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九十五章~第九十九章

輕言/青炎 | 2021-03-02 19:01:07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九十五章:戰!蛇楓
  
  「‧‧‧‧‧‧那真是韓矢嗎?」

  望著佇立於戰場上空的身影,丹靈不由得感到擔憂,韓矢的這股力量究竟從何而來,韓矢的實力雖向令人驚豔,但這次,韓矢展現的力量可非比尋常。

  而韓矢自是不知眾人所想,在與那名神秘的男子交談中,韓矢甚是對於自己的存在,自己的身分產生了一絲的質疑。但是,這並不能成為敗下陣的理由。

  無論前方有何阻礙,凡礙事者皆要剷除!

  伴隨韓矢釋放出的金色天能,展開的漆黑龍翼蛻去色澤,迅速渲染為斑爛的天金色,不可小覷的天能波動自龍翼炸開,金色的天能洪流徜徉天際。

  在這時,韓矢凝視的雙瞳,早已撇去對於蛇楓的恐懼,在他眼裡,蛇楓的實力雖高,但並非無法戰勝的敵手,若是借用這股力量,或許‧‧‧‧‧‧‧不,是絕對可以。

  腦海中徑自浮現不曾記憶的天技,隨著神秘男子的聲音消散,磅礡的天能洶湧而至,以天能幻化的金色重弓立於身前,握緊弓身,一股濃厚的天能急衝體內。

  天氏族祕法,破天境。

  第一境,重弓境!

  這刻,依隨天能的暴動,能量幻化的金色重弓,突然變得其重無比,令韓矢不禁遲疑了會,這股重量,絕非月牙弓可以比擬,整把金弓猶如磐石沉重。

  但也並非無法舉起,韓矢很快地便習慣了弓的重量,握著手中的金弓,天能之力在弓弦間凝聚光星,緊接著,一柄鋒利的金色弓矢架上弓弦。

  弓弦之上,突地爆掠出瘋狂的疾走雷霆,先是劃過韓矢的指間,劃過弓弦,最終纏旋在弓矢的箭身,飄散絢爛無比的金色雷星子。

  轉念間,雷星子飛散,在韓矢的驅使下,雷霆箭轉化為焰火,金色的焱火飛掠,周遭的溫度瞬時上升,金焰宛如具備著靈識,咆嘯著,朝著面前的蛇楓咆哮。

  這股力量,雖說融合了韓矢體內封印的天雷,九龍天玄雷的力量,但卻能依照韓矢的意志使用,為此,韓矢暗自嘲弄著自己的無能,但,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擁有這股力量,鼓譟的內心便再也無法克制那股洶湧。

  「叫蛇楓是吧‧‧‧‧‧‧‧行,我便拿你第一個試箭!」

  「──狂妄!」

  蛇楓瞧著面前這名少年突然爆發的天能,雖說略為震驚,但卻是毫無恐懼,甚是對韓矢的話語嗤之以鼻,憑這小子區區的九級爵階,是又能拿他如何?

  這愚蠢的小子,只需他輕輕動動手指,便可──

  ──咻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便可?

  倏然掠過的星火令蛇楓反應不及,等回過神時,肩旁不知何時流淌著鮮血,望向飛掠而過的金色火矢,金焰火化作巨龍之首,口中正弦著一隻血淋淋的胳膊。

  「──嘶!」

  蛇楓被這景象氣得喘大氣,臉龐猙獰地裂出巨蟒的蛇信。他爆掠著怒氣,懸空重踏大氣,一把奪下金龍口中的胳膊,見此,眾人本以為蛇楓是想藉由妖獸的體質修復身體。

  但卻不然,只見蛇楓抓起胳膊,旋即便是咬緊牙,怒聲擲出。那條胳膊在半空中劃掠毒霧,以電卷星飛掀起毒瀾,疾馳向再度拉滿弓弦的韓矢。

  而韓矢迎向蛇楓的震怒,內心卻恐怖地絲毫不為所動,架開的金弓進而迸發轟隆作響的雷霆。九龍天玄雷,黑魔雷,聽令!韓矢斥聲號令著,驅動胸膛的黑魔雷之印,伴隨嘯天的狼吼,黑魔雷與箭矢的金雷相互衝擊,交融。下一刻,韓矢高吼著天技之名,撥動弓弦,劃開流星般的軌跡,融合了金雷與黑雷的雷矢,咆哮著龍怒呼嘯而出。

