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arknights同人短篇】狼與天使編綴的故事 第六篇

Cale Wei | 2021-03-08 01:07:54 | 巴幣 1010 | 人氣 208


  



劍鞘中的光芒猶如虛空深處迸發的一縷白線,將時空的指針應聲切裂。



        
    ▲
    
    
    閃靈的一席話語猶如深谷之中的幽邃黑影,悄悄地潛入內心之中恣意蔓延。德克薩斯對這份忠告感到有些意外,畢竟與對方僅僅只是一面之緣的交情。
    
    她回想起閃靈輕觸背部而發出的暖和溫度,以及柔細地撫摸臉龐的模樣。像她這樣溫柔的人,也許承擔過更加難以相信的苦痛吧?
    
    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噢。博士寫在小白板上的字跡悄悄浮現在腦海中。
    
    德克薩斯抹了臉,信步走在羅德島艦橋的走廊之中。午後的陽光自雲層之後隱隱地透出,如恆久等待於某種東西之後的一股支撐一般。
    
    她停在了自動販賣機前,將識別證壓在感應區上,按下了兌換蘋果汁的按鈕。鋁箔包在販賣機裡的掉落聲自取物口傳出。德克薩斯彎腰,拾起飲料。
    
    「德克薩斯小姐,妳好。」這時,一旁傳來了一道和煦的聲音。
    
    是阿米婭,她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就像是細小的棉絮從床鋪上舞起,隨後又以緩慢的速度落下一樣。
    
    「阿米婭。」德克薩斯點了頭。
    
    「要找能天使小姐嗎?」小兔子精準地說出了對方心裡所想,青藍色的眼眸亦帶著一股笑意。「她在博士的辦公室裡,要跟妳一起進去嗎?」
    
    
    ▲
    
    
    能天使有些苦惱。
    
    博士在指揮作戰時使用的發聲模組故障了,她也看不懂一般手語,兩人的交流速度變得十分緩慢。能天使看著博士拼命寫著小白板的模樣,心裡有些過意不去。但作戰報告確實需要博士的指導才能夠完成,造成了作業的進度幾乎毫無進展。
    
    這樣趕得上晚餐時間嗎……?
    
    「博士辛苦了,這邊還有一些工作……」此時,進入辦公室的阿米婭可以說是一陣及時雨,兩人立刻投以求救的眼神,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而德克薩斯也探了頭,接著走入辦公室內。「需要幫忙嗎?」
    
    「妳們來得……呃,來幫我看一看。」能天使對博士有些顧慮,她將滿桌的參考書籍與長時間運作而發燙的行動裝置排列整齊,好以證明自己在上頭花費了多少心力。
    
    阿米婭先是看了能天使,又看向窘迫的博士,接著像是想通了什麼似地叫了一聲。
    
    「博士、博士,我們先出去一下。」她立刻跑上前抓著博士的肩膀,而對方也馬上心領神會。「能天使小姐,待會我再來幫妳處理作戰報告。」
    
    隨後,她們兩人便一溜煙地離開了辦公室,留下德克薩斯與能天使。
    
    「啊,德克薩斯……」能天使的態度明顯有些失落。
    
    德克薩斯也深知對方的情緒因何而生。她坐到了能天使身邊,放鬆地埋進了沙發裡頭。薩科塔少女有些坐立不安地壓著膝蓋,等待著對方的開口。
    
    「給妳。」不知沉默了多久,德克薩斯遞過剛才從自動販賣機裡買來的蘋果汁。
    
    「耶?這個……」能天使先是接過飲料,將吸管插入後,愣愣地看著。
    
    「我應該請妳一杯的。」德克薩斯的聲音幾乎不帶有任何一絲的情感,但能天使卻能從中聽出那屬於她的關心方式。
    
    但是,能天使什麼也沒有說。她輕輕地靠向德克薩斯的肩膀,澄澈透明的蘋果汁從吸管中進入口腔,酸澀的味道之中帶著一股淡淡的甜蜜。
    
    時間如果能停在這一刻就好了。
    
    「能天使。」德克薩斯輕聲說道。能天使的氣息若有似無地舒緩了她的情緒,就像是熟悉而又不可或缺的事物,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懷裡一樣。
    
