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五章-第二十五節-奪位

田中噴太 | 2021-03-04 19:00:02 | 巴幣 464 | 人氣 259


第二十五節:奪位


接待廳內,我和賽巴斯強,以及愛菈貝娜,三個人大眼瞪小眼的一句話都沒說。

愛菈貝娜的焦慮動作讓我相當不安,所以一直在提防她。

至於畜牲老爸,則是三不五時就給他來一腳,避免他醒過來做亂。

我完全沒有罪惡感。

看到了地下室的孩子們後,扁這傢伙讓我一點罪惡感都沒有。

再加上愛菈貝娜的蠢發言,甚至對愛菈貝娜也沒半點抱歉的意思。

即使不小心把這畜牲老爸給弄死了,我也不會認為自己有任何錯吧?

雖然沒殺過人就是了。

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鐘,愛菈貝娜才開口打破了沉寂的氣氛。

「魅影大人……您……這是在監視妾身嗎……?」

「不然我叫你們兩個排排站做什麼。」

「您……完全不相信……妾身嗎……」

「屁話。一開始我還挺信賴妳的,不過當妳發出了維護妳丈夫的宣言,讓我對妳的信賴度掉到谷底。」

「……妾身……妾身……」

「剛才也說了,不要用哭來解決問題,我既然會幹義賊這行,就不會吃這套,我絕對不會把這個男人還給妳,死心吧。」

「……嘶……嘶嘶……」

愛菈貝娜說完話以後,立刻又垂下頭啜泣。

麻煩死了,弄得我才像是壞人一樣。

「魅影大人,可否讓老身說幾句?」

賽巴斯強突然插進了話題。

「我不會放人。」

「與老爺無關。老身是想為不善言語的夫人說幾句話,不知魅影大人同不同意?」

「嘴巴在你身上,要講我又阻止不了。」

「魅影大人,夫人不是為了老爺而流淚,是因為魅影大人的不信任才忍不住淚水。」

「誰知道呢。」

「若夫人是為了老爺,那會容許魅影大人這樣不斷的對老爺出手嗎?」

「說不定是在演戲,趁著我不注意要反咬我一口。」

「……看來魅影大人是真的不打算相信夫人。」

「正是如此。真要我相信,乾脆夫人妳親手宰了這傢伙如何?」

「丈夫還有著照顧伊莎芮娜的恩情……妾身沒辦法做這樣的事情……」

「看吧,賽巴老頭,她到現在還能說出這樣的話喔?你叫我怎麼相信她?」

咚!

就在我說完這句話的同時,愛菈貝娜跪坐在地板上,垂著頭,雙手摀著臉,持續的哭泣著。

都說煩死了,這不是讓我完全變成反派了嗎。

就在我心裡不斷抱怨的時候,突然發現賽巴老頭的整個眼睛都變成了黑色。

想要要殺我嗎?

不對……

賽巴老頭看的方向是……

是畜牲老爸!

賽巴老頭舉起右手衝向畜牲老爸,就在右手快要接觸到畜牲老爸的心窩處時,千鈞一髮的被我用腳給踢開了。

「為什麼阻攔老身?魅影大人。」

「我才想問你勒!你想幹麼啊!?」

「代替夫人殺掉老爺。」

愛菈貝娜聽到賽巴老頭的發言後,立刻抬起頭來查看我們,並且訝異地看著賽巴老頭。

「什麼?賽巴斯強!你怎麼可以對老爺做這種事!」

「老身看待夫人有如自己的女兒一般,不能容許夫人因魅影大人的誤會而如此傷心。」

「誤會什麼啊!剛才她自己不都說……」

「魅影大人,夫人從小就被男尊女卑的教育給束縛住,才會說出維護老爺的話,但是夫人心理早就沒有老爺了,老身這樣做,只是將扣住夫人的枷鎖給去除掉罷了。」

「你是認真地嗎賽巴老頭?」

「魅影大人認為老身在開玩笑嗎?」

完全不像在開玩笑!

整個眼睛到現在都還是黑的……

和畜牲老爸以及愛菈貝娜抓狂的時候一模一樣……

難道真的是我搞錯了?

「你的樣子也不像在開玩笑……愛菈貝娜,看在賽巴老頭的份上,我給妳一次機會。」

「……真的嗎?只要是妾身能做到的事情,請務必……」

「老實回答我的問題。妳對於這個男人有什麼看法?」

「以家庭而言,是個不可多得的好丈夫,但以行為而言……妾身,沒有資格去批評……」

「妳還愛不愛他?」

「……」

愛菈貝娜面有難色地垂下了頭,避開我的視線。

「回答。」

「妾身、妾身……不希望被魅影大人厭惡……可以,換個問……」

「老實回答!這是妳最後一次機會!妳若不回答,永遠都不要想我會再信任妳!」

「等等!魅影大人!妾身、妾身對丈夫一點感情都沒有!不說愛意,連好感都沒有!」

我才這麼說,愛菈貝娜立刻抬起頭,激動地喊了出來。

「為什麼剛才不說?」

「魅影大人對妾身說過……妾身是有夫之婦……妾身希望在魅影大人面前……是個忠貞自己丈夫的女人……所以……」

「所以妳只是為了討好我而這麼做嗎?」

「不、不完全是,丈夫相當疼愛女兒伊莎芮娜,雖然沒有好感,但……」

「嗯……我現在把這傢伙幹掉,妳會怎麼想?」

「些、些許的難過和傷痛……可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但,也許妾身會、會去追隨布萊姆,也不一定……因為沒有阻止他的行為,妾身也是同罪……」