  「──────────『龍怒雷矢』!」


  ※

  第九十六章:破開長空
  
  龍怒雷矢,那是韓矢在重重逆境下衍生的天技。

  這招天技,融合了天雷與妖雷兩者瘋狂的天能,凝聚在在箭矢一口氣釋放,進而引爆前所未有的毀滅能量,這是眾人不可置信的事,沒人會想到,這名少年會如此瘋狂。

  但,這並不代表韓矢不要命了。

  拉滿弓射向蛇楓的這箭龍怒雷矢,韓矢有十足的把握做到完美控制,而果不其然,破開長空的巨大龍雷,證明了韓矢的自信,在場沒有任何人,能預想到他能成功。

  就這樣,蛇楓擲出的毒臂與雷馳的龍矢,在戰空轟出巨大的能量風暴。

  頓時間,風雲變色,在旁圍觀的眾人隨著被炸開的強大風暴,不少萬雷閣與丹鼎閣的人,都被這股波瀾壓得喘不過氣,甚是有不少人當場昏厥。

  其中,丹靈努力地撐住意識,抵禦著颳起的狂風,湛藍的雙眸眼裡,寫滿盡是對上空韓矢的擔憂,說難聽,她可不認為韓矢有這能耐,韓矢這般跳躍式提升的力量恐另有蹊蹺,丹靈能從韓矢身上感受到有別以往的氛圍。

  那股氛圍令人恐懼,令人害怕,令人膽怯。
  
  「‧‧‧‧‧‧‧無論你變成怎樣,都必須給我活著回來」

  而在掀起的狂瀾之中,韓矢似是回應著丹靈的命令,嘴角略微地輕揚而起,他踏開金色的雷光,剎那便潛藏進龍矢之後,在蛇楓不知覺的情況下,繞其身後,韓矢明白龍怒雷矢恐是無法造成傷害,於是他拔出先前撿起的長劍。

  嘩!砍向了蛇楓的後頸。

  然而蛇楓自是泛泛之輩,作為八歧閣的第一統領,早就磨練出一身對殺氣的敏銳度,感受到身後揮來的劍斬,蛇楓的頭顱竟是令人髮指地,扭頭面向韓矢吐出大量腐蝕性的毒液,來不及反應的韓矢被毒液正面濺上。揮劍的胳膊受到毒液腐蝕,肌膚組織迅速腐爛潰堤,到此,仍是蛇楓略勝一籌。
  
  直到韓矢在手中凝聚起巨量的雷霆,手握激雷竄流的能量箭矢,狠狠插進了蛇楓的後背,緊接在韓矢激活的天能洪流下,雷箭迸發高溫的雷火。

  登時間,蛇楓哀豪的怒斥聲響徹戰空,韓矢隨之連忙退開數尺的距離,他明白蛇楓絕非等閒之輩,若是不立即拉開距離,憑現在半隻手潰爛的情況下,自己肯定是毫無勝算,為解決這等威脅,韓矢高吼出了天技之名。

  「龍氏族天技,龍力再生!」

  這刻,本該潰爛的肌膚覆上耀眼的天能之光,源自於體內的天能被徹底激發出來,韓矢以消耗巨量的天能為代價,藉由龍氏族的天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傷口,腐敗潰爛的胳膊逐漸恢復血色

  韓矢瞧了瞧自己的狀態,半身上的衣物因連串的戰鬥變得破爛不堪,為不在戰鬥中絆手絆腳,韓矢一把撕開了戰袍,佈滿全身的天能洪流,在軀體烙印上鮮明的金色紋路,一絲雷霆掠過眼稍,他就猶如打磨好的銳利箭矢,做勢貫穿蛇楓這層逆境的阻礙。

  「天氏族天技,瞬光!」

  韓矢震開金色的龍翼,以飛雷般的疾速前行,金色的殘雷在戰空劃過,韓矢一瞬便衝進蛇楓的破綻,再度提起長劍揮下。天氏族天技,天焱斬!

