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八十章~第八十五章

輕言/青炎 | 2021-03-02 18:56:02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八十章:雷氏族雷牙

  雷霆萬千的湧動,如獠牙般撕裂敵手。

  在雷叱與雷曉傲戰的戰場底下,八歧閣的營地如今正是殺戮四溢。

  「──雷氏族天技,雷貫突次!」

  在與八歧閣你來我往的戰場中,雷牙不願落於諸位長老,破浪釋放雷霆之力,怒聲擲起的雷槍轟出雷鳴。那道雷槍伴隨強大的雷電,劃破戰場的血色洪流。

  「雷稚,這交給妳了!」

  拔出蛇人屍首上的雷槍,雷槍旋即踏步上前奮戰,在其身後,雷氏族的天才少女,雷稚甩開雷色長鞭,捆住襲來的八歧閣蛇人,熟練地釋放出體內的天能。

  頓時間,雷霆之力滿佈鞭條,將被雷鞭綑綁的蛇人燒個焦黑。這時,雷牙跨過成堆的蛇人屍體,指尖放唇間,在雷牙的口哨號令下,八歧閣營地外的郊區,轟炸出銀白色的雷霆。 

  ──敖嗚!

  銀色的白狼轟出雷霆,如疾馳的雷矢破入戰場。

  雪山蒼狼勢如破竹的攻勢,殺個蛇人們措手不及,雷牙笑看見此,暴步躍上高空,翻上巨大白狼的後背。雷牙輕拍蒼狼的後頸,駕馭蒼狼撲向逃竄的蛇人們。

  「──雷氏族天技,破濤雷嘯!」

  雷牙高舉雷槍戟鋒上天,斥聲嘶吼下,天能在槍鋒的上空凝聚成雷霆火浪,金色的雷霆幻化浩大的浪濤,如掙脫束縛的雷狼撲咬,傾倒而下,將面前數十名的蛇人吞噬殆盡。

  此招已然是雷牙如今能施展最強的天技,或許在雷震等人爵階天能強者面前,雷牙四十階天能確實弱小,但雷牙敢保證自身想變強的心,是絕不會出給任何人。

  此次八歧閣的戰役,雷牙想以此做為跳板。

  雷牙作為雷氏族長的長子,必然將是下任雷氏族的族長繼承第一人。

  區區八歧閣蛇人,還不足以阻擋他的去路。

  雷牙駕馭著蒼狼一路破開戰局,撕裂八歧閣蛇人們的防線,眼前無論是誰都不是他的對手,抬首望向上空,雷叱與雷曉兩老的戰局陷入膠著,雷震長老那方的戰況也不太樂觀。

  深知此戰勝負攸關至大,雷牙清理完面前的敵手,二話不說趕向雷震所在的戰場中心,而戰情自是不如他所想,在前往雷震的戰場途中,阻擋在雷牙面前將是場惡戰。

  惡戰的源頭將至,雷牙放棄趕往戰場的念頭,轉而瞪向擋在面前的魁武身影。

  那是名身著八歧閣戰袍的魁武蛇人。
 
  雷牙察覺情勢不對,趕緊躍下蒼狼的後背。

  「白,你去幫其他人。」

  雷牙掏出懷中的肉乾,餵向蒼狼的口中,催促著蒼狼離開此處。雷牙有預感,眼前這名敵人,絕非先前那些雜魚簡單處理,此戰必然是場賭上性命的死鬥。

  「蛇人禁衛軍,第十統領,蛇羅在此。」

  「哼,蛇妖倒彬彬有禮,打鬥前還會自報名號。」

  「蠢貨,報上名號只是為讓你們這群下等生物死得冥目。」

  「廢話少說,還上不上,你不上我就自己來了!」

  雷牙話落,不待蛇羅反映,立馬提槍上前揮開槍鋒,雷槍瞬時破開大氣,爆發雷霆轟出雷流,貫穿的雷槍疾馳向蛇羅。

  ──磅!

