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為了我異世界回來的青梅竹馬,我要成為救世主!!【15-2】

零零人 | 2021-03-04 19:28:05




不被愛的孩子 15-2

-----

  「真的可以嗎……?」

  「嗯,可以唷。」

  「那我……不客氣地上了哦。」

  「不要客氣啦。」

  雖然袁瑞凱的語句和不停蠕動的手指讓我有點不舒服,但跟他對話的是一臉雀躍的門蘿,我則是在一旁看著眾多品項中有哪個是能讓我心動的。

  從郭紫櫻家離開後,袁瑞凱一路上紛喧著要知道事實的真相。再怎麼懵懂痴呆的他,在剛剛經過的事後也察覺到我們有事情瞞著他了。看在他有貢獻我沒料到的線索上,我打算和他說明一下大概,免得他去騷擾郭紫櫻。不過一時半刻也無法言簡意賅地講到讓他懂,於是我提議找個地方坐一下,靈機一動的門蘿就說她有那個什麼咖啡廳的商品券可以使用,而且還碰巧帶在身上,於是我們就決定來到這裡了。

  興沖沖說要請客的門蘿,手上拿著的是之前聖誕節交換禮物的時候抽到的,合計五張的三百元星趴克商品券。雖然說可以免費消費一千五百元,但換個方式說,超過的金額得由我補貼啊!

  畢竟在家裡有零用錢的人只有我和唐千玥而已,原本爸媽還會給門蘿和蒂娜的,但我覺得已經添了不少麻煩了,就以「門蘿在家會用電腦接一些線上教程的東西所以不用給她們額外的生活費」為由,推開了那額外的零用錢。她們要買什麼的話,我和唐千玥會幫忙出錢。

  該說我很幸運嗎?假如我們家不是雙薪,媽媽不是護士而爸爸也不是警察,貧寒的家庭大概會因為經濟的原因而無法支持我接受她們的計畫吧。想到這裡,我真的很感謝我的雙親,沒有他們我也無法照顧她們三個,尤其父母還能將她們視如己出。雖然是被洗腦的就是了。

  「珍珠咖啡拿鐵,友俊你喝這什麼鬼啊哈哈!」

  「要你管!你才是,來咖啡廳喝什麼奶茶啦!」

  「誰說來咖啡廳一定要喝咖啡的?我這個叫做有主見好嗎?」

  今天袁瑞凱講話好有邏輯,真可怕,我竟然被說服了。為了來咖啡廳一定要喝咖啡的這種奇怪成見下,我硬是點了咖啡和現在很流行的珍珠的組合,明明聽起來就不會很好喝的樣子。

  在門蘿不知哪來的暴發戶心態驅使下,每個人都被硬逼著買一份甜點,讓看起來非常顧慮的夏析柔除了焦糖瑪琪朵以外勉強點了一顆藍莓司康。

  「抱歉……我不知道這裡的東西這麼貴……我的草莓分你一顆。」

  門蘿因為如意算盤被打翻,在櫃台結帳時用著無助的眼神讓我又掏了幾百塊,這種感覺就像小孩錢不夠去向爸爸討錢一樣。好笑的是,點餐的時候櫃檯人員還以為門蘿是外國人,用英文詢問要點什麼的時候還以為是自己英文不標準導致門蘿聽不懂,當她說出一口流利中文後反而是店員整個驚呆了。

  「好吃……太好吃了!免費的東西就是這麼好吃!」

  袁瑞凱大口咬下一角栗子磅蛋糕,看來是真的很好吃,好吃到心裡話都跑出來了。

  「你沒有忘記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吧?」我斜覷他。

  袁瑞凱停下了咀嚼的下顎,先是驚恐地看著我,再來是突然用雙手以叉字形遮住了嘴巴,宛如肚子被大象踹了一腳般在恂目之間弓起了身,像是重病將死的老爺一樣從嘴裡吐出了自己的生命。只不過他吐出來的是咬到變成糊的磅蛋糕。