  劍鋒乍然釋放焱火,灼熱的劍擊斬向蛇楓的要害,然而,蛇楓卻更為迅速,怒喝一聲,接著,韓矢面前無預警飛出數條毒蛇,咬向韓矢揮劍的臂膀,而韓矢見此,卻是不惜手臂的毒液蔓延,咬緊牙,硬是將劍刺進蛇楓胸膛,反身一個抬腿。雷氏族天技,雷步!藉由雷步強化的勁氣,韓矢沉腳踹向劍柄,宛若打樁似地,深入蛇楓裂口的傷口。

  「咳啊啊──你這!」
  
  蛇楓的傷口濺開血泉,吐出鮮血傳來陣陣的腐臭,痛苦的蛇瞳怒視著韓矢,蛇楓拔出體內的長劍,夾帶著毒血砸向了韓矢,而韓矢卻不知何時,身影再度消失在眼前,沾染毒血的劍墜落戰場。
  
  「九級爵階竟有如此能耐,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蛇楓怒斥的質問,這聲質問點醒了眾人,沒錯,眼前這名幾近與蛇楓戰得不相上下的少年,實力上,依然處於剛抵達九級爵階的範疇,僅憑此,卻能力壓擁有半個皇階的蛇楓,這等才能堪稱奇才,甚是怪物的級別‧‧‧‧‧‧‧

  「噁心的怪物。」

  「怪物是你!」
  
  蛇楓剛咒罵道,轉眼間上空撕掠出殘雷,韓矢的身影踏破雷霆,源源不絕的天能爆發而出,天氏族天技,天焱火!席捲而來的天能化作層層的金焰火浪,排山倒海而來。
  
  決計不給蛇楓任何喘息機會,韓矢驅使焰火的瞬間,拉滿天能凝聚的金弓,沉重的弓弦響起轟鳴,斑爛的天能之光閃爍著,有別於金屬天能的雷霆,這箭是純粹的能量集合體,是韓矢至今未曾施展過的天氏族祕法,破天境,重弓境的真正力量。

  純粹的重弓,純粹的重矢。

  這箭擊響,沉重無比,震耳欲聾,破開長空的箭矢緊隨火浪之後,以電光火石之勢破開一切,破開阻擋韓矢成為強者道路上的所有礙事者。


  ※

  第九十七章:我是丹氏族丹靈!
  
  箭矢轟鳴的霎那。

  蛇楓的神色大變,直到這次他才不再輕視韓矢,他的腦海中逐漸浮現本不該有的恐懼,蛇楓慌忙掀起劇毒的狂瀾毒霧,毒霧化作巨大的蟒蛇之身,用肉體擋去了大部分襲來的火浪。然而,蛇楓非常清楚,僅憑此是不夠的,真正危險不是那道火浪,而是火浪之後疾馳而來的箭矢,這箭蘊含著充滿壓迫的天能之力,若是正面挨上,非死即傷。

  「蛇堯、蛇猁聽令,助我擋下這箭!」

  蛇楓朝旁斥吼道,聞言,本處於觀戰的蛇堯與蛇猁紛紛響應。旋即,蛇堯與蛇猁同時爆掠天能氣旋,快步衝入巨蟒之前,各自揮開手中的毒刃。

  斬!

  浩大的猶若巨蛇吞噬向箭矢。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而蛇楓則趁能量相衝之際,順勢殲滅火浪,踏空衝破毒霧之境,手起,伸長的指尖就如蛇牙般鋒利,割開長空的阻隔,拉近與韓矢的距離,做勢一鼓作氣貫穿韓矢的胸膛。

  「──雷氏族天技,雷崩!」

  就在這時,突地雷霆劃破天際,揮出轟鳴的雷拳砸向蛇楓,而蛇楓則察覺到雷拳的襲擊,即時翻身躍開步筏,拳壓乍然而止,僅被雷霆發出震波彈出數尺。

  「嘖,竟被躲開了。」

  這刻,熟悉的聲音傳來,眾人簡直不敢置信,沒想過那道身影,竟會再度衝入戰場。雷霆巨人,雷氏族長,雷叱不知何時恢復了意識,夾帶著盛怒的金雷之身,再次迎戰上蛇楓,而在其身後,則站著脫離威壓束縛的萬雷閣主,雷曉。

