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戰與謀 第九章 不速之客

七夜墨 | 2021-03-05 15:43:00


  掃墓祭祖結束的王家族人們,紛紛各自下山回家,我也跟著王徵直系的族人下山,沒想到的是,這座亂葬崗,竟然還是城內,看來秣陵城的規模很大,同時也可以看到城牆外的景象,猶如一幅畫一樣,栩栩如生。

  到了王府門口,看見下人從門口小快步的走向王徵側邊,在王徵耳邊說悄悄話,下人說著說著,王徵一臉驚訝。

  「父親,何事如此驚訝?」王同疑惑說道。

  「有不速之客來家裡作客。」王徵說道。

  「清明時節,何人有這閒情逸致?」王同說道。

  「席征符,不是老夫不厚道,今日有貴客上…。」王徵話未說完。

  突然有個人從府內走出門外,白髮鬢鬢,一身道袍似的衣服,手持羽扇,這不是陳學嗎?他不是跟陳辰去掃墓嗎?

  「老朋友,貴客上門為何不招待招待呢?」陳學笑著說道。

  「你這老鬼怎麼還沒死呢?不掃墓,跑來我家做甚?」王徵無奈說道。

  「哈哈哈,我老啦,讓我侄子接手,我就來你家等你回來,想找你聊聊天。」陳學悠哉說道。

  「好吧,裡面請!」王徵手指家的方向說道。

  「對了,我的徒弟也要進來。」陳學說道。

  「王老前輩,師父的無禮,晚輩先賠禮了。」我抱拳向王徵行禮表示歉意。

  「哪裡,陳學這老鬼有你這麼有禮貌的徒弟,他三生有幸,裡面請吧。」王徵說道。

  於是大家都進府內,走進之後,跟陳學家相比,都差不多,就只是陳學家多了一顆『三代輔臣』的大石頭而已,但不一樣的是,到處都看的到雪白般的桐花,大廳比陳學家的大了一點,擺飾也是陳學家的多。

  過了不久,王徵、陳學、王同、王昱、王元昭還有我,都在大廳內各自坐在椅子上,品著王家沏的茶,香醇濃郁又回甘,真想跟王徵要幾包茶葉回去沏來喝。

  「你也入座了,茶也給你沏了,你想聊什麼?。」王徵品著茶對陳學說道。

  「也沒什麼事,就只是想請你兒子幫我辦件事。」陳學品著茶說道。

  「何事?。」王徵說道。

  「出使徐州。」陳學說道。

  「徐州?你是想跟徐州的義勇軍首領劉廣談什麼事?」王徵疑惑說道。

  「遠交近攻。」陳學說道。

  「那這個近是?」王徵說道。

  「淮南合肥城。」陳學說道。

  「去年三月中旬,得知合肥城中的大部分兵力去支援荊州,魏首領率兩萬攻打合肥城,久攻不下,持續十五天未成攻下,不幸的是,運送糧草的過程碰到暴雨,導致長江江水湍急,使船被江水衝出海口,無奈之下才撤軍,守城的人據說熟讀兵書,善於守城,名曰『秦志』,人稱『淮南張遼』,現任合肥城令。」陳學說道。

  「昱兒,那時你也有參戰吧?秦志你以為如何?」王徵說道。

  「秦志的指揮不輸三國時代的張遼,確實有本事。」王昱說道。

  「所以這回要請王同去趟徐州與劉廣談談,合力攻取合肥。」陳學說道。

  「同兒,你可願往?」王徵說道。

  「世侄決不會辜負世叔。」王同胸有成竹說道。

  「好!老鬼阿,同兒就交給你啊。」王徵說道。

  「那就說定了,明日到城令府說事。」陳學說道。

  於是我跟陳學在王徵家中吃完午餐後,我跟陳學向王徵等人行禮表示感謝之後就坐馬車回家了。

  隔天早上,我跟陳學去城令府,城令府我沒記錯的話,類似現代的縣市政府,城令等同縣市長,於是到了城令府後,看見魏戰、魏祈、曹安、王同等人在主事廳討論著,但我很好奇為什麼魏祈也在。

  在我們一番討論下,王同是正使者,我是副使者,曹安是護送,魏祈是來玩的,聽魏戰說是魏祈吵著要看徐州的風景,無奈之下就讓她跟著去,並約法三章,魏戰應該很清楚魏祈都是來搞的,所以命我們要看好她,別讓她搞事。

  討論結束後,我們使節團就成立了,也有很多隨行人員,據說是要坐樓船過江,所以我們自己的馬車馬匹都要坐船,還有帶一些揚州的特產當作禮物,就這樣出城去碼頭看樓船是長得怎樣。

32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