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杜若與紫藤 結案報告1-2

雞縛靈 | 2021-03-06 20:00:12



  
  
  西冠口牌樓的大鐘指在六與七之間。
  
  因為失眠、紫藤其實早早就醒來了,但紫藤卻只是在床上東翻西滾、直到外頭開始變得喧鬧,才決定踏出房門等待與杜若碰面。
  
  西冠口,顧名思義就是鉛炭鎮西區的出口。然而隨著時間與人口的推移,在裡頭的住宅也像是滾出籃子的馬鈴薯一樣一個接一個地溢出邊界,使得西冠口逐漸被埋入了街道當中。如今西冠口已經不再是鉛炭鎮的西邊界,而只剩下地標性的功能罷了。
  
  不過冠口下的大街仍然是鎮裡最為熱鬧的地方,尤其是在居民密集的西區更是如此。現在比起紫藤平時出門的時間要來得早了一些,透過棚架灑落的淡黃色晨曦下,許多店家正張羅著準備營業,賣早餐的男孩將籃子吊在胸前四處向老闆們兜售,時不時還可以聽見既像在生氣又像在激勵的吆喝在街邊響起。
  
  如果把爐火關起、上頭殘留也會殘留著這樣的熱度吧。比起平時那烤得讓人流汗的熱情,紫藤或許更喜歡這種恰好能夠烘乾手心的距離感。儘管紫藤也喜歡那些流著汗、扯著嗓門說話的大叔大嬸,但要是靠得太近、卻也有些太悶熱了。
  
  紫藤靠在牆上看得出神。就在這時,小腿忽然傳來了奇怪的觸感。紫藤低頭一看,才發現是一隻灰白色的小貓不知從哪鑽了出來,正蹭著自己的小腿撒嬌。
  
  牠的脖子跟耳朵上沒有項圈或是記號,所以多半是鎮裡的流浪貓吧。
  
  ……是肚子餓了嗎?
  
  其實流浪貓狗不是很受到大家的喜歡,原因是牠們經常跑到廚房或是垃圾場搗亂,放置的器具跟管線更是常被牠們咬壞。但鉛炭鎮卻到處都是可以讓牠們藏身的縫隙,所以就算居民再怎麼頭痛,也沒有有效的防治手段。
  
  可是當紫藤回過神來的時候,卻已經向四處兜售的男孩買了顆饅頭回來。
  
  紫藤蹲下身、試著剝下一小塊遞到小貓面前。上次其他貓咪也是吃這個吃得很開心的樣子,所以紫藤也猜這小傢伙會喜歡。
  
  結果果然不出所料,只見用鼻頭左右端倪了一會後,小貓就探出舌頭與下顎、津津有味地吃了下去。
  
  趁著這時候,紫藤小心翼翼地伸出了另一隻手、用手背滑過了小貓的後腦。雖然看起來髒兮兮的,但毛卻比想像中要來得柔順許多。
  
  見到對方沒有抗拒的意思,紫藤便更進一步地用手掌來回撫摸牠的後頸。從指尖到掌心,自柔順毛皮滲出的暖烘烘體溫彷彿能夠將掌心那殘留的破碎觸感給刷去。
  
  注意到這點後,紫藤更是捨不得將手給移開了。僅僅是這樣摸著,紫藤就感覺到原本緊勒著胃部的灼熱感趨緩了下來。
  
  撫弄著那小傢伙的腦袋,不知不覺整個饅頭就都被剝完了。吃得心滿意足的牠發出咕嚕嚕的聲音一個勁地蹭著紫藤撒嬌,甚至還翻過身、向自己坦露出柔軟的肚腩。
  
  因為牠們通常對人有很強的敵意,所以這反應讓紫藤很是驚喜。而既然對方都表現出允許了,紫藤也只能伸出手——
  
  「啊!紫藤!我到囉!」此時,身後突然傳來了那元氣十足的呼喊。
  
  小貓神色一驚、連忙翻過身子,一溜煙地就鑽進巷子裡頭、消失了蹤影。
  
  「那個……我是不是、打擾到紫藤了?」
  
  看見紫藤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一副悵然若失的模樣,杜若就好像是不小心看見了不該看見的東西似地發問。
  
  
  
  「來~紫藤給妳摸吧!」
  
  過了一會,杜若捧著禮物般地抱著剛才那隻灰白色的小貓遞到了紫藤的眼前。
  
  「我……我才不要。」
  
  但卻只是讓紫藤困擾地別過了頭。
  
  剛才、杜若說要替紫藤賠罪,也不等紫藤回應就自顧自地鑽進了小貓跑走的小巷。結果沒過多久,走回來的杜若懷裡就多了那隻小貓。
  
  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方法抓住人家的,只見被環抱住的小貓縮著身子、害怕地垂下雙耳,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
  
  「咦?可是紫藤不是喜歡貓咪嗎?」杜若不解地歪過腦袋,那本來應該白淨的的臉上,還沾著因為抓貓而抹上的一塊灰白。
  
  「我才、才沒有……只有一點點而已。」紫藤撇過頭。
  
  因為只有小孩子才會在路邊逗弄流浪貓狗,所以紫藤可一點都不想要被當成那樣。尤其、還是在看起來比自己還年幼的杜若面前。
  
  「可是……牠看起來比較想給紫藤抱的樣子耶。」
  
  這句話讓紫藤有些在意地瞥了杜若懷中的小傢伙一眼。
  
  「唔……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啊!
  