  二人一是作為雷氏族的族長,二是作為萬雷閣的閣主,本該是此次戰役最強的二人,先前竟會輕而易舉地被撂倒,這事若傳出去,可是會成為市井茶餘飯後的笑柄。

  更何況‧‧‧‧‧‧‧

  雷曉思索到這,目光不自覺撇向身後的韓矢。

  雖說是天氏族的天箭轉世,但說到底,韓矢依是年僅十六的他族晚輩,韓矢都能挺身而出替雷氏族戰鬥,身為雷氏族的大家長,雷叱與雷曉又有何理由坐以待斃。

  而發覺雷曉投來的視線,韓矢似笑非笑點了個頭,或許在旁人看來,那是年輕輩初生之犢的自信,但雷曉清楚,那是韓矢從容不破的笑容。

  「真是,到底要變強什麼地步?都要沒師父的面子了。」

  仔細回想,雖說是迫於九龍天玄雷一事,但在名義上,韓矢仍是雷曉不記名的弟子,作為韓矢的師傅,雷曉多少有著不能落於弟子的自尊心。

  遙望著韓矢熟練施展著雷氏族的天技,雷曉寫滿盡是對韓矢的愧疚,他作為師傅還真從未教導過韓矢一招一式。至少在這仗之後,跟韓矢做些像師徒的事吧。

  雷曉打定主意,釋放出雷霆斗篷纏身,踏破雷浪高吼道:

  「韓矢!聽好了,雖不清楚你從何而來的力量,但現今恐怕唯有你能擊敗蛇楓,我與雷叱族長會掩護你,你就盡可能使用全力戰鬥吧!」

  「‧‧‧‧‧‧‧是!」

  似是對雷曉的態度轉變感到意外,韓矢先是愣了一下,而後馬上應聲震開金色龍翼,如雷追上雷曉的步筏,衝進巨蟒佔據的戰空。

  「「──雷氏族天技,雷霆斗篷!」」

  師徒二人不約而同,在巨蟒之前大肆釋放雷霆,藉由雷霆斗篷的絕對防禦,二人衝破劇毒紫霧的侵蝕,來到毒霧之後,八歧閣,蛇人禁衛軍,最強之蛇的蛇楓面前。

  「雷氏族天技,雷貫突刺!」

  「天氏族天技,三千雷矢!」

  「──放肆!蛇媚、蛇鬼,聽令!」

  蛇楓咬牙憤慨瞪視著韓矢與雷曉,咆嘯聲突地響徹戰空的每處,緊而後,蛇楓面前飛掠兩道紫袍之影,那便是前不久在山谷間與韓月等人死鬥的蛇鬼與蛇媚。

  二人之姿剛現身,便瞬時轉化為巨蛇之身。

  一黑一白的兩頭巨蛇,撕牙裂口吐出大量的毒液,炸開的毒霧形成包圍網,將韓矢與雷曉吞噬,急轉直下的戰況,令眾人不禁倒吸口氣。

  而這時,只見遠方山峰颳起霜雪的狂嵐,出現一男一女的身影,二人踏在凍結的雲霧之上,衝入黑白巨蛇的死角處,同時發力,席捲起幾近零度的狂雪焰火,凍結了濃厚的毒霧包圍網,冰晶碎裂奏響悅耳的雪色樂章。

  隨著劇毒冰晶的崩壞,困於其中的韓矢與雷曉掙脫了束縛,隨後,韓矢望向那與韓雪如出一轍的雪色倩影,忍不住內心的笑意,溫柔地露出笑容。

  解救韓矢與雷曉不為何人,正是韓氏族韓月及丹鼎閣主丹道,二人追逐著蛇媚與蛇鬼的蹤跡,終是在最後一刻趕上了這場戰役最終決戰。

  霜雪飛舞,徹寒焰火。

  二人的出現,代表著丹鼎閣與萬雷閣的反擊時刻,戰空底下的眾人明白情勢的轉變,紛紛高吼著,再次鼓起勇氣,再次持起手中的兵器,衝向殘餘的蛇人們。

  浩大的反擊之聲,似是想讓牠們知道,丹鼎閣與萬雷閣並無弱者!

