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小說】靈魂的羽毛-錫安傳|一章10節

蕾蕾‧亞拿 | 2021-03-05 22:20:25


▍一章10節:蘭特羅森林的烽火



席爾邦境內有個默默無名的小鎮,它的人口稀少,隱藏在某個山腳邊,以至於經常被整個王國遺忘似的,連繪製地圖的製圖師都常忘了把它標在地圖上;然而仍有一小群人記得它,並且叫得出它的名字,就是每年收稅時的稅金部。

這座小鎮名叫「布列維斯」,三十年前煤礦工會為了開採煤礦,挹注資金建立起這座小鎮,同時吸引了一批人來到這裡,與工會攜手讓小鎮順利運作起來,十年過去,煤礦被開採完畢,煤礦工會理所當然地撤出小鎮,留下離不開或捨不得離開的鐵匠、木工、礦工、酒保、果農、牧人…以及他們的子嗣,成為這座小鎮「真正的居民」。

鎮上某棟房舍中,有間隱密的房間;沒有窗戶,沒有點燈,使它漆黑得不像話,若不是早先知道,根本不會有人發現裡面正躺著一個人。

此時,一名男子打開房門,外頭的光線隨著門板開展,宛如幫地板鋪上一條發出聖光的地毯:「老大,『莫迪凱』他們到了。」

這位被稱做老大的人,慢條斯理從枕頭堆中起身,走過一旁的桌子時取了條頭巾布,熟稔地將額頭到後腦勺,連同這範圍中的毛髮全部包覆起來,越過的門楣的同時繫緊綁結,現身在由幾盞油燈維持照明的廳室。

她就是普爾節的領袖「伊絲勒」,穿著深色的上衣、長褲以及皮長靴,腰上佩掛幾副必要的皮袋、匕首、火槍,沒有多餘的花俏裝飾與物件,完完全全就是為了在樹林中行動而裝束。

伊絲勒走向廳室中央的大桌子,在數十位個頭都比她高大男人面前,她的氣勢非但沒有被壓制,反而隨著一步步接近桌子,渾然天成的氣魄已令幾位男人倒抽口氣。

「你們還是堅持要幹這一票?」伊絲勒向桌子對面的莫迪凱問道。

「莫迪凱」跟「伊絲勒」一樣,都是普爾節盜賊團中的頭銜代稱,莫迪凱相當於副團長;這位莫迪凱的體格與身旁幾名弟兄沒差多少,身上的裝備倒是多了些,如胸甲、肩甲、短劍、手斧、火槍等等。

「沒有錯,」莫迪凱態度堅定:「開月至今,我們也才幹一票而已,還是個只能塞牙縫的小票,所以這次絕對不可以放過。」

「那票少說也有五十瑪拉克的貨款,分給鎮民後,還足夠大家安穩度過兩週,還是,你們把錢埋進土裡了?」伊絲勒的語氣有些上揚,依稀能察覺到她的情緒。

聽此,莫迪凱的眉頭皺得更緊實,不過他沒有正面回答,反過來質疑道:「老大,妳在怕什麼?」

伊絲勒的表情沒有被牽動一釐米,對一旁的手下說:「再唸一次給他聽。」

手下的手裡拿著幾張紙,盯著上頭的文字,用清楚的聲音及語調將它們朗誦出來:「商隊是『戈爾賽波商會』;申報貨品,尼達拉斯絲綢、羊皮紙、里‧萊恩達奇咖啡豆、康國茶葉;領隊,『克里斯‧貝瑞塔』;車輛,四馬馬車五輛;護衛,不詳;船班,不詳;關口複檢,不詳;關口複檢員,不詳。」,放下紙張,用眼神向伊絲勒示意已經誦讀完畢。

伊絲勒重新看向莫迪凱的眼睛:「我猜,你應該是被『戈爾賽波商會』的名號吸引吧?看看這些貨品,貨價預估不會比上次高多少。」

「而且,」一旁名叫強納森的人搶著補充:「向關口上報的貨品名稱太過籠統了,不管怎麼查,都查不到更詳細的複檢資料,再說,這次戈爾賽波運送的價值低得匪夷所思,低到根本不值得這個王室御用的商會來運送,擔心…」

「你要說擔心是誘餌對吧?」莫迪凱打斷強納森的話:「我倒是認為是他們運了上好的東西,不然幹嘛特地任用軍部的人馬運貨,還大剌剌寫出來讓人知道,你不覺得很不合理嗎?」

瞄了強納森啞口又不甘心的表情,還有伊絲勒沉默的模樣,莫迪凱很得意,認為自己贏下了這牌局,於是繼續闡述道:「好,就算真的是誘餌好了,那也不要緊,我們又不是第一次對付這種情況,反而可以抓幾個軍人來勒贖,那個『貝瑞塔』好像是上尉吧,應該可以換到還不錯的價格。」

