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八十六章~第九十一章

輕言/青炎 | 2021-03-02 18:57:43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八十六章:雪色飛舞,寒焰飛揚

  雪色飛舞,寒焰飛揚。
  
  遠在另個山頭的二人,正與面前的敵人僵持不下。

  望著身前的蛇人禁衛軍,第六統領,蛇媚,韓月絲毫不得松下口氣,馳騰在飄散的飛雪當中,韓月拂手召喚冰晶,號令下,揮舞著手中的細劍,如冰針刺向蛇媚。

  「小妮子,想得美!」
  
  似乎看穿韓月的動作,蛇媚旋即展開瞞天的毒霧,紫霧如焰火般散開,霎時融化了突刺的冰晶,不待韓月揮出劍峰,緊隨而來的熱風,在韓月面前狠狠炸開。
  
  「──韓氏族天技,冰濤湧牆!」

  所幸韓月反應得緊,迅速退開,結出法印,在千鈞一髮之際,升起宛如海濤般巨大的冰牆,在冰牆的阻隔下,爆炸的焰火碰壁,艷紫的火星飛濺,燒起整片的樹林。

  察覺到身旁韓月的戰況,正與敵人交鋒的丹道,隨即落下半空,悠然向韓月搭話道:「韓月姑娘真是有一手,既是如此,本閣也不能落下。」

  話落,丹道腳踏半空,炸開波瀾的無形焰火,釋放出體內的妖火之力,丹道握緊抬起的拳頭,層層的無形焰火包覆,如焰絢爛,如冰致寒,揮舞的拳頭砸向敵人。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焰火聲浪連串響起。
  
  然而,面對丹道的冰冷焰拳,八歧閣,第四統領,蛇鬼卻是大笑著。

  「放馬過來,不論試幾次都是同樣結果!」

  蛇鬼不急不徐,提起毒霧化作的雙刃,架開的利刃朝著丹道揮去。 
 
  ──嘩!

  這刃斬下瞬間,無形的焰火被劈開,直直分為兩半的火浪。而蛇鬼則腳踩焰火,衝進丹道的跟前,揮開的毒刃破開冰火阻攔,斬破丹道胳膊的肌膚。

  霎時間,毒液迅速蔓延開來,如攀藤的巨蛇,丹道的胳膊不出半刻,便被強勁的毒素侵蝕,徹底發紫。丹道見此,咬緊牙,舉起手刀,冰焰火刃揮下。

  「‧‧‧‧‧‧」
  
  望著發紫的胳膊鋃鐺落下,丹道深吸一口氣,將無形焰火覆上胳膊斷開的截面,同時間凍結的焰火,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冰冷寒氣,伴隨而來,丹道高舉的掌心,憑空凝結起焰火,化作鋒利的冰槍,燒灼著無形焰火。

  「我乃丹鼎閣主,豈是你這等孽畜的手下敗將!」

  丹道說完,再次衝進層層的毒霧當中,無形焰火濺開的寒風,在丹道的身旁形成屏障,架著足有一仗長的冰槍,丹道拔槍突刺的身姿化作刺骨旋風。

  「──丹氏族天技,焰浪熾燄槍!」

  丹道揮出的槍鋒迸發浩大的冰寒焰火,這槍來得迅速,成功讓蛇鬼反應不及。蛇鬼正面吃下槍刃,嘶吼出怒吼,彷彿一瞬間,似是能在蛇鬼的雙臂看見懾人的蛇口,兩條巨大的蟒蛇吞噬著焰火,丹道不疑有他,再次加強突入的力道,釋放出的無形焰火更是狂妄,形成龐大的冰色食人花,一口吞沒眼前的蛇鬼。

  「為了靈藥山脈!為了丹鼎閣的榮耀!」

  「──────咳啊!」
  
  在丹道的冰色焰火當中,蛇鬼終是承不住襲來的冰槍,被冰槍鋒利的槍鋒貫穿胸膛,燒灼的無形焰火煞那佔據蛇鬼全身,在傷口處凝結刺骨的冰霜。

  緊接著,在丹道奮力擲出冰槍後,蛇鬼連同冰槍被轟出數尺距離,狠狠刺進鄰近樹林的崖壁之上。崖壁上,蛇鬼的口中濺出鮮血,細長的蛇信吐出,紫甲身影頓時狼狽不堪,衣物殘不已。
  
