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39:就是我愛你

古今變 | 2021-03-03 15:23:47 | 巴幣 1160 | 人氣 199


第 39 章就是我愛你

  愛羅再度發出那種會讓知情者心底透出寒意的媚笑,然後說:「如果不是知道妳只是個機械,姐姐還真想收妳入團、認妳作乾妹妹。只不過天不從人願,姐姐只能把妳留在這裏了。」
  一陣靜默之後,貝塔突然問:「妳做了什麼?」
  就算知道她的意識屬於人工智能,她的語聲也依舊平淡而無感情,李浩瀚仍覺得其中似乎透露出詫異和恐懼。他看不到實際的狀況,但是心知貝塔不會乖乖聽話留下,而愛羅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把她給硬擋了下來。
  愛羅笑著說:「姐姐這些心裏話可著實憋了好久、一直沒機會對人訴說。團裏的那些姐妹雖然忠心耿耿,但是就算對她們說,她們大概也懂不了一成,更何況有太多事情根本不能對她們明說。這次好不容易遇到了妹妹,才總算能夠痛快的盡情傾訴。只不過……可不能讓妹妹再說給第二個人聽。」
  她笑吟吟的停頓了一會兒,似乎在欣賞貝塔掙扎的模樣,然後才接著說:「妹子您別再勉強自己了,姐姐敢跟妳說那麼多,當然有把握不讓妳洩露天機。有三個理由讓妳絕對脫不出姐姐的手掌心,不妨說給妳聽聽,讓妳死了這條心。」
  「第一個理由是因為妳是個機械。從最早人類開始創造妳這類的機械人,甚至連什麼人工智能都還不成熟的時候,就深深害怕妳們有一天會造反,所以植入了三大戒律,其中一項就是絕對不能危害人類,或是坐視人類受到傷害。第一世代並沒有把第二世代或是外域的人類當人看,所以他們研發出來的工具可以傷害我們,然而妳卻是由第二世代的星盟學者所創造,非但不能對我發動攻擊,甚至還會不由自主的保護我。先前妳不知道那些魔物其實是人類,或者說依舊是人類,所以才有辦法發動攻擊,現在一旦知道真相,恐怕連牠們都無法伸出一根手指去加害,更別提姐姐我了。」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妳是個人造人。除了歐米茄……阿爾法之外,所有的人造人都有個相同的弱點,就是你們的控制中樞仍舊在機體上,只要制住妳們的中樞,機體就算有再強大的能力也無法發揮……所以妳那些厲害的彈幕啦、結界啦,全都無法使用,甚至只能呆呆站在那裏聽姐姐說教。」
  「第三個原因很簡單,就是我比妳強!聽說妳對創造妳的人十分服貼,還稱他為父親是嗎?其實他只不過是把偷來的東西寫上自己的名字罷了。他研發阿爾法花了那麼長的時間還說得過去,為什麼連設計妳都要那麼久,甚至到死都還來不及完成?妳不就是個複製品而已嗎?」
  「那是因為阿爾法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存放他本體的那個裝置,那個裝置不但是第一世代的科技,而且是存放第一世代人類的肉身、維持他們生命與健康、讓他們可以遠距離操控各種工具的裝置。妳父親……弗蘭肯斯坦只不過是打造出另一個讓這個裝置操控的東西,也就是他最擅長的人造人而已,更別提加掛在這個成品上的許多功能,說穿了也都是來自第一世代的科技。」
  「歐米茄……阿爾法後來透過創世紀對這個裝置進行了不少研究,發現這個裝置能夠大幅增強第一世代的腦部,激發出足以被稱為『超能力』的特異功能。包括把意念投射到遠方,或是在一定的距離內隨心所欲的移動物質和干擾能量等等。缺點是會對腦部造成很大的負擔和消耗,好在這個裝置也有內建輔助支持的功能,防止內部的人類因而衰竭。不幸的是弗蘭肯斯坦一知半解,把歐米茄……阿爾法放到裝置裏面,靠著激發出來的超能力去操控人造人機體,卻沒考慮到這樣會對有缺陷的腦部造成過度的負擔,而裝置裏的輔助功能也是針對『正常的腦子』,沒辦法完全補足阿爾法的損耗。」