  然而雷牙這擊卻是出乎意料被彈開,在即將貫穿蛇羅胸膛的前夕,蛇羅輕視笑看著雷牙的攻勢,隨手握住了突次而來的雷槍,連同雷槍將雷牙扔出數尺。雷牙剛滾落地面,蛇羅的攻勢便已經襲來,只見蛇羅揮開雙拳的拳套,迸發出劇毒的紫霧,惡狠狠朝著雷牙腦袋招呼去。
  
  雷牙還來不及驚呼,在緊要關頭之際,連滾帶爬逃離毒拳的範圍,爆步拉開與蛇羅的交戰距離。此次初步的交手,雷牙算是明白了敵我的實力差距,面前這名蛇人禁衛軍第十統領,雖說不及當初交手的第八統領蛇雲,卻也是有著五十階左右的天能實力,這等實力若要殺了雷牙可說是輕而易舉。

  但若是此戰雷牙獲勝,便代表雷牙縱使不具備五十階天能,自身的實力也足以匹敵五十階天能的強者,不知為何,腦海總晃過韓矢僅憑卑微實力抵抗的場景。

  或許也許或許,在不知不覺中,雷牙也被韓矢不願屈於強者的意志所感染。

  「──雷虎霸槍體!」

  雷牙怒吼著釋放體內全數天能,爆發出拳所未有的雷霆,這戰對上蛇羅,雷牙除了贏別無選擇,在雷牙面前只有贏下來這仗,才能證明自身的實力並不落於任何人。

  他是雷氏族雷牙,是雷氏族的下任族長!


  ※

  第八十一章:就是現在!

  「──雷氏族天技,雷步,雷崩!」

  這刻,雷牙爆發出體內潛藏的金屬天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爆步衝進蛇羅的下盤,揮出的拳頭炸開崩雷,這拳夾帶著雷步的勁氣,席捲而來的能量波乍響轟鳴。

  ──轟隆!

  然而,這拳卻並無奇效。

  八歧閣堂堂第十統領,蛇羅面對雷牙揮出的崩雷,連眉眼都不眨一下,輕而易舉單掌握住了雷牙的拳頭,反手就是硬生生將雷牙按在地上。

  緊接著便是來自蛇羅的連串招呼,蠻如洪牛的拳風,拳拳到肉,紮實打在雷牙的腹腔。
  
  拳掌落下,鮮血四濺。

  雷牙吐出腥紅色的血痰,神色蒼白如死灰,早先金碧的髮梢,被鮮血所渲染,變得殺戮四溢,憤慨瞪向蛇羅,雷牙怒視的雙瞳宛若憎恨獵人的獵物,密布血絲的瞳孔寫滿殺意。
 
  「你會後悔的‧‧‧‧‧」

  雷牙不是傻子,他深知與蛇羅的差距,但縱使如此,雷牙依是絕不會低頭,就如同韓矢所展現的英勇,雷牙不願落於韓矢,面前這名該死的蛇人,不過是他未來征途的小小障礙。

  展現著毫不畏懼的意志,雷牙放聲大笑著,雙掌掐住了蛇羅的臂膀,使盡全力將蛇羅抑制自己的臂膀扳開,而這舉動自是引來蛇羅的不屑,旋即蛇羅的一腳抬起,雷牙被踢飛數十呎,整個人砸上營地的木柵。
 
  誰又會想到,在雷氏族內叱吒風雲的雷牙,如今在蛇羅面前就如路邊的雜魚。

  而蛇羅甚至不取雷牙的性命,彷彿盤算著在一次次折磨中玩弄雷牙。

  這幅景象,看在其他雷氏族子弟眼裡,雷牙此時的舉動簡直是送死,但雷牙本人卻似乎對此不以為意,屢次被蛇羅轟飛,屢次慘遭蛇羅拳打,每次的交手,都讓雷牙對於蛇羅的出手習慣有了認知。雷牙絕不敢說自己是天才,但對於交戰過的對手,雷牙有把握不會再輸第二次。
  
  「雷氏族天技,雷貫突刺!」

  擲起的霸槍轟出雷霆,雷槍在蛇羅拳風面前停滯,炸開的雷霆崩落瓦解。

  就是現在!

