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二十四話(二)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3-08 12:00:15 | 巴幣 2 | 人氣 44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二十四話(二)
遊戲規則

翌日,清晨七點四十分。

約一個小時前,梓承還在工坊的床上舒坦的熟睡中,然而這刻睡眼惺忪的他卻和卡特兩人背着背包,正在赫澤爾頓以西的樹林當中。

要去那裡?現在在那裡?

梓承還沒來得及提問,便被馬庫斯從工坊趕到路上來了。

離開競技場的比賽只剩三天時間,但梓承還是無法對這次的比賽產生絲毫的戰意。對他來說,這次跟白衣少女的戰鬥並非為了救誰,也並非像加納瑪爾山那次為了活下去而跟魔獸拼命。

說實話,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原因需要踏上那個擂台。

會導致現在騎虎難下的情況,全是因為這個異世界充滿着幹架成狂的怪人所致!

梓承一邊走在卡特和馬庫斯身後,一邊憤憤不平的嘀咕着。

「你就當玩遊戲一樣,到競技場試試比賽一下嘛!」

卡特的說話讓梓承感到十分困惑,只是玩玩而已的心態上去擂台被人痛毆一頓的話,倒不如索性乾脆認輸來得更加輕鬆。

梓承腦海中閃過白衣少女的戰鬥身姿。對方還沒使用戰技就已經這樣強悍,到踏上擂台的時候豈不是更沒勝算?

想到這裡,梓承留意到在前面的馬庫斯正回頭看着自己,心裡的想法彷彿都被對方看穿。

馬庫斯看著一臉鬱悶的梓承,淡然道:「我聽師傅說,你和白銀祭司維克托 · 亨特曾經在加納瑪爾山上跟魔物戰鬥,對嗎?你可能不知道,維克托 · 亨特曾經也擔任過魯德斯競技學園的戰技導師。」

梓承愣了一下,「維克托他擔任過競技學園的導師?」

馬庫斯環顧四周,續道:「當年我就在他的班上接受戰鬥的技術指導,那時候他說過一句話 『可以討厭戰鬥,但不可以害怕戰鬥』。現在領主的強制參賽法案已經通過,就是沒有這次的比試,你們早晚也需要踏上擂台,假若你希望繼續在赫澤爾頓生活的話。」

梓承和卡特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

沒想到馬庫斯是為了這個原因,才挑選雪露作為兩人第一次作賽的對手。

「為了繼續在赫澤爾頓生活嗎?」梓承仔細嘴嚼馬庫斯的說話。

作為穿越者,這個世界的一切本來與他無關。但當梓承對這個城市產生歸屬感的同時,這個城市的遊戲規則便已經將他牢牢的捆綁住。

「我們就在這裡紮營吧!」馬庫斯突然道。

梓承回過神抬頭一看,只見眼前湖水翠綠而清澈。頭上的朝陽讓廣闊的湖面泛起猶如龍鱗一般的光芒,讓人幾乎無法直視。在湖邊這裡視野非常廣闊,湖泊四周有樹林包圍,遠眺甚至可見到長滿巨樹的加納瑪爾山脈。

「好舒服的地方!」卡特率先發出讚歎聲。

梓承豎起雙耳尋找魔物的聲音,可是卻發現除了陣陣微風略過耳邊之外,四周就只有樹葉被吹的沙沙作響。

「不用擔心魔物啦。阿爾塔湖(Alta Lake)是赫澤爾頓賴以為生的水源,這裡有天然的結界保護,而且還有專門負責到這邊巡邏的衛兵,非常安全啦。」

馬庫斯說着說着,轉眼就把一個帳幕搭建起來,還從行裝中抽出一把長劍,自顧自的在湖邊揮舞起來。

「你們兩個打算在那邊站多久?我可沒興趣和其他男人睡同一個帳幕哦。」

對梓承來說,在野外搭帳篷過夜已經是家常便飯,但這對城中長大、鮮有露營經驗的卡特來說卻是一個超級大難題。眼見卡特雞手鴨腳的模樣,梓承忍不住笑道:「身為鍛治師卻連一個帳幕也不懂怎麼用啊?」

卡特白了梓承一眼,順勢轉移話題:「對了,馬庫斯。你一早就帶我們來這裡,是不是打算教我們怎樣贏過昨天那個競技學園的女生?」

「你認為只有三天的時間,教什麼給你們就可以突然贏過她?」馬庫斯聳聳肩道:「卡特,你這問題有兩個錯誤。第一,世上根本沒有學三天就能克敵制勝的東西。第二,我會安排這場比賽是因為你們本身能力就和她差不多,只是你們還不懂得怎樣運用自己的優勢而已。」

「不不不,你別開我們玩笑啦!我昨天吃了她一拳,現在下巴還在痛呀!」

「她那種速度和反射神經,根本就比我們強很多好不好!」

梓承和卡特異口同聲地堅決否認,讓馬庫斯嘆了一口氣,搖搖頭道:

「什麼是強,什麼是弱?戰鬥的基本就是把自己最強的一面拿出來,然後盡力藏起自己的弱點。只有白痴才會跟人家的優勢正面硬碰。」

他續道,「戰鬥,不是跟對手硬碰,而是觀察。人家的強項是什麼,有沒有藏起一手更強的後著?弱點又是什麼,是不是可以用來讓自己穩佔上風?還沒開打就已經認定對方比自己強,這樣還沒打就已經輸了!」馬庫斯指着自己的腦袋,繼續道:「你們不會以為喊一下招式名稱然後衝向對方就能打贏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