  「哈、哈哈、哈哈哈!有趣!真有趣!」

  然而在這情況下,蛇鬼竟是緊握著貫穿胸膛的冰槍,放聲大笑著,猶如這擊對他根本不痛不癢,這突如其然的笑聲,徹底引起了丹道的憤怒。

  「有何好笑──丹氏族天技,丹焰!」

  丹道眉眼抽搐,單掌釋放出無形焰火,爆發出絢爛的火能,凝聚的冰火形成火柱,以迅雷不及掩耳襲向蛇鬼。但是,出乎意料的事情卻驟然展現在眼前,只見本該被冰槍困住行動的蛇鬼,在冰冷火柱襲來的前刻,徹底在崖壁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取而代之,是無數條的細小毒蛇落下山崖,迅速竄進樹林間的叢草。

  這時,整片樹林響起了宛若天音的笑聲。

  丹道不會認錯,那聲音的主人便是蛇鬼,但,本體究竟去哪了?

  「出來送死!你這孽畜!」

  「愚蠢的人類,你的這條狗命,本統領下次再來取,在那之前,先磨練好自身的實力,等著本統領將你碎屍萬段!我們走,蛇媚!」

  蛇鬼的聲音落下,蛇媚的身影陷入毒霧當中,伴隨吹拂起的狂瀾風浪,樹林間的毒霧登時散去,徒留旋空在天的丹道與韓月二人。

  「該死,竟讓他逃了!」
  
  「丹閣主‧‧‧‧‧‧事有奚俏,我們還是趕緊到萬雷閣的戰地,恐怕蛇媚等人的出現,只是個幌子,真正的目的則‧‧‧‧‧‧」

  「妳說的對,快走!」

  韓月跟隨著丹道的踏空破風前進,心理不自覺得感到遲疑,她有預感,八歧閣此次的戰力絕非先前出征前所想簡單。正如韓月擔憂,此時趕路的他倆二人,並不曉得遠處的戰場上,丹氏族與雷氏族雙方人馬,正陷入空前絕後的劣勢。


  ※

  第八十七章:雷槍,雷光

  雷聲沖出戰場,響徹了整座山谷,甚是驚動萬千叢鳥。
  
  怒視著面前的敵人,雷牙爆開步伐,劈開的戰槍掃盪數尺,瞬時炸開雷霆,宛若海嘯的能量波席捲。提槍,劈砍,橫斬,每槍每刃每段進攻都朝著蛇羅的破綻。
  
  論實力,雷牙絕不是八歧閣第十統領的蛇羅對手。

  但,那又如何?

  雷牙可是要成為下任雷氏族當家的男人。

  此戰,非勝不可。

  「──雷氏族天技,萬丈雷牆!」

  破開戰場的蛇群洪流,雷牙闊步踏進蛇羅毒霧,隨手掀起萬千的雷霆,化作宏大的雷火之牆。這牆就猶如競技場,徹底阻隔了蛇羅的退路,但這也意味著,雷牙自身也將毫無退路可言,也罷,雷牙從未想過能活著離開這裡。

  哼。
  
  「算你走運,正好讓我試試手‧‧‧‧‧‧」

  雷牙架開佈上金色雷霆的雷槍,望向面前棘手的敵人,似乎想到甚麼似的,忍不住輕笑了聲。蛇羅?沒錯,非常強悍的敵人,但,不是贏不了的對手。

  抱歉啦,老爺子,稍後向您請罪。

  為了戰勝敵人,孩兒要打破禁令了!

  口決是什麼來著?

  心沉,靜氣,凝神。

  戰如霸,驚如虎,怒如雷?

  「──雷氏族祕法,虎霸金雷身!」

  雷牙重踏大地,高吼著祕法之名。

  這項祕法是雷氏族的最強祕法,是唯有族長繼承者方能使用的祕法,在雷氏族的族規當中,嚴格規範著,唯有真正繼承族長之時,雷牙容許使用的最強祕法。

  但凡是都有例外,不是嗎?