  「──父親。」

  在高吼聲四起的戰場當中,青色少女姍然走進一座巨坑之中,在那裡,躺著一名男人的身影,男人身著的丹鼎閣袍子沾滿血跡,毫無疑問,這人正是丹氏族的族長,丹靈的父親丹元,丹靈湊近昏迷的丹元身旁,堅定握上丹元厚實的手掌。

  丹靈相信父親,相信丹元,是絕不有事的。

  接著,丹元彷彿察覺到丹靈的想法,大手輕輕回握了丹靈,他伸過手摸上丹靈秀麗的青色髮絲,撥過凌亂的柔順劉海,浮現丹靈細緻的俏臉,此時那張臉甚是說不上美麗,卻是傻得令人憐惜,丹元拭去丹靈眼角的兩行淚珠。

  「靈兒,妳還是跟當年妳母親走時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愛哭鬼呢。」

  「要你管‧‧‧‧‧‧‧爹爹,約定好,下次不準這麼勉強。」

  「也是呢,爹爹我,但只是想保護好你們。」

  「保護我?不,爹爹,靈兒已經長大了,接下來由靈兒保護你。」

  「哈哈,真可靠。」

  丹元的話剛說完,周圍不知何湧入了大量的八歧閣蛇人,各個似是心懷不軌,似乎想趁丹元虛弱之際,給予丹元最後一擊,取得巨大戰功。

  而丹靈自是不會讓這種事發生,她鬆開握緊父親丹元的手,倏然凜厲站起身,那道青色的少女倩影,蘊含著不輸場中強者的堅磐意志。

  「我是丹氏族丹靈,丹氏族長丹元的女兒,絕不是受人保護的柔弱女子!」

  丹靈猶如宣告著眾人,手握腰間的長刀,拔開的刀身覆上層層焰火,那層層赤紅的焰火彷彿具有靈識,伴隨丹靈的堅強越發上升灼熱感。

  「你們休想通過這裡──丹氏族天技,焰浪熾燄斬!」


  ※

  第九十八章:黑鳶,韓矢
  
  來自丹鼎閣的少女倩影揮下刀鋒,灼熱的火浪四散飛濺,熾焰掠上旋空,席捲狂瀾衝向面前的蛇人們,一個個蛇瞳倒映著赤紅巨焰,憤怒的殺意滿貫懾人,似是不畏死亡,蛇人們紛紛撲向了火浪,舉起手中的兵器,揮向了火浪之後的丹靈。

  鏘!

  「呀啊啊啊啊!」
  
  鏘!鏘!

  「再來!」

  鏘!

  轟轟轟轟!

  丹靈釋放出的火屬天能,隨著斬下的刀鋒吞噬眼前事物,爆發體內的木屬天能,青綠狂風切割開戰場,這是繼承丹氏長血脈的證明,丹靈繼承自丹元的雙屬天能,丹靈已經失去太多家人了,失去了母親,失去了兄長,不能再失去父親了!

  呼應著丹靈高漲的情緒,青色瀏海前的乾坤靈晶石閃爍光芒,連串召喚出數十種的高品級丹藥,凝氣丹,復能丹,傷療丹,五彩熾火丹‧‧‧‧‧‧‧

  韓矢不顧後果抓起丹藥,一鼓作氣納入體內。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接連的丹藥發揮藥效,在丹靈體內肆意暴動著,強壓下無聲的痛苦哀號,丹靈雙持起迸發赤焰的長刀,意志堅定地高喊天技之名:

  「──丹氏族祕法,丹武乾坤!」

  這一刻,丹靈的焰刀斬下,熾浪燒盡了戰場所有蛇人。

  ※

  焰浪吞沒的戰場之上,數道流光劃過層層雲霄。瀰漫毒霧的戰空乍響轟雷悅鳴,韓矢等人的身影破空而行,在眾人坎坷不安的目光注視下,雙方你來我往地展開死戰。
  
  轟響雷霆,掀起狂焰,踏破冰晶。

  萬雷閣,丹鼎閣,天武宗各勢力的強者,各自使出渾身解數,只為一人創造打破僵局的破口,那人便是眾人本不看好,年僅十六歲的韓氏族韓矢。

  又或者,該稱他一聲『黑鳶』呢。

  黑髮少年震開浩大的金色龍翼,接連破空躲過八歧閣的毒攻,透過面頰戴的黑色半邊面具,眾人雖看不出他此時的想法,但並不重要,在膠著的戰局,實力是最好的證明,唯有擊敗眼前的敵人,他黑鳶之名,才會真正名鎮這片大陸東域。
  
