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二一章:不同的神(IV)

歷史謎團 | 2021-03-05 20:47:52 | 巴幣 1030 | 人氣 371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經過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在過年前夕開始連載目前進度的第二卷故事。

因為我覺得再怎麼死撐活撐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乾脆把這個故事直接放上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著重於獅醬慢慢經營領地和培養感情的過程,反而讓整體步調變慢、進而變得不那麼直接、刺激,甚至有趣?

希望大家都能體諒,而不是把這部作品當成爽作觀看。畢竟獅醬並沒有外掛(各位覺得需要嗎?),本身也是個挺屁的孩子。但他還只是個十、十一歲男孩子嘛。

另外,我也在想要有什麼方式可以跟讀者多互動,甚至申請特約作家。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卷二第一章:神明,卻是不同的傢伙(IV)

***


那是一座古老的石造建築。

它的屋頂很高,由兩座尖尖的高塔所組成,建築本體則是長長得像是圍牆一般延伸、環繞,最後再回到原處。周遭再由由矮牆圍繞起來。不只修道院地處隱蔽,而且建築設計密閉得完全讓人看不見裡面的狀況。

非常充滿人類的風格......縱使身處於大自然,也一點都不親近大自然。

當然,修道院門口上沒有任何標示,也沒有任何標示誰住在此地;顯然要嘛你知道這裡是哪,要不然就不該出現在這裡。

奧絲雅引領著我與一批五十人的獸族戰士離開〈白城〉,走了將近一小時才終於看見這座修道院高高的尖塔。

「這就是妳提到的修道院,對吧?」我轉頭問向身旁的奧絲雅。

她沒有回答。

「奧絲雅?」

「是......是的!就是這裡......」她身體一僵,抬起頭來,臉色看起來有點蒼白、有點緊張。

是因為天氣寒冷的關係嗎?還是說她在害怕什麼東西?

「那就拜託妳了,奧絲雅。我希望由妳宣布我的到來。」我說。

「為什麼是我?」她馬上質問我。

「因為吉莎沒跟來呀。」我回答:「還不是妳剛剛提出條件「假使吉莎跟來的話,我就不幫獸族和修道院之間牽線了。」......啊,我可沒把妳當作寵物或傳令兵對待喲。妳是以我的獅群中首席母獅的身份發言,很厲害吧!」

「呃,母獅.....」她露出微妙的神情。

「拜託嘛。」

我睜大眼睛直視她,直到她瞥開目光。

「唉,為什麼我有種無法違背那水汪大眼的錯覺......」我好像聽到她這麼自言自語著。

接著奧絲雅深深呼吸一口氣以平復情緒,我甚至瞥見她下意識地握緊了雙拳。她走上前一步,對著修道院的方向拉開嗓門。

「我在此宣布獅子王國的王子殿下駕到!」她喊道。

隨之而來的是一片寧靜。

我們左等右等,修道院的大門依舊紋風不動。

「我是勿忘草騎士團的團長,奧絲雅!」她又喊了一次,「我在此宣布獅子王國的王子殿下駕到!」

仍然沒有人開門。

我們等待了一段非常長的時間。

很長。

非常長。

氣氛沉悶到我幾乎快發出尖叫前一刻,修道院的大門才被緩緩推開來。

一隻年邁的雌性人類從裡頭走出來。年紀大概與副主教差不多,同樣是步入四十多歲的老人。她的肩上披著白色粗羊毛斗篷,消瘦的身子穿套一件深黑色長袍,就連頭頂上都罩著某種頭罩。全身上下被衣物包得十分緊密,像極了顆大粽子。

「多麼充滿人類風格。」我低聲吐槽:「她是修道院中重要的人物嗎?」

奧絲雅沒有回答,但是我發現她握緊了雙拳,整個人看起來很緊張。

「姆姆......」奧絲雅呢喃了一聲。

「姆姆?」我重複道。

「那是我們對這位神職人員的尊稱。既然你說你對人類信仰一無所知,那就稱她為姆姆好了。」

「我無所謂啦。」我聳肩道。

直到此刻,我才意外發覺這位「姆姆」赤裸著雙腳。

除了低階的農奴之外,人類很討厭打赤腳行動。這個物種的身體不像多數野獸人般強韌,很容易就會磨破皮膚。這大概也是為何他們總是喜歡把自己包緊緊的緣故。

頓時間,我對她的印象又從陌生的人類轉變為奇怪的人類。

走到我們倆面前後,她先是向奧絲雅點頭致意,而後者也點頭回應;我看得出她們兩人認識彼此已久。

突然間,一股強烈的好奇心浮上心頭。

當初選擇讓奧絲雅這隻人類加入我的獅群,是因為她極度受到人們所景仰。

一開始,我以為這僅僅是出於她拚死保護平民百姓的關係,如今我卻有點改觀了。我猜想得她絕不只是個低階貴族,或者單純的貴族婦女保鑣那麼簡單......