    她也想要多享受這樣的時刻,或許這是她一直以來的嚮往也說不定。
    
    但是,現實不會讓時間停滯在任何一刻。清脆的敲門聲響起,兩人才發覺阿米婭與博士只是暫時離開辦公室,她們還很客氣地敲了門。
    
    「能、能天使小姐,怎麼樣?還順利嗎?」阿米婭以不太自然的語氣說道,而博士兩手放在小兔子的肩膀上,做出了一個笑容。
    
    「嗯?還、還行啊。等等,妳是說報告嗎?」能天使一面整理著帶著些許凌亂的短髮,一面摸不著頭緒地回應。
    
    「是這樣的,塞雷婭小姐提出了調查的申請,只要妳願意參加的話,現在的紀錄程序可以之後再一起上繳就好了哦。」阿米婭拿出透明的彈性螢幕,上頭浮現了灰綠色的文字。
    
    「是這樣嗎?那我要,德克薩斯也一起嗎?」能天使二話不說地用光筆在螢幕上簽了名。
    
    「如果是塞雷婭發起的任務,那我應該在裡面了。」德克薩斯對同伴的乾脆感到佩服。「你真的知道工作內容嗎?」
    
    聞言,能天使轉而看向了阿米婭與博士。而對方欲言又止地笑了笑,然後開啟了塞雷婭對廢棄城區的研究書。
    
    「這是具有機密性質的文件,請能天使小姐記得不要外洩哦。」阿米婭以深切而又鄭重的語氣說道。
    
    「啊,我知道……」能天使對突如其來的訊息感到震驚。
    
    尤其這項任務,與莫斯提瑪頗有關聯
    
    
    ▲
    
    
    廢棄城區的雨勢似乎沒有減小過。
    
    陰鬱的天空流竄著駭人的雷光,時不時發出沉重的轟鳴聲。比起先前抵達此地的光景,環境似乎又變得更加惡劣。
    
    地下建築的井口像是沉默的血盆大口,無論是因雨水而浸染的潮濕氣息,還是冰冷的光線,都緩緩地流入幽暗的深處。
    
    塞雷婭默默地望著烏雲,雨滴在透明雨衣上停駐,模糊了視線。她閉上眼,雨衣的外表材質在一瞬間改變了。透明的布料變得乳白,上頭的水滴亦全數滑落。僅是眨眼瞬間,乳白色的防水布又變回無色外觀。
    
    閃靈靜靜地待在身後,她抱著法杖,緊閉的雙唇就像是等待著什麼似的。漆黑的雨衣和手套添上了一股肅穆感,宛如正進行著某種特殊儀式一般。
    
    「時間差不多了。」塞雷婭舉起盾。「行動吧。」
    
    隨著法杖輕觸地面,閃靈吸入了一口帶著寒意的空氣,棕黑的深邃眼眸映上了莫測的遙遠景色。塞雷婭率先走下樓梯,領著薩卡茲醫者。
    
    
    ▲
    
    
    「另一邊開始了。」德克薩斯壓住單邊的耳機,努力接收那微乎其微的訊息。
    
    計劃並不複雜,兵分二路尋找天災信標,估計會遇到的阻礙只有時間雨跟未知的位置。待到塞雷婭一側從最上方行動之後,便同時展開搜索。
    
    「我們要靜,她們要動。」聲音的主人帶著一股雀躍的活力,但卻與能天使有些許的不同。菁英幹員煌拍著德克薩斯的頭頂,迫不及待的語氣之中潛藏著好戰的氣息。「這樣吸引注意力的就是她們了。」
    
    能天使在遠方的樓梯口向下探照,只需微弱光源便可大幅增強能見度的夜視裝備提供了漆黑戰鬥時的視野,儘管向下建築仍有天井提供光線,但仍需要做好萬全準備。
    
    前進。能天使以手背向前阻擋,然後再換成向前指的手勢。
    
    她很認真。德克薩斯似乎能體會她的心情,一貫開朗的能天使會在此時變得如此安靜,那她內心的擔憂便不言而喻。
    
    煌點了點頭,接著一馬當先地向下走去。
    
    這層樓幾乎空無一物,只有應該是百貨公司遺留下來的櫃台分布在各處。德克薩斯瞇細了眼,為了降低被發覺的機率,儀器不得優先使用,造成了搜索的困難度大幅提升。
    
    她們已經設想好,可能會有人阻擋於此了。
    
    而那個人,可能會是莫斯提瑪。
    
    苦澀的味道從口中綻開,德克薩斯拍了拍煌的肩膀,示意自己要開啟搜索裝置。她看向能天使,而對方很有默契地也剛好將視線對上。
    
    能天使點了頭,早已知曉德克薩斯的安排。
    
    掛在腰身的小型探測盒被開啟,德克薩斯轉動著旋鈕,不斷變換頻道。而直到傳遞的訊息被接收之時,精確的位置資訊便立刻浮現。
    
    機會稍縱即逝,能天使舉起了槍,而煌也迅速地奔向了儀器指示的位置。
    
    「找到了,在這裡喔。」很快,她開啟了照明用的手電筒,並舉起了天災信標。
    
    能天使也掀起了夜視裝備,好讓雙眼適應那過於黑暗的環境。德克薩斯看著那塊四方的暗紫色物體,並確認了儀器迴饋的反應。
    
    不會錯的,所有的回報都沒有錯。但是,莫斯提瑪呢?她應該要阻止我們取得天災信標的,她先前的行動正是如此。
    
    先前......
    
