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二十三章 潛藏在炫目的燈光之下

希無冀 | 2021-03-05 17:00:02



       宴會開始的前六小時,瑪琳與眾多特瑞亞請的護衛正忙著佈置宴會廳,似鳥跟蓮漪在閒晃中遇見瑪琳。

       「我們也來幫忙吧!」

       似鳥主動幫忙瑪琳一起佈置。

       「欸⋯⋯不用這樣的,似鳥小姐還要為晚上的迎擊做準備的⋯⋯這種事情交給我們就好。」

       蓮漪見狀,也跟著說:

       「不會的。反正我們也很閒,請讓我們幫一點忙吧。」

       「這樣啊⋯⋯感激不盡。那請蓮漪小姐去幫忙那邊。」

       「好的。」

       蓮漪很有禮貌地鞠躬後離開,現場剩下似鳥和瑪琳兩人。似鳥雖然一邊在幫忙,但總覺得嘴巴不說點東西就不自在,於是她找機會向瑪琳搭話。

       「瑪琳,可以問一下嗎~?」

       「嗯?什麼?」

       「妳是不是喜歡瑟西莉亞小姐呀?」

       「咦咦⋯⋯!?」

       瑪琳滿臉通紅地撇過頭去,不斷用雙手搧著空氣,說「沒有啦沒有啦!」,不過這個反應真是太明顯了⋯⋯

       「嗚哇⋯⋯我的武士直覺每次都很準呢。」

       似鳥觀察瑪琳和瑟西莉亞的互動時就感覺到事有蹊蹺了。因為自己也是百合,所以多少會察覺到兩人都對彼此有那種意思⋯⋯但瑪琳的反應直率到連似鳥都忍不住吐槽的地步。

       「我怎麼敢⋯⋯對瑟西莉亞大人懷抱那種感情⋯⋯」

       瑪琳停下了正在掃地的雙手。她的視線低垂,聲音明顯變得沮喪。

       「嗯⋯⋯也對,畢竟貴族社會好像比民間更排斥那個來著啊~~就是歧視所謂的同性相戀嘛。」

       似鳥皺眉說著。

       「我和瑟西莉亞大人的身份地位本來就存在著差距⋯⋯而且,瑟西莉亞的未來婚姻緊緊相繫著特瑞亞家族的未來,像我這樣的人⋯⋯」

       不僅僅是性別和地位的距離。一去想像瑪琳與瑟西莉亞發展成戀愛關係,就會容易叢生一大堆的問題。輕易地向瑟西莉亞表白是不可能的。瑪琳與瑟西莉亞之間可說是完完全全的禁忌之戀。

       「雖然妳的情況一定比我艱辛的多,但我也稍微能夠理解妳的心情啦⋯⋯」

       似鳥稍微嘆了一口氣。瑪琳望著似鳥,等著她為這句話做出解釋。似鳥見狀臉頰逐漸泛紅,然後撅著嘴不乾不脆地用手指向遠處的蓮漪。

        「⋯⋯我喜歡的傢伙,也是個難以親近的怪咖。我時常黏著她,也常常跟她出任務⋯⋯相處了大概也有兩年多了吧,我覺得我們關係算是不錯了⋯⋯但還是會懷疑⋯⋯她會不會覺得我很煩~~之類的。」

       似鳥在心中咂嘴,感覺像這樣胡思亂想真不符自己的風格。但是,還是不禁會去想,蓮漪對她來說,真的距離得好遠啊⋯⋯

        ⋯⋯算了,那麼嚴肅幹嘛呢!還是一如往常地照三餐去煩蓮漪就好啦。

       但似鳥也想著,瑪琳的情況一定比自己複雜得多吧,說不定自己連一丁點都沒辦法感同身受。她不斷地思索著措辭,最後得出了結論。

       「但是呀,瑪琳妳是深愛著她的對吧?既然如此⋯⋯我覺得就算可能沒辦法實現,還是要去試著表達自己的情感。」

       「似鳥小姐⋯⋯」

       這句話恐怕也是似鳥對自己說的吧。嗯,總有一天一定要向蓮漪傳達自己的想法!

       聊完之後,宴會廳的佈置差不多告一段落了。

       「似鳥小姐,謝謝妳的幫忙,跟妳聊天很開心喔!」

       「嗯嗯,妳下午的鋼琴表演也要加油喔!」

       似鳥的話語,讓瑪琳稍微添增了一點勇氣。

//

       宴會開始前,宴會廳的舞台上已經設置好表演用的鋼琴。瑪琳打算在開始之前先稍微練習一下,為此她向瑟西莉亞徵求同意。瑟西莉亞馬上同意後,也陪著瑪琳練琴。

       悠揚的曲聲在空蕩蕩的宴會廳中迴響著,只有在場的兩人能聽到這樣的琴聲。

       「果然彈得真好呢⋯⋯」

       瑟西莉亞如此自言自語著。瑪琳沒有察覺她,而是專注在琴鍵上。瑟西莉亞望著她的背影,不僅想著一些事情。

       她對瑪琳的情感是什麼呢?

