佛魯迪,萊特博士他過去……」

「少囉嗦,我要先揍你一頓再說。柯斯貝爾,過來!」

「汪嗚!」

洛克正想解釋萊特和威利以前的恩怨時,佛魯迪卻沒有要聽他解釋的意思,先是呼喚身旁的柯斯貝爾。

聽到呼喚的柯斯貝爾叫了一聲,緊接著跳起來往後退,同時身上散發出淡紫色的光暈。牠將要往後撞上佛魯迪之前,牠的模樣開始分解,身上的機械零件一一分開又重組,接著那些機械零件貼到佛魯迪身上,途中散發出淡紫色的光芒包覆住佛魯迪全身。

下一刻光芒如煙火般炸裂開來,洛克看見柯斯貝爾已經完全跟佛魯迪合而一體,使佛魯迪化身成機器人的模樣。

看著佛魯迪就像動畫或電影一樣變身成別的模樣,讓洛克看了訝異又驚奇,但是佛魯迪對洛克仍擺出敵視的態度。這時的佛魯迪化身為紫色與黑色組合的機器人,正懸浮在洛克的面前。

「等等,我沒有要和你打的意思啊。」

「少囉嗦!」

莫名其妙突然說要揍人,洛克都表明沒有打的意思,佛魯迪仍是伸直右手,他的右手變化成手砲,直往洛克打出好幾發光彈。

見到攻擊打來,洛克連忙朝佛魯迪的腳下滑鏟,跑到佛魯迪的背後,再一路跑離佛魯迪。途中萊西跑到洛克身旁,洛克連忙向牠要求。

「萊西,請你和我合而一體,我需要快速移動。」

「好汪!」

「休想跑!」在身後佛魯迪仍緊追著不放,朝洛克發射大量光彈。

「你真的很纏人啊。」才剛跟萊西合而一體的洛克,變成紅色飛行機器人快速飛向天際。洛克沒好氣的抱怨一句後,然後詢問佛魯迪針對他的理由。「請問一下,為什麼找上我?就因為我是湯瑪士家的人嗎?」

「我就是要找你這個湯瑪士家的人出拳洩氣,順便練習看看今天才知道的變身功能。」

「你這理由也太隨便了吧。」

從那時候開始,佛魯迪會不時來糾纏洛克,常給洛克添麻煩,偶爾也會幫洛克解決掉一些損壞資訊集合體,而這也是柯斯貝爾常需要能源骨補充的真相。

時間再度推進到某一天,洛克湊巧得知親戚的孩子-熱斗陷入危機。他以蒼藍色機器人的模樣偷偷潛入熱斗家裡,又偷偷操作熱斗的PET留下訊息,讓熱斗知道洛克人被人抓走。

「好了,留下這樣的訊息,艾克斯和熱斗他們應該會發現的。」

接著洛克從窗口溜出,迅速解除身上的模樣,以光裸的成人之姿跑進巷子裡,沒過多久萊西跑過來,背上還有愛弟待著。

洛克先是跟他們「謝謝你們趕來」道謝一句,萊西高興得舔洛克的臉龐,而愛弟自行打開上蓋,讓洛克看見它身上的收藏槽,裡面放著洛克的衣物和智慧型手機。

「是我,洛克。布魯斯,你那邊有關於黑暗機器生命體的情報嗎?」洛克邊穿著衣物邊打電話和布魯斯聯繫。「是不是和損壞資訊集合體有關聯?」

「沒有,我認為應該跟損壞資訊集合體無關,那樣的存在就不是我跟你能處理的。」

「這樣啊,只能靠親戚的孩子自行解決嗎。」

「要是有光譜系統或脈衝傳輸系統,將我跟你送進電腦世界,應該更能輕鬆解決損壞資訊集合體的出現。」

「請問你說的那兩個是什麼?」

「傳言是一個阿爾伯特家與光家聯合研發的系統,據說能將人轉化成量子資訊。假如真的存在,那麼我認為應該也能讓我們機器人轉化成量子資訊,只是不知道能不能送進電腦世界。」布魯斯語氣沉穩的為洛克解釋那兩樣系統的存在。

說完光譜系統後,布魯斯接著說明脈衝傳輸系統。

「至於脈衝傳輸系統,是科學省私下開發的系統,據說能將人的腦波跟意識傳送到電腦世界。這個系統也是個傳言,要是真的存在,我們機器人或許能使用,只是不知道那項系統的安全性,應該不能輕易使用。」

「結果都是傳言啊。」洛克聽了神情凝重,之後問起布魯斯的意見。「吶,布魯斯,今後是真的會發生大事嗎?」

「我只能跟你說我有預感,會發生的機率似乎很高。但是我能活在這世上,要多虧了萊特博士和威利博士的製作,我有義務不讓萊特博士跟你的家人陷入危機。」

聽到布魯斯那番話,洛克欣喜得綻出欣慰的微笑,同時這回自己這才深刻了解到自己這麼行動的理由。發覺到自己也和布魯斯一樣有感恩之意,就想盡全力保護好他們,由衷希望他們安全。

