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來到自由學院尋找真愛是否正確!? 克利夫托爾線 第九章 約會III

黑漆 | 2021-03-04 16:36:00 | 巴幣 1026 | 人氣 131


  離開餐迴轉壽司店後克利夫托爾牽著我的手朝某個方向前進,似乎有著明確的目的地,她的手掌有些冰冷,摸起來軟嫩而細緻,不像是一個經過重重考驗的人會有的手掌,可她確實經歷過不同於一般人的鍛鍊。

  從花店旁走過,一時興起的問:「托爾有喜歡的花嗎?」她停下腳步轉頭看著後方的花店,凝視了幾秒後回:「不知道,你的話?」聽上去她似乎對花一點都不感興趣,恰好讓我知道以後送禮物不要送花:「其實我也沒特別喜歡花朵,不過真要說的話是薰衣草,除了漂亮以外也挺香的。」

  她將頭轉了回來,面色冷淡的回:「嗯,聽說種植盆栽可以延壽,你可以考慮看看。」語畢,她繼續牽著我行走,很快的經過一旁的店家分布圖,那是一個數位化的板子,上頭的畫面顯示著所有百貨內的店家,看上去這一層樓多的是雜物。

  「妳似乎有明確的目的地,可以告訴我是什麼地方嗎?」為此我很好奇,克利夫托爾會想去找什麼樣的雜物。她伸出手指著遠處的一家店面,看上去是黑色與白色搭配的招牌,接著回:「那邊有一家販售模型槍的店面,恰好可以去看看。」

  聽上去確實很符合她的嗜好,儘管維西尼亞上只要持有許可證是可以持有槍枝的,不過大多真正的軍武店不會開設在百貨中,這方面我沒有很了解就是,所以會開在哪我也沒有個把握。

  克利夫托爾看著我問:「收集槍枝,讓人覺得可怕嗎?」她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冷酷,可我想她在這方面還是有一些遲疑的。「我不會覺得可怕,那也只是嗜好的一種,用在正確的地方它就是個玩具或是保護人的工具。」我想她的話,就是保護著其他人的一面盾牌。

  她點了一下頭後牽著我走入店內,店內的客人相當稀少,在這方面有濃厚興趣的人說不上很多,不同的槍枝有著不同的外表,不過我只認的出來新種槍枝與舊款式的外表不同,店員見我們兩走進來便湊上前問:「有什麼需要嗎?」

  「我們先自己看。」克利夫托爾冷酷的回應道後牽著我走向一旁的櫥窗前,她看著我問:「你知道新款式的槍枝與舊款式的不同嗎?」當下她沒有任何表情,讓人難以捉摸到底是很有興趣的問還是隨口一問,可我相信是她非常感興趣的問。

  「其實我不知道,只知道都是射出子彈傷人。」外表上差異相當大, 一個是在二十一世紀初會看見的造型,另一個則是現在見怪不怪的極簡造型,外觀上看起來簡潔有力。

  克利夫托爾點了一下頭後開始解釋:「舊款式的槍枝所射出的是實體的子彈,他們借用彈殼內的火藥與一些原理將子彈射出,打進物體內造成傷害,其中又要看子彈的口徑與款式決定打中目標後會引起什麼結果,二十一世紀的年代大多都採用較小口徑的配置來射擊敵人,造成一種名為空腔效應的傷害,簡單來說就是在傷口中挖一個大洞。」

  「因此遭受命中的人大多爬不起身子,對身體造成的巨大傷害也會揭起劇烈的疼痛,也有可能造成永久性的傷害,而子彈射出後排放彈殼且彈頭使用完畢即丟棄,每次射擊都要消耗子彈,所以真實的局面下將會攜帶許多的子彈在身上,某方面來說正是因為這個不方便性所以大多被淘汰。」

