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小說] 海格德日誌 第四十九章 冷酷的心

銘叔 | 2021-03-03 22:29:56

連載中海德格日記
資料夾簡介
為了殺了"牠",這些人賠上了多少代價?死,在這一切中猶如解脫,但不甘與怨憤,早已是他們活下去的動力,或許有一日,他們終會知曉"渺小"為何物?

  沃特,一個有點神經質卻有著無比堅韌意志的老人,數十年來一人默默地對抗黑蛾,黑蛾的可怕如同最深沉的夢魘,說到勇敢誰能與沃特比肩?


  明知自身不足卻依然願意挺身而出,這樣的人盡管在世人眼裡是個傻子,但也是最令人動容的英雄,人性最美好的一面展露無疑,雖然他老邁又有點神棍,但這樣的沃特依然值得海德格等人的敬重,事實上他們也早將沃特當成自己的爺爺看待。


  「要去救他,救沃特。」海德格不斷呢喃,嘴中雖然如此說道,但兩眼卻無比的渙散,顯然失落到了極點。


  包恩咬著牙從旁攙扶著海德格,眼裡的複雜被他深藏,他知道眼下不是問話的時機,盡管心中無比怨懟,但他依然擔心著眼前海德格的安危,以及化身成黑蛾的沃特是否安在?


  重傷的貝絲則是由愛麗莎攙扶著,愛麗莎緊緊抱著貝絲顫抖的身軀,試圖以自身的體溫,溫暖貝絲恐懼的內心,雖然這對於貝絲沒有太大的幫助,但這樣做卻能讓愛麗莎自己感到好過一點。


  好過一點?沒錯,愛麗莎想起方才的一幕幕,母親在自己眼前去世、貝絲斷臂、黑蛾的恐怖、海德格神威滅敵、沃特化身黑蛾,這些驚心動魄的畫面至今仍然迴盪在愛麗莎的腦中,照理來說經歷過這些的愛麗莎,其心神應當哀傷且恐懼,但此刻的愛麗莎卻似乎失去了這些感覺,盡管她認為自己應該要害怕、悲傷,但自己就是無法由衷的表現出來,這樣的自己讓她感到害怕,母親死了不是應該很難過嗎?看到黑蛾重生不是應該感到畏懼嗎?


  此時的愛麗莎與父親一般沉默不語,面帶哀傷,差別只在一個是真的悲傷,一個是裝作悲傷。


  眾人來到羅莎屍體旁,包恩將羅莎抱在懷裡,輕輕的將沾在羅莎臉上的砂塵除去,並將散亂的髮絲整理成平日裡的髮型,如今的羅莎神情祥和平靜,彷彿深深地睡去,羅莎如此的模樣令包恩不由得又落下淚水,強憋著不願高聲痛哭,僅是低聲地啜泣著,這樣的羅莎不就是平日裡賴在床上與自己溫存的模樣嗎?


  看著父親難過的面容,再看看母親那安詳的睡臉,愛麗莎感覺自己的心隱隱刺痛著,但她卻依然感受不到悲傷,這刺痛似乎是在提醒著自己是多麼的冷酷無情,這股刺痛與罪惡感逐漸淹沒自己,淚水沿著臉龐悄悄滑落,這究竟是愧疚還是悲傷?


  海德格與貝絲站在一旁不願打擾包恩一家人的哀傷。


  貝絲口中低語著禱文,語速極快,隨著一遍又一遍的背誦,她的心神總算是平靜許多,但對於黑蛾的復活依然感到不可置信。


  「包恩,很恨我吧?」海德格怎會沒有察覺包恩那怪異的神情,那小子可是自己從小看到大的。


  貝絲對於海德格的提問,先是感到一愣,滿臉一副這還用問的表情:「那小子確實對你很不爽,你得好好想想安撫他的法子。」


  海德格神情肅然的嗯了一聲後便沉默了。


  「比起包恩,我覺得你更應該關注愛麗莎。」貝絲瞇著眼看向兩眼空洞,似乎在哭泣的愛麗莎輕聲說道。


  海德格疑惑的看了眼貝絲,接著便看向不遠的愛麗莎。


  「愛麗莎似乎比一般人還堅強,我怕她是不願面對。」貝絲說這話時,神情抽動,似乎有所共鳴一般。


  至親的死亡,多數人會嚎啕大哭,但依然有少部分的人不願哭泣,並非他們無情,而是他們不願面對、不願承認,不相信這便是最後一幕,更不想與之道別,或許經過一段時間的獨處放鬆後便能夠釋然,但在這樣的災難過後,自我的釋然卻不可能辦到,因為他們知道害死自己親人的兇手仍存在世上,而他依然逍遙快活。


  復仇,將會成為這些人的精神支柱。


  復仇的快意,讓人陶醉,卻也讓人無法自拔,當察覺時自己可能比對方更加傷痕累累。
76 巴幣: 12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