  雷牙輕笑著,撕破被侵染毒液的萬雷閣戰袍,展現出強悍的肉身之時,前所未有的剛猛雷流竄起,瞬間蔓延至身體的每寸肌膚。

  「讓你久等了,雜種!」

  虎霸金雷身,此祕法的施術者怒氣通常越是兇猛,能爆發的金屬天能越是提升,但如今雷牙並非依靠著怒氣,更多是對此戰的殺氣及戰意。
  
  「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讓本統領更想殺了你啦!」
  
  察覺到雷牙突然爆發出的強悍天能,蛇羅按耐不住怒氣,旋即震破音嘯,壯碩的身軀佈上更為致命的劇毒紫煙,壯碩的右臂提著沾染毒液的大刀,腐蝕著大地,拂起惡毒的白煙,這聲咆嘯下,蛇羅邁開蛇身,劈下化作毒爪的左臂。

  「你作夢──雷氏族天技,雷光!」

  爆發雷霆,擲出雷槍,雷牙的身影淹沒在雷霆當中,就如陷入洪雷的雷色殘影,劃破戰場的雷槍撕裂著,劈裂大地,筆直朝著蛇羅襲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炸開的波瀾雷霆吞沒視野,掀起的煙塵衝上雲霄。

  這戰沒有任何的掌聲,更沒有任何的觀眾。

  但,雷牙清楚知道。

  是他敗了。

  磅地一聲,雷牙吐出鮮血,苦笑著,倒在血泊之中。

  啊~結果到頭來,還是輸了呢‧‧‧‧‧‧

  在失去意識前夕,雷牙若有似無地,聽見衝進戰場的腳步聲,以及那道熟悉的辱罵聲。

  「蠢蛋哥哥!總死要面子,人們稱我們雷氏族兄妹,是有他的理由!你不夠的部分,我來!」

  佇立在前的嬌小身影雖在顫抖,但,即便如此,卻也十分堅強與強悍。

  說來可笑,雷牙都忘了,自己的小妹是多麼彪悍。

  「臭蛇妖!我,雷氏族雷稚,在此宣道,本小姐做你的對手!」

  
  ※

  第八十八章:盼望的少年之影

  嘩!

  清脆刀聲落下,鮮血如雨飛濺。

  五十階天能高手,蛇羅,那是連雷牙都戰不過的敵手。

  想當然耳,換作雷稚也是。

  然而,現今卻別無選擇。

  雷稚明白自身的實力,迎戰蛇羅簡直是天方夜譚。

  啊,我真是傻呀。

  仰首望著雷聲嘯過的豔陽,雷稚的雙腳不自覺開始顫抖,緊握在手裡的雷鞭淌下水珠,那是她的汗珠,徹寒無比,她怕死了。

  早知如此就別離開萬雷閣。

  雷稚剛掠過這道念頭,腦海卻是浮現那小子的身影。

  那日在雷池修煉的少年身影。

  為了獲得更強的力量,不惜玩火自焚的決心。

  可笑,非常可笑,但,卻深得雷稚的芳心。

  雷稚也想成為那樣的人。

  「蛇妖!讓我們開始吧!」

  話音方落,雷稚嬌小的道影爆掠,不畏毒霧的阻撓,操起炸開絢爛火花的雷鞭,首當其衝,便是攻向眼前的蛇羅下盤。

  「愚昧」

  蛇羅哧笑著,盤起蛇尾,迎面便將雷稚操起的雷鞭震退,與之同時,大張鼓起胸膛,蛇口一吐,濃厚的劇毒紫霧瀰漫開來,吞沒了雷稚的身影。

  有別以往的高傲,雷稚的面龐展現出恐懼。

  那是對於死亡的恐懼。

  ──!

  不行,她不能死!

  在讓那男人認同前,她絕不能死。

  「──雷氏族天技,七步雷霆鞭,第一步!」

  雷稚爆發出天能,再度操起了雷鞭,第一步躍向蛇羅的跟前,緊隨而來,是從天而降的雷霆火鞭,貫徹金雷之力,雷鞭燒灼著大氣。

  啪!

  第一鞭撲了個空。

  蛇羅輕而易舉的識破,翻過蛇身,抬起大刀便是斬向雷稚,而雷稚迅即沉住氣,踏開雷步脫離毒刃的範圍,重新站穩腳步,她的攻勢未完!