「未知數太多了!還記得前年勒贖時負上多大代價嗎?」強納森已經非常克制住情緒,但語氣用字仍不禁激動起來。

「那筆我們實際賺得更多!如果因為這樣就害怕那還當什麼盜賊?」莫迪凱用更宏亮的聲音訓斥道

其他人聽莫迪凱與強納森爭論得越來越起勁,也紛紛表達起自己的意見,有的人支持莫迪凱,有的人支持強納森,不過乍聽之下,莫迪凱那方的人似乎比較多;眼看開始有人出現不理性的用詞與肢體動作,伊絲勒抽出她的匕首─

刀刃刺穿桌板的聲音震懾了所有人。

大家立刻閉上嘴巴,一個個轉動脖子,看向那柄硬生生扎在桌板裡的匕首,更驚人的是,露出桌面的刀刃大約只剩原本的三分之一長。

匕首的握柄被伊絲勒的右手緊緊握著,她維持那個凶狠的姿勢有三秒之久。

這是盜賊團中名為「刃桌」的鐵律,只有會議當下頭銜最高的人可以執行;在團員們意見分歧時,領袖可以使用單面刃,刃面向著自己刺入桌面,並說出自己最後的決斷,象徵領袖為自己的判斷負責,若最後證明為誤,團員可以實質問責。

「我懂了。」伊絲勒鬆手,恢復回雙手交疊的姿勢,儘管剛才做出那種激進的動作,表情跟說話語氣卻沒有表現出相應的憤怒,她等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後,平和地說道:「莫迪凱,你無法否認這次情報實在太少,可疑的地方也很多,再著,之前幾次誘餌商隊雇請的只是傭兵,這次卻挑明是軍方的上尉人物,作戰起來的規模應該非比尋常,莫迪凱,你有準備好承擔最壞的打算嗎?」

「不然這樣,」莫迪凱掛起笑容,張開雙臂,手心朝上掃過桌前所有人:「在場所有小隊長,願意參與這次行動的舉手,如果任務失敗,必須共同負起照顧傷亡者的責任,不願意參與的小隊長不用負任何責任,只需要任務期間在後方輔助作戰即可,各位覺得如何?」

莫迪凱說完,約有七成的小隊長舉起手,跟剛才爭論時「主戰派」的聲量差不多,看看那些舉手的小隊長,各個炯炯有神,彷彿這是值得他們貢獻生命的最後戰役般。

伊絲勒仰起頭閉上眼睛,眉頭順便皺了一下─

領導這支盜賊團已有四年了,剛開始都還算單純,團員們彼此信賴,對她的決斷都義無反顧,使得他們捷報連連,小鎮也如起死回生般,人們開始對生活有不同的憧憬,直到半年前現任的莫迪凱加入,不僅帶來一群跟他一樣貪婪的人,還將那股氣氛渲染到團隊之中。

不過她沒有維持這顯露無奈的舉動太久,隨後看著莫迪凱的眼睛,說道:「好,只要你能遵守『行動鐵律』,我就同意你們去,不然,這一刀由你承擔(指著桌上的匕首)。」

▎普爾節的行動鐵律:對敵只擄不殺、作戰以遁逃優先、不拋棄任何同伴。

「沒問題。」莫迪凱用堅毅的眼神演繹他的決心。

「你負責召聚大家,並且主持行動會議。」

這下莫迪凱終於心滿意足了,帶著站在他那邊小隊長們離開屋子,原本塞得滿滿的廳室終於寬敞多了,留下伊絲勒與幾位小隊長─以及莫名尷尬的氣氛。

其他小隊長雖然站在領袖這邊,但也受不太了當下的空氣似的,紛紛向伊絲勒示意後也一一離開了,最後只剩下強納森還沒走。

伊絲勒用手指輕輕撫過桌上無數條刀痕,忍不住呢喃:「增加的速度變快了呢。」

強納森看了看那些痕跡,再給伊絲勒一個和善的苦笑,說道:「是啊,特別是莫迪凱正式加入之後。說起來,這應該是普爾節第一場不是妳親自主導的戰役。我先去忙了,回頭見。」

伊絲勒目送強納森離開,直到他將門關上,終於只剩下她一個人了,站在攤滿文件資料與地圖的大桌子前,看著手邊密集又潦草的字跡─

領隊:克里斯‧貝瑞塔

「這人我認得,這下棘手了。」伊絲勒自語著。

◆◇◆

頭頂上的天空黑得像被潑了墨,找不到任何可以辨識的光體,連一點星星都沒有,而一邊的植物倒是接收到某種未知的光源,葉片隱約透出極其黯淡的墨綠色色澤。

一名團員從上衣的暗袋中取出一支懷錶,左晃右晃尋找任何可以看清楚錶面的可能,終於在一個距離身體較遠的地方識別出指針的角度:「老大,已經快要五點了,但天上的烏雲突然變多,所以認不出晨光。」