「妳為什麼這麼希望得到我的信賴?」

「魅影大人是是妾身的恩人……又如妾身曾經在童話故事裡崇拜過的英雄一般……妾身對魅影大人……相當景仰……相當……崇拜和……愛慕……」

越講越小聲,到了【英雄】兩個字以後,完全聽不到她在說什麼。

要不是她和麵包捲長相相似,我還真不認為她們倆個是母女。

不過可以確定這個人妻真的把我當成救世主在崇拜。

也好,這樣的話,事情就好辦多了。

「有個能讓妳贖罪又能得到我的信任的方法,妳要聽聽看嗎?」

「務必!請務必讓妾身聽取這個方法!」

愛菈貝娜點頭如搗蒜激動的對我這麼說。

「妳知道這些孩子的進貨源在哪裡嗎?」

「進貨源?妾身不清楚進貨源在哪裡,但知道丈夫是從哪裡買進這些孩子的。」

「喔?是從哪裡買進的?」

「在"無法地帶野獸叢林區"。」

「無法地帶?那是什麼地方?」

「魅影大人不知道嗎?」

「不知道。說實話,我是這次轉移才到這個地球的放逐者。除了三十四號伊甸爐以及十四號地下黑街,完全不知道其他的地方。」

「……也就是說,魅影大人一到這裡後,立刻就開始進行義賊活動了嗎?」

「差不多是這樣吧。」

「……」愛菈貝娜又露出看偉人的崇拜表情注視我。

「幹麼?幹麼一直盯著我看?」

「妾身在想,魅影大人會不會是從妾身看過的童話故事裡跑出來的英雄……包括妾身和丈夫以及大多數放逐者,到了沒看過的世界,都會相當的慌亂。妾身沒有阻止丈夫販賣人口的行為,也是因為想著生存下去。沒想到魅影大人不但沒有被……」

「停停停!不用再誇我了。告訴我那是什麼地方,怎麼去就行了。」

「是。地表上,空間和磁場相當混亂,伊甸爐無法明確監視到的地方,放逐者將他稱為"無法地帶"。被稱做野獸叢林區,是因為那個地方的樹木相當茂盛,而且伊甸爐將不少失敗凶暴的合成獸丟棄在那邊的關係。」

「地表上?那要怎麼……」

「老大!我們這邊結束了!」

若女的聲音突然從我背後冒出來!

「嗚喔喔!?」

嚇死我了!別突然從我背後搭話!差點把我的魂都嚇飛了!!

「愛菈貝娜,我明天會再來造訪妳們,之後詳細的把進出無法地帶的方式告訴我。」

「明白了,魅影大人。」

「大哥,這個男人要怎麼辦?」

「對喔,剛才就是因為這傢伙才起了爭執。要怎麼處理他好呢……若女,當初修女院是怎麼處理塔多的?」

「我也不清楚,不過賽妃莉亞修女好像有自由進出伊甸爐的能力,說不定是用那個能力把塔多丟到伊甸爐去了?」

自由進出?

喔喔!

是在說開啟炎洞的能力吧?用那個能力確實能把人丟進伊甸爐!

不過還是算了,愛菈貝娜也說過,畜牲老爸死了的話,說不定會跟著去死……

廢案廢案。

「愛菈貝娜,剛才妳有說過交給妳處理吧?妳打算怎麼做?」

「……妾身打算將丈夫的魔力吸走,使丈夫成為最下位吸血鬼,如此一來,丈夫就無法違抗妾身以及伊莎芮娜和賽巴斯強這樣最高位階的真祖。」

「我不想潑妳冷水,但妳這麼怕丈夫,他若是要求妳把魔力還給她,妳十之八九會照做吧?」

「妾身會……妾身會盡力的躲開丈夫……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愛菈貝娜似乎很努力地將這些話擠出來。

「妳的回答讓我相當不安。」

「魅影,本宮也會陪在母親大人身邊,不會讓這樣的事情……」

「妳根本不敢違抗妳老媽吧麵包捲?她要是被要求這樣做,妳阻止的了嗎?」

「……」

被我吐槽的麵包捲,瞬間就閉上嘴看向愛菈貝娜。

該怎麼辦才好呢?要把這傢伙交給麻糬騎士,還是交給愛菈貝娜賭一下?

總之,先把這傢伙的魔力吸掉再說吧?

