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少女的天象對話 (9) -- 一紙之隔的呼喊

伍德‧瓦懷特 | 2021-03-06 17:05:55 | 巴幣 236 | 人氣 232

連載中少女的天象對話
資料夾簡介
《Math Server》X《魔都妖探》X半月《月夜消逝的彼端》X該隱《見習探員的工作日誌》──跨越四部作品、三位作者的大型合作《國北市異界騷亂—少女的天象對話》揭開序幕!

13
  錦懋和彩欣等人在偵探事務所會合已經是數十分鐘後的事情了。儘管威脅暫時遠去,留下的傷痕卻也讓人沒有沉浸在勝利的餘裕。

  「是這邊嗎?」「痛、痛!」

  維珍妮亞拿著沾著碘酒的棉花棒,小心翼翼地伸向夜緒。他撩起褲管的腿上留下了幾道擦傷和抓痕,儘管他嘴上說著都是小傷,但當傷口被碰到時,他仍忍不住咬著牙嗔了聲。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才……」

  「傍晚也說過了,又不是你的錯。」夜緒自己貼上OK繃後,看著滿臉歉意的維珍妮亞說道:「我看了也很不爽啊!我是不知道那些綁匪在你的異界是做了什麼壞事,但要逃走還拉墊背,態度又這麼囂張,哪有這種事啊?」

  儘管夜緒這麼說,維珍妮亞依舊滿臉歉意。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夜緒環視四周,最後目光還是回到維珍妮亞身上。他指著她的腳踝,上頭也有一道新的傷口:「咦?妳也受傷了!」

  維珍妮亞順著夜緒指著方向看去,連忙搖了搖頭:「這個沒什麼啦!」

  「既然有傷口就抹點藥吧。」夜緒指著桌子,示意維珍妮亞將腳放上來:「我幫妳處理。」

  維珍妮亞看了眼傷口,本還有些猶豫,但最後仍脫下涼鞋,伸出白皙的足背。而夜緒則再取了一根棉花棒沾上碘酒,仔細地擦拭著。

  在上藥之際,夜緒為了打破沉默輕笑了聲:「別擔心,我姐是護理師,我也常在她工作的地方醫院幫忙。」

  「難怪動作這麼細膩。」維珍妮亞將腳收回,臉頰泛起股難為情的紅暈:「夜緒,謝謝妳,不管是幫我擦藥,還是剛才擋在我面前的事情。」

  「那是因為──」

  眼前少女的容貌突然和記憶中另一位少女的神情重合,讓夜緒一時語塞。說到底,自己和維珍妮亞也不過是第一天見面,又沒有能跟逃犯抗衡的異能或力量,到底是哪來的勇氣和信心擋在她面前?

  「因為我也只能做到這些而已……」

  夜緒的聲音越來越小,不自覺地別開目光,望向另一頭沙發上的賀輔等人暗自想道:就連有那種力量的賀輔先生都傷得那麼慘,我還逞什麼英雄?別變成大家的拖油瓶就不錯了吧?

  而賀輔還維持著狼人的外貌,倒在沙發上不省人事,只能從緩緩起伏的胸膛知道他還活著。

  就在十幾分鐘前,一身傷的錦懋攙扶著賀輔回來時,讓夜緒和維珍妮亞都大吃一驚。但在兩人能夠開口詢問狀況前,只看到彩欣表情凝重,沉沉地嘆了口氣。

  「兩個笨蛋。」

  她沒有多問,冷淡的語氣中也聽不出是怒是憂,只逕自在辦公桌後坐下,取來紙筆後便一言不發地在紙上塗塗改改。錦懋則滿臉歉意和不甘心,將賀輔安置在沙發上,並簡單處理手掌上的抓傷後,也默默地倚著桌子坐下。