「也對,我會存在於此,都要多虧博士呢。那麼為了博士以及我的家人,能阻止的話就全力阻止吧。」

最後時間來到現在,洛克被艾克斯發現到他的真實模樣。

「哥哥?」艾克斯一臉疑惑地看著洛克現在是蒼藍色機器人的模樣。

糟了,這下我該怎麼跟他解釋才好呢,不,是時候該說出真相了。洛克無奈的暗想,望著艾克斯和另外兩位少年-赫爾琵亞跟幻影。
 
=============================================================
 
「這就是你的真面目嗎,湯瑪士.L.洛克。」

突然出現在圍牆上的傑洛對洛克說道,同時用他那雙湛藍的眼眸打量著洛克的模樣。

「唉……被發現了啊,我也只好說明白了。」洛克無奈的嘆了一氣,站起身面向艾克斯,露出尷尬的微笑。「真的很抱歉,艾克斯,我一直以來都瞞著你。」

「真的是哥哥嗎?還是說哥哥也跟我一樣擁有Rockman X System?」艾克斯仍不敢置信,連忙問他是不是也透過類似艾克斯的紅水晶變了身。

「不,我真的是個機器人,是萊特博士親手製作的,就跟蘿露一樣。」洛克糾正道。

「洛克大人和蘿露大人一樣是機器人?」赫爾琵亞感到震驚地望著眼前的洛克。

至於幻影仍舊冷靜以對,僅用雙眸打量了洛克的姿態。

「和蘿露姐一樣是機器人!?可是我常看見哥哥跟我飲食不是嗎?!還有我一直以來都是獨生……不,就算哥哥是機器人又如何,跟蘿露姐一樣都是我的家人啊。」要認為自己沒有親生哥哥時,艾克斯即時改變想法,認為洛克跟蘿露一樣沒有差別,仍將洛克認定是他的家人。

聽到艾克斯的想法,洛克高興不已,露出感激的笑容。

「謝謝你的不嫌棄,艾克斯。雖然我是個機器人,我仍會一直是艾克斯你的家人。關於飲食,這點你放心,我是透過體內的特殊機能,能將吃進去的物資全轉化能量。雖然轉化的能量只有微量,不過我是為了不讓你感到異樣而吃的。這機能很厲害對吧,是萊特博士和威利博士共同研發的發明其中之一呢。」

「那為什麼要一直瞞著我?只要解釋清楚,我可以接受的不是嗎。」

「我不希望你因為我的關係,使你在社會上受到阻礙。」艾克斯的疑問,洛克收起笑容,露出哀傷的神情。「而我會被製造出來的原因,是萊特博士想實現出與人類極為相近的機器人,來讓這世間的發展更進步,同時他也試著反駁過去威利博士極力反對的想法。」

「威利先生反對的想法?請問是什麼?」

「與人極為相近的機器人,終將取代人類,威利博士是這麼想的。」

洛克一說出那聽來沉重的事情,艾克斯聽了仍感到疑惑,就連赫爾琵亞也不敢置信。

「機器人會取代人類?這怎麼可能。」

「當然有可能。」這時傑洛表示很認同威利的說法。「一旦知道身上的功能全超越人類,兩者之間可能無法互相共存,機器人絕對會想控制比它們弱的人類。而我認為人類若想避免,一定會讓機器人送往無法觸及人類的空間,例如外太空或虛擬世界。又或者人類會選擇擺脫肉身,將自身的意識上載到虛擬世界,讓機器人無法用力量控制人類。」

「真是那樣嗎?哥哥。」聽到更沉重的事情,艾克斯連忙問起洛克。

「嗯,我的存在會讓這世間產生極大變化,到時候有些人不會接受的,鐵定會有人質疑我是艾克斯的哥哥這樣的存在。」之後為了讓艾克斯安心,洛克向他露出如太陽和煦的溫和笑容。「不過你放心,艾克斯,我還會對這世間繼續瞞下去的。」