  ——紫藤在心裡這麼大喊。手卻早已不受控制地伸了出去。
  
  「好、好啦……我來抱牠總可以了吧。」
  
  紫藤邊說著、邊戰戰兢兢地探出了雙臂,從杜若的手中接過了一臉害怕的小貓。
  
  也許是因為在害怕的關係吧,牠的身體明明像是感到冷一樣地發著抖,但體溫卻要比紫藤的來得高上許多。
  
  紫藤一手托著小貓的身子,另一隻手則放在那小巧的腦袋上順著毛輕輕地撫摸著。不一會、那小小的身體便停止了顫抖,在紫藤的懷中蹭了蹭後便發出咕嚕嚕的鼾聲睡了過去。
  
  「……紫藤好溫柔喔。」杜若看著紫藤輕柔的動作,稱羨地說。
  
  「這……又沒什麼。」被這樣說讓紫藤感到有些彆扭,卻因為懷中的小貓而做不出什麼動作。
  
  不過就只是普通地抱著牠而已,哪算得上是什麼溫柔。
  
  紫藤默默地低下頭,懷中的小貓毫無防備地在雙臂間睡得香甜,糖絮一般柔軟的肚腩因為呼吸與心跳而微微地鼓動著。僅僅只是將手放在那顆溫暖的腦袋上,便能夠聽見呼嚕嚕的鼾聲悶悶地傳來。
  
  溫柔。
  
  紫藤偶爾也會被人這麼形容。
  
  但自己其實一點都不想被那樣說——尤其,是被杜若。
  
  因為溫柔跟軟弱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同。
  
  可是,自己也並不堅強。
  
  那毛茸茸的耳朵因為紫藤的嘆息而輕輕顫動起來,紫藤再次探出手,小心地將被吹亂的軟毛給理了整齊。
  
  幸好在到學校前,小貓就醒了過來,於是紫藤便蹲下身放走了牠。要是被雲實老師看見自己抱著貓咪進教室,就算脾氣再怎麼好也還是會生氣的吧。
  
  在紫藤的腳邊蹭了兩下後,小貓便一溜煙地跳進小巷裡消失了。
  
  「一定還會再遇到的啦。」杜若說著,走到了愣愣地看著小貓離去的紫藤身旁。
  
  「……快上課了,走吧。」
  
  轉身邁開腳步的紫藤悄悄摸了摸掌心,多虧整段路上都抱著牠的福,手心殘留的觸感霎時全被那毛茸茸又暖呼呼的感覺給刷得模糊不清了。
  
  要是再抱久一點,是不是就可以完全洗刷掉了呢?
  
  紫藤這麼想著,告訴自己不過是因為這點感到可惜罷了。
  
  
  
  
  
  當注意到的時候,杜若就不知道跑去哪裡了。中午離開前紫藤環顧了教室一圈,但卻就是沒看見那個活力旺盛的白髮女孩。
  
  ……算了。
  
  自己本來就一直是一個人的——紫藤才這麼想,就聽見了那道充滿精神的聲音從巷子的另一頭傳來。
  
  「啊!紫藤~這邊這邊!」
  
  好像早猜到了紫藤會走這條路一樣,杜若在前方用力地朝著紫藤揮手。不等紫藤走過去,杜若就像個急著想炫耀的孩子般小跑步了過來。
  
  「紫藤聽我說聽我說!好消息喔!」杜若看著紫藤亮出了大大的笑容,彷彿隨時都會撲過來般的氣勢讓紫藤下意識地退開了幾步。
  
  「怎、怎麼了?」
  
  「鏘鏘!狐狸同意了耶、太好了!」
  
  一時間,紫藤還沒有反應過來杜若在說些什麼,過了足足半拍才回想起來。
  
  「喔……這樣啊。」
  
  狐狸——也就是杜若的雇主——似乎同意紫藤跟杜若一起行動了。
  
  本以為對方應該會是一個更為謹慎的人,結果沒想到真的就這麼同意了嗎?
  
  結果相較杜若的興奮,得知這道消息的紫藤更多的只有「好像還能夠繼續苟活下去」這類的慶幸而已。
  
  「什麼『這樣啊』嘛!紫藤就不能再高興一點嗎!」
  
  被草草回應的杜若不滿地鼓起臉頰、咄咄逼人地湊近了紫藤。
  
  「好、好啦……不用靠這麼近。」紫藤則像快被壓倒似地,向後退開了身子。
  
  杜若的大眼睛直直盯著自己,紫藤明明一點都不擅長和人對視,可是這時候、紫藤卻還是忍不住瞥了對方一眼。
  
  ……杜若果然長得很漂亮啊。
  
  該說是天生麗質嗎?那白嫩的臉頰上沒有一絲疤痕,鑲在櫻色嘴唇上的鼻子也小巧的恰到好處。烏黑的大眼睛被雪白的瀏海給輕掩著,就宛如占卜師薄紗下的玻璃球那樣,一旦對上、就會讓人忍不住想起心窺探。
  
  紫藤似乎忽然能夠理解、鎮上的大叔大嬸為什麼會對杜若疼愛有加了。
  
  儘管跟現在的話題一點關係也沒有。
  
  「哼、算了。」
  
  就在紫藤胡思亂想時,杜若才退開了身子噘起嘴。
  
  「這樣才像是紫藤嘛。」
  
  ……自己在杜若眼裡到底是什麼形象啊?
  
