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光明X死亡)初次與信仰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3-06 10:03:52


  安達爾˙雷格納喜愛甜食,尤其是櫻桃塔。但最近只要拿起這樣精緻的甜點,荒淫的畫面卻會不受控制的浮現腦海,與櫻桃相似的誘人,與甜食在舌間跳躍的美味不同,不可描述的部位也會微微抬頭。
 
  身體記住了慾望的感覺,體內的騷癢不合時宜的冒出,從未有過的渴望浮出,噁心的讓他想吐。初嘗性欲的身體,在夜深人靜時蠢蠢欲動,鼻尖彷彿可以聞到令人作噁的香味。
 
  勃起是無法控制的生理現象,而厭惡無法掌握自己身體的安達爾每每都感受到憤怒,對於這樣的自己。
 
  沐浴成了習慣。
 
  他嘗試洗去身體上若有似無的異味。
 
  更想洗去腦海中的咖啡色肌膚。
 
  與萊諾的任務異常完美的解決,沉浸於荒淫中的光明法師確實受到光明神的偏愛,即便是安達爾,也無法否認萊諾的能力,異於常人的價值觀使萊諾擁有比他人更加純粹的信仰,收穫更多來自神明的饋贈。
 
  他擁有被天使輕吻的聲音,悅耳的語調以及親和力讓人很快接受了傳教,他是天生的表演家,輕易掌控人的情緒,並且隨意操弄。
 
  醉酒的夥伴讚嘆著萊諾的酒量以及直爽,卻不知道夜晚的他在倒下的他們面前進行多麼荒唐的性愛,以為沉浸在性慾的光明祭司只是謠言,畢竟萊諾曾為性奴的過去本人並無刻意遮掩。
 
  萊諾的笑容表裡如一,這更讓人窩火,他對每個人一視同仁,儘管在前一晚兩人多次交合也沒有改變什麼。

  太過湊巧以至於安達爾不禁想著這究竟是否為圈套?但萊諾與他從未見面,第二天過後,也沒展現出特意的親密──就跟他所說的一樣,不過是為了讓彼此更友好相處的方式。
 
  分別後再也沒聯繫過,說是欲情故縱也未免太過多此一舉,更何況自己也沒有任何值得他貪圖的東西。
 
  肉體嗎?
 
  ……安達爾露出諷刺的笑容,這恐怕是最不可能的事情。
 
  他還記得萊諾嘻笑著詢問自己是否早洩呢。
 
  最該死的是自己居然對對方戀戀不忘……
 
  安達爾頭痛的壓著自己的太陽穴,決定難得的去接個任務,使用工作來麻痺一下自己的大腦。
 
  然而事情並沒有如他預期的簡單。
 
  夜晚的到來代表著光明的躲藏,蠢蠢欲動的慾望浮出,不合時宜的性慾一點一點侵蝕著理智,跨下微微抬頭,即使不去理會也絲毫沒有作用。安達爾睡的並不踏實,萊諾像夢魘,揮之不去。接了任務並沒有讓他冷靜下來,反而更容易想起他與萊諾的第一次見面。
 