  「第二步!」

  不給蛇羅反應的機會,雷稚踏起第二步,橫揮雷鞭撕裂毒霧,金色的雷光化作雷霆火鳥,撲向蛇羅,割裂空氣的阻隔,蛇羅架起大刀,憑藉強悍的天能之氣,震散了襲來的雷鳥。

  嘖。
  
  沒時間讓雷稚氣餒,若讓蛇羅逮到機會,好不容易的攻擊機會就沒了。

  雷稚明白這點,因此再度踏開雷步,握緊雷鞭,斜劈出雷鞭,雷霆伴隨席捲的雷光翻騰,宛若穿梭在戰場的黃金妖兔,敏捷而迅速,兇狠而剛猛。

  「第三步!」

  雷鞭落下瞬間,蛇羅面前形成一道毒牆,那是由萬千毒蛇集結而成的蛇牆,見此,雷稚連忙退開數尺的距離,但,這並不代表攻勢的停滯。

  「第四步!」

  隨著金色倩影的飛梭,雷稚澄色的美眸掠過凶光,嬌小的身影躍向高空,金色的雙辮飄逸,雷稚操弄著雷鞭,以螺旋之勢翻騰,濺起火花,落下的雷鞭宛若流星般閃耀,貫穿著毒蛇形成的巨牆。

  潛藏在蛇強之後,蛇羅裂齒狂笑道:
 
  「小ㄚ頭,老子這就送妳跟那小夥作伴去!」

  「想得美!第五步!」

  眼見螺旋雷鞭突破蛇牆,雷稚踏下第五步落地,重重甩下雷鞭,夾帶著金色的雷光,碎裂的大地竄起雷流,層層雷流猶如細藤捆住蛇羅的雙臂,而雷稚則趁著這個破綻,握緊了炸開雷光的拳頭,一記雷氏族天技,雷崩砸進了蛇羅的胸膛處。

  ──────磅!

  「‧‧‧‧‧‧!」

  「可惜,是妳輸了。」

  雷稚的拳頭竟是撲了個空。

  不待雷稚反應過來,蛇羅的身影不知何時,早已擺脫雷流的束縛,抬起大刀便是往錯愕的雷稚斬去───────────────轟隆!

  突如其然的身影,伴隨破空的雷嘯現身,展開漆黑如夜的雙翼,削瘦的少年之姿佇立在前

  「‧‧‧‧‧‧!?」

  「沒想到剛重逢兩位,便是見到這幅慘樣。」

  雷稚嚇得花容失色,差點驚叫出聲,錯不了,擋下蛇羅大刀攻勢的人,是那名她所盼望的少年之影,是他,是他架開似乎早已斷裂的重弓,擋在了跟前,就是他,總能不畏實力差距,憤而挺身而出。

  「韓‧‧‧‧‧‧矢?」

  但,雷稚總隱約覺得,此時的韓矢有些不同。

  若說先前的韓矢散發出是堅強的意志,那如今的韓矢,舉手投足,卻盡是大無畏的狂傲之氣。

  「來,報上名來!八岐閣的畜生,就讓小爺我會會你!」


  ※

  第八十九章:一招

  驚人的天能突自韓矢體內席捲而出,在場眾人的目光皆感駭然,雷稚呆呆望著面前的黑髮少年,心中翻騰的錯愕情緒,霎時間讓她語不成聲。

  不可能!韓矢,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實力!?

  「黑魔雷體,第二階!」

  而韓矢並不曉得雷稚的驚外,只是突地爆發出白金色的天能,數尺之內,砂土被強勁的震波炸散,與之同時,韓矢熟練地凝聚起體內另股天能,漆黑如夜的黑魔雷,猶如煉甲纏旋在身體。

  純淨的天氏族天能,狂野兇猛的黑魔雷。

  韓矢呼出口氣,兩股能量在引導下相互融合。

  碰!碰!碰!碰!

  令人髮指的能量波炸開瞬間,強悍的天能強化著韓矢每寸的經脈。

  五十階天能?

