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六一章:線索

黑霧 | 2021-03-04 09:45:26 | 巴幣 6 | 人氣 29


  「之後就是休養了一段時間,那些日子都是阿伯在照顧那魔法師,所以想知道那陣子發生了什麼事問阿伯比較好。」

  「沒問題,關於那部份我之後會再跟阿伯確認,總之先說你知道的事吧?據你所說在你康復之後,為了報恩而跟著瑪麗四處跑嗎?」黑鴉認為先把老五知道的事全都問出來比較好,免得兩人混著說又開始相互爭吵起來。

  「沒錯……呀哈,其實雖然有報恩的部份,但也是對有外人來到村裡還暫住下來感到好奇啦,而且對方還是魔法師,所以就一直跟著跑看看她到底在做什麼。」老五大概是覺得沒必要為年幼時期的天真想法感到害羞,把這些不必要的動機也順道說出來了,「不過說起來,其實也沒有真的什麼特別,那魔法師總是老早就離開村裡,然後在外面待上大半天才回來,看起來只是四處走走看看,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

  「呀……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能不能稍微描述一下確切做了什麼?畢竟瑪麗其實可能在調查環境,真的是看多起來多麼普通、平常的事都可以。」

  「細微的事嗎……」老五看得出來黑鴉相當緊張,便認真地蹙起眉頭努力回憶,「應該是她準備離開村前那陣子吧?不像之前那般四處走,而是重複前往同一個地方,然後常常一下子就不見人影,找也沒找著就唯有先回村了,畢竟總不能一直在外面玩嘛。」

  「前往同一個地方還不見了?這是指你試過找也沒找到的意思嗎?」

  「是啊,最初一、兩天當然會好奇到底去了哪裡吧?但確實沒找著,不過晚上她就會回來,有試過問她啦但她總是笑著打岔沒交代。」

  黑鴉聽得滿是疑惑,雖然說老五當年年少,但好歹也是這裡的住民,能夠在這裡甩掉他顯然不尋常,更何況這附近一帶看起來都是以雪原為主,很難想像有能夠躲藏的地方。

  一直在旁聽的阿伯也和黑鴉想到同一處去,他亦感到好奇而搭話:「這附近會有什麼讓人找不著的地方?總不可能跑到森林那邊去了吧?那可是相當遠,不是徒步能去的,更莫說你那時還是個小鬼頭。」

  「哎,阿伯別說得我像在說謊似的,你忘了北邊的地形嗎?當時那個魔法師就是在那裡消失的啦,而且我記得叮囑絕對不能隨便進去。」

  「原來是那裡啊,那也難怪……慢著,你剛才不是說過前一兩天有去找嗎?」阿伯才剛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卻又立即察覺到話裡的問題而有點生氣。

  「都已經過去啦,還有什麼好生氣的,況且我現在不是過得好好的嘛……」

  「那個……」黑鴉眼看二人又開始爭執,當然立即加入打斷,不過他心裡更在意的當然是二人擅自領會到就打住沒說下去的事,「能不能說明一下北邊的地形是什麼地形?那裡有什麼特別嗎?」

  「啊,對齁,得先跟黑鴉小弟說明啦。」阿伯的注意力順利地被黑鴉拉回來,「從這裡往北走,大概半個早上吧,那裡有不少地下洞穴,但因為被雪蓋住的關係很難發現,一個不小心就會跌下去很危險,所以都會禁止孩子去那邊,成年人沒必要都不會去那裡。」

  「沒必要不會去那裡,也就是有必要的話?」黑鴉現在可是聚精會神尋找線索,自然不會漏掉這些話裡的細節。

  「有是有啦,但機會不多,畢竟風險很多時比收穫高。」這次倒是老五在接話,「那裡的地下洞穴能夠採挖到一些稀少的礦石,我們造一些工具時會用到,但是那些地下洞穴其實不太牢固,以往有發生過崩塌的意外,在沒辦法肯定安全的情況下都會盡量避免去啦,改為在周邊或者比較淺的方法找找看。」

  「原來如此,那麼瑪麗很可能就是進了那些地下洞穴……但她去那裡能做什麼?為了挖你們說的那些礦石嗎?」黑鴉當然不會期待他們知道些什麼,畢竟他們就連瑪麗是否真的躲在那裡都不知道,自然也難以知道她會在那裡做什麼。

  「不知道,本來就連那魔法師是否真的在地下洞穴裡都不知道了,只是推測很可能而已。」老五給出黑鴉預期的答案,可是他接下來的話則是黑鴉所無法預料的:「不過說起來好像還有些怪事,那些凹坑本來就是天然形成,所以也不一定真的有能進入的洞口,我好像記得有些沒能構成洞口而被石壁阻擋的凹坑當中,有一些似乎怪怪的。」

  「怪怪的?」

  「我也記不清啦,而且說不定是和別的事搞混,真的太多年前了。」老五有點抱歉地說。

  「不,別這麼說,光是知道瑪麗曾經在那裡花了不少日子,而且很可能真的有異常,這已經是非常重要的情報了。」

  「這樣說的話。」阿伯在這個時候加入對話,「黑鴉小弟你是打算前往那裡查看了?」

  「嗯,這是目前唯一的線索,確實打算去調查看看。」黑鴉一時之間不知道阿伯為何要這樣問,「啊,關於瑪麗在村裡時的事,等之後回來的時候再跟阿伯你問就好啦,除非有什麼特別的部份,否則也不用急著現在就聽,一直打擾老五也不好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黑鴉小弟。」阿伯摸著下巴,目光轉移到老五身上,頓了一頓才接續說:「老五,你今天不要去砍柴了,帶黑鴉小弟過去那邊,照顧他一下。」

  「誒?」老五沒想到阿伯會下這樣的指示而傻傻地應了一聲。

  「啊……阿伯,這樣不太好吧?可別小看我,我還是懂得照顧自己的,可不想妨礙到你們做入冬的準備。」

  「少砍一兩天柴又不會怎樣,況且你是小艾的客人,這點忙算不了什麼。」阿伯不理會黑鴉的抗議,繼續往老五那邊看:「怎樣?你有什麼不服或者不願意嗎?」

  「不是不服或者不願意,只是我也沒多熟悉那裡的環境啊。」

  「至少比黑鴉小弟熟,就這麼定下來啦。」阿伯說完就站起來,意味著這是決定事項不容老五反對。

  對此黑鴉也只能深懷感激,感激阿伯幫忙到這個份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