「哥哥……」也就是說產生變化的當下,人與人之間的價值觀各自有所差異,有可能不會接受哥哥這樣的存在。艾克斯暗想著,雙眸落寞地望著洛克臉上的笑容。

「那麼我還有事情要忙,我先走一步。艾克斯你們也要趕快回家,別讓蘿露很擔心。」這時洛克抱起在萊西背上的愛弟,接著跳上萊西的背上。

「好的。」艾克斯點頭致意。

「萊西,我們走吧。」

「好汪!」

萊西邊回應邊將自己的四肢收攏,爾後身上產生浮力,牠的身後還產生推進力,下一刻就帶著洛克跟愛弟飛離艾克斯他們的眼前。

洛克他們一走後,傑洛看了遠邊的夕陽一眼,也打算趕緊轉身離開時,艾克斯連忙叫住他。

「請等一下,傑洛學長,我有件事要跟你說。」

「什麼事?麻煩你快點。」

「好的。」這時艾克斯神情變得消沉,提起傑洛的祖父。「關於傑洛學長的祖父,我從別人得知那個人似乎已經離世了,而且祖父最後一次見到的人是……」

要說到最後時,艾克斯突然哽咽,接著因為對傑洛的歉疚心而淚流滿面。

「艾克斯大人?」一看到艾克斯流淚,赫爾琵亞馬上為艾克斯打抱不平,氣憤地斥責傑洛。「你這混帳,對艾克斯大人做了什麼!?」

「冷靜,赫爾琵亞,吾主的哀傷並非傑洛造成。」幻影連忙勸阻赫爾琵亞。

「可是……」

「目前應該靜下心,先一旁觀看。」

這時傑洛跳下圍牆,邊拿出自己的紅色手帕邊走到艾克斯面前,為艾克斯擦拭淚水。

「之前不是說過了嗎,我的事情就算失敗了,我也不會責怪你的。而你跟我說過你不會讓我有責怪你或感到後悔的必要。」知道對方想說什麼的傑洛語氣溫和地安撫他的情緒。「無論你為了我犯下什麼樣的錯誤,我都會接受。」

「可是我那時候親手殺了你的祖父啊,怎麼能夠接受!?」艾克斯但是不能認同,氣憤又傷心的大聲辯駁。「雖說是那時想阻止對方帶走學長而出手,但是我還是犯了錯誤,讓學長少了一位家人。這樣的我簡直是殺人犯啊,根本沒資格繼續幫助學長,也沒資格心平氣和的站在學長的面前!!!」

這時傑洛突然一記頭槌,打亂艾克斯當下的情緒,讓艾克斯痛得感到困惑。

「好痛!學長你做什麼啊?」

「少囉嗦,我不只會接受,還打算跟你一起承擔。」傑洛堅毅地繼續說。「這一切的肇因都是我,而你魯莽的決定介入並阻止,想幫我擺脫命運又想讓我擁有明亮的未來。我是絕對不會否定現在拼了命地想拯救我的你,別人要來苛責你之前,我會先讓那樣的人強行閉嘴。」