  「新款式的槍枝於二零四八年出廠,它不採用傳統的子彈射擊,而是改用能源彈,小小一瓶的能源槽可以射擊幾百發子彈,最一開始它如同早期的全威力彈,會直接射穿對手則不會引發空腔效應,好處在於更方便攜帶大量彈藥,以當時來說造價卻貴了點,經典型號則是:A.O.B1」

  「到了二零六一年,能源槍廣泛普及,使得正是軍隊大多都汰換了實彈槍,只有少部分民間組織還在使用傳統槍枝,因為它的價格依然更低廉,而能源槍則可以辦到射進物體後揭起爆炸,而且穿透力更強更有力,同時還能攜帶更多的彈丸,槍枝本身的重量也更輕盈且幾乎無後座力,導致就算價格稍高於實彈槍仍被多數人喜愛,另一方面能源槍可以追加上限制器,即可當成普通的玩具來把玩。」克利夫托爾一連串說完時,我感覺有些腦袋打結,其中更有沒聽懂的詞語,例如空腔效應。

  店員則拍了拍手說:「這位小姐非常懂這方面的事情呢,應該是平時就有在研究或收藏吧?」克利夫托爾撇了他一眼後回:「就當是那樣吧。」我則認為她會如此清楚不單單是平時有在查資料,而是以前有人教導過她。

  「那妳比較喜歡舊款還是新款的槍枝?」聽上去她相當清楚差別,那麼我更在意的是她喜歡哪一種,也許可以讓我更了解她一點。她面色冷淡的回:「舊款式的槍枝,他們有著不好解釋的情懷。」仔細想想也是,她喜歡二戰的軍艦,那麼舊款式的槍枝應該也會比新款式的喜歡。

  「對你來說,這大概相當沒有意義。」克利夫托爾低聲的看著櫥窗說道,我知道她在和我說話,我也不是沒去想她這麼說的理由,也許是她知道我並沒有特別喜歡槍枝的緣故。

  「就算我沒喜歡,也可以陪著妳看這些妳所喜歡的東西,我想都是情侶了,互相為彼此做一點事情不奇怪吧?」應該說我想替她做一點事情,只是我也只能辦到如此簡單的事情。

  她搖了搖頭回:「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你這句話才好,我愛你嗎?最喜歡你嗎?還是了解了?只是我想說的是,你不會踏上戰場與人火拼,所以這樣的物品與知識對你來說不是必須的,不如說——離的越遠越好。」話語聽上去有些悲傷,店員似乎也識相的走開了。

  一時間我想了想該怎麼回應才好,她感覺是在替我著想。「我覺得,它可以是一個興趣,但這不代表需要拿著它與其他人交鋒。」對此克利夫托爾沉默了幾秒,隨後接著說:「它終究是傷害人的物品。」

  「嗯,是傷害人沒錯,可是它也可以用來傷害惡人,用來保護應該保護的人。」我想武器是否正確,取決於駕馭者,而不是武器本身。克利夫托爾卻冷淡的回:「世上並不存在真正意義上該死的人。」

  對此不禁讓我沉默了一會,思索著她這句話的深意,然而在我想到之前她牽著我朝店外走去並說:「你喜歡遊戲與動漫吧?去有那些東西的地方吧,這裡我覺得足夠了。」

  我看著她的面容並一起朝店外走去,神色如往常般的冰冷,可是從中又有淡淡的悲傷,讓人想著與自己約會真的幸福嗎?她真的快樂嗎?我又能做些什麼?似乎也只有陪在她身邊,那感覺……

  相當的無力,和交往之前是類似的無力感,原來,一切其實沒有很大的轉變。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武器的使用往往取決是使用者的想法,
「世上並不存在真正意義上該死的人。」克利夫托爾的這段話令人深深省思。
2021-03-04 20:31:09
黑漆
畢竟武器並不存在所謂的自我想法(除非是奇幻故事)
克利夫托爾的想法其實也是比較特別的,四女角中想法最正常的是宇多田(她也是經歷最普通的...可以說想法特別大多帶有不平凡的經歷吧)
2021-03-04 21:24:2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