  「天氏族天技,瞬光!」「天氏族天技,瞬光!」「天氏族天技,瞬光!」

  疾震龍翼,飛掠戰空,黑鳶化作殘雷迅速移動,拉滿的弓弦響起緊繃的弦音。第一箭擊發,貫穿壟罩天際的毒霧之境。第二箭擊發,限制住強敵蛇楓的退路,切割凌亂的戰場,第三箭擊發,夾帶金雷的漆黑雷矢咆哮狼吼,撕掠蛇楓斬下的劇毒劍氣。第四箭擊發,巨龍之矢灼燒著金焰,與蛇楓釋放出的毒液之牆相衝。

  ──咻!
  
  就在這時,突如其然的毒矛劃破長空。

  「哈!小子,你大意了!」
  
  「──韓氏族天技,冰濤湧牆!」

  在黑鳶身旁,天武宗強者,韓月驚覺蛇堯對黑鳶的突襲,趕緊上前結出法印,在千鈞一髮時,升起猶若海濤的巨大冰牆,在冰牆的阻隔下,蛇堯擲出蛇毒之矛失去動力,伴隨毒液的釋放,迅速散逸為屢屢的白煙。

  「‧‧‧‧‧‧‧謝。」
  
  韓矢望著出手幫助的韓月,似是思索著事情沉默了會,旋即連忙輕聲道了個謝,再次拉滿沉重的弓弦,轟鳴的雷響劃破耳邊。有條雷火編織而成的雷鞭,一把捆向前方準備揮下毒刃的蛇猁,撇眼看去,正是萬雷閣主雷曉的所作所為,在其身後,雷氏族長雷叱,也揮開爆掠雷霆的巨人之拳,一擊雷崩轟向蛇猁的腦袋。

  然而,蛇猁之前,有頭巨大白蛇衝出,吐出大量的致命毒液,強迫將雷叱的攻勢減緩,可雷叱並非貪生怕死之人,為殺了這群戲虐的畜生,受點傷又有何不可!

  「──雷氏族天技,萬雷崩!」
  
  有別以往的雷崩,雷叱雷拳揮下,轟炸出成千上萬的雷霆,龐大的天能之力,震得大氣劈啪作響,這拳揮下,白蛇被硬生轟出數丈距離,砸裂了半邊的高聳山峰。

  「你老傢伙竟敢──本統領要將你碎屍萬段!」

  見到白蛇,蛇媚真身的狼狽模樣,化作黑蛇的蛇鬼按奈不住怒氣,夾帶著盛怒衝向了雷叱,速度之快,根本沒時間讓雷叱反應,幸虧這時,戰空突地撕掠開焰火,無形的焰火極寒無比,炸開火柱襲向蛇鬼的黑蛇,將黑蛇的巨體凍結在半空。
  
  雖說如此,但蛇鬼的半截頭顱仍是咆嘯著,裂開巨大的蛇牙咬向雷叱,剎那間,無形焰火之影猛然飛掠,擋在了雷叱與蛇鬼之間,拂動僅剩的左臂,冰冷焰火形成足有一丈長的冰槍,燒灼著無形焰火,丹鼎閣主丹道,拔槍突刺掀起狂焰。

  「──丹氏族天技,焰浪熾燄槍!」

  冰冷的無形焰火連同冰槍,突向蛇鬼真身的黑蛇,蛇口之前,丹道釋放出的焰火化作美艷的冰色食人花,大張巨口與黑蛇相互撕咬。

  「黑鳶公子,要就趁現在!」

  「嗚嗯,多謝各位!」

  聽聞韓月的呼喊,黑鳶趁著韓月席捲狂雪破開毒霧瞬間,再度拉滿天能重弓,炸開絢爛的天能金光,覆上九龍天玄雷的天能巨矢咆嘯龍吼,與之同時釋放出的漆黑雷霆纏上弓矢,三股龐大的能量相互融合,炸裂,融合,炸裂,再融合。