  不。

  絕不是那種柔弱的力量。

  雷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韓矢一瞬便將自身實力提升至九級爵階。

  「哼,跟預期差了點。」

  有別於雷稚的驚訝,韓矢似乎對於這結果不盡滿意。

  但也足夠了,若不是拜八歧閣之福,數週前,他也才剛突破三十階天能。

  能在短時間提升到這等層次,還真要多虧了與八歧閣一次次的搏命死鬥。

  「也罷,作為試手,先拿你開刀吧。」

  話音方落,韓矢漫步走出,單掌凝聚起天能。

  「──韓氏族天技,伏魔遊身掌!」

  當即不給蛇羅任何的反應機會,漆黑而絢爛的天能轟出巨浪,強大的能量波伴隨韓矢擊出的右掌轟出,轟!韓矢的右掌緊貼著蛇羅的胸膛沖出掌勁。

  一招,僅只一招。

  這刻,沒有任何的哀號。

  只見韓矢悠然收手,轉過身同時,本該意氣風發的蛇羅卻驟然倒下,胸膛處被開了個大洞,這掌不僅震碎了蛇羅內臟,更是連同心臟一起震碎。

  隨後韓矢甩開了掌心的鮮血,回頭扛起血泊當中的雷牙,慎重送到了雷稚的面前,他說道:

  「帶著他,趕緊離開這裡,我有預感,接下來的對手不好對付。」

  「那你‧‧‧‧‧‧呢?」

  聽到雷稚的質疑,韓矢突地笑了。

  「妳覺得現在的我,會這麼容易輸嗎?」

  韓矢清楚多說無益,拂手斷開了雷霆所包覆的戰場前線,替雷稚與雷牙清出了條路,韓矢指著遠處群龍無首的萬雷閣子弟,說道:

  「走吧,那些人更需要你們。」

  聽完韓矢這話,雷稚不便多說甚麼,攙扶著雷牙迅速離開了前線。

  韓矢這麼急得讓雷稚等人離開,也是有他的原因,就如他所說,他有預感,接下來的對手不好應付,至少不是蛇羅那種嘍囉層級的敵人。

  靜下心感受著周圍天能,不遠方正有股力量直衝而來。

  很明顯,韓矢認得。

  稍早韓矢曾敗過一次,這次他不會再輸了。

  握了握冒起冷汗的雙手,韓矢情不自禁的顫慄起來,但,這並不是恐懼的顫慄,而是興奮,是迎戰強者的期待。

  緊接著,彷彿再也承受不了韓矢的折騰,韓矢手中的月牙重弓硬生碎裂。那是千年前,屬於天氏族天箭的兵器,打從一開始,就是不屬於韓矢的兵器。

  「夭夜,妳等著,就快了。」

  再過不久,我會再次站到妳身邊。


  ※

  第九十章:再戰蛇霽

  透著熱浪的灼燒大地,一道紫光閃電般掠過,沿途掀起細微的轟鳴聲。

  韓矢立於紫光之前,雙瞳之中的戰意,再也按耐不住,藉助黑魔雷的身體強化,韓矢的五感變得十分敏感。這股氣息,這道紫光,錯不了,是他。

  八歧閣,蛇人禁衛軍,第七統領,蛇霽。

  韓矢怒視著紫光,迎面揮開拳掌,驟然爆發出的焰火飛掠,白金色的焰火形成巨牆,擋去了紫光敵人的去路,現在的韓矢,有絕對的把握跟蛇霽拚上一把。

  「這弓是用不了。」

  韓矢撇眼望向手中斷裂的月牙弓,出奇意外,韓矢並不覺得心疼,或許,打從最初,這弓就不屬於他,韓矢曾這麼想過。

  天氏族天箭,是他,韓氏族韓矢,也是他。

  但並不代表韓矢必須走從前的道路。

  韓矢隨手拔起腳邊屍體的配劍,那名死者身著萬雷閣的戰袍,死樣十分悽慘,顯然死前受到不少折磨,濃厚的血腥味,夾帶著火藥味,令人作噁。

  然而,韓矢見此,卻是溫柔笑了。

  「安心離開吧,你很勇敢。」

  提起死者配戴的配劍,韓矢端詳著那把雕琢細緻紅紋的長劍,在劍柄處刻印著文字,似乎是某人的名字。

  羅紅‧‧‧‧‧‧顯然不是死者的名字。

  是親人,亦或是伴侶。

  無論是哪個,這人已經死了,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唯有活下來的人,才能夠歌頌死者的榮耀。

  為此,韓矢必須將這把劍,借來一用。

  「蛇霽,出來!我知道是你!」

  ──嘩!