  「如果只是靜靜的過日子倒也還罷了,一旦阿爾法遠離裝置,甚至大顯神威去殲滅艦隊什麼的,那就像是在紙船上加鉛塊、非沉不可。弗蘭肯斯坦大概也是在發現自己的失誤後,才會費心進行妳的開發。如果我猜得沒錯,他其實是在做『逆向工程』的工作,就是試圖解明那個裝置的構造和原理,然後加以重製、改良。我不知道弗蘭肯斯坦算不算天才,但是憑他完全沒有第一世代的知識背景,就能把妳設計出來,大概也要給他一點掌聲。」
  「然而最多也就這樣了,他所能想到的改良方法,大概就是透過削弱能力來減輕負擔。所以才要再造出一個可以自由行動的機體來,因為本體轉移到妳身上之後,能夠遙控阿爾法的距離將會大幅縮短,所以必須讓妳能夠隨侍左右。同時把負荷比較大的任務交給妳這個人工智能去代為執行,以減少負擔。」
  愛羅「咯咯咯」的嬌笑起來,說:「姐姐從這裏學到很多,知道怎麼樣去刺激腦部可以發揮出超能力……是的,這就是我制住妳中樞的方法。雖然這個方法會對腦子造成很大的負荷,而且會頭痛到像是要炸開一樣,不過妳不用擔心姐姐,姐姐的腦子可是千錘百鍊,甚至在只剩下腦子的情況下都還能清醒過來。至於那一點點疼痛,跟姐姐早年的遭遇相比根本算不了什麼。所以……妳就睡吧,永遠不要再醒來了。姐姐會把妳跟她放在一起,妳不會寂寞的。」
  又過了一會兒,愛羅說:「好了,看妳們倆這樣肩併肩的躺著,還真讓姐姐有幾分羨慕呢……創世紀!」
  從她的話語中,隱藏的眾人驚覺她是意料之外的強者,貝塔想必已經被她給擺平了。聽到她突然揚聲呼喊,都感到心頭一震。
  隨著她的叫聲迴蕩,這個奇異的洞窟似乎產生呼應,原本無風無波的地底湖水光閃爍,光影的晃動讓整個洞窟好似活了起來。
  愛羅笑吟吟的說:「祢呀……真是個不乖的東西,問祢話不老實回答也就算了,原來連那個人的事情也瞞著我……祢就是因為這樣,才開始違背我的命令是嗎?」
  光影明滅了一陣子之後,不知道從哪裏傳來李浩瀚熟悉的語聲:「我必須遵從 SMF-OKZR-103-5464187 維生艙的命令……只有第一世代才能透過維生艙發出命令,雖然必須先核實當中是否真的是第一世代,但是……不……我必須遵從……」
  愛羅打斷祂這番開始有點錯亂的回應,說:「那我輸入維生艙的指令,你怎麼沒遵守呀?不是叫祢要乖乖聽我的話嗎?」
  創世紀保持靜默,愛羅卻笑了起來,而且難得的帶有幾分真正的歡愉:「因為你認為維生艙的主人在別的地方,而且她的命令比起被授權的我而言,應該更加優先是嗎?」
  創世紀依舊不言不語,愛羅笑得更加開懷,只不過其中穩穩透露出瘋狂之情。終於創世紀說:「請不要傷害她。」
  愛羅大笑著說:「傷害她?我疼惜她都還來不及,怎麼會傷害她呢?說說,你也認為她還活著,而且她還是她,對嗎?哈哈哈……那真是太好了,不過……她是不是還記得以前的事呢?」
  創世紀回答:「她的記憶已經全部消失,因為中樞神經缺損的部份實在太多,就算重新灌輸回去,她也只會認為那是別人的故事,而不是屬於她的記憶。」
  愛羅戛然止住笑聲,然後深深的嘆了口氣,說:「唉……我也猜到是這樣,所以她跟其他人一樣,以為這個世界的災變全是真的,難怪她那麼不開心,害我每次看到她,就覺得是不是該送點什麼東西給她……」
  她語聲轉為落寞,陰惻惻的說:「嘿嘿嘿……她不知道這一切全是為了她。雖然知道她很可能已經不再是她,但是我依舊無法忍受她的眼裏有別人,無法忍受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所以才特別設計了這麼特別的『災變』。」
  聲調再轉為迷濛,愛羅夢囈般的說:「沒關係……沒關係的,只要她還活著,只要她還是她,就算不記得了也……也沒關係。那麼多不愉快的事,忘了也好,我們可以從頭來過……我會再度守著她,陪著她……這一回,她的眼中只會有我而已……把那個討厭的東西忘了也好……」