「傑洛學長……」哭紅了雙眼的艾克斯疑惑地提問。「這樣真的好嗎?」

「天曉得呢,這樣下決定是否真的好,而你想拯救我的事是否會是件好事,我都無法擅自為你判定。但至少我認為你在做對的事,別人是怎麼想的,我才不想去在乎。」

一看到現在傑洛向他綻出溫柔的淺笑,以及聽到傑洛那番話,為了確認這樣的自己真能傑洛被接受,艾克斯謹慎又膽怯的向傑洛詢問意見。

「像這樣的我,以後還能夠跟在傑洛學長你身邊嗎?也能繼續介入學長的事嗎?」

「你想跟就跟,想介入就介入,這是你的自由,任何人都沒有為你決定的權利。」傑洛邊收起手帕邊回答,接著表示要自行離開。「時間也不早了,我得趕緊回去。再會,艾克斯。」

「是,再會,傑洛學長!」

傑洛走過他們三人的身旁後,赫爾琵亞若有所思地轉身望著傑洛的背影,心想對方能開導艾克斯的苦惱,讓赫爾琵亞對他稍微改觀。

至於幻影看了傑洛的背影一眼,想到傑洛剛才開導了艾克斯,暗想對方能為艾克斯一下子掃去心中的陰霾,令幻影感到佩服,悄悄認定傑洛這人不簡單。

「呼~話都說完了,我們現在就回家吧。」感覺如釋重負的艾克斯露出微笑,轉身面向赫爾琵亞跟幻影兩人說道。

「是!!」赫爾琵亞跟幻影一同回應。這時幻影注意到艾克斯臉上的神色,因為傑洛的開導已變得穩定,能夠向他們露出溫柔又和煦的笑容,令幻影看得出神。

之後他們三人都一同回到湯瑪士家。等待享用晚餐的期間,艾克斯一個人跑去書房找萊特問事。

「爺爺,是我,艾克斯,我有事情想問你。」

「好,請進。」剛在電腦前拼命輸入數據的萊特,一聽到呼喚,毫不猶豫地允諾了艾克斯。

「爺爺,我想跟你問Rockman X System的事情。」艾克斯漫步走到萊特面前,向他詢問Rockman X System。「關於裡面的裝甲請問是怎麼回事?」

「問是怎麼回事,不是運用的很正常嗎。難道又出了問題?」萊特聽了這問題一臉迷惑。

「關於萊特裝甲的出現,就跟終極裝甲一樣突然冒出來,問我的意見要不要裝備,我想問的是這兩套裝甲,是不是有什麼獨特的地方。」艾克斯神情嚴肅的訴說自己的疑問。

「獨特的地方嗎,這我就很難解釋清楚了。」這時萊特尷尬地搔起臉龐。

「Rockman X System不是爺爺的發明嗎?怎麼會連自己的發明都不清楚。」萊特剛才的發言,令艾克斯感到迷惑。

「是我想辦法自力研發出來的沒錯,只是裡面的資料和數據並非完全出自於我。」

「咦?怎麼回事?」

當艾克斯越聽越迷糊時,萊特想提起另外一件事好來說明艾克斯的疑問。

「關於這點,艾克斯,能先聽我說一件事嗎。」

「好的,我願意傾聽。」

「過去我就希望你能出手協助傑洛,並且守護他,好來挽回我跟威利之間的情誼,那時就想研發出能讓一般人變身成擁有戰鬥力量的機器人。但是因為人類與機械零件互相連結這點很困難,我那時經常失敗。直到某天晚上,我突然夢見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可思議的事情?」

「那時我夢見自己待在純白又無邊無際的空間,接著有人呼喚我,一看過去,我就看見有兩位人物來見我,說了幾句我聽不太清楚的話。對了,那兩人的模樣也很奇特。呼喚我的人穿著有金邊的紅色長外套,右手拿著長劍,另外他有著冗長的白髮,他的頭髮很古怪,會隨時飄落著不少的純白羽毛。雖然他的臉我看得模糊,不過似乎跟傑洛一樣俊美。」

途中萊特拿起書桌上的茶杯,啜飲茶杯裡的紅茶潤了喉再繼續訴說。

「另一個人則是穿著天空藍和水藍色相間又有白線綴飾的長袍,中間有著紅邊的十字架造型,頭上有著七彩光環。那個人似乎有對我說了些什麼,不過我最近想不太起來了,只記得他跟我說不用擔心你的招式會如何出現,會在必要的時候自然出現。」

「還真是不可思議的夢。」

「是啊。之後先是呼喚我的人朝我伸出手,一個跟現實中的紅水晶飛到我的面前,而那個紅水晶突然迸裂開來,下一瞬間我感覺到有大量的資訊灌輸到我的腦內,能讓我能釐清難題也能成功打造出來。」

「那些資訊,難道是裝甲的?」艾克斯問道。

「正是。所以才會說並非完全出自於我,也到現在都無法解釋我那時夢見的怪夢,唯一的真實就只有那時得知的大量資訊。就連紅水晶上的原子圖,我沒辦法給出完善的解釋,這點我很抱歉。」無法為艾克斯說明清楚,萊特感到歉疚。

「那麼萊特裝甲跟終極裝甲的出現,是未知的謎團啊。」這時艾克斯拿出紅水晶,若有所思的說道。

「而那樣的謎團,我也希望今後能找出能夠解釋一切的答案給你聽。」萊特也望著艾克斯手上的紅水晶,嘴邊綻出無奈的淺笑。

艾克斯定睛望著紅水晶上的原子圖,堅毅地道出對Rockman X System的想法。

「雖然目前還不是很明白這份力量會出現的原因,不過我會相信這份力量絕對能守護一切的。」
  
  
            (待續)
   
=============================================================
 
利卡爾:出自洛克人EXE4&5登場的人物,利卡爾博士(Dr.リーガル/Dr. Regal)。在此設為傑洛的祖父收養的養子(和動畫一樣的身份),和自己的養父一樣是名科學家,也擁有超越世間好幾年的尖端技術。同樣是阿爾伯特家的人,雖然聽過傑洛的存在,但未曾見過他一面。
他在此作品的全名-阿爾伯特.華勒斯.利卡爾(Albert.Wallace.Regal)
附註:『Wallace源自法語,含意是「foreigner」,意思是異鄉人』
 
巴雷爾(バレル/Baryl):是在洛克人EXE5&6登場的人物。設定和原作沒什麼改變,也是一名軍人,受到美國總統的指示前來監視傑洛的一舉一動,傑洛的祖父收養的養子之一,但是不常和利卡爾交流。過去常和養父聯絡,已熟知艾克斯和傑洛這兩人不少事,也隱約察覺到養父已逝。

萊西(ラッシュ/Rush):出自元祖洛克人的角色之一。在此作品,設定和原作沒什麼改變。
 
愛弟(エディ/Eddie):出自元祖洛克人的角色之一。在此作品,設定和原作沒什麼改變。
 
兔子貓:關於有兩個布魯斯,為了不混淆,會特別在劇情和稱呼多加注意。
順便提醒這一回,是為了「很久以後」而埋伏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