    德克薩斯望向了那從天井口灑落的雨水,而就在她正試圖看清光亮之處時,一道靛藍的身影便閃現而至。
    
    時間雨,能夠增長或衰減時間的流逝。那是莫斯提瑪的源石技藝,不知什麼時候獲取的。重要的是,它失控了
    
    剎那間,樓層中廢棄的照明設備亮了起來。
    
    迅捷的身影正是莫斯提瑪,眨眼瞬間便來到了煌的面前。
    
    一切的發生僅在彈指之間。能天使將槍口對上莫斯提瑪,殺傷力低落的彈藥頓時傾洩而出。煌一手抱住天災信標,擺出了不完整的架式。
    
    而面對她們的,是環繞在周圍透著橙紅色彩的無形枷鎖。
    
    荒時之鎖。
    
   她是什麼時候施術的?德克薩斯的源石劍發出炙熱的溫度,點亮了帶著水氣的黑暗。
    
    莫斯提瑪就像是自在穿梭的幽影,她的動作與尋常的走動無異,但移動的速度卻宛如超脫時間束縛的一閃電光。
    
    再一次眨眼,莫斯提瑪來到了德克薩斯的眼前。
    
    她笑了,天災信標不知何時已經在她的手中。
    
    是她的時間,迅速到只能瞥見那一抹嫣然微笑;還是我們的時間,緩慢到無法跟上注定離去之物?
    
    赤黃劍光圍繞在德克薩斯的身旁,源石劍的變化猶如尖銳刀刃揮灑著滂沱暴雨,啃噬了倘佯且逍遙的存在。
    
    但是,它同樣無法攔阻時間在須臾之間消逝。
    
    德克薩斯感覺到眼前一片黑暗。
    
    
    ▲
    
    
    莫斯提瑪靠在牆上,口中的喘息凸顯了脆弱與疲軟的身軀,冷汗浮現在額上,卻沒有改變她嘴角的微笑。爬了幾層樓了呢?還有逃離的機會嗎?
    
    突然,墮天使揮動了手中法杖,靛藍色澤的未知能量立刻如子彈一般射出。
    
    厚實的聲音帶來了令人砸舌的擊中回饋。
    
    塞雷婭從陰影中出現,手上塔盾早已舉起。
    
    「放棄抵抗吧。」她的聲音冰冷,像從天上滴落的透明水滴。
    
    聞言,莫斯提瑪哼笑一聲,卻難以揣測其中情緒。
    
    「妳稍微思考一下,為什麼凱爾希會放任妳離艦。」塞雷婭不帶感情的聲音打入了莫斯提瑪的耳中。「而我,為什麼又會這麼精準的找到妳。」
    
    莫斯提瑪看了天災信標一眼,立刻發現了一痕血跡。那是煌留下的血印?塞雷婭算準了時機,在對手處於虛弱的狀態時出現。她早就知道在底層會發生衝突。
    
    施放荒時之鎖、躲避德克薩斯的源石劍,又消耗了多少氣力了呢?
    
