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二十九章 無法回應的愛

丹雀 | 2021-03-07 01:24:36 | 巴幣 10 | 人氣 115







  當夏婉芸離去後,我們也沒有心思在進行決鬥,便各自回到自己的教學大樓,只是從那之後再也沒見到方証岳的身影。

  他應該是在為明天的決鬥做準備。

  我們大家是這麼想,所以沒有特別去打擾他,深怕會讓他分心。

  「丹楓姐姐?我們的房間是旁邊那間喔!」雲霞抓著我的衣角,好心的提醒道。

  我抬頭看著眼前的門牌,上頭的人名確實不是我們的名字,只不過……

  「雲霞,不好意思,可能要請妳先回房了。」我對著雲霞說道,然後轉身往走廊的另一邊跑去。
  「你果然在這裡。」我喘著氣,將鐵柵欄恢復原狀後,走到方証岳的身旁坐了下來。

  沒想到我會出現在這裡的方証岳,訝異地看著我說:「我原以為會是杜威那小子,真是作夢也想不到會是妳來。」

  「明天的決鬥……你有信心嗎?」我低聲地在他的耳邊說道。
  方証岳只是笑笑地避而不談,反而開口說:「我們家是建築行業,自從母親過世後,我和父親便開始隨著工地在何處,就居住在何地的生活方式。」

  「有一次因逢雨天而暫停開工的我便到附近的商家消磨時間,就在那時候我進到了一間卡牌店,裏頭有很多和我相同年紀的孩子在玩牌,當時我發現有名孩子打算把手中的卡片都丟進垃圾桶,我便阻止了他的行為。」

  方証岳說到這裡突然無奈的笑了笑,而我則是接著說:「那副牌……就是『雷風水魔獸』的牌組吧?」

  他點頭表示我說的並沒有錯,於是繼續說:「之後我便拿著那副牌,只要有時間就會在各地的卡牌店找人交流,只是每打必輸,從來沒有贏過一場。當下很多人都建議我換別副牌來玩,認為我手中的牌,難度太高也沒有競爭性。」

  「那時充滿挫折的我,手裡緊握著『門的守護者──雷風水魔獸』,當我打算放棄的時候,一名少女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用著溫柔的語氣對著那張牌說……」方証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來那句話對他來說非常的重要。
  「原來是最強的守護者,雖然要把好不容易召喚出來的三魔神解放才能特殊召喚,但是為了想要守護的對象,這麼做也是值得的。」少女看著我手中的牌,說了些我聽不懂的話語。

  「怎麼會值得?雖然它的攻擊力真的很高,但是一出場就被對方破壞了,那我還不如直接用三體魔神還比較厲害。」我回想起之前的決鬥,每次好不容易召喚出其中一位三魔神,對方很輕易地就將它送入墓地,更何況是還要將它們合體的怪獸。

  「分別用三魔神進行總攻擊是不錯,不過還是有不得不變成『守護者』的時候。當你找到那樣的理由,一定會知道我想說什麼的。」少女依舊堅持自己的看法,但是實際用這副牌玩的人是我,那樣的挫折和無助感,妳會懂嗎?

  於是我和她相約同一時間在這裡打牌決一勝負,她必須使用我的牌組,而我則是會用新的牌組和她決鬥。

  只不過到了隔天,她並沒有依照約定而來,當時我認為她是夾著尾巴逃走了,只會說些好聽話,到頭來的結果還不是一樣。

  直到我們預定的工程結束,要進行新的工程而離開時,她終於出現了。
  方証岳說到這裡,將緊閉的雙眼睜開,然後緩緩地說:「她手裡拿著我手中的那副牌,一臉病懨懨的樣子來到我的面前,當下我已經沒有心思和她一決勝負,而是在那瞬間深刻體悟到她所說的含意。」

  「所以……其實你也很喜歡夏婉芸吧。」我天外飛來一筆的說。

  他詫異地看著我,我則是笑著說:「雖然你現在說的事情和夏婉芸沒有直接的關聯,但是我知道你的心意,還有你遲遲不敢表態的理由。」

  聽到我這麼說,方証岳也笑了出來,一臉頗為無奈的說:「看來只要和『遊戲王』有關聯,妳就真的是天下無敵。」

  「我確實喜歡夏婉芸,但是我們不可能在一起,因為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只要『那個人』被我們消滅後,所有的一切就會恢復原狀,我們也會回歸原本的生活,那時我和她是註定被迫分離,永遠也見不到面。」方証岳難得感傷的說。