  「真是出乎衣料,你,竟然沒摔死。」

  白金焰火牆中,一道紫光利刃劃過,從中走出人影,那人正是稍早將韓矢逼入死境的敵手,八歧閣,半妖半人的古蛇霽。

  蛇霽踏開焰火,撥過額前的劉海,深鎖眉頭緊盯著韓矢,很顯然,他也察覺到韓矢如今的變化。與先前相比,如今的韓矢,似乎多了點什麼。

  那絕不是韓矢背後張開的巨大龍翼,那麼膚淺的東西,而且,蛇霽有預感,這名少年,變得非常棘手,望去,實力雖最多九級爵階的程度,但曾與之一戰過,蛇霽明白不能以常理判斷此人。

  「拜你所賜,從那層地獄爬回來可難了。」

  「哈,狂妄。那麼,你是想寒暄幾句,還是開打?」

  「當然,是──」

  ────────────轟隆!

  韓矢的話音未落,身先行,席捲起的雷霆,在戰場上留下軌跡,猶如落雷般,韓矢從天而降,橫掃的踢腿刮出雷火,漆黑的雷火炸裂開來。

  「雷氏族天技,雷步!」

  「古氏族天技,黃泉掌!」

  蛇霽沉著迎接韓矢的踢腿,單掌衝出,金色的天能迸發,席捲而來的能量風暴,在韓矢面前轟出衝擊波。然而,韓矢卻反應更快,旋即回身,驚險避過掌波,同時,在落地瞬間,拔起刻印著紅紋的長劍,釋放出龐大的火屬天能。

  ──天氏族天技,天焱火!

  伴隨著巨大的火能爆發而出,韓矢的劍鋒席捲起星紅的火龍捲,將韓矢,將蛇霽徹底包圍,在灼熱火圈當中,韓矢的劍鋒落下!

  鏘!

  劈下。

  鏘!

  斬下。

  鏘!

  蛇霽的毒刃與韓矢的火刃交鋒,迸裂出巨大的衝擊波。在不知不覺中,韓矢施展出從未有印象的天技,靈魂深處似乎某個地方被喚醒,韓矢總覺得身體異常輕盈,與蛇霽一來一往的白刃戰,雖未佔上風,卻也並未落於前者。

  ──天氏族天技,天焱之鎖!

  這劍震退雙方數尺,韓矢心念一沉,焰火宛如鎖鏈四散,疾馳飛掠,朝著蛇霽衝去,剎那間,便將蛇霽的雙臂束縛住,而韓矢則趁勢鑽進蛇霽破綻,高舉長劍劈落。

  ──天氏族天技,天焱斬!

  這劍落下,蛇霽的胸膛被劈裂出血痕。

  血色的噴泉湧出,腥臭的紅血濺上韓矢的臉龐。

  凜冽,強大,無情。

  韓矢以往的溫柔神色全都不復存在。

  在他面前,唯有敵人,阻擋他前進,都是敵人。

  蛇霽被韓矢這斬嚇到,連忙退開,爆掠至高空,然而,蛇霽卻沒想到,這竟是自尋死路,蛇霽身為九級爵階,並未具備踏空而行的能量。

  逃到空中,簡直愚蠢。

  韓矢見此,毫不猶豫重踏而起──轟!在韓矢背後的龍翼轟響狂瀾,隨著捲起的狂風,韓矢迅如飛雷般飛起,轉眼追上空中的蛇霽。

  「──死!」

  ──────────────還不住手!

  突如其然的巨響傳來。

  這聲巨響,頓時讓韓矢腦海一陣暈眩。

  這聲音就猶如直入腦海的天音。

  韓矢踹開面前的蛇霽,循著聲音跳望而去,遠方天空密布著濃厚的毒霧,那層毒霧當中,是頭足有整座靈藥山脈大小的巨蟒之影。

  「──韓矢!終於讓我找到你了!」

  同一時間,下方戰場衝入數名身影,而在人群之上,領頭的丹氏族少女,身著湛藍色的艷袍,踏出天能,駕馭著翠綠風嵐,靠近到韓矢的身邊。

  而見到丹靈安然無恙,韓矢凜冽的神情恢復一絲溫柔。


  ※

  第九十一章:你‧‧‧‧‧‧不是韓矢

  樹林之中,一名少女的倩影飛掠,她的眉眼清澈如湛藍的河畔,精緻的臉蛋,細長的秀眉,修長玲瓏的身形,穿著著一套貼身的藍袍輕甲,淡泊的衣物與那如玉般潔淨的肌膚呼應,使得少女隱約透露出一股空靈的氛圍。