  儘管夜緒和維珍妮亞同樣滿腹疑問和憂心,但低迷的氣氛讓他們也難以開口。而就在夜緒終於忍不住想詢問之際,彩欣突然拿著紙站起身。

  「哥,你用了『滅』對吧?」

  「我……」

  錦懋別開臉,根本說不出口發生什麼事。然而從他的反應,彩欣心裡也早有底。

  「明明知道這麼做,賀輔先生會有多痛苦!」彩欣走到兩人身旁,手中倏地被握緊的紙啪啦作響:「賀輔先生也是!逞什麼英雄嘛,明明一點都不帥氣!」

  然而話才剛說完,彩欣就自覺太激動,硬是壓下滿腔情緒,將紙遞給錦懋:「我應該早點發現你們想逞強才對。」

  「彩欣……」錦懋儘管想說些什麼安慰,但也知道多說都只是藉口。他只好打開摺好的紙,上頭用原子筆畫著不知名的法陣:「這是──」

  「應該有治療的效果。」彩欣指著法陣的左下角,像是為了轉移自己注意力般地開始解說:「我把『滅』的法陣中,天蠍宮和射手宮的術式反轉後,換掉金牛宮的圖騰來抑制可能過強的威力,然後……」

  雖然都是聽過的詞語,但組合起來就足以讓錦懋腦袋當機。他默默聽著解釋,直到彩欣說完後,他才愣愣地點頭:「總、總之試試看吧。」

  「這樣的法陣……」錦懋輕閉上眼,想像著剛才看到的景象。一道淺藍色的法陣瞬時在賀輔的下方成形,還散發著溫潤的光芒。

  夜緒和維珍妮亞不約而同發出讚嘆聲。而賀輔的臉上逐漸恢復血色,錦懋和彩欣也能感受到妖力緩緩增強。

  彩欣的法陣果然有用。錦懋在維持著法陣之際,彷彿卸下胸口大石般舒了口氣:從以前開始,她就總是比我聰明,甚至也比我更了解除妖術,個性又那麼替人著想,明明──

  「如果剛才是妳,一定能想出輕鬆制伏對方的方法吧?哪像我把事情搞成這樣。」錦懋忍不住摀著額頭、抬起頭苦笑了聲:「妳明明比我更適合當除妖師的……」

  「哥,不要再說這種話了!」

  彩欣一回嘴,錦懋就把其他本來想說的話通通吞了回去。他沒敢直視彩欣,暗自想道:她心裡也認為繼承除妖術的是她比較好吧?但偏偏就算我願意,也沒辦法把能力讓給她,爭也沒用,才和現實妥協成這種不上不下的模樣。

  「說的也是。」他只垂下頭,沒再多解釋:「對不起。」

  「什──」「砰!」「賀輔先生,大事不好了!」

  正當彩欣還想再說之際,事務所的門就被猛地推開。領頭的瑞爾急急忙忙地跑了進來,瑤光及其他人則跟在他身後。不過瑞爾才一進門就發現氣氛不對,本想先冷靜下來再解釋,沙發上的異常景象又讓他嚇得倒彈幾步,還差點撞上瑤光。

  「唔啊啊啊怎麼會有狼人啦!」

14
  瑞爾等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向彩欣等人說明了找到天象書、以及遭伊薩克襲擊的經過;而錦懋除了終於能好好自我介紹外,也娓娓道來剛才和康拉德的交戰過程。彩欣聽到了也只默默頷首,沒再多說什麼。

  「那、那賀輔先生會不會有事?」長武忍不住好奇再瞥了賀輔一眼,卻依舊害怕地縮起身子。

  「現在狀況穩定下來了。」儘管擔心,錦懋還是擠出微笑說道:「嘿嘿,有彩欣就沒問題了!她可是我自豪的妹妹嘛!」

  「啊,這種心情我懂!」瑞爾聽了心有戚戚,連連點頭:「作為哥哥,都覺得妹妹是最棒的!」

  「沒錯沒錯!不過我妹肯定比較棒啦!」

  「該說妹控都是一樣的嗎……」

  看著志同道合的兩人,佳蒂苦笑著說出了在場其他人的心聲。她隨即話鋒一轉,興致十足地看著錦懋擱在桌上的法陣:「不過一時間還真難以接受,妖怪、除妖術之類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就是說,感覺你們的世界觀跟我們的不太一樣。」