       相識瑪琳四年了。瑟西莉亞一直以來都嫉妒著她那遠超自己的才能,卻也對她沒有伸張實力的舞台感到扼腕;瑪琳總是陪伴在瑟西莉亞身邊,為她處理各式各樣的事情、度過各式各樣的回憶;然後⋯⋯瑟西莉亞其實,很憧憬著瑪琳。

       因為彈著琴的瑪琳,簡直就是瑟西莉亞理想中的存在。貨真價實的『鋼琴公主』。

       既憧憬又嫉妒、恨她那超越了自己的能力、卻又替她感到不甘⋯⋯希望她總是能陪伴著自己、但有時又將她視為眼中釘⋯⋯自己總是對瑪琳懷著複雜的感情,這樣矛盾的情感,究竟要怎麼說明白呢?

       有什麼詞彙,能夠將這些情感全部包裝起來呢?

       有的。

       是有的。

       那個詞彙,幾乎可說是最老土的答案。

       愛。

       最老土、但卻最浪漫的答案。

       是啊,也許我早就已經⋯⋯

       把對瑪琳懷抱的所有情感,歸類成「愛」了也說不定。

       彈完曲子之後,瑪琳若有所思地停下手。

       「怎麼了嗎?」

       「瑟西莉亞大人⋯⋯」

       瑪琳停頓了一下才說:

       「您還記得⋯⋯兩個月前我送您的生日禮物嗎?」

       「嗯,我記得喔。」

       在瑟西莉亞的生日時,瑪琳私下送了瑟西莉亞的某個生日禮物。

       「我會好好保存的,就連現在,我也把她隨身帶在身上。我⋯⋯不會忘記與妳的約定的。」

       瑟西莉亞繼續說下去:

       「相對的,請妳要好好表演喔。」

       「那當然了,我可是扮演著瑟西莉亞大人,不會讓您出糗的。」

       「不對!」

       瑟西莉亞激動地架住瑪琳,瑪琳因此稍微嚇了一跳。

       「⋯⋯瑟西莉亞大人?」

       「⋯⋯不用顧慮我。不,應該說,我希望妳以『瑪琳·蒂法西』的身份去表演。」

       瑟西莉亞的聲音微帶苦意。

       「這次,沒有人能再對妳說三道四了。」

       瑪琳回頭望向瑟西莉亞。

       瑟西莉亞正視她的眼神,說:

       「妳接下來⋯⋯將在舞台上成為『鋼琴公主』。」

       不是作為玻璃鋼琴公主、不是作為被喻為神童的『瑟西莉亞·特瑞亞』。

       而是作為瑪琳·蒂法西。

       雖然瑪琳是頂著瑟西莉亞的身份去演出,但她可以用自己的雙手去彈琴,去向大家⋯⋯展現自己的實力。

       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也許出發點和目的都不是為了這個瞬間,但卻真真實實地讓瑪琳能夠好好表現一次。

       瑟西莉亞握住瑪琳的手,為她打氣。

       「這是妳的機會。請妳一定要⋯⋯卯足全力,讓我看見瑪琳的厲害之處。」

       瑪琳也緊握瑟西莉亞的手,臉上染上一抹紅暈,露出燦笑。

       「是!我會好好表現的!」

//

       宴會開始了。

       「一人有一小時的休息時間,你們就利用這段時間好好享受宴會吧。」

        之前隼這麼說了。

       「「「好耶!」」」

       莉塔、似鳥、查賀紛紛叫道。

       輪到莉塔的休息時間了,她前往宴會廳跟在場的隼交換。

       一見到隼身穿深色燕尾服,一身筆挺的模樣搭配他那頭亂糟糟的黑髮,莉塔就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你真的超不搭的啦!」

       「妳啊⋯⋯」

       隼本來想抱怨幾句,但看到莉塔的禮服模樣便住嘴了。

       低調的深黑禮服上半身是平口的設計、外層有長至手腕的薄紗,長裙採用不規則設計,一層一層的裙擺宛如婚紗一樣,有種特殊的視覺層次感。長長的琥珀色頭髮也不是平常的雙辮子模樣,而是盤在後方,並用華麗的髮飾當作點綴。