  按照雷牙的推算,蛇羅接下來會採取的動作是‧‧‧‧‧

  ──磅!

  不出所料,蛇羅的拳掌正從下方襲來,這拳正對準雷牙的胸口。

  「雷氏族天技,雷步!」

  雷霆爆步踏在地面,雷牙勢如破竹衝上高空,提起雷槍釋放天能,被雷霆巨虎所包覆的身影,宛若掌握雷霆的霸王,擲起的雷槍劈下,襲向蛇羅揮出的拳頭。

  ──轟隆!

  ──鏘!
  
  ‧‧‧‧‧咚。

  「蛇大爺,是時候,該讓風向轉向我這邊了!」  

  雷牙收回雷槍的槍鋒,退至蛇羅的身後。煞時間,劇毒的惡氣散佈於空,雷牙手中的雷槍緩緩滴落鮮血,沾染在槍鋒的毒血瞬時蒸散,升起屢屢的惡毒白煙。

  在距離雷牙不遠處的地面,橫躺著一斬斷開的臂膀。那雙被雷牙斬斷的臂膀,正是蛇羅所揮出的那條右臂,如今那條右臂,正猶如蛆蟲般抽搐扭動。

  噴濺的毒血,不出半刻侵染大地,將靈藥山脈的大地破壞殆盡。
  
  「臭小子,你──」

  望著被斬斷的右臂,蛇羅先是愣了愣,隨即嘶吼著殺性滿溢的怒吼。雷牙成功了,終於是成功逼得蛇羅認真起來,或說,真正激怒了這條棘手的妖獸巨蟒。

  「賭上第十統領蛇羅之名,老子絕對要把你碎屍萬段!」


  ※

  第八十二章:戰局瞬息萬變

  「徒手降伏野生棕熊,雷牙少爺真是厲害!」

  「不愧是雷牙少爺,年僅十二歲便已經抵達三十階天能!」
 
  「果真是雷叱老爺的長子,是百年難得一見修煉的天才。」

  百年難得一見的修煉天才?

  不。

  雷牙從不這麼認為自己是。

  至少,在雷牙的成長歷練中,唯有努力是他最為自豪的榮耀。

  或許在旁人眼底,雷氏族兄妹就如同面鏡子,雙胞胎各自具備著天賦異稟的修練天賦,但只有雷牙清楚知道,真正的修練天才是他的小妹,雷氏族雷稚。

  雷牙作為雷稚的雙胞胎哥哥,是再清楚不過與雷稚的天賦差距,那簡直天與地的差別,同樣的實力境界,雷牙需要耗費數年的歲月修行,但對於雷稚卻只是短短數月的事。

  為此,兒時的雷牙曾埋怨過上天的不公。然而,雷牙清楚,自己作為雷氏族的下任當家,是絕不能在旁人面前展現軟弱一面,因此雷牙在修練這件事情是絕不遺餘力。

  雷氏族雷牙,不是天才,但也絕非庸才。

  此戰,雷牙必須擊敗眼前的敵人,證明自己的努力是有回報。

  「──雷氏族天技,雷崩!」

  揮出轟拳砸進蛇羅的胸膛,雷牙此次精準看透了蛇羅的動作,一個翻身閃過了蛇羅的踢擊,旋即趁著蛇羅反應不及,隨手一抬,橫掠出雷槍的槍鋒。

  「──雷氏族天技,雷陣!」

  不遺餘力釋放出天能,雷牙揮出的槍鋒濺開金色的雷霆,雷能如瀑相繼湧出,劃破圓陣阻擋了蛇羅的退路。霎時間,二人被金色雷霆所形成的競技場包圍。

  「蛇羅!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本領統先前真該早點宰了你!」

  蛇羅似以決意不再與雷牙糾纏,縱使被雷牙截斷一隻臂膀,氣勢依然不見頹態,對於常處於戰場的蛇羅來說,雖被截斷臂膀會對實力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但這並不礙於讓他收拾眼前這名狂妄不羈的小鬼頭,蛇羅堂堂八歧閣,蛇人禁衛軍第十統領的位置,絕非虛名!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蛇羅的蛇信瞬時震破音嘯,與之同時,壯碩的身軀變得越發龐大,健碩的雙腿隨即沒入席捲而來的劇毒紫霧當中,取而代之,蛇羅的下半截軀體,化為巨大的蟒蛇型態。

