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水巷故事集 - 封城x生存遊戲

印匠屋 | 2021-03-04 17:00:04

連載中水巷故事集
資料夾簡介
在十字路口無知的我們嘗試過反抗、尋夢、割捨,決定影響一生的選擇。在熟悉的故事裡,希望能撫慰在時代巨輪下無力的我們,使我們知道並不孤單,能為每一天加油出發。

夕陽在這個熱鬧的市鎮快將要沒入漆黑的夜空,水巷的人們仍如常的穿流不息,勞累的身與心完成每一天重複又重複、漫無目的的工作後匆匆趕著回家。

胡勺同樣地回到了這個小社區,不同的是,雖然他的家在這,不過現在才是他進行另一項工作的時候。

胡勺是一個牧者,晚上他會在這個小社區遊走,探訪需要幫助的人,他和很多住在教堂或教會的牧者不同,他選擇了住在這個社區之中,因為他認為他不去感受被幫助人的生活,又怎明白對方的困難。而另一方面,這裡的民眾亦只會認為他是一個不知是從那裡來的人,根本上和這裡的生活脫節,民眾絕不會認同他。

當胡勺剛步進社區之時,一批王國軍便從車上跳下,個個穿著筆挺的制服如臨大敵一樣衝入社區,一邊呼喝途人,一邊架起封鎖線。

「老伯!你是住在這的嗎?」其中一位王國軍截停了胡勺。

「請問發生什麼事了?」胡勺一邊觀察四周情況。

「現在懷疑這區有惡疾傳播,所以要封鎖這個區域。若你不是住在這裡就盡快離開!若你是住在這的,就趕快進去並排隊進行魔法測試。」

胡勺猶豫了一下。「我是住在這的。」

王國軍放行了胡勺進區,他先走去一間茶店,在遠處他已看到相熟的老闆憂心的站在店外。

「應該又是有關詛咒的事,傳聞這區有人中了詛咒,那批王國軍可能用此藉口來搜捕反抗軍。」喬治是這間茶室的老闆。

「不要太大聲。」胡勺輕聲的提醒喬治。

「唉,看來這幾天是沒生意的了。」喬治望著王國軍在區內封鎖出入口和架設檢測站。

「喬治,能麻煩你先不要打烊嗎?可能有些居民需要一些糧食。」胡勺望了望王國軍想了想。

「嗯,明白的,我也會照常開店,有什麼需要隨便說。」喬治嘆道。

「能先給我一些麵包嗎?」胡勺掏出足夠的銀幣交給喬治。

「不用了!牧師。反正接下來其他人沒法進區,多了的麵包也只能丟掉。」喬治轉身在店裡拿了一些麵包出來給了胡勺。

胡勺別過茶室老闆後,便帶著麵包走到街角盡頭的一角,一個由紙皮塔建的空間。

「牧師!你回來得不是時侯,封區了。」在紙皮中一個露宿者探頭出來。

「小黑,你有食物嗎?可能要封數天。」胡勺舉起他手中的麵包示意。

「不用了!夠了,你給瑪姬吧!她們有小孩子。我一個人那會餓死,我還有些珍藏。」小黑在他的紙箱堆中稍為移開,展示了一些老舊的罐頭。

「不要吃保質期過了太久的!」胡勺皺起眉頭。

「放心好了,我小黑沒錢和沒運,有的就是命硬,你的老大沒有那麼快要見我。」小黑跟胡勺揮揮手後,又鑽進自己的紙皮陣中。

「那我就放下一點,你可以繼而留下珍藏。」小黑沒有再回應胡勺,但胡勺知道小黑回頭便會拿走,他只是不好意思在他面前拿。

胡勺再走到轉角一座有四層高的平房,平房已十分老舊,牆身上的泥灰有大半已經剝落。他踏上通往上層的樓梯,樓梯對於他一個六十來歲的人來說雖然不至吃力,但還是使他的膝蓋向他投訴。

上到了三樓後,他走到其中一戶門前輕輕的敲了敲門。

出來應門的是一個中年的婦人,婦人看到胡勺十分高興,更帶了他進房間。房間內再分為好幾個狹小的房間,而婦人就是住在其中一間的房間之中。胡勺進入小房後,迎面來了三個孩子,最大的約八歲,最少的還不到半歲的年紀。

「我來的時候,剛遇上了王國軍來封區。」胡勺先說話。

「我聽到了電台剛剛在擴播。」瑪姬說著,一邊在控制小朋友要他們安靜。

「食物足夠嗎?我這裡有些麵包。」胡勺把麵包放在桌子上,這是房間內除了床外僅存的家具。

「謝謝你,牧師,那我就不客氣了,但小謝利喝的牛奶不足夠支持數天。」瑪姬連忙把麵包藏在小孩子拿不到的高處。

「嗯,我想想。另外,我替妳找到一份工作,工作內容是替些小飾物穿上皮繩。」胡勺看了看孩子們是否健康。
「可是我要照顧小孩不能上班。」瑪姬疑惑著。

「這工作不用上班,妳只需要每星期把飾物接回來,穿好後再交回去便可以。」胡勺解釋著。

「謝謝你,牧師,這樣總算可以幫補一點生活的費用了。」瑪姬感動得眼泛淚光。

「別客氣,小謝利的牛奶我會想辦法的,我明天中午再過來。」

胡勺離開了狹小的房間,走出了走道再從樓梯往二樓走去。此時兩個王國軍正迎面而來。

「老伯做了魔法測試沒有?」其中一個王國軍斥喝著。

「我一會便會去。」胡勺停頓了一會再說:「請問會封鎖到什麼時候?」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你有沒有看過照片中的人?」另一個王國軍拿出了一個一個青年的照片。

「沒有,長官不是做檢測嗎?」兩個王國軍沒有理會胡勺的問題便往另一邊走了去。

胡勺繼續走到二樓的盡處,拿出了自家的門匙。門一打開內裡便傳來胡勺熟識的聲音。

「那麼晚啊,下邊全是王國軍。」一個和胡勺差不多年紀的人說。

「傑夫,你來了啊!」胡勺放下了手中的東西。

「我來找你吃晚飯,順便把你那個壞的煮食爐修好了。」傑夫拿出了兩個便當和麥酒。

「感覺不錯看。」

「當然,是我請客。我看你最近吃的幾乎要比小黑還更差。不要跟我說你老大是你的糧。」

「哈!我喜歡天上的糧,也喜歡地上的。占姆士呢?」

「他在房間中玩魔法遊戲,好像最近也流行那些魔法生存遊戲。」

「年青人真是冷靜,下方全都是王國軍了,他還在玩耍。」胡勺坐了下來。

「現在這區就像那些遊戲,大家也被困了起來。」傑夫喝起麥酒來。

「年輕人玩的東西,現在我半點也不懂。」

「本來人生就像一場大型的生存遊戲,各人被放到這個世界之中,在爭取各自的資源,再計劃接下來的每步,有遇上要對付你的敵人,也有和你一起並肩的朋友,不同的是這遊戲不可重來,每人只能進行一次。」傑夫大口喝起來。

「那你一定是我的朋友。」胡勺笑說,也開始喝起麥酒。

「老胡啊!我說你一定不會玩,你都把好東西給別人。」

「這個我知啊!因為遊戲不一定要贏,遊戲最重要是玩得開心!」
32 巴幣: 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