「好久不見,奧絲雅。」姆姆說道,聲音聽起來很沉穩。

「姆姆您好,我――」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當場打斷奧絲雅:「我以為妳帶著桃樂絲閣下和其他人撤離到布達佩斯了。」

「撤退失敗了,姆姆。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差一點點就被人馬族所俘虜。」

「既然如此,為什麼妳會和一個野獸人孩子在一起?還有妳身後那批全副武裝的野獸又是怎麼一回事?」

「別無視我啊!我是獅子國的王子,也是〈白城〉的新統治者喔。」這時我插嘴道,決定不被對方忽視。

「大人在講話,小孩子不要吵。」姆姆惡狠狠地瞪向我。

「但、但我是王子耶!」我抗議道。

「我這輩子看得王公貴族比你吃過的麵包還多。你們全是一個模樣,好像整個世界都該圍著自己轉,只要沒得到注視就會氣得跳腳。現在閉上嘴等我問完這女孩問題。」

我被罵得啞口無言,愣愣地望著奧絲雅把過去這幾周發生的事情交代給姆姆聽。這段時間我只能低下頭去,踢踢地上的泥土不發一語。

「〈白城〉遭到野獸人所攻陷,而妳卻在協助野獸人?」我聽到姆姆這麼質疑奧絲雅。

「這孩子絕對不會食言,他答應過我會好好照料〈白城〉的人民。」奧絲雅解釋道。

「他是一國的王子,我從很久以前就不曾相信過這種高階貴族了。更何況對方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野蠻的畜牲!如果你們就這樣接受統治,誰保證他們不會心血來潮殺戮無辜之人。」

這個老女人――我很想當場將她大卸八塊,可是理智又告訴我不能這麼做。

「有我在他身邊監督著,不會有問題的。」奧絲雅仍在試圖說服對方。

「在異教徒身邊監督......哼,身為一名應當保持忠貞的女性,妳說這番話難道不會感到羞恥嗎?」

「姆姆,妳明明是那麼的理解我們、也曾經十分關愛我們,如今真的無法相信我的信念與抉擇嗎?」

「哦?既然敢正對著我這麼問,那我也毫不客氣地回答;我完全無法信任那粗淺的說詞與毫無說服力的保證。當然,我也絲毫無法信任那隻用兩條腿走路的野獸。那句諺語是怎麼說的來著?噢,對了――「當狐狸開始說教,小心鵝被盜。」更何況和平使者是不會帶著刀劍來的,妳看看他背後跟著一大群戰士呢!更別說一開始正是野獸人攻佔〈白城〉!」

奧絲雅緊咬著下唇,似乎完全無法反駁。

「妳不曾想過那些異教徒、野獸人、人類之敵、不會反過來將你們通通奴役嗎?或許他們只是想著要暫時得到你們的配合,好在未來的某天將妳和其他人們通通抓去奴隸市場……奧絲雅,妳做出的這個決定,只會讓妳的父親和你的家族通通都蒙上一層羞恥的面紗。」

「我們才不會這樣出爾反爾呢!我們野獸人也是有法律、講道義的!」在我意識到必須忍耐並且閉嘴之前,這些憤怒的反擊之聲早已吼了出去。

雖然我不清楚奧絲雅的過去,但這事又干她的家族什麼事了?我聽不下去啦嗄吼!

「魔鬼隨時都在撒謊,除非真相比謊言更加傷人。根據奧絲雅所說的,成功脫逃的都是中低階層的人們,其餘的貴族卻全被擄走了。天底下哪有這麼巧的事情?」

糟了!

我渾身打了一個寒顫,隨即低下頭不敢看她,剛才那一瞬間、我很確定姆姆正用眼角的餘光狠狠的瞪著我,我的心臟在那時彷彿停頓了一下。

「哼…..算了,反正我對原本統治此地的埃爾多迪族也沒有半點好感。」

這隻人類實在太敏銳了,幸好她沒追問下去。我在心中暗暗鬆一口氣。

「而且妳說野獸人准許人類保有信仰、保有教堂,這句話我是半點也不相信。魔鬼會在人不謙虛時利用主基督,或其他聖人的肖像於神見中顯現,來對祂的忠僕進行欺騙。如果我們以基督的名義說服人們服從異教徒,這豈不是同理嗎?妳說啊!」