  「喔、對了對了,還有這個!」
  
  杜若邊說邊翻找著腰包,一會便從裡頭拿出了一疊東西。
  
  紫藤不禁訝異地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大疊的鈔票。
  
  「這是狐狸給紫藤的報酬喔,每次完成任務狐狸就會發給我們的。」杜若拍著鈔票得意地說。那筆錢光用看的就能夠知道絕非是一筆小數目。
  
  只是,應該也沒有人會笑著說句「原來如此」,就收下突然遞到眼前的鉅款吧。
  
  尤其,是透過殺人所拿到的錢。
  
  「……我不需要。」紫藤雖然表現的平淡,卻有些用力地推開了杜若的手。
  
  「咦……?為什麼?」
  
  這陡然冷漠的語氣令杜若錯愕了。
  
  「我可不是為了錢而做這種事的。」紫藤側過臉、冷冷地說。
  
  即使紫藤工作好幾個月可能也不及杜若手中的那疊鈔票,但就算再怎麼缺錢,紫藤也絕不會因為沒錢而選擇做這種事。
  
  自己的復仇可不是這種無聊的私慾。
  
  「而且,這些錢又是哪裡來的?」
  
  「……這是狐狸給我們的呀。」
  
  「我不是在問這個。」紫藤斷然地反問:「如果這些錢是從目標身上搜刮下來的,那我們又跟沙華會有什麼差別?」
  
  「這……」杜若霎時被問得語塞了。
  
  昨晚攤販老闆被劫走財產的畫面還歷歷在目,這讓紫藤更沒辦法接受這筆來路不明的錢。
  
  就算不屬於那些打劫的混混,這些錢也不該屬於兩人,而本該只屬於那些灑著汗水的人們所擁有。
  
  「我覺得……狐狸不是會做那種事的人……
  
  「憑什麼?」
  
  「因、因為狐狸是個好人啊!」
  
  杜若提高了音量回答。卻無法再說出更多的理由來。
  
  「……就這樣?」
  
  紫藤失望地垂下了眼簾。
  
  或許,紫藤也希望杜若能夠推翻自己的質疑吧。
  
  然而杜若卻除了相信狐狸以外什麼也說不出口。紫藤並不希望自己成了沙華會的共犯,更不希望因此而去質疑眼前的杜若。
  
  「我、我會去跟狐狸問清楚的!」而從頭到尾都被問倒的杜若,只能咬緊牙根這麼說道。
  
  只是就算杜若再怎麼信任狐狸,那個狐狸對紫藤來說也不過是個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罷了,紫藤完全沒有理由去相信一個陌生人。
  
  況且,又有誰能夠相信一個騙子說自己沒有說謊?
  
  所以無論誠實也好、虛偽也罷,對紫藤來說唯一的做法就只有不收下這筆錢而已。
  
  自己磨利的決心絕不會輕易遭到玷污。
  
  「我會去問清楚的……所以……」杜若動搖地抬起眼神看向紫藤,卻依然沒有放棄要將錢交到紫藤手中的念頭。
  
  只是這對心意已絕的紫藤,充其量只是在死纏爛打罷了。
  
  「我已經說過不會拿了。就算真的不是從鎮民身上來的錢,我也不打算收下來。」
  
  「可是,錢不是很重要嗎?紫藤一定也會需要用到的吧?」
  
  金錢可以與生命掛勾,然而在這世上,卻也有怎樣也比生命來來得重要的東西。
  
  例如道德、例如信念。
  
  如果拋棄了這些,那人又與野獸、與那些敗類有何異?
  
  「我從沒打算用那些藉口去飾。」說著,紫藤加重了語氣。
  
  「因為不對的事情就是不對。」
  
  冷漠而尖銳的這句話,讓杜若宛如被雷擊中似地身子一震。
  
  杜若握著鈔票的手隨著臉龐緩緩地垂下,喃喃地重複了紫藤的話。
  
  「『不對的事』嗎……?」
  
  那道聲音細如蚊蚋,卻挾帶著紫藤從沒聽過的哀傷。
  
  紫藤這才驚覺自己把話說得太重了。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
  
  但沒等到紫藤編織出挽救的話語,杜若便立刻伸手在臉上抹了抹後、抬起頭來。
  
  「……我知道了。那……我就拿回去給狐狸囉!」
  
  杜若說著、彎起一抹一點也不自然的笑容,就轉身又跑回了巷子的轉角處。
  
  而紫藤、就連選擇追上的勇氣都沒能拿得出來。

116 巴幣: 2206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