  「你吃得太急了啦!是有多餓啊?不是才剛吃完大餐嗎?」

  我邊拍著袁瑞凱激烈跳動看起來很痛苦的背部,邊找著有沒有衛生紙可以將他吐出的令人倒胃的穢物給清理掉。

  「真的是很愛添麻煩耶袁瑞凱。」

  一邊責罵的夏析柔其實也很關心自己的朋友,也在不停摸索找著衛生紙。

  「給你──瑞凱哥哥!」

  雖然是在咖啡廳,但假日還是人聲吵雜。在幾乎聽不清背景音樂的擾人環境中,宛如小天使的嗓音隨著一盒衛生紙出現在了袁瑞凱的面前。

  他抽起了三張蒂娜手中的衛生紙,將桌面與嘴巴清乾淨後,茫然迷糊的眼神彷彿被對面的純真笑臉吸引一樣,只有雙唇繼續開關:「可以……再說一次嗎?」

  蒂娜捧著衛生紙盒的手還沒有收回來,疑惑歪著頭不怎麼有自信地又重複了一遍她剛說過的話:「給你……瑞凱哥哥?」

  瑞凱「哥哥」。我想這是令他理智斷線的無二關鍵。

  他的身體接受到蒂娜的可愛畫面和使人酥麻的聲音後,渾身如觸電般由腳底通至腦門感到一陣哆嗦。而那聲「哥哥」便使他如體內的血液如炸彈般迸裂四射,整個身體扭曲得像是什麼恐怖電影一樣。

  嗯!我懂!我完全懂你的感受啊袁瑞凱!那個只要經歷過一次就會完全上癮了啊。

  「你們沒有忘記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吧?」夏析柔拍了我的肩,我一瞬間感受到自己被她當成和袁瑞凱同種類的人。

  「假面歌姬……仔細一看真的是她本人耶……」

  被我長篇大論說了一堆,最終在看到郭紫櫻在網路的視頻後袁瑞凱便完全相信了。

  雖然他對同班同學兼好朋友(應該)的郭紫櫻竟然是網路紅人而感到吃驚,但他對於幫助郭紫櫻的事情是表示敬謝不敏。

  「清官難什麼家務事,我們想幫也幫不上忙吧。」

  「斷。不過我們並不是清官啊,我們是朋友耶!」

  唐千玥露出淺淺的笑容,語氣卻帶點嘲諷:「你只會被當作是帶壞自己女兒的混蛋吧。」

  我用哀怨的眼神瞥了她一眼,她補充:「卻不知道那個混蛋竟比自己還關心自己的女兒。」

  「呵呵,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嘛,自己的事都弄不好了還對別人多管閒事。」析柔附和。

  現在是怎樣?集體公審我嗎?這是什麼懲罰嗎?在公眾場合霸凌我,我可是會哭的哦!

  「總之,我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助一臂之力。奶茶很好喝吧?磅蛋糕很好吃吧?實際上你能來這裡也是郭紫櫻送的商品卷造就的福利喔。」

  「友俊……你好可怕喔,陰謀家?」袁瑞凱將身體往後靠,貼到了玻璃窗上,看似心理建設做完後也毅然決然地接受了我的請求:「不過能幫忙的話,我也很想幫忙。那好吧!我就久違展現一下實力吧!」

  「嗯,不要讓我失望啊──」

  雖然袁瑞凱每次都讓我失望。

  「不過具體要做什麼?」

  被問到重點了。「不知道,等我想到再跟你說吧。」

  袁瑞凱對我露出失望的表情。看來是我先讓他失望了。

  「總之走一步算一步吧,假如沒辦法改變紫櫻的命運,至少我們也要在她身邊支持她。畢竟我們是她的朋友,和少數知道她真相的人。」

  袁瑞凱和夏析柔不停點著頭。雖然我用好聽的場面話做了結論,但其實根本就沒有說出一些有建設性的計畫。只是精神上的支持無法改變現況,而我們這幾個人也做不出什麼物理性質的協助。我不想用洗腦這種東西干涉到別人的夢想裡,郭紫櫻知道的話一定也會拒絕的。況且產生矛盾的話影響的層面太大了。