  在少女的身旁,盤旋著肉眼可見的翠綠風嵐,一絲絲的火星夾帶火花,在少女掌心的長刀飄散。丹氏族丹靈,丹鼎閣的煉丹才女,此時正領頭著數十名丹鼎閣的戰士們趕路,眾人望著身前的倩影,全是發自內心的服從。

  丹靈不僅是丹氏族長的女兒,更是年輕輩的丹氏族第一人,在她的號令下,無人不敢不從,在他們眼裡,丹靈是個冷靜處事,總能顧全大局的聰敏女孩。

  然而,他們有所不知。

  丹靈並非如他們所想,抬頭望去,丹靈不安地瞧著上空盤旋的紫霧巨蟒,在那幾乎遙不可及的實力差距下,丹靈說不畏懼,那是騙人的。

  如今她的父親,正挺身而對抗著那條巨蟒。

  丹靈可不能自亂陣腳,她必須冷靜,首要當即必須萬雷閣與天武宗的人匯合,雖說丹元能夠拖住巨蟒片刻,但終究是心有餘力不足。

  再說,丹靈的內心總有點疙瘩,不知為何,總惦記著那名韓氏族的少年。

  稍許顫抖的掌心間,丹靈釋放著焰火,接連投入數種藥材,以著驚人的速度,迅速提煉出藥材的精華,煉製著各式的回復丹藥,此時,唯有煉丹,能夠讓丹靈的內心找到些許平靜。

  最終,在消耗完大量藥材後,丹靈終是躍出了靈藥山脈的樹林,那刻,面前的景色令丹靈忍不住倒吸口氣,本該是萬雷閣突襲的蛇人禁衛軍營地,如今遍地的屍體,有人有妖,無數萬雷閣的強者死狀悽慘,無數八歧閣的蛇人身首異處。

  在層層的雷霆火海之前,丹靈不疾不徐駕馭著風嵐前行,四處的屍體,飄散著燒焦味,戰場上,仍舊聽得見眾多強者們廝殺的怒吼。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雷聲不斷乍響,戰場上空,擁有著魂階實力的萬雷閣強者們,正與八歧閣強大敵人交手著,但,無論是雷叱族長或雷曉閣主,都無法給予八歧閣強敵致命一擊。

  戰局正陷入無止盡的膠著。

  突然間。

  ──轟隆!

  丹靈快步穿越著戰場,這時一道黑影伴隨轟雷聲閃過,追逐狼狽的八歧閣蛇人,如雷飛掠直上雲霄,熟悉少年身影,高舉著焱火之劍斬下。

 「──死!」

  ────────────────還不住手!

  與之同時,天際聲響起那道懾人的天音。

  丹靈等人後方的天空,席捲起波瀾的劇毒紫霧,在那之中,兇惡的巨蟒審視著戰場上的眾人,然而,丹靈才不管那麼多,眼下丹靈彷彿忘卻了所有事情。

  腦海唯有一件事,她高喊著少年名字,頭也不回來到少年跟前。

  「──韓矢!終於讓我找到你了!」

  而少年,韓氏族韓矢,以著有別以往的凜冽眼神,望著丹靈。這讓丹靈不禁遲疑了一下,總覺得此時的韓矢,跟先前簡直判若兩人,感覺更加的冰冷而漠然。

  但很快地,片刻後,韓矢恢復了一絲溫柔的神色。

  他說道:

  「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猶如打破二人的寧靜,上空的巨蟒發出震耳的咆哮。

  緊接著,有道狼狽的身影被巨蟒震出紫霧。

  丹氏族長,丹元,雖痛苦地咬牙死撐,卻仍是被重重打落地面。

  強勁的後座力,在戰場上砸出巨坑,捲起的沙塵淹過了丹元身影。

  「‧‧‧‧‧‧」

  韓矢瞧著被砸裂的巨坑,再瞧著上空的巨蟒之影。

  丹靈似是在韓矢的周圍看見白金色光星。

  那道光星彷彿支配著韓矢,頓時間,韓矢身上氛圍再度判若兩人。

  韓矢‧‧‧‧‧‧?

  丹靈見此,內心深處不自覺地,浮現起莫名的念頭。

  「你‧‧‧‧‧‧不是韓矢。」
52 巴幣: 4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