「唔......」奧絲雅幾乎被講得啞口無言。

最後,我看見姆姆嘆了一口氣。

「妳選擇踏上一條充滿荊棘的道路,奧絲雅。然而妳要用心看清楚,這究竟是至尊陛下給予妳的殘酷試煉,抑或是惡魔試圖引誘妳離開修行之途的計謀。」

「我才不是惡魔咧!」我對這老女人做了個鬼臉。

「姆姆,〈白城〉的人民非常需要心靈的安撫以及身體的照料。可是現在城內的神職人員嚴重不足,極為需要修道院人手的幫忙。我們不可能去信給教廷,請求他們派遣神父或任何神職人員過來支援。」

「因為你們甘願接受野獸人的統治!」姆姆打斷奧絲雅。

「我......」

「再說就算我想幫忙,天上的至尊陛下也不會允許。妳難道不曉得佇立於眼前的是一座赤貧隱修院嗎?我早已下決心改變不再接觸世俗世界,本修院的修女也只專注於自我靈性的修行。我絕對不會敞開大門,讓你們汙染這神聖且純潔的一切。」

「既然妳不打開大門,那我就打破那扇爛門!」

這是我第二次忍不住怒吼,但立刻就後悔了。

姆姆冷笑了一聲說道:「呵,想必你一聲令下,跟在你身後的一大群野獸人士兵會毫不猶豫殺進來,把我們這些修女全部殺光。但那又如何!我們不會因此而恐懼,因為至尊陛下自始自終將陪伴於我們。來啊!下達命令吧!」

「你――」

「殿下,已經夠了。」

奧絲雅一隻手抓住我的肩膀,對我搖了搖頭。

「假使你們想從我或這間修道院得到什麼好處......或是從「那個孩子」身上拿到好處,還是別妄想才好。虧妳還曾是她的朋友!」

丟下這句莫名其妙的話之後,姆姆便轉身回到修道院去,大門也隨即關起。

「那隻人類也太跩了吧?」我對修道院的方向露出自己的一對利牙,咬牙切齒說道:「不只完全沒把我放在眼裡,竟然還把妳講得這麼難聽。我看她和桃樂絲根本就是同一種人!」

「別亂批評姆姆,她才不是你說的那樣呢!」

可是,奧絲雅卻突然一臉怒氣地對我大喊。

「但、但是她剛才明明把妳說得這麼難聽......」

「我說夠了!」

但她的怒吼卻強硬地打斷我的抱怨,態度卻旋即變得沮喪無比。

「我.....我們先回去吧....再繼續僵持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語畢,奧絲雅轉過身去背對著修道院的大門,準備踏開步伐離去。

我立刻抓住了奧絲雅的手腕――

「放、放開我,殿下。」她試著狠狠甩開我的手,沒想到卻被我抓得更緊。

「在我搞清楚狀況之前,我是不會放開妳的。而我也不會空手而回去。」我說。

「你到底為什麼在乎呀?」

「因為.....因為奧絲雅在哭啊。」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如既往地後記:讀過很多輕小的或輕小漫改的,大概就看得出這部作品會走所謂的:''放逐流''和''經營流''。雖然標題看得出我很故意,但內容是確確實實、扎扎實實的經營。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紫色徘徊的執念
如果宗教問題好解決就好了 只可惜不可能 貴為同種人類都能因為信仰不同而交火 更何況是不同種族呢?但其實 彼此競爭這種東西 從來不需理由 畢竟...就像杜鵑一樣 生命 從殺戮開始 乃世界本質啊...
2021-03-05 21:42:49
歷史謎團
確實是個大難題啊!
歡迎執念來閱讀喔~非常感謝和想念~
2021-03-08 22:33:40
鴞吉
原來如此,媽寶獅子被逼急之下動了用武力解決事情的想法,從這一步開始就決定了媽寶獅子的敗北呀,看來攻略老羞女的路線不是那麼好走呢(能攻略老女人的戀愛遊戲實在太刺激了)

如果是吉莎的場合,感覺會變成
「老女人,我用這橘色肥貓的肉球和妳打賭,或許我沒辦法讓妳從裡面出來,但我有方法讓妳從外面進到屋子裡。」

「妳敢出來跟我賭就讓妳揉肉球,妳贏了這肉球就永遠歸妳揉!」
2021-03-05 22:41:09
歷史謎團
你說得這個主意好像很不錯耶XDDDD
雖然要攻略的不是老修女拉XDDD
2021-03-08 22:34:15
修斯
姆姆挺有魄力的,但是讓奧斯雅傷心實在讓人心疼
2021-03-06 06:56:18
歷史謎團
是沒錯啊 哭哭的奧絲雅QQ
2021-03-08 22:34:0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