  瑞爾雙手抱胸,好似非常理解地點點頭。反倒是一旁的長武緊張地提醒:「瑞、瑞爾同學,不要突然打破第四面牆啦!」

  「我才該覺得奇怪吧?竟然用數學能變成武器戰鬥什麼的。」

  錦懋一手叉腰,向來對數學頭疼的他忍不住噘起嘴,但他很快就靈光一閃彈了個響指:「啊、我懂了!果然數學就是種妖術,對吧?」

  「給我向喜歡數學的讀者道歉啊。」

  「所、所以說第四面牆……」

  在眾人的對話差點失控前,瑤光將手湊到嘴邊,作勢咳了聲將討論拉回正軌:「比起那些,應該先處理天象書的問題才對吧?」

  「也是啦,嘿嘿。」

  瑞爾難為情地笑了聲。他卸下背包,取出泛黃的札記,正想開口詢問時,維珍妮亞就先雀躍地湊上前:「這個是爸爸的札記沒錯!」

  錦懋一手撫著下顎,好奇地盯著天象書:「喔?這麼一來就能穿越異界了吧?」

  「可、可是……」

  見維珍妮亞欲言又止,彩欣連忙把錦懋拉到一旁解釋。另一方面,瑞爾則在維珍妮亞的對面坐下:「說起來,我們是沒看內容啦,但筆記本好像在發光,是不是跟異能有關係?」

  維珍妮亞皺起眉頭,掀開了札記:「唔,我、我試試看。」

  天象書中用端正成熟的字跡記錄著各異界的人事物,看上去應是維珍妮亞父親所寫,但發出微光的卻是其中兩頁未有任何記述的白紙。

  「是因為之前異能被強迫發動,才會是空白頁嗎?」佳蒂順口猜測道。

  彩欣也點頭附和:「不過說到兩頁的話,剛好被連通的就是我們還有夜緒的兩個異界呢。」

  「也就是說──」「等一下!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

  瑞爾正想加入討論時,卻被錦懋伸手制止。在錦懋將手指伸向鼻頭,示意大家禁聲後,從維珍妮亞手碰觸到的書頁中,確實隱隱透出了聲響。

  「可惡!就沒辦法……道瑤光……個異界嗎?」

  「隊長!」

  雖然聲音微弱,但一聽到書中傳出的青年說話聲,瑤光便急忙湊上前喊道:「隊長!你聽得到嗎?我是瑤光!」

  「研究……的資料交給小雅,其他人跟……」「隊長!聽得到嗎?」

  然而,任憑瑤光怎麼叫喚,對方依舊沒有回覆,聲音還越來越小,最後終於什麼都聽不到。只見瑤光悵然若失地垮下肩,反倒是夜緒靠了過來:「咦?那另一頁連接的該不會是──」

  維珍妮亞將手伸向另一面發光的書頁,一名年輕女子諧謔的聲音就彷彿迫不及待地響起。

  「夜緒那小子死到哪去了?等他回來就把他……看他下次敢不敢!」

  「咿!對、對不起啦!」

  彩欣看著夜緒嚇得躲回沙發後面,雖沒聽清楚,但也不難想像內容有多可怕。她苦笑了聲,替剛才的發現下了註解:「看起來天象書果然跟你們的異界有連結,只是穿越的方法……」

  「我、我也……」維珍妮亞閉上眼,緊握著發著微光的紙張,腦子裡想的全是怎麼打開通往異界的通道,然而即便紙張都被她握到發皺,也沒其他變化。

  瑤光忍不住問道:「就不能再想想其他方法嗎?」

  「現在這樣──」

  「我們現在既然在這裡,就表示妳穿越異界的能力是真的呀!」瑤光一想到剛才沒有回應的熟悉聲音,語氣裡就掩不住急躁:「要是想不出方法的話,我們就回不去了啊!」

  「回去的方法我也想知道啊!被人盯上、綁架,用奇怪的裝置實驗,還被襲擊!誰想要這種異能?」

  不料維珍妮亞突然擱下天象書、雙手握著拳大喊了聲,嚇得想插話的其他人通通安靜下來。而好似要把淤積的鬱悶通通發洩出來般,維珍妮亞繼續說道:「你們回去後都有人在等著。我呢?回去有誰?爸爸都已經……」