  初次總是令人難忘,尤其萊諾高超的技巧以及完美的身體都足以讓人流連忘返,專門做妓的娼女或許都還比不過萊諾的色情。
 
  他舔著自己的身體,尋找身上所有的敏感地帶,溫暖的唇舌舔弄著脆弱的地方,他吐著唇舌,帶著挑逗的笑容,任憑巧克力色的皮膚撒上濁白。
 
  「你的全部……我都瞭解了唷♥」
 
  誘人的低語,如同蟒蛇一樣,迅速的纏綿上來。
 
  緊緻的後穴吞吐著肉刃,安達爾想反抗,身體卻不受控制,他擁抱著萊諾,甚至主動迎合對方的索吻,唇舌交纏,他順從的將主導權給予萊諾,予取予求。
 
  不夠滿足。
 
  萊諾擁抱著自己,兩人的身體互相摩擦,他用自己粉嫩的乳尖磨蹭著自己的身體,指尖在身體上來回滑動,少女般的容顏甜美可愛,他輕聲笑著,笑聲中帶著淫言浪句。
 
  「承認吧,安達爾,你喜歡我的身體。」
 
  萊諾甜蜜的低語,驚醒了安達爾。
 
  他喘著氣,下半身已經濕的一塌糊塗,不斷淌出的透明液體散發著淡淡的腥味。
 
  「該死。」他咒罵著。
 
  後半夜的睡意消失,月亮高掛著,平等的散發著曖昧不清的月光,將皎潔的光芒灑落在任何一處。
 
  夜晚是告解的時間。
 
  萊諾的聲音帶著誘人的語調,如羽毛般輕柔,輕輕騷癢著人的心尖。他的音調參雜著蜂蜜,甜膩的讓人暈眩,即使身體沉浸在愛慾之中,那雙上好寶石般的紅眼依然清澈。
 
  在呻吟中他讚嘆著光明之神,被萊諾騎在身下的信徒發出舒服的聲音,擁抱住雙手交握的牧師,將汙穢射入他的體內。
 
  「讚嘆光明之神。」
 
  萊諾輕聲地笑著,舔著自己的唇角,輕輕回應著,「……讚嘆光明之神♥」
 
  讚嘆光明之神,讓我能夠找到我生存的意義,我會遵從您的教誨,用我的身體將一切黑暗、謊言、虛假接納。
 
  不論對象是誰。
 
  腥臭的味道飄散在空氣中,床鋪上雜亂不已,激情過後只剩告解後的平靜。男子收拾著殘局,牧師跪在光明神像面前虔誠的念著禱詞,而他身上還留有歡愛過的痕跡,能夠輕易再度激起人的慾望。
 
  「萊諾,聽說明天你又被派去處理任務了?」
 
  「畢竟我受到光明之神的眷顧呀♪」萊諾露出愉悅的笑容,輕輕仰起自己的脖頸,露出迷人的線條,上面被點點的吻痕點綴,「我很樂意將光明之神的福澤散佈到更多地方去。」
 
  男子聳了聳肩,「主教下令,這次要你約束一下自己的行為。」
 
  「明明是經過光明之神認可的告解方式,真不曉得為什麼主教要限制我呢?」
 
  「……總之你注意一點。」
 
  「如果這是光明之神希望我接受的試驗的話。」
 
  萊諾手中溢出溫暖的光芒,白光覆蓋在他的身體,緩緩恢復歡愛的痕跡。
 
  一如往常的輕鬆隨意──男子想著,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光明之神會偏愛這樣子的人呢?
 
  


在慠嬌阿,安德爾
我發現這對真的好難寫喔QAQ 不知道為什麼我後面的劇情怎麼寫怎麼不滿足
好吧,反正就先把文章寫出來
下一章在慢慢磨好了
226 巴幣: 12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03-06 19:37:53
文三
我咚咚咚咚的來了(??)
沒想到櫻桃塔這個隨口提到的設定這麼快就會被用上,看到的瞬間好驚喜啊!覺得這種精緻的小點很適合他,偏偏萊諾就是現在需要用糖分冷靜下來的最大原因,就……我之後要好好算一下自己到底用了多少次「很氣」來描述安達爾的心情(不需要)
安達爾感到噁心的地方我也喜歡!不管怎麼樣彷彿都還能從身上聞到不屬於自己的香味,除了覺得噁心以外他真的會很想多用力洗幾次澡,能把那天晚上的記憶洗掉更好(黑薩的文裡面加上了一句想洗掉咖啡色肌膚,就把這點表達得更清楚了),但是沒有成功過……其實安達爾需要的是腦部用的漂白劑,但是當時應該沒有這種發明(現在也沒有)
記仇的地方我也喜歡,他就是那種會記得每個人的喜好、還有他們做過什麼事的人,好的記,壞的記得更清楚XD
——然後,無法把大腦拿去漂白(X)的安達爾,決定用工作來麻痺自己……啊啊這也是他會做的事情,大概也是希望證明自己還能正常運作,稍微奪回一點對自己的控制……但還是華麗以失敗收場。我喜歡新加進去的那一小段:萊諾為何是受到光明神眷顧的牧師,除了前一章提到的虔誠、魔力充足、法術使用熟練跟不得了的性吸引力(這邊畫底線)以外,在這裡有了更多的說明,展現出了萊諾作為神職人員的能耐——回歸第一章第一句,萊諾和安達爾他們一群人是來傳教的,然後這裡寫出萊諾「擁有被天使輕吻的聲音,悅耳的語調以及親和力讓人很快接受了傳教,他是天生的表演家,輕易掌控人的情緒,並且隨意操弄」。
2021-03-07 04:56:27
文三
會強調他們來傳教是因為……被香豔場面跟安達爾·蘭格納同學的心情三溫暖蒙蔽了雙眼,看到這句我才被重新提醒了這件事(這位親家?)對於傳教,安達爾自己不太喜歡做(對外宣稱是不太擅長),不過對於看著倒是有點興趣,試著寫了一點他可能會有的反應:

