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七章—逃出之後,甦醒之始(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3-05 20:00:11 | 巴幣 16 | 人氣 81


女王錯愕瞪大雙眼,回頭看著把她當成標靶的黑袍法師,嘴唇發抖,「為什麼……歐麥斯?」

「既然女王已經沒有力量,就沒有用處了,沒有用處當然要處理掉!」黑袍法師臉孔扭曲,正當他打算對女王使用魔法時,桑普森動了,銀白光輝朝著法師招呼過去,儘管黑袍法師用魔法接下攻擊,還是被打飛到撞上後方的辦公桌。

「雖然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不過嘛……女王應該由哈爾特王子處理,而不是你吧?」桑普森的質疑相當尖銳,但並未嚇到黑袍法師。

「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黑袍法師仰頭大笑,笑得表情扭曲,他舉起雙手說:「怎麽可能讓哈爾特殿下『處理』呢?」

趁著黑袍法師和桑普森對峙時,哈爾特早就已經在恢復其他人的力量,青蟲動了動手指,訝然說:「力量終於回來了嗎?」

「喔?看來有勝算的是我們了。」瘋帽子一反剛才處於劣勢時痛苦的樣子,露出優雅的微笑。

「你們以為你們真的能贏?」黑袍法師低下頭,全身爆出黑色的霧,濃濃不祥的預感讓所有不可思議都僵住了。

「本、本喵要開門嗎?」

「開!」哈爾特大聲下令,他覺得把這一幕看完可能會看見可怕的東西。

「睡鼠,等一下你和時鐘兔拖延一下時間。」青蟲走向柴郡貓,柴郡貓伸手,召喚紫黑色的漩渦,拉著愛麗絲的手說:「小愛麗絲先走!」

「可是……」

「沒關係,小姐,我們拖延時間。」握緊長劍的瘋帽子擋在愛麗絲面前,回頭看了一下愛麗絲和漩渦黑洞。

柴郡貓拉著愛麗絲跳進洞裡,盧埃林猶豫了一下後,和哈爾特一起扶著女王進入黑洞中,凱爾賽早就已經耗光大半力氣,不得不先退出戰場。

夏格爾以犀利的角度朝著黑袍法師的方向砍過去,黑袍法師彷彿身上也長眼睛一樣,一道黑色氣流撒向他,照理說這招應該會打到目標,但夏格爾的反應極快,輕鬆躲過,一劍砍中對手的胸膛。

血花四濺。

黑袍法師往後倒下,但黑霧仍沒從他的身上消失,反而冒得更多。

桑普森抓住夏格爾的手,強行把人往紫黑色漩渦的方向拉,回頭喊:「其他人不要戰鬥了,快點逃!」

驚覺不妙的其他不可思議們立刻拋下戰場,頭也不回奔向漩渦黑洞,紛紛往裡面跳。

黑洞關上的前一秒,以被黑霧包覆的魔法師為中心,不明的力量引起大爆炸,將整個辦公室炸得面目全非。

全身漆黑、有著猩紅色眼眸的異形站在剛才黑袍法師所在的位置,環顧四周,已經不見原本要攻擊的目標了。

異形吐出黑色氣體,盯著那些人不久前站的地方,用混濁的聲音說:「別以為你們能逃掉。」


柴郡貓故意把門開在愛麗絲住了五年的孤兒院外面。

「喔呀?挺聰明的嘛,柴郡貓。」瘋帽子揚了揚眉稱讚。

「知道本喵聰明就好喵。」柴郡貓挺起胸膛,笑得非常有自信。

「原來如此。」青蟲推了下單片眼鏡,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他柴郡貓的意思。

「現在,該怎麽辦?連女王都帶回來……呃……愛麗絲會有危險吧?」

愛麗絲當場僵硬,她緊抓著哈爾特的褲子的一角,用恐懼的眼神盯著女王。

女王輕輕嘆息,不耐煩說:「現在是吵架的時候嗎?」

「母后?」

「既然,現在力量被你拿走,由你來領導。」女王冷淡說著,站起來,拍了拍沾了灰塵的長裙,「握住力量,也要負起等同的責任。」

「您終於稍微像母親了……」哈爾特難得對母親露出笑容。

「哼,不過是因為落敗才不得不低頭。」

「先不說這個,剛才那個人我們該怎麽解決?」青蟲直接切入正題。

「那個人到底是怎麽回事?那不尋常的力量,恐怕連艾諾殿下都壓不過去。」夏格爾神色看似鎮定,心跳卻比平常還要快。

「那是和惡魔締結契約的結果之一。」桑普森解釋,等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他身上後,他才繼續說下去:「他的願望恐怕無法實現了,整個人被惡魔吞噬。」

「我們接下來的對手是惡魔嗎!」凱爾賽咋舌,惡魔只有極少數人能打倒。

「呼……呼……」睡鼠直接躺在愛麗絲身旁,動了動嘴巴,「對不起,我沒力氣了……呼嚕嚕……」

「等等,睡鼠!醒一醒啊!好歹也先把話聽完再睡!」三月兔單手提起睡鼠,用力甩了幾下,但睡鼠像毫無知覺一樣,睡得很舒服。

「放棄吧,睡鼠只要睡下去,就要二十幾個小時才會醒來。」時鐘兔放棄得乾脆,「不知道那個惡魔什麼時候會來,眼下的一分一秒很重要。」

「首先,要先讓盧埃林覺醒,那個惡魔有點超過我的能力範圍了。」不然就白準備那把法杖了……桑普森瞥了盧埃林手上的法杖一眼。

「桑普森,我從剛才就想問了,為什麼要把這個丟過來給我?」盧埃林把法杖拿到桑普森面前,想把東西還給他。

「那是……安卡露亞之淚!不是在兩百多年前的戰爭中消失了嗎?」哈爾特訝然說道。

「沒錯,是安卡露亞之淚,我從蒙特鳩家帶出來的。」

「那個,這把法杖到底是……」

「你前世使用的武器喔,也只有你能讓這把法杖發揮最大作用。」

「但就算給現在的我用也沒辦法……」

「不,只要時鐘兔出手,就能夠引出你封印的潛能,現在大家只能靠你拯救了,一個不小心,那個惡魔會把不可思議之國翻過來,你明明有能力救活別人卻不救,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桑普森問完後,隨即搖了搖頭,又問:「你明明能救你弟弟,卻沒有救他,一樣的悔恨你想再來一次嗎?」

盧埃林的心揪了一下,想起弟弟的死,他低頭不語,翠綠的眼眸中流露出強烈的痛苦和悲傷。

「不想的話,就拿起那把法杖戰鬥,你有力量可以拯救所有人。」

「我們先進去吧,我記得解開記憶和力量封印需要花三天,在那之前,我們所有人會拼命拖時間。」青蟲看了一下盧埃林提議。

「不,有安卡露亞之淚,一天就夠。」

愛麗絲拉了一下盧埃林的衣角,懇求道:「盧埃林哥哥,人家也……也拜託你,救救大家……我知道大家很討厭我,我什麼都沒做卻被討厭很受傷,可是、可是這裡還有院長和不可思議們,我不想要大家消失。」

盧埃林在眾人懇求的視線下,硬著頭皮答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