  「但、但是米俐和江玟霖……」

  「他們不一樣。」方証岳打斷了我的話,在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時候,他先開口說道:「不過妳說的對,我會在這次決鬥中,好好對她說清楚我的打算。」

  那次對話後,我和方証岳分別回到了寢室,一直到決鬥當天,我們彼此都沒再交談,也沒再見過面。


  我們來到五樓的卡片對戰D室,門一開裡頭依舊寬敞,仍然有分離式冷氣、地毯和沙發,採光也非常不錯,明明是一樣的場景,如今卻不再讓人感到喜悅。

  除了我們班的成員外,C班的茹茹、胡智壢和盛錸,以及昨天先一步離開的學生會成員東萓也來了。

  「關於昨天的約定,你沒有忘記吧?」夏婉芸的臉頰泛起紅暈,仍堅強地對著方証岳說道。

  「我沒有忘,也不會食言。」對方義正言辭的回道,讓在場的我們嚇的一身冷汗,尤其是昨天聽完他與那名少女邂逅的我。

  「那就好,那我們開始吧。」夏婉芸和方証岳站定位置後,各自從牌堆抽了五張牌。

  「我召喚『電池人─單四型 (ATK/0)』並發動效果,從手牌特殊召喚第二張『電池人─單四型 (DEF/0)』。接著將場上兩體光屬性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奧米加星聖 (ATK/2400)』。」夏婉芸很快就召喚出超量怪獸,在場上覆蓋兩張牌後,便結束了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方証岳不示弱的從手中亮出了一張牌說道:「從手中發動永續魔法卡『上級召喚之力』。」

  「連鎖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魔宮的賄賂』,將對方發動的魔法卡無效並破壞,但是對方可以抽一張牌。」夏婉芸很快就將方証岳的戰術瓦解掉,這樣一來想要上級召喚三魔神就變得很困難。

  「對方場上有怪獸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等級5的『惡龍 (ATK/2000)』,但是以此方法特殊召喚時,此卡的攻擊力變成一半。」方証岳再度從手中將一張怪獸卡亮了出來說道:「我將手中的一張卡送入墓地,特殊召喚『巧詐師 (ATK/2000)』,由於我送入墓地的卡片是『魔轟神獸 妖精貓』,其效果可以破壞場上一張卡片。」

  「連鎖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神之通告』,支付1500分的生命值,將對方特殊召喚的怪獸無效並破壞。」夏婉芸再度展開反擊,雖然自己場上的超量被破壞了,但是對方也只剩下攻擊力只有1000分的怪獸。

  「這樣的話,發動魔法卡『犧牲人偶』將場上的『惡龍』解放,從手中特殊召喚『風魔神 邦卡 (ATK/2400)』,但是這回合不能進入戰鬥階段。我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夏婉芸 生命值6500分/手牌1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1
  「這次你終於願意認真和我決鬥了。」夏婉芸從牌組抽了一張牌,開心的說:「這樣的話,我可不能這麼快就投降。」

  「當然!如果妳太早認輸,可就見不到我的王牌了!」方証岳也笑笑地回應。

  好閃!是誰在放閃光彈!

  我在心中吶喊,明明很喜歡對方卻不能說出口,那麼你的答案到底是什麼?

  「我從手中捨棄『雷海馬』發動怪獸效果,從牌組將兩體光屬性、4星、雷族、攻擊力1600分以下的怪獸加入手中,但是這回合不能進行特殊召喚。」夏婉芸立刻補充手中的牌。

  「召喚『太陽電池人 (ATK/1500)』並發動效果,將牌堆的『電池人─單三型 (ATK/DEF 0/0)』送入墓地,結束這回合。」

  場上只有一體怪獸,沒有任何的蓋牌便結束回合,了解其中含意的人便看向她的手牌。

  「抽牌。原來如此,利用心理戰術的牽制。因為『風魔神 邦卡』的效果對方不敢攻擊,而我則會擔心對方手上的『誠實』。」方証岳立刻看穿了對方的戰術,不過他毫無畏懼的說:「戰鬥階段,我用『風魔神邦卡 (ATK/2400)』攻擊『太陽電池人 (ATK/1500)』。」

  「竟然沒有任何猶豫的攻擊。」胡智壢有點訝異他會如此莽撞,雖然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

  「不愧是方証岳,不管面對任何困難或難題都會勇往直前!」他的好友杜威握起拳頭開心的說。

  「發動手中『誠實』的怪獸效果,將此卡送入墓地,選擇我方一體光屬性怪獸提高對方怪獸的攻擊力。」夏婉芸果然使用了那張牌,不過對方不以為意。
  
  「妳預測了我的戰術,難道我不會嗎?」方証岳立刻將覆蓋的牌亮開:「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威壓之力』,我方場上存在等級7以上的升級怪獸時,無效對方怪獸的效果發動並破壞。」

