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戲偶和極光和玉盤》其一

悠閒紅茶(冷卻中) | 2021-03-06 00:30:14

完結《戲偶和極光和玉盤》
資料夾簡介
窮凶惡極的丑角逃獄了!而他的目標,自然是家喻戶曉的知名殺手,極光.一枝梅!兩人的戰鬥究竟會以何種形式收尾呢?背後的藏鏡人又是誰呢?


    其一  戲偶的起程
  
  丑角被關押牢籠已不下十年,四肢乃至所有關節都被鐵鍊束縛;體內魔法則被特殊的鍛造鋼鐵給封印,那怕是一滴魔力也無法釋放;身體各處更是連接著密密麻麻的橡膠管子,定期抽取包含血液在內的一切水分,輸送至後方的大型工業器具,並以特殊方式將其蒸發;而想當然的,就連水蒸氣也是在他無法操控的範圍外排出。
  
  無論行動、能力、水分……凡是足以(或不足以)構成逃獄機會的潛在要素,各方面都被牢牢限制著,堪稱滴水不漏。
  
  長期處在如斯嚴苛的囚禁下,縱使神仙也會被折磨得不成原樣,更遑論是凡人出生的丑角了。毫不誇張地說,只要一眼望去,不論是誰都會認為待在獄中的不是皮包骨,而是一具白得透亮的屍骸。
  
  丑角素來不喜太陽,膚色潔白屬實正常,且在經過無數不見天日的苦日子後,那一身白得病態的皮囊也終於正式脫離了常人的範疇。他的皮膚不僅變得如泡沫般透明且輕薄,彷彿下一次呼吸,肋骨就會透體穿出似的。
  
  唉呀,究竟有誰不會被這模樣給嚇到的呢?
  
  「……大哥你認真?」耀崇步一臉難以置信地指著牢房深處的丑角,劈頭就是一句懷疑:「你剛才耳提面命、再三提醒、千叮嚀萬交代的就是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東西?」
  
  除了新進的牢子例外。
  
  很明顯的,他並不曉得丑角究竟有多危險。
  
  「噓……!你、你閉嘴……!」耀崇步的學長比福事自然是嚇得要他趕緊閉嘴,表情慌得像是意外踩著長官新買的昂貴皮鞋。「我剛才說什麼?閉上嘴巴走過去就好,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啊……!」
  
  「欸……」耀崇步有些不以為然地搔了搔頭,「可是剛才聽你講了那麼多,結果這傢伙卻是連是死是活都分不清楚……這難免會讓人感到有點落差不是嗎?」
  
  「那他媽重要嗎……?沒人會在意你的感受好嗎……!」
  
  總之給我乖乖閉嘴就對了──比福事提心吊膽的痛罵,就算生氣,聲音也同樣放得很低。畢竟他可不想無故打擾老虎休息(儘管依丑角的現況來看,他根本就沒辦法好好休息就是了)。
  
  更重要的是,老虎就算被關在動物園裡,牠也依舊是一頭老虎,指不定爪子一揮,百獸之王也會當場翹辮子。不過無奈,總有蠢人想在老虎嘴上拔毛,而他的學弟耀宗步無疑就是蠢人中的翹楚了。
  
  「好啦……」耀宗步雖然萬分不情願得答應了,不過下一秒卻又對著昏暗的牢房大喊:「喂喂喂──!丑先生你還活著嗎?要是還活著的話就……嗚、嗚嗚……!」
  
  「你他媽……!」
  
  比福事立刻摀住耀宗步的嘴巴,但是嚇得心臟差點就要跳出來的他,顯然沒有拿捏好自己的力道,一伸手就是將學弟連嘴帶人的給壓在牆上。厚重的牆壁受到撞擊,進而影響牢房內部──甚而吵醒了悠哉打瞌睡的猛虎。
  
  然而比福事卻是絲毫未覺。
  
  「你、他、媽、討、打、是、不、是?」
  
  緊抓著耀宗步的嘴巴,怒火中燒的比福事就是一陣咬牙切齒,挾帶憤怒的警告猶如一根結實的鐵鞭,狠狠地抽在了無知的學弟身上。
  
  「跟你講過多少次了!不要、他媽的、不要吵他!我們的工作是什麼?走一下;看一下;下一間!你他媽的連這麼簡單、我重複、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嗎!」那怕氣上心頭,比福事的聲音也還是不大,不過那對害怕滿盈的眼睛卻布滿了血絲,恍若下一秒就會噴出血來似的。
  
  「…………」瞧見此景,耀宗步只是靜靜嚥下口中唾沫,並膽怯地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不會再犯了。
  
  望著兩位吵鬧不休的牢子,丑角那雙黯然的眼神也變了──變得是分外尖銳。
  
  在教訓完學弟後,比福事旋即鬆手,轉身離開牢房;至於耀宗步呢?在不信邪地聳了聳肩後,他便轉頭望向幽暗的牢房,並笑著對裡頭啐了一口濃痰。
  
  與此同時,意外發生!
  