  安達爾帶著一種偽信者特有的興味,細細觀察萊諾進行他的工作——聲調、表情、動作、語言、聽者從最初的警戒或薄薄一層耐心下的興趣缺缺,到最後的敞開心房接受。
  他們死去的時候,會不會相信神背棄了他們呢?會不會怨恨當初說服自己信教的人呢?安達爾想著,臉上扯開一道笑容,和同行的鐵手套兄弟姊妹們一起稱讚光明神的牧師,好似他昨天晚上沒被這混蛋徹底玩弄在掌心一樣。

雖然實際跑團的時候,牧師好像不會特別推薦多點魅力(大概是因為有其他更以魅力、溝通為重的職業,像是吟遊詩人),不過傳教的時候,感知系技能(察言觀色)跟魅力系技能(像是說服)果然都很重要啊……萊諾與一般對神職人員印象衝突的前性奴老司機(?)身分,居然反而跟他的工作能力完美配合,厲害厲害
至於夢境的段落我當場尖叫,這(對安達爾而言)是什麼惡夢!!不但自己的一切被(單方面)討厭的傢伙摸透、身體不受控制主動迎合對方,還被討厭的傢伙(同前)說要承認自己喜歡對方的身體(同時認了自己1. 有感受到對方的吸引力,還有2. 有享受到交合時的快感),千言萬語好像也只能化作一句「該死」(?)壓太陽穴在這邊大概是只因萊諾產生的專屬動作了,這應該是好事……吧……(音量漸弱)
還有!下一句的「月亮高掛著,平等的散發著曖昧不清的月光,將皎潔的光芒灑落在任何一處」,這說的不就是萊諾嗎……!對嘛!!你怎麼對每個人都一樣散播光明神福澤你這……這小妖精!不對是半精靈!!(女人吼貓.jpg)
不知道是不是夜間行程豐富的關係,比起一般最容易跟光明之神做連結的太陽,萊諾的氣質似乎更適合月亮?
2021-03-07 04:59:18
文三
而且劇情就這樣轉到萊諾視角了XD 果然在進行告解活動啊!!「將汙穢射入他的體內」這個描述,是最能體現這邊告解的感覺的。然後原來正常SOP後面還要讚嘆光明神,又更增加了此行為的儀式感!(安達爾大概無法阻止萊諾說什麼話,但他自己是難以配合的)後面萊諾對光明神像跪著唸禱詞的地方除了表現出他真的很虔誠以外,還有進行告解活動,一切都是讓自己得到新生的光明神這點……但是想到要是以後萊諾跟安達爾同居,兩個人爭論雙人床邊到底要不要擺神像(主要是安達爾在抱怨自己這個那個的時候不想被「那個東西」(手往神像的方向一揮)盯著看),就覺得很好笑XDD
還有預告了下次還會再有任務!安達爾會出現嗎!他會繼續傲嬌嗎!(明知故問)

啊,亂七八糟的心得結束了。我想這兩個人的組合會不好寫,一部分可能是因為中間兩人的情感都要經過很大的過渡(安達爾需要從厭惡轉成喜歡,從喜歡變成承認自己喜歡,從不說出來變成終於坦白;萊諾需要從毫無印象轉成稍微在意,從在意變成喜歡,從無意識轉變成意識到喜歡)和絕對不短的一段時間,還要安排他們相遇的事件、讓他們的情感變得合理……從不同方面來說,萊諾和安達爾都是有些麻煩的人啊。最後能走在一起,真的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他們兩人的故事,我也會努力想的!
2021-03-07 05:01: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