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戰與謀 第七章 雨中說書

七夜墨 | 2021-03-03 19:51:42


  張渙叛亂失敗後,隔天早上確實被魏戰帶人去遊街示眾,『張渙謀反,陷魏戰於不義』的告示,人在囚車上的張渙.穿著囚服被百姓丟爛菜跟臭雞蛋,紛紛對著張渙喊著『奸商不得好死』『你終於也有今天阿』『張渙還錢阿』等等負面言詞,張渙貴為揚州三大家族之一,行商賺不義之財,欺壓百姓的血汗錢,更有類似現代的高利貸的方案,借你錢多少,七天後就要還三倍,還不了就用老婆跟女兒等等女人當作還債的工具,雖然犯人繩之以法,但被侵犯的女性們,應該很難走出被欺負的陰影吧。

  魏戰抄了張渙的家產,把這些家產都還給被他騙錢的百姓,家大業大的張渙,從此淪為賤民,三大家族就變成兩大家族了。

  數天後,原本受重傷的董光康復後,來陳府找我向我表示救命之恩,同時告訴我,他在魏戰旗下擔任羽箭營的主將,至於陳學的侄子陳辰,原先是跟張渙學商賈之術,似乎有學到一些皮毛,並跟陳學商量自己想要在揚州開錢莊,陳學也同意他的想法,於是陳辰在揚州開啟錢莊,讓百姓們不被奸商被走血汗錢。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雨滴滴在葉子上滑落下來,看著下人一個撐傘,一個端供品,前往廟廳,似乎是陳學跟陳辰要祭拜祖先吧?我在房間內很無聊,不知道要做什麼,整天就是看書,沒有電腦,沒有電動,古代人還真的不怕無聊,真佩服。

  我決定自己去街上逛逛看看,拿著傘,推開房門,打開傘,往大門口出發,途中看見陳學跟陳辰還有端著供品的下人們正往大門口出門,於是我就快步跟上,陳學跟陳辰看到我之後,我問他們要去哪,他們說要去掃墓,可能晚上才回到家,於是我跟他們道別後,他們上了馬車出發了,下人們也是兩兩一起跟上,眼看他們走遠後,我也自己往街道上出發。

  街道上,攤販少之又少,行走的人們也是很少,也許今天是清明節的關係,也許是下雨的關係,看來在街道上也是沒什麼好逛的,但看到那棵大樹下有位一手拿著傘撐著,一手拿著扇子,身穿白衣,白髮蒼蒼,稍微駝背,留著長鬚,頭戴綸巾,有點樹下說書的感覺,於是我就上前看看。

  「年輕人要不要聽故事啊?」老人問道。

  「故事?你說說看吧。」我回道。

  「你知道魏戰為何起義嗎?。」老人問道。

  「不知道。」我說道。

  「十年前,皇帝囚禁丞相後,整天不管國事,卻讓一個佞臣去管。」老人說道。

  「這我有聽說。」我說道。

  「這幾年來,各地鬧飢荒,各城的城令派人來開倉贈糧,但城令卻搜刮民脂民膏,連秣陵城也是,後來益州成都那邊第一個起義,據說是名叫『董翰』的人,董翰曾在洛陽城任職中央禁軍督衛,之後南方蠻族肆虐,皇帝派他去平定,後來他平定有功,皇帝命他為益州令,掌管整個益州,後來朝廷打亂朝綱,最後董翰打著『大賢已死,天下當立』的旗號,號召天下有志之士,他的軍隊旗幟寫著『蜀』,當地百姓稱他們為『蜀勇軍』,就因為這樣,天下各地英雄崛起,魏戰就是這時候起義的,雖然他不是秣陵城的當地人,但他愛民如子,勝得民心。」老人說道。

  「原來如此。」我茅塞頓開的樣子說道。

  就這樣,我聽完故事後,向老人道別與感謝,於是我就往回家的路走,邊走邊思考的我想著,原來魏戰不是當地人,老人說幾年來,魏戰現在二十歲,那也就是說他十幾歲就起義幹大事了,我的老天鵝,人家十幾歲就幹大事,我十幾歲還在上學。

  不知不覺走著走著,突然在一個巷子轉角,不小心跟別人相撞了,彼此都撞倒了,當我回神過來時,馬上起身扶對方起來並道歉,當我看到這個人時,我傻了,星目劍眉,面容晶瑩如玉,楚楚可憐,外披毛裘大衣,內穿粉色衣裙,上圍傲人,前凸後翹,可與魏祤媲美,讓人眼睛不知道該看哪裡。

19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