  扣掉這麼多的選項,那麼答案應該只剩一個……

  那就是讓郭紫櫻靠自己的力量說服自己的母親。


  「啊啊啊──」

  「不要鬼吼鬼叫啦!」

  躺在沙發上像個暑假剩下最後一天而鬧彆扭的小孩一樣,門蘿正不停哀嘆著。

  「怎樣啦?肚子痛?」

  我姑且過去關心一下自己的「姐姐」,免得被人說我冷淡。

  門蘿右手揮舞著她上次買的名叫「巧克力與筆記本」的少女漫畫,「怎麼停在這麼精采的地方啦──我要看下一集!」被隨處可見的商業模式狠狠套牢,讓她精明能幹的外表白白給浪費了。

  「有那麼好看嗎?這個。」

  我從她還在軌道中揮舞的手上抓起了那本害她如此頹廢的罪魁禍首,隨意翻開中間幾頁快速地一掃而過。

  從翻頁的速度逐漸緩慢,到從第一頁開始不厭求詳地閱讀,最後唐千玥喊我去吃飯時我才回到現實。

  故事講述一對男女因為巧克力而爭執,還有拿錯的筆記本而產生了交集。在第一集的最後,女主角說不想用這種形式交換彼此的心情,比起冰冷的紙張,更想用實際的行動來感受彼此的溫度。於是在女主角約了男主角出來的同時也看到了「未完待續」的四個大字。

  少女漫畫……意外的很好看啊,我能理解門蘿鬧彆扭的心情了。

  不過裡面女主角因為男主角太疲勞而在沙發上靠在自己的身上、因為女主角發燒而讓男主角用手背測溫的舉動,讓我終於明白門蘿前陣子怎麼對我的反應這麼大了。

  她代入感太重了吧!

  還有她去咖啡廳會這麼高興也是男女主角在咖啡廳度過了一段浪漫的時光。

  竟然真的有人會被虛擬的故事影響這麼深……

  「友俊,你的手機有訊息。」

  我正在敲擊著鍵盤,從客廳傳來唐千玥漸漸靠近的聲音。當我回過頭時,似乎全身蓋上一層陰影的唐千玥站在門口,不絕如縷的語氣帶有言淺意深的寓意:「艾琳傳送了訊息給你:『再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她平常的冷冽表情現在看來更加刺骨。

  「沒想到你下手還真快啊。」唐千玥把手機放到我手邊的桌上,我吞了口口水:「這個是……那個……」

  「放心吧,你們正在做的事情,我不會和別人說的。」

  唐千玥淺笑,身影在門口轉眼即逝。

  雖然我感覺誤會太大了,但又為如此慌忙想解釋的我感到不爭氣。我為什麼非得解釋我和艾琳往來的事啊……

  我拿起了手機,「再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是我們之間的第一個訊息。

  「謝謝!真的麻煩妳了。」回覆了幾個字後螢幕變回了一片反射著日光燈燈光的黑色畫面。

  我請艾琳幫我蒐集郭紫櫻,和她爸媽的頭髮等樣本,並偷偷去驗DNA。毫不猶豫答應的艾琳很高興地謝謝我,「謝謝你們這麼照顧大小姐」。

  驗出來的結果根本無關緊要,只是如果我的計畫失敗,那至少能讓郭紫櫻少一份擔憂──我原本是這麼想的。但再看到了一次郭紫櫻因唱歌而展現出的表情後,我腦中不停回放著郭紫櫻平常的一號笑臉,使我的決心益發強烈了起來。

  ──這麼假的笑容,根本不適合當演員。

161 巴幣: 16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