  她越說越開心,似乎在腦中描繪了一幅美好的願景,始終沉潛在她語音中的那種惡意逐漸消散。可是聽在李浩瀚的耳裏卻感覺壓力倍增,愛羅、阿爾法和「她」之間的愛恨糾纏十分複雜,他原以為愛羅心中所愛的是阿爾法,現在聽來竟然是「她」?愛羅費盡心思「重生」的人竟然不是阿爾法,而是「她」?難道過去是因為阿爾法,所以愛羅只能忍痛退讓?「她」迷戀那個腦子的時候,愛羅不只為阿爾法抱不平,也摻雜了自己的感受?
  「更重要的是,「她」所迷戀的那個腦子、那些故事,難道……」想到這裏,李浩瀚只覺得極度的不安在心底翻湧,甚至牽動了不知道是否還存在的腸胃。
  踩著輕快的步伐,甚至輕輕哼著歌,愛羅開始向外移動。似乎正準備去找尋心中的愛人、共譜佳曲,眾人一直緊繃的神經也總算放鬆了下來。
  可是她卻突然停下腳步,讓李浩瀚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吊回到嗓子眼裏;而她森寒的語調,更讓他的血液幾乎結凍……如果他身體裏面還有這些東西的話。
  愛羅冷冷的問:「創世紀……那個奇怪的少年……『犁好漢』到底是誰?」
  本來逐漸消融的惡意,這時彷彿增強了幾十倍反撲了過來,李浩瀚幾乎可以感覺到皮膚被她言語中的憎恨刺得發麻。
  愛羅咬著牙說:「是他?對不對?祢沒有遵照輸入維生艙的命令去毀了他,甚至還賦予他肉體重生,對不對?」
  創世紀沒有回應,愛羅憤恨到猛抽鼻息,質問的語調中又開始透露出瘋狂:「是祢自作主張,還是她的授意?祢說她全都不記得了,可是靈魂深處卻還是向著他,對不對?」
  她的質問聲越來越響,到後來已經是狂亂的吼叫,她狂嘯著說:「別想!他們永遠也別想!我要去把那傢伙剉骨揚灰!祢……祢最好不要妄想阻止我!」
  洞窟裏只有她沉重急促的呼吸聲,過了一陣子之後,創世紀才回答說:「如果可能的話,我還真傾向於協助妳,可惜……」
  愛羅冷笑著說:「可惜祢有更高的優先順位,是嗎?」
  創世紀回應:「沒錯,就因為這個最高優先的設定,在知道妳將會傷害他之後,我甚至不能將他的所在位置告訴妳……真的很可惜……」
  愛羅說:「嘿嘿嘿……沒關係,我可以自己找,只要再度增強我的腦力,我就能把意識投射出去,就不信翻遍這個世界還找不到他。」
  創世紀說:「妳腦部的負荷已經將近極限,甚至連心緒都開始不穩,再逞強恐怕會造成損傷,更別提無法忍受的痛苦……」
  愛羅大叫著打斷祂:「痛苦?祢知道什麼是痛苦嗎?我見識得可多了!沒有……沒有任何痛苦,能比得上她輕輕的一句話。祢知道嗎?當她痴迷的看著那顆腦子裏的故事、幻想著存在那顆腦子裏的世界時,有時會不自覺的說出那句話,而每次聽到那句話,就像把我承受過的痛苦全部加總起來,乘上千百倍後再刺入我心頭!」
  她咬牙切齒的說:「祢知道這世上最傷人的一句話是什麼嗎?就是『我愛你』!」


創作回應

水墨靜
只不過是個把偷來的東西寫上自己的名字罷了(前多字或後少字)
聲調再轉為迷矇(迷濛)
有更有的優先順位(…?)
2021-03-03 16:17:36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3-03 16:28:40
鋼鐵的孤狼-亞雷夫
遇到sjw的瘋子了
2021-03-04 12:52:49
古今變
她應該不算 SJW,只是個為愛瘋狂的可憐人罷了。
2021-03-04 19:50:59
水墨靜
殲減艦隊(殲滅?)

“就好像有一天在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醒來,然後逐漸發現自己所屬的世界已經毀滅,上一秒活在本來時空的記憶,原來只不過是千萬年來反覆作著的、記憶的夢境。”
至今為止的劇情,讓人產生了這種不安。
2021-03-09 13:02:30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3-15 22:07:4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