  最終三股毀滅的能量合而為一,登時間風雲變色,伴隨而來的狂風暴雨,彷彿響應著黑鳶拉滿的雷霆龍矢,突然降下巨大的落雷,砸落在黑鳶身後的戰空。

  誰又會想到,從最初不受期待的韓氏族落魄子弟,少年經歷無數次超乎想像的死鬥,在這重要時刻站上巔峰強者的戰場,他,化名黑鳶的韓氏族少年──韓矢,曾為叱吒天能大陸的天氏族天箭,但終是過去式,唯有此刻的韓矢才是真實。

  這箭破開三千雷霆的龍矢,代表韓矢對於變強的渴望,更是代表揮別過去的信念,不是真正的天氏族天箭又如何?韓矢早已決意作為韓氏族韓矢,以韓矢之名挑戰這個世界。

  架弓,撥弦,擊發!

  『──龍怒雷矢!』
  
  轟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

  第九十九章:從此後,你我互不虧欠!
  
  縱使先前猖狂不可一世的蛇楓,在韓矢擊發的這箭龍怒雷矢之前,仍是不由自主發出寒顫,這箭便是如此具有威脅,若不是實力踏入半個皇階,蛇楓恐怕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轉眼便被龍怒雷矢貫穿軀體死亡。

  此嘶不可留!

  這道念頭突地劃過腦海,蛇楓踏步飛向龍怒雷矢,在轟鳴的戰空掀起狂毒,現出妖獸的的真身,嘶聲咆嘯的覆天巨蟒,大張鋒利的獠牙吞向龍怒雷矢。

  磅!

  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

  巨蟒正面吞噬龍怒雷矢,兩股能量相衝爆炸,震耳欲聾的轟鳴破開長空,瞬時炸開整面靈藥山脈上空的雲瀑,這股爆炸的能量將整座戰場席捲,無數人被震開的天能沖暈意識,剎那間,無論丹鼎閣,萬雷閣,亦或八歧閣,戰場上無人清醒。

  而爆炸中心的雷叱等人,則是齊聚在一起,張開漫天的雷霆屏障,勉強撐過了爆炸的衝擊,但與之交戰的八岐閣強者可沒這麼幸運,蛇堯、蛇猁到還好,二人實力強悍,稍能維持意識,但蛇鬼,蛇媚可當場捲入爆炸,身負重傷,黑白雙蛇墜落下方的樹林,砸開巨大的坑洞,揚起不小的沙塵。

  「黑鳶公子呢!?沒事吧?」

  韓月見此,不知為何內心有種違和感,這股違和感令她心頭涼了大半,她透過雷光屏障,著急地尋找著黑髮少年的蹤影,少年,自稱黑鳶,與韓月素不相識,但卻又感覺十分熟悉,腦海不禁浮現是早已失蹤的那人。

  ──韓矢?

  不,不可能是他,黑鳶的實力無庸置疑,縱使兩年間拚死修練,韓矢也不可能有這等力量,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是他,韓月似是安慰著自己,想盡辦法揮去這念頭。

  但,若真是他‧‧‧‧‧‧‧

  這時猶若響應著韓月焦急的內心,雷曉在濃煙密布一處,發現了熟悉的身影。
  
  黑髮,金瞳,沒錯,那正是化名黑鳶的少年韓矢。

  此時的韓矢滿目滄沂,鮮血如瀑流淌全身,在極近距離接下爆炸的衝擊,能保住條命都是奇蹟,不只如此,由於方才宛如玩命似,強硬將三股天能融為一體,韓矢體內的天能近乎耗盡,如今只是依靠微弱的天能,勉強驅動龍翼滯空。

  最好的證據便是其龍翼,近乎消失殆盡地,殘喘彰顯它的存在。只見韓矢重咳出鮮血,前額滑落冰冷汗珠,撐著矇矓的意識,持弓的雙手大面燒傷,傷勢極為嚴重,恐怕這便是擊發龍怒雷矢最強一擊的代價。