  ──虛實之間,
  
  空氣炸裂;塵土爆發。
  
  ──是非善惡,
  
  幽冥之中,光點閃現。
  
  ──孰能定奪?
  
  剎時之間,鮮紅噴發。
  
  「………………是你嗎?」
  
  乾枯而脆弱的手指轉眼襲來,伴隨足以讓牆壁碎裂的強烈衝擊,一把抓住了正準備要掉頭的比福事。
  
  老練的牢子在塵埃之中,隱約看見了一道極為消瘦的輪廓;看來玩世卻又盈滿憤恨的目光,更在此時惡狠狠的射來,強而有力的視線不由讓他尿濕了褲襠。
  
  直至煙塵散去,輪廓不再是輪廓,而是鮮明的人影之後,比福事那狼狽不堪的思考,這才終於追上了眼前的現實。原來……在他前腳踏出牢房的瞬間,老虎也跟著逃出來了。
  
  鋒利的爪子就近在眼前,大拇指更是緊緊扣著頸動脈不放。難以置信──比福事只覺難以置信:面前這個骨瘦如柴的犯人,竟然只需單手就能置他於死地。
  
  耀宗步說錯了,而且還是大錯特錯,什麼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這傢伙根本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怪物」。
  
  骯髒的長髮垂落地面,噁心的臭味撲鼻而來,被嚴苛關押牢籠的猛虎、被封印數年而不朽的怪物──丑角強勢重返,以一身的病體再現塵寰。
  
  而這樣一位窮凶惡極的罪人,在重獲自由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
  
  「…………哈、哈哈哈哈哈!」
  
  丑角笑了,不僅笑得奇怪,還笑得瘋狂,怪在其嘴角沒有一絲上揚;狂在笑聲之宏亮,猶如宣戰天下豪傑。
  
  「你很幸運……」丑角說著,摘下了比福事胸前的徽章。那枚徽章形似玉盤,是比福事雖然見過,卻不曾配戴過的東西。「戰爭將至,一場腥風血雨在等待著、盼望著我的到來,而你……充其量只是特使──不。不對。你連特使都不是。」
  
  丑角扭頭一看,順著他的視線望去,可以看見倒臥在血泊中的耀宗步;而當他再次回頭的時候,那張缺乏弧度的笑容也變得更加駭人了。
  
  「多虧了你──多虧你們特地前來告知,作為微不足道的報酬,我將赴約應戰,無論是什麼也阻止不了我的進軍,我將在此世不停與人交戰!備戰、宣戰、開戰、好戰、和戰、住戰、死戰、惡戰、亂戰、戀戰、夜戰、血戰、冷戰、轉戰、酣戰、野戰、鏖戰,戰戰戰戰戰戰!」丑角接著大聲咆哮:「戰到至死方休;鬥至此身滅亡!若不如此,此生還有何意義!」
  
  分不清是因缺氧還是被其氣勢所震,在不知不覺間,比福事已然陷入了昏迷;丑角見狀非但沒有詳加理會,反倒還愜意得鬆開五指,任由失去意識的牢子跌倒在地。
  
  縱使鎖鏈和塑膠管子都被乾淨俐落地切開,露出了平坦的切割面,然而身上的枷鎖卻是未曾脫離,不過丑角不在乎。對著好似永恆的監獄長廊,他倒是表現得氣焰十足。
  
  「極光等我,丑角來了──丑角窮丑生來了!」
  
  一生狂笑,人影穿梭。
  
  無數刺耳的爆炸聲都再再揭示著:丑角逃獄的噩耗。
  
  
  

    後記
  
  快樂。
  
311 巴幣: 64

創作回應

看完後記完全不能放心啊XDDDDDDDDDDDD
2021-03-06 20:45:05
悠閒紅茶(冷卻中)
悠悠你在胡說些什麼啊~?什麼後記?紅茶沒有看到啊XDDDD總之儘管放心就對了啦!
2021-03-06 21:22:0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這告訴我們千萬不要隨地吐痰啊wwww
看來丑角先生非常快樂(?)
2021-03-07 08:17:28
悠閒紅茶(冷卻中)
丑角永遠是快樂的ww
亂吐痰就會被制裁?
2021-03-08 16:17:32
冰鳩
原來這個世界有人不需要大麻就能辣麼快樂R
2021-03-09 20:54:40
悠閒紅茶(冷卻中)
怎麼可能有那回事呢=3=
2021-03-16 22:35: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