  她抿著唇,任誰都看得出來是在忍住淚水。彩欣沒多說話,只坐到她身旁,輕輕拍拍她的背。而瑤光也意識到自己似乎逼得太急,低下頭撇開了視線。

  一片沉默中,瑞爾感覺到自己的衣角被拉扯。他回過頭,只見剛才始終沒發言的長武一手撫著肚子,立刻會意過來。

  「那個,大家吃晚餐了嗎?至少我們還沒啦。」瑞爾一手搔著後腦,故作輕鬆地說道。

  「對嘛對嘛!今天一天大家應該都累壞了!」錦懋跟瑞爾交換了眼神後續道:「餓著肚子是沒辦法戰鬥的喔。好好吃頓飯,剩下的明天再做打算吧?」
.
作者補充:
  首先要代替錦懋和魔都妖探劇組(?)向所有喜歡數學的讀者致歉,數學並不是妖術...吧(誠意呢)。還有第四面牆很脆弱,大家要細心呵護喔(作者說什麼)。
  分了些篇幅給夜緒,也談了點本來打算在正篇再來談的錦懋和彩欣間的情節,而需要治療的傷還多著呢。目前進度大概到一半左右,讓角色(和大家)鬱悶這麼久,接下來應該會先給大家一點輕鬆的中場休息──果然耍廢輕鬆的日常或意氣風發的場面才是伍德的擅場吧XD
  是說我覺得瑞爾在Math Server主場沒這麼呆、也沒這麼High啊,是不是吃到賀輔的口水(X)
  雖然天象書回到了維珍妮亞手上,但打開異界通道的方法卻仍待解決。與此同時,蟄伏著的綁匪似乎也蠢蠢欲動。感興趣的你千萬別錯過下一期的《少女的天象對話》!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錦懋和瑞爾肯定可以成為好朋友的XD
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用數學來解釋妖術釋放的時間與力道的話...也許可行(?)
2021-03-06 18:20:03
伍德‧瓦懷特
他們兩個要是聚在一起應該會天天聊妹妹吧。兩個妹控(O)
仔細想想他們應該會是很好的相聲組合(等等)
.
彩欣:「解析法陣也需要一些數學呢,哥哥要好好學習喔。」
錦懋:「還、還是別考除妖師了吧。」(X)
2021-03-06 18:28:35
該隱
沒錯,數學是妖術,數學學院就是霍格華茲(X
.
剛才始終沒發言的長武一手撫著肚子,瑞爾立刻會意過來──沒錯,長武懷孕了[e19]
2021-03-06 18:39:51
伍德‧瓦懷特
難怪伍德快要轉職魔法師了QAQ
.
長武懷孕的話──瑞爾是不是要負責?
瑞爾:「等等這前提就有問題了吧!」
2021-03-06 18:44:23
~半月~
一個不小心就打破第四面牆的兩人[e6]

跟長相一樣的人調情應該不算花心吧(ry
2021-03-06 23:23:42
伍德‧瓦懷特
第四面牆真的很脆弱(O?)
.
其實我的確很小心在控制夜緒這部分的心理,就算長相一樣,甚至家庭背景某種程度上相似(當然是參考原作),內在還是不一樣。我是覺得把別人的角色寫到自己的作品裡精神出軌不太OK啦XD
2021-03-06 23:27:54
悠閒紅茶(冷卻中)
數學本來就是妖術了,所以紅茶才特意安排了,男女主角合力撕毀數學講義的劇情啊=3=
話說那個長武...真的是很可愛呢(危險發言)
2021-04-06 22:40:46
伍德‧瓦懷特
不──放開那本數學講義,數學是無辜的QAQ(欸)
對吧對吧,長武又可愛、又賢慧、又替人著想,真的是很香(慢著)
2021-04-07 00:26: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