伊絲勒蹲俯在峭壁邊緣的灌木叢後方,手裡握著單筒望遠鏡,緊盯著天邊:「大約三點的時候開始變天的,等一下應該會有短暫陣雨。」

蘭特羅森林與一堵山壁緊緊相依著,土灰色的石牆就像一道圍籬,幫樹木們畫出一條無法跨越的範圍;伊絲勒在延綿的峭壁中,選了個視野較好的位置,當作偵查哨塔,儘管現在看什麼都烏漆墨黑就是了。

在森林中間靠近山壁的那一側,有條道路悄悄地穿越過這片林地,它比兩旁的地勢凹陷一些,上頭全是光禿禿的黃土,是人們經年累月踩踏後的成果;這條路靜靜躺在茂密的森林中,不僅有天然的視覺屏障,離軍隊駐紮的城鎮也遠,因此盜賊跟商人都再清楚不過,這裡是搶人與被搶的熱門之地。

一名團員從後方快速來到伊絲勒旁邊:「所有人都就定位了,斥候回報已經看到商隊,確認有戈爾賽波的商徽。」

伊絲勒繼續用望遠鏡盯著天際線,這名團員說完話的同時,她也剛好發現商隊馬車上的燈火:「嗯,我看到了,照你們的計畫進行。」

當目標從天際線現身之時,代表戰鬥已經開始了;普爾節團員們無不全神貫注,握緊自己手中的器具,斧頭、繩索、弓箭、長矛等,靜靜等待獵物到來。

不知道老天爺是不是想幫這場戰役增添點氣氛,正如伊絲勒剛才預告的,天空開始下起大雨;斗大的雨滴打在樹梢,再落到團員們身上,沒多久濕冷與黏答答的感覺就傳遍全身,不過他們也不是第一次在雨中作戰,鬥志完全沒因此澆滅,只是煩躁點罷了。

伊絲勒戴上面罩,讓整張臉只剩雙眼,手上的望遠鏡沒有放下過,她透過圓形的視野盯著一切─

車隊在林中緩緩移動,燈火時而被遮蔽時而顯現,用均等的速度朝陷阱前進著。

過不久,他們終於抵達預定的位置,頭車前方的樹木倒下,馬匹仰起前足嘶嘶喊叫,一伙人出現在馬車的燈火範圍內,車上的馬伕放開韁繩將雙手舉起,看來頭車被控制住了,望向車隊的尾部,大隊人馬舉著火把靠近車廂,中段的馬車也有團員舉著武器逐步接近,看起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嗎?

此時伊絲勒的腦海閃過「貝瑞塔」的名字,不祥的預感也在心門外扣出響聲…

「老大你看!」一名團員也拿著望遠鏡,指著下方的車隊興奮喊道:「馬車有六輛耶!一、二、三、四、五、六…比報告上多一輛,這票真是賺到了!」

「六輛?」聽團員這麼說,伊絲勒才想起自己犯了以前都不會犯的失誤─「親眼確認情報真偽」,是因為視野不好?還是這次不是主導者?不管理由是什麼,直覺已經對著她的腦袋大聲疾呼。

此時,一聲巨響從林裡直衝天際,也衝進伊絲勒的鼓膜,乃至莎拉的心底,噩耗彷彿用了最高調的方式告訴她:「妳的預感真準。」;有那麼一瞬間,她先感受到的不是恐懼,而是心痛。

伊絲勒看見車隊尾端的方位燃著猛烈大火,兩三朵火光在林裡快速逃竄,附近的團員們躲的躲、逃的逃,陣型幾乎蕩然無存,仔細觀察那些旺得極其不自然的火焰,連大雨都無法阻止它耀武揚威,推測應該是參入某種助燃物質。

緊接在爆炸聲之後的,是連綿不斷的火槍聲,聲音不大,但在雨滴聲中也足以清楚辨識出它們。從峭壁上看不清楚底下正發生什麼事,勉強借助尾端的大火與馬車四周的燈火,發現團員們已經不在車隊附近,取而代之的是幾乎把馬車淹沒的淡淡煙霧。

「發撤退訊號!上小摩亞去接回他們!」伊絲勒回頭呼喊道。

▎小摩亞:一種大型禽鳥,不會飛行,但善於在陸地奔跑,儘管負重能力不強,負載一兩個成年人的重量倒是綽綽有餘,因此許多短程旅行的人會選擇利用牠代步─以及需要在山林裡高速移動的盜賊們。

伊絲勒的團員們回到後方的樹林中,熟練地跳上自己的小摩亞,正當他們的小摩亞站起來準備起跑時,一記清晰的槍聲衝進所有人的鼓膜,這響度絕對不是從峭壁下傳來的,隨著大夥把頭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一名團員從他的小摩亞上摔落。

「有伏兵!把他扶起來快逃了!」伊絲勒從身後掏出火槍。

在流彈與飛矢幫四周的岩石樹木開洞之際,兩名團員迅速將中彈的團員披到另一人的小摩亞背上,團員們幫弩扣好箭矢、握緊手中的韁繩,伊絲勒已經為冒著煙的火槍完成裝填─

他們自己的逃亡之旅正式展開。


13 巴幣: 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