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1?萬】符契師 § 第捌符(1)

| 2021-03-07 15:53:43


§ 後手

§§§
  「——」


  爆炸。
  陣法爆炸了,理論上應該離持續下墜的自己很遠的陣法爆炸,陳興良居然也感覺得到。
  自從進這個空間以來,距離感就變得很奇怪。

  但這不太重要。
  重要的是,靈體狀態的陳興良總算落地了。
  落地?
  自己居然可以落地?

  陳興良起了身。
  那是一塊說不出噁心的地板,整個空間十足廣大,也很深,就像是一口開口足有自己房間面積的深井。

  「這裡是……」他張望了頭。

  發覺除了自己以外,還有兩個人在對峙著。
  一個是渾身黑氣的老滷,那半透明又飄忽不定的狀態,明顯是靈體。

  而另外一個。

  「好了,雖然不利了點,但我還是可以跟你打最後一場,不對,搞不好其實也不是那麼不利。」

  自由之身。
  身後一虎一貓,靈體狀態的半透明符契師,伸了伸貓一般的懶腰。

  「妳——妳做了什麼!」老滷氣急敗壞的大吼。
  「你猜不到嗎?不太可能吧?」尹絮榕搖了搖頭冷笑。

  之後老滷睜大雙眼。
  是只能想出一個答案,但卻難以置信真是這個答案的睜大雙眼。

  「莫非……他的名字不叫陳興良?」所以他用了問句,還加了個莫非。
  「搞不好?」尹絮榕無辜地偏了頭。
  「不可能!一個人出生在世被稱呼最多次的詞,就是他在生死簿上的名字!他不可能不叫陳興良!」老滷抓著頭髮咆哮。
  「是這樣嗎?你的命術誰教的?你爸嗎?他一定很爛。」尹絮榕邁開腳步,地上冒出了點點蒼火。
  「莫非……」老滷依然是錯愕的一張臉,但是他也反射性的催動黑氣。

  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陳興良杵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我收了他六百萬,換算時薪六百塊元,差不多值一點一五年,拼命的工作,時薪六百元實在是太六根清淨了吧。」尹絮榕身後的帶翼猛虎咆哮。
  「妳用自己的陽壽幫他換名?」老滷的臉難掩難以置信,周身黑水擬出數十隻魑魅魍魎。
  「對啊,一年而已,收費挺便宜的吧?」尹絮榕微笑。

  陳興良杵在原地。



  「五千萬乘以這個任務的死亡率,加上成本。比如說成本三萬吧,任務死亡率百分之一,那這個任務開價就是五十三萬,大概這樣。」尹絮榕讓毛筆收尖。
  「……那我的呢?」陳興良大駭,六百萬不就是死亡率差不多有12%的意思嗎!
  「不跟你說。」尹絮榕轉開朱砂。
  「為什麼?」陳興良偏著頭。
  「我的算法比較特殊……因為你是個好人。」尹絮榕微笑。



  對啊…
  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難道妳的兩隻契獸也是用命換的?」老滷頓了頓,恢復了最初的冷靜表情,以及臨敵應有的準備。
  「這倒不是,不過有點關係。」尹絮榕挑眉,也索性叫出叉尾貓,這一回或許不能用這隻契獸來偷襲。

  「妳是尊體?」老滷立刻就明白了。
  「至陽的。」尹絮榕也沒有隱瞞的意思。

  「我不懂,能活數百年的至陽尊體,即便不成為魑魅魍魎的主人,光是苦修數百年,依然可以呼風喚雨。」老滷的臉色難以言喻的複雜。
  「估計是吧?」尹絮榕笑得也很複雜。
  「那為什麼,要拿珍貴的陽壽,去為陌生人換名,交換金錢這種沒什麼意義的東西?」老滷誠懇的問。
  「你活這麼久幹嘛?變那麼強幹嘛?」尹絮榕搖了搖頭。
  「這需要理由嗎?」老滷不解。
  「你找不到理由,那它就是需要的。」尹絮榕微笑。