    莫斯提瑪歪了歪頭,接著下一刻,她出現在天井的光線之下。時間雨淋漓其身,塞雷婭的心中閃過了不祥的預感。
    
    「我之前問過妳,我們是同一陣線的嗎?」莫斯提瑪的法杖發出光輝,像是方甦醒之刻的野獸。「時間過了那麼久,妳的答案呢?」
    
    「不是所有的答案都會被時間改變。」塞雷婭說道,她的聲音顯得有些乾硬。
    
    「也許,那只是因為妳不願讓時間繼續前進哦。」此刻,莫斯提瑪的態度讓塞雷婭感到刺痛。「妳一直想讓時間停留在過去,不是嗎?」
    
    來自萊茵生命的幹員不語,表情亦毫無反應。
    
    時間不會停止流動。
    
    下一秒,莫斯提瑪出現在塞雷婭的身後。她高舉法杖,接著往對方的腦後敲下。
    
    頓時,光芒迸發。
    
    是源石技藝,但不是塞雷婭的。莫斯提瑪被強烈的氣流逼得向後退去。另有其人,源石技藝的掌控程度並不遜於在場的兩人。
    
    雨滴自莫斯提瑪的法杖滑落,她的笑容依舊完美無瑕。
    
    她用時間雨重新補充了力量。塞雷婭重整姿態,面對著墮天使。
    
    莫斯提瑪揮動了法杖,荒時之鎖在此時能夠一勞永逸。但就在澄紅的枷鎖再次浮現時,卻有什麼東西已經不如以往了。
    
    視野變得白茫,空氣之中好似漂浮著某種物質。最重要的,荒時之鎖無法施展。莫斯提瑪愣了一下,才發現塔盾後的蹊蹺。
    
    「這點程度。」塞雷婭還是那樣的面無表情,但那對眼神,卻多了一絲對眼前的景象感到悲哀的情緒。「又能阻止誰呢?(*1)」
    
    莫斯提瑪舉起法杖的手顯得空虛,眼前的地面佈上白灰、枯骨,還有一片片的碎屑殘渣。
    
    「鈣化原野。」塞雷婭緩緩地說道。「妳光是維持不被它影響的防護,就已經瀕臨極限了。」
    
    「是啊。」但是,莫斯提瑪只是淡淡地回應。
    
    只見她放下了天災信標,接著抽出了第二把法杖,湛藍的瞳孔之中帶著不可名狀的平靜。
    
    黑鎖與白匙,那是足以代表她的源石技藝的法杖。莫斯提瑪將兩者交疊,兩根法杖便組合在一起。
    
    被刻劃的時間,在剎那之間停止。塞雷婭見到鈣質原野正在崩壞,但崩毀的方式卻又像是逆反生長一般,充滿著詭異的氣息。
    
    下一刻,黑與白的交合,射出強烈的一道尖刺。失去術法保護的塞雷婭咬緊牙關,舉盾對向威脅。
    
    而在尖刺與塔盾接觸的瞬間,強烈的光芒又再度綻放。攻擊被阻擋,施術的人想必精通著守護類型的術法。
    
    不會錯了。莫斯提瑪緊握法杖,她鎖定了這項術法的施放者位置。
    
    又是一次眨眼,莫斯提瑪消失了
    
    「閃靈!」塞雷婭看向閃靈藏匿的位置。
    
    墮天使已來至薩卡茲的面前。她揮舞法杖,令隱匿自身的閃靈不得不閃躲。
    
    攻擊、破壞,莫斯提瑪不停地向醫者進逼。
    
    防禦、閃躲,閃靈接連施法,源石技藝照亮了黑暗。
    
    序時之匙。
    
    墮天使噴發了強烈的波動,那就像是時針與分針交疊時的沉重存在。惡魔手中的法杖發出了最為強烈的光線,硬是格擋了這項法術。
    
    「停下吧,羅德島會治療妳。」閃靈突然開口,聲音帶著一股哀戚。「而妳也需要我們的治療。」
    
    聽見對方的話語,莫斯提瑪斂起了笑容。她輕吐了一口氣,周遭彷彿凝聚了比以往更加濃厚的某種東西。
    
    眨眼之間,黑與白交疊的力量再次襲來。
    
    此時,閃靈緊握法杖的姿態有些改變,幾乎是以倒持的方式作為架勢。
    
    宛如明鏡般的湖淵掀起波瀾,莫斯提瑪意識到了對方手中之物的真實用途為何。
    
    那是一把劍。
    
    劍鞘中的光芒猶如虛空深處迸發的一縷白線,將時空的指針應聲切裂。
    
    兩極混合的灰暗深淵即將掩蓋閃靈單薄的身影,渾沌的風暴夾帶著時間之流的咆哮,形成了鋪天蓋地的駭人野獸。
    
    但在她手中之劍的出匣瞬間,一切便靜止了。
    
    
    
    
    





    「要有光。
    
    
    
    





    
    霎時,黑與白分開了
    









(待續)


(*1)塞雷婭作戰台詞。



以下作者碎念: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多虧各位的支持與鼓勵讓我得以更新這一篇。

寫了很長,原先在算場景的時候就預計會爆字數了,但沒想到會爆這麼多,讓我以為這是完結篇了(?)

有很多是對設定的原創研究,各位當作是二次創作就可以了,主要是我想寫得爽一點,不過這作主角不是德克薩斯嗎?

阿哈哈,下一篇就完結了,容我再次感謝各位的觀看,謝謝。



    
    

    

創作回應

伊凡尼古拉斯
這裡的小莫呈現出了那神出鬼沒的時間源石技藝@@
感覺好美妙啊!(?)
如果說拉特蘭仍舊有監視官持續跟小莫聯繫的話,總有一天小莫在劇情裡還是會擋在羅德島前方,她有太多東西要背負了...
感謝Cale大!完食感恩~
2021-03-08 10:49:43
Cale Wei
感謝伊凡的支持(

小莫的角色性格跟設定很有大書特書的啊xd 時間做為特色的性質也在場景裡面有很多互相搭配的地方,是很好發揮的點
2021-03-08 13:11:1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