  方証岳果然也預留了一手。
  夏婉芸 生命值5600分/手牌1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0
  優勢依舊在對方身上,但是夏婉芸並沒有因此退縮,反而非常的開心。

  「我召喚『電池人─單四型 (ATK/0)』並發動效果,從墓地再度特殊召喚『電池人─單四型 (DEF/0)』。」利用剛才「雷海馬」檢索的卡片,夏婉芸這次沒有立刻進行超量召喚,而是從手中亮出了另一張怪獸卡說:「場上存在兩體『電池人』的場合,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燃料電池人 (ATK/2100)』。」

  「接著發動『燃料電池人』的怪獸效果,將場上除此卡以外的一體『電池人』解放,選擇對方場上一體怪獸返回手中。」

  「風魔神 邦卡」被送回持有者的手中後,對方便進行直接攻擊,然後結束了回合。

  「抽牌!發動魔法卡『七星寶刀』將手中的『風魔神 邦卡』除外,從牌組抽兩張牌。」方証岳看了手中的牌,喃喃的說:「看來差不多了。」

  他瞥了我一眼,語重心長的說:「我從手中召喚『西蒙 LV3 (ATK/1200)』並發動效果,從牌組將『核心鑽』加入手中。」

  我們所有人瞪大雙眼看著場上,那名頭上戴著護目鏡,滿臉灰塵的藍髮少年。

  「那張卡是?」夏婉芸和C班的學生都困惑的望向我,我則是笑笑地沒有多說。
  「我們不可能在一起,因為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和她是註定被迫分離,永遠也見不到面。」

  「但、但是米俐和江玟霖……」

  「他們不一樣。」
  我突然回憶起之前的對話,這時才知道方証岳說的不一樣。

  雖然米俐是這個世界的人,但是他和江玟霖相處了這麼久,而且也是E班的學生,所以早就知道我們不是這世界的人。

  然而夏婉芸並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

  「場上存在『西蒙』的場合才能發動魔法卡『核心鑽』,此效果為從手牌、牌組或墓地特殊召喚一體『顏面─螺巖 (ATK/15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將此卡作為祭品,破壞場上一位成員。」

  「戰鬥階段,我用『西蒙 LV3 (ATK/1200)』攻擊『電池人─單四型 (DEF/0)』,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這時「西蒙 LV3」開始成長,從原本弱小的樣子變成有自信的少年。
  夏婉芸 生命值5600分/手牌0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5900分/手牌0蓋牌2
  「這是……怎麼回事?」原以為摸透對方的牌組,沒想到對方卻召喚了從沒見過的怪獸。

  夏婉芸不知道要如何面對眼前的狀況,以前明明能夠清楚知道他的想法,為什麼現在卻什麼都不懂了。

  一瞬間那該是熟悉的身影,如今卻像是陌生的殘影。

  你是誰?你是我認識的那個人嗎?

  腦海中、內心裡不斷浮現出各種無法釋懷的疑問和無法表達的情緒。

  我該怎麼辦?我到底要怎麼做才好?

  「夏婉芸,輪到妳的回合了!」

  我的回合?

  對了,他已經結束自己的回合,所以現在是……

  「抽牌!」

  C班的學生、學生會的東萓和雲霞都看著抽完牌就沒有任何動作的夏婉芸,我則是擔憂地望向方証岳。

  「夏婉芸──我可不記得妳是會因為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就選擇逃避的人,有話直說、勇往直前不是妳最自豪的嗎?難道妳都忘了?」方証岳大聲的喊道,讓一旁的我們不知不覺捂起了耳朵。

  像是喚回了對方的意識,夏婉芸的雙眼變回一開始炯炯有神的樣子,不再感到迷惘地說:「我將墓地的『燃料電池人』和『太陽電池人』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電池人─業務用 (ATK/2600)』。」

  「接著發動『電池人─業務用』的效果,將墓地的雷族怪獸『雷海馬』除外,破壞場上一體怪獸和一張魔法或陷阱卡。」恢復平常心的夏婉芸,立刻用唯一的怪獸進行反擊。

  「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不屈的靈魂』,場上存在『紅蓮團』或『大紅蓮團』成員才能發動,對方發動破壞我方場上卡片的怪獸效果或魔法、陷阱卡時,無效該效果並破壞。」