  兩個術者備戰完畢。
  一個渾身燃著蒼火,背後站著一頭弓起身體的四凶窮奇,身前飄著一隻優雅的叉尾貓,兩頭本命契獸散發著難以言喻的存在感。
  一個渾身冒著膠泥狀的黑氣,周身冒出烏漆一片的各式怪物,有人形,有獸狀,有鳥貌,有蛇樣,各個存在感不強,卻近乎是源源不絕的冒出來。

  「……」老滷沉默。
  「輸了後,你就退休吧。」尹絮榕打破沉默。
  「妳以為這樣比較高尚嗎?」老滷苦澀地笑了笑。
  「不,這單純是是我高興這樣做,贏的人才會比較高尚。」尹絮榕直接否認。

  「尹家真是爽快。」老滷劍指。
  「名號是打不了人的。」尹絮榕抬手。

  蒼火一閃。
  尹絮榕的背出現在陳興良的眼前。
  瞬間換物!
  陳興良認得,這是叉尾貓玉子燒的能力。
  然後他才看見,所有被老滷召喚出來的黑泥魑魅魍魎沒有一隻攻擊尹絮榕,而是通通撲向自己!

  「跑!」尹絮榕揮舞蒼焰,打下所有朝陳興良跑來的魑魅魍魎。





§§§
  轟!
  轟轟轟!
  陳興良抱著腦袋蹲下大叫!
  操控蒼火的尹絮榕大吼,但爆破聲連綿不絕,她的聲音在這裡相當模糊。

  一團猩猩狀的黑泥撲了上來。
  尹絮榕揮火把牠斬成兩半,另一隻手揮出一道火繭。


  「什麼!」陳興良大叫。
  「快跑!往上跑!」尹絮榕騰出雙手,在陳興良的耳邊大叫。
  「往上跑?!」火繭越來越薄。
  「你要摸到你的身體,喊你的名字,你就會回到體內,逆五行陣就可以解掉了!」火繭裂出幾道縫。
  「我的名字不就是陳興良嗎!」火繭破了一個洞。
  「不是身分證的名字!是那個名字!」火繭破了第二個洞。

  那個名字?
  哪個名字啦!

  火繭破碎。
  群魔亂舞。
  尹絮榕轉身回去,雙手各自掐著一大團激烈螺旋的蒼火。
  她將螺旋蒼火扔了出去,那兩團蒼火分成了兩隻老虎撞上群魔。

  「只要它們其中一隻摸到你,我們就會死在這裡了,但這個沒關係,我全部會擋下來。」尹絮榕空著的雙手合十。

  「這要怎麼上去啊?」陳興良大喊。
  「爬上去啊!」尹絮榕大喝,將合十的掌揮出!

  掌緣射出一道垂直焰氣。
  焰氣劈開尹絮榕自己放出來的火焰猛虎,劈開正在跟火焰猛虎膠著的妖魔鬼怪,越射越遠,越走越快,越來越大。
  那參天的火刃劈到了空間邊緣。
  火焰在空間的內壁,燒出一道醜惡的壁疤。

  「爬!」尹絮榕雙手架開左右的黑泥怪物。
  「那妳——」陳興良抱著頭壓低身體,從尹絮榕的掩護下向前奔跑。

  忽然。
  尹絮榕不見了。
  黑泥鬼怪物也不見了。
  陳興良回了頭。

  「快走!」

  叉尾貓玉子燒兩條尾巴晃了晃,隨即疲憊地閉上眼,身體漸漸消失。
  牠在尹絮榕的指示下,把尹絮榕傳送到最後的位置。

  是背再次對著陳興良,面再次正對著敵人的位置。
  敵人也看著尹絮榕,瞇上眼。

  蒼火。
  黑泥。
  空手。
  沒有符的符契師。
  沒有傀儡的傀儡師。
  還有沒有屁用的工程師。

  「嘎啊啊啊啊啊——」陳興良頭也不回的爬了上去。
86 巴幣: 32

創作回應

Kitro
哦哦哦哦哦哦哦熱血起來了啊
2021-03-07 17:48:47
我也加班家的好燙阿哈哈
2021-03-07 22:41:40
Kitro
辛苦了~
2021-03-07 22:44: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