不然他的卵蛋真的快被我踢爛了……

「不管怎麼說,先把這傢伙的魔力吸掉比較好。去吧愛菈貝娜。」

「明白了,妾身這就……魅影大人,能否勞煩您轉過身稍等一會兒?」

愛菈貝娜苦笑地對著我這麼說了。

「不行。雖然我稍微信任妳一點了,但不代表完全相信,要是妳趁我不注意把魔力傳給這傢伙怎麼辦?」

「妾身……不會做背叛魅影大人的……」

「少囉嗦動作快!」

「是……」愛菈貝娜露出相當不情願的表情。

有什麼好不情願……

嗯?嗯嗯?

瞳孔、瞳孔變紅了?愛菈貝娜的瞳孔變紅了?嘴上的獠牙也變得異常大根!

「暫停!這不是血吻的動作嗎!?為什麼要……」

「由老身來為魅影大人解釋吧。這和血吻不同,血吻是吸取些微的血液,同時注入類似興奮劑的液體,好讓異性能夠體驗性的歡愉。吸取魔力這件事情,被稱為奪位,和血吻相反,是藉由吸取大量血液來獲取魔力的行為。」

賽巴老頭真能幹,立刻除掉我的不安。

「是、是嗎……那打擾妳了,繼續吧……」

愛菈貝娜用超長的獠牙咬住了畜牲老爸的脖子,喉嚨不斷上下晃動。

與其說"吸"血,"灌"血應該更能形容現在的畫面吧?這種吸法,一般人早就歸西了。

約過了一分鐘,愛菈貝娜才離開畜牲老爸的脖子。

一分鐘耶?妳到底吸了幾升的血啊?從外表看不出來,這傢伙該不會已經掛了吧?

吸完了血,愛菈貝娜身體開始有了異變……

頭髮變的更長,外觀也變得更年輕,年輕到甚至說是麵包捲的妹妹都不會有人懷疑……

可重點是身材!身材變得比之前還更勁爆了!!

胸部膨脹了一圈,肌膚變得像嬰兒一般吹彈可破的細緻,身高也變的更高……

其他地方因為貴婦裝擋著看不到,但肯定都變得更誇張了吧?

產生異變的還有畜牲老爸,美男子的外觀已不復在,變得相當相當憔悴,身材也變的瘦弱不堪,像是風中殘燭一樣,被隨便打個一拳就會矇主寵召的感覺。

「完成了嗎?」

「完成了。讓您看到這樣不堪入目的畫面,妾身感到非常抱歉……」

「是挺可怕的,不過完成就好了,接下來……」

「大哥,不如我們住在這邊如何?反正小櫻桃那邊就是快垮掉的樣子,直接搬過來監視她們不是更好嗎?」

時雨突然對我提案了。

「好啊好啊!老大!我也贊成!」

若女也高興地同意著時雨的提案。

「若女,時雨在說的是妳的窩耶?妳以為小櫻桃是別人啊?」

「如果魅影大人肯搬過來……那是……無上光榮的事情……所以……妾身也贊成……」

愛菈貝娜的表情,似乎早就這麼期待了。

「嗯……如果連愛菈貝娜也贊成的話,那就搬……」

「本宮反對!如果魅影搬過來,伊莎米娜會不斷地佔據本宮的人格,對魅影做出無可挽回的事情!本宮不希望自己的貞潔就這樣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男人!」

嗚喔!麵包捲不只反對,還說出了相當恐怖的可能性!

「不搬!我絕對不搬過來!!我也不要被伊莎米娜強姦!總、總之,就先睹在妳們三個人身上了!時雨、若女!閃人了!」

「請、請稍等!魅影大……人……伊莎芮娜……妾身要好好和妳談談,等等到妾身的房間來!」

「是……」

雖然聽到愛菈貝娜的叫聲,不過我依然是頭也沒回地落跑。

反正真的出包再想辦法就好,我的處男才是最重要的。

這可是要獻給莉莉諾姆的重要貞操呀!(#`皿´)


第五章結束





————————————

1*伊甸爐為二日一更,下節更新時間為2021年03月07日19點整,不會提早不會晚。

2*如果有朋友在哪看過【伊甸爐】,請不要懷疑,那篇就是小弟寫的,並非盜文,已原本連載地發出轉移通告;沒看過者請無視。

3*觀看過的讀者請不要據透,造成未觀看者體驗不適。

創作回應

雪芽
超強的貞節
2021-03-04 22:32:45
田中噴太
某方面算很專一吧( ᐛ ) ᕗ?
2021-03-05 11:49:16
吼呱
麵包大法好
2021-03-04 23:09:52
田中噴太
麵包卷( ᐛ ) ᕗ
2021-03-05 11:49:25
伯爵廚
有原則的男人
2021-03-05 00:45:09
田中噴太
蘿莉控得堅持( ᐛ ) ᕗ
2021-03-05 11:50:03
吼呱
聖劍表示:老娘三十萬歲欸
2021-03-05 11:39:40
田中噴太
極熟女蘿莉( ᐛ ) ᕗ
2021-03-05 11:50:41
吼呱
超熟女
2021-03-05 12:02: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