  然而,這時讓韓月最為震驚並非韓矢的狀態。

  沒想到,她最害怕的事竟是真的。

  因爆炸的衝擊影響,韓矢遮住半邊臉的面具,不知何時已經裂開一邊,露出韓矢那清秀的臉龐,熟悉的身影與這名少年重疊,韓月甚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韓矢,你果真就是黑鳶。」

  而似乎察覺韓月的反應,韓矢眉頭深鎖,摸上暴露的半邊臉。

  ‧‧‧‧‧‧‧
  
  經過許久的沉默後,韓矢輕喘著氣,露出尷尬的笑容,那道笑容令韓月十分熟悉,如今那份熟悉藉由擔心,轉化為對韓矢的憤怒。

  數個月的尋找,沒想到人就在面前。

  還不待韓月破口大罵,這時,伴隨倏然響起轟聲,韓矢身後的毒霧衝出蛇影,蛇影沖向韓矢,揮出毒拳砸向韓矢的胸膛。

  「──!」

  「死!」

  韓矢連轉身都來不及,便被這拳砸出,轟出的重拳爆發毒氣,瞬間砸凹韓矢的胸膛,潰爛的傷口濺起黑血,韓矢整個人狼狽地飛出,狠狠砸落在戰空之下。

  「「「「韓矢!」」」

  「──還沒完!」

  蛇影,蛇楓追逐著墜落戰場的韓矢,再次揮拳炸散惡毒的毒氣,受其追擊,韓矢再度被砸飛,重摔在地面,然而蛇楓顯然想致韓矢於死地,旋即下墜,捉住韓矢拋出,抬起拳頭,揮出強勁毒拳,惡狠砸向韓矢。

  不斷重複著砸拳,追逐與砸拳,追逐。

  蛇楓揮下第一拳,第兩拳,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第六拳,第七拳,第八拳,第九拳,第十拳,第十一拳,第十二拳,第十三拳,第十四拳‧‧‧‧‧‧‧

  毫不間斷的拳頭,使本就虛弱的韓矢,遭受蛇楓的蹂躪,徹底失去反擊能力,這情景猶如地獄,重複死亡般的痛苦,黑血四濺戰場,灑落下的黑雨令人不寒而慄。

  「韓矢!」
  
  「──簡直欺人太甚!」

  雷曉首當其衝想要救出韓矢,然而在旁的雷叱卻攔住了他,順勢看去,蛇堯與蛇猁不知何時,也現出妖獸的真身,裂開獠牙撲向他們。
  
  本有一線希望的戰局,再次陷入打不破的死局。

  這時,下方樹林衝出白袍人影。

  人影前方,正是率領天武宗子弟趕上戰場的韓剎,見到場上的混亂,韓剎不愧是天武宗的弟子,第一時間不是恐懼,更是提起勇氣沖入戰場。

  最終他在戰場上看見那熟悉的少年身影。

  少年剛被蛇人強敵砸落地面,爆開的傷口濺出大量黑血,殘破的軀體不堪入目,早已沒了先前的傲氣,只剩下名為韓矢的脆弱軀殼。

  ──韓矢!

  韓剎絕不會認錯,那人是韓氏族韓矢,是他兩年間不斷追尋的人。

  是韓剎讓他流落致此,是韓剎為一己之利背叛他。

  當年的種種轉瞬閃過,韓剎內心的愧疚一口氣爆發出來,見到韓矢面臨生死關頭,在腦袋運作前,身體先行動作,韓剎快步衝出,擋在韓矢之前,迎面來襲的蛇人,戲謔地狂笑著,僅憑韓剎的實力,根本阻止不了蛇楓。

  「韓矢!聽好,從此後,你我互不虧欠!」

  韓剎毅然高吼道,同時暗笑自己的愚蠢,接下蛇楓揮出最強一拳。

  磅!轟落的拳頭砸下。

  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

  毒拳炸開腐蝕的毒液,輕易貫穿韓剎的胸膛,成了身後韓矢的替代品。

  「韓剎‧‧‧‧‧‧‧」

  朦朧意識間瞧見前方的身影,韓矢無聲地發出虛無呻吟。

  這刻,他以黑鳶之名隱瞞身分的面具徹底碎裂。
68 巴幣: 4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