       「怎麼樣,我挑的禮服不錯看吧!對了,這個頭髮呀,是蓮漪姐姐幫我弄的,怎麼樣,好看嗎?」

       「喔、喔⋯⋯不錯吧⋯⋯」

       隼臉紅地別開視線,手抓抓頭的同時,刻意遮住自己的表情。

       老實說,隼差點看入迷了。

       「哼~~你都不認真看。」

       莉塔滿臉不悅地走了。

       隼本想追上去說點什麼,不過仔細想想,這麼做也沒什麼意義,於是作罷。

       莉塔在宴會的人群裡穿梭,有不少身穿華貴禮服的賓客,他們愉快地吃著甜點、喝著葡萄酒,若有音樂表演者開始演奏,有些男女也會成雙成對開始隨音樂起舞。

       順帶一提,莉塔發現有許多人臉上戴著面具。這是從莉塔還是貴族時就有的習俗,人們在宴會上不想被打探家世的時候,就會戴上面具來隱藏自己的面貌,因為有時候光憑髮色或是一些臉上的特徵就能分辨那個人來自哪個家族。戴上面具的話,周遭的人也會識相地不去過問家族的事。

       而為了不輕易被其他貴族搭話而暴露傭兵的身分⋯⋯莉塔此時也戴著貓咪的面具。

       莉塔看了看門邊立牌上的時程表,莉塔休息的這一小時剛好能看到瑪琳的表演。

       莉塔抱著些許的期待,等待瑪琳的出現。

       不久後,到了瑪琳表演的時間了。

       瑪琳已經變裝成瑟西莉亞的樣貌。她現身在舞台上,曉能源的聚光燈全部打在她身上。

       瑪琳大概是第一次站在這麼多人面前演奏吧,她的表情看上去很緊張。她稍微做了幾個深呼吸,然後向眾人鞠躬,來到鋼琴前的座椅上。眾人的掌聲結束之後,她便開始演奏。

       「小姐,妳願意和我跳支舞嗎?」

       突然間,有個聲音叫住莉塔。

       莉塔回頭,眼前是一個身穿深紅西裝打扮,頭髮也以與其西裝相稱的深褐色綁成馬尾模樣的男子。他的皮膚有些黝黑,身材高瘦,大概有180多公分吧,與還處在成長期的莉塔成了很大的對比,只見他向莉塔伸出右手。

       這名男子戴著能蓋住上半張臉的蒼白幽靈面具,僅有微笑的嘴露了出來。

       莉塔回過神來才發覺,周圍的人已經隨著瑪琳的琴聲翩翩起舞,莉塔連忙地握住男子的手。

       兩人隨著旋律跳著雙人舞。舞蹈的主導權主要在男子身上,不過他不會做出太難的動作,讓莉塔也能跟上,雖然以前貴族時期跳雙人舞的機會不多,但莉塔還是稍微記得一些皮毛。

       「身材小小的,但是跳得挺不錯的嘛。」

       男子稱讚,莉塔也略帶玩笑地說:

       「你才是,身高差距這麼大,你不會跳得辛苦嗎?」

       瑪琳的鋼琴演奏來到高潮階段,只見男子忽然慢下舞步,他在欣賞瑪琳的演出。

       「不愧是傳聞中的『公主』呢⋯⋯這首曲子『公主的薰衣草』的尾段可是很困難的啊,竟然彈得這麼完美。」

       男子的眼神頓在瑪琳身上。兩人繼續跳舞。

       然後,男子的腳不小心絆到莉塔的舞步,使得莉塔整個人重心不穩,眼看就要往後跌倒,男子立馬用手圈住莉塔的腰,並且站穩身子。

       「抱歉,我腳滑了。妳沒事吧?」

       「嗯⋯⋯」

       莉塔的臉與男子貼近。

       瑪琳的表演到這裡結束。眾人給予的掌聲覆蓋莉塔的聽覺。

       莉塔望著男子的眼睛。

       因為身高差和跳舞距離的緣故,莉塔還沒怎麼仔細看過這個人的面貌,而這個機會讓莉塔能看清楚了。

       莉塔不禁瞪大雙眼。

       有一個瞬間,莉塔覺得全身的感官都被迫放大,周圍的歡呼與掌聲顯得震耳欲聾。

       是齊邁斯·里歐。

       即使隔著面具,莉塔依然從那雙眼睛中看出齊邁斯的兇惡野性特質。

       光是看過齊邁斯的樣貌,就不可能會忘掉他的眼神。那是宛如一頭兇猛的獅子,凝視著獵物的眼神。

       最強·最惡的男人——此刻就在莉塔的眼前。


To be continued...

195 巴幣: 1022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