  「我的回合結束了。」手上和場上都沒有任何卡片的夏婉芸,只能選擇結束自己的回合。

  「抽牌!」方証岳看了眼手中的牌後,開口說:「我發動『西蒙 LV5』的成員效果,場上沒有『顏面─螺巖』的場合,可以從手牌或墓地特殊召喚『顏面─螺巖』到場上。戰鬥階段,我用『西蒙 LV5 (ATK/2400)』和『顏面─螺巖 (ATK/1500)』直接攻擊玩家。」

  受到大傷害的夏婉芸只能賭下一次的抽牌機會,不然這場決鬥的勝利就會被對方拿下。

  我想要贏……

  就算眼前的你變的如此陌生,我對你的感覺仍然不變,所以我想要贏。

  夏婉芸將一切都賭在下一次的抽牌。

  這時對方突然發動了一張特別的卡片。

  「我發動魔法卡『禮物交換』,雙方從牌堆將一張牌裏側除外,這回合結束時,將除外的卡片加入對方的手中。」

  「這是?」

  在場除了當事人外,大家都疑惑地望著我,我則是很無奈的看回去。

  可以不要因為我很「狂熱」,就認為任何不解的問題我都會知道,好嗎?

  雙方選完卡片後,方証岳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夏婉芸 生命值1700分/手牌0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5900分/手牌0蓋牌1
  雙方將對方除外的牌拿到手中,夏婉芸頓時定格在原地,方証岳則回到了原本決鬥的位置。

  「怎麼了?怎麼了?」他們交換了什麼牌嗎?」茹茹好奇地想要跑去偷看夏婉芸手中的牌,不過被一旁的盛錸拉住。

  終於回過神的夏婉芸,發現輪到自己的回合後,趕緊回到自己決鬥的位置,然後用著發抖的手從決鬥盤中抽了一張牌。

  我們看著滿臉通紅的她,再望向一臉靦腆的方証岳,這下連我們都開始好奇了。

  「我、我……召喚『電池人─單一型 (ATK/0)』,結、結束這回合。」比起上次還要結巴的夏婉芸,把一體守備力有1900分的怪獸採取攻擊狀態,然後就這樣結束回合,旁觀的我們全看傻了眼。

  「那就輪到我了,抽牌。」反觀方証岳和平常一樣沒有奇怪的舉動,唯一讓人覺得古怪的地方只有他竟然會流露出難為情的表情。

  「戰鬥階段,我用『西蒙 LV5 (ATK/2400)』攻擊『電池人─單一型 (ATK/0)』。」
  夏婉芸 生命值0/手牌1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5900/手牌2蓋牌1
  最後因為夏婉芸的失誤而輸了決鬥,不過本人並沒有感到沮喪,讓旁觀的我們都鬆了一口氣。

  至於我則是悟出了一些端倪,看來方証岳最後還是選擇接受對方,他會刻意把「動漫牌」放進這副牌組中,很明顯是在確認夏婉芸和自己是否能夠接受。

  之後在夏婉芸恢復平常心,而且更加渴求勝利後,方証岳便有所覺悟了。只不過接下來的日子……
  「碰──」

  這時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打開。

  所有人全停下手邊的動作,一致性的轉頭望向不速之客。

  一名薄荷般青綠捲髮、穿著紫色學生制服的女學生,氣勢非凡的走了進來,後頭還跟著三名A班的學生。

  看到這景象的茹茹、胡智壢和盛錸全傻了眼,緊張的說:「副會長大人,還有三大社團的社長!」

  聽到他們說的話後,我才想起眼前這幾位正是武術社的霍兄、花壇社的姚姊和資訊社的苗姊。

  副會長不理會他們的驚呼,逕自走到了銀色長髮少女東萓的面前說:「學生會長,原來妳跑到這裡來了。」

  這回所有人都驚呼了起來,因為該學院的學生會長從來沒有離開過學生會以外的地方,所以除了三大社長、聖伍和指導老師、主任及校長以外,沒有人看過學生會長的模樣。

  「東萓,原來妳、妳是學生會長!」我忍不住驚呼的說道。

  只是我話才剛說完,卻發現後頭三位社長一致性的把頭偏向一旁,難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哦?東萓?」副會長挑眉的看著自家會長,然後說:「冒用我的名字跑來E班?這就是您的另有安排?」

  「那、那個……」會長苦笑的想要說些什麼,不過真正的東萓繼續開口說:「這件事情晚點再說,我們先處理比較要緊的事情。」

  「比較要緊的事情?」我不小心脫口而出,趕緊用手遮住嘴。

  不過對方好像不介意,然後對著會長說:「天使來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