  毒霧壟罩的蛇身,蛇羅斷開的右臂截口淌下毒液,滴落的毒液腐蝕著大地,惡毒的白煙拂起同時,本該斷臂的截口凝聚起毒霧,成形化作令人不寒而慄的毒爪。

  如今這幅模樣,才是八歧閣第十統領,蛇羅真正的模樣。

  此事證明蛇羅對雷牙認真的程度,也證明蛇羅是決意將雷牙葬生此地。

  「哈,來吧!」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毫無不畏懼實力的差距,雷牙將死置身於度外,踏地躍出雷步,風馳電掣衝向蛇羅,橫劈的雷虎霸槍,滿佈雷霆洪流的軀體,爆發出前所未有的轟雷,霎那宛如雷色的野獸咆嘯。

  「──雷氏族天技,雷貫突刺!」

  ──轟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這刻,伴隨衝出的雷牙,轟出的雷鳴遠不輸雷氏族長老們的雷霆。

  雷響聲沖出戰場,響徹了整座山谷,甚是轟鳴聲驚動了樹林間的萬千生物。枝頭啼叫的白雀受到驚嚇,倉皇展開翅膀飛出樹林,穿越過層層的林木,掠過了在樹林之外,寧靜的草原行進的丹靈肩旁。

  「‧‧‧‧‧‧爹爹,女兒有不祥的預感。」

  「嗯。靈兒,爹明白。」

  察覺到雷牙炸開的天能波動,丹元下令著隊伍眾人加快進軍步伐。為了在前線奮戰的雷氏族眾人,他們等人的目標本該是夾攻遭襲的八歧閣。然而,情勢似乎並不如當初所想,正如八歧閣屢屢派出強者迎戰,丹鼎閣此次的進攻似乎早已在八歧閣的預料之內。

  計謀被看穿乃兵家常見之事,但丹氏族最高掌權者,丹元作為率領眾人迎擊八歧閣的主事者,自有必須打贏此仗的責任,否則別說丹氏族的將來不保,雷氏族,天武宗兩勢力,都會因此次戰敗陷入不利。此仗,即便拚上老命,丹元也必須拿下勝利。

  「小的們,加快腳步!徹底封鎖那群畜生們的退路!」

  丹元話落,催動著體外浩大的魂階天能能量,轉瞬踏破樹叢衝進樹林,率領著眾人趕往雷氏族等人所在的八歧閣營地,戰局瞬息萬變,戰場是絕不容兒戲。

  明白這等道理,丹靈也趕緊跟著丹元衝進樹林。

  但,就在這時──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天邊炸開了巨響。

  那是種動物的嘶吼。

  「騙人‧‧‧‧‧吧」
  
  丹靈認得這種令人不悅的聲音,緩緩循著聲音的源頭望去,在丹氏族眾人湧入的樹林上空,壟罩著一團數百丈大的劇毒紫霧氣旋。那道氣旋當中,露出一截足有山林大小的巨蟒身軀。


  ※

  第八十三章:半皇階天能

  「丹元,統整好陣行,絕不能放牠通過!」

  在巨蟒嶄露頭角的那刻,丹元便知道此次戰局將陷入不妙的境地,身處在敵營深處的雷氏族與天武宗等人,都仍處於尚未知覺這頭巨獸的情勢。

  若是放牠參入戰局,先前取得優勢將再不復返!

  「聽族長之令,丹氏族的諸位,展開天技陣法!」

  在丹靈的號令下,數十名丹氏族的強者散開,雙雙合拳釋放出各自的天能之力。頓時間,龐大的天能波動,隨之撼動在空氣之中,或許,一名處於天能階級的強者起不了作用,但當數十名天能強者同時發力,那股力量所造成的威力也絕不遜於爵階與魂階的強者。

  「「「「──丹氏族天技,無際火陣!」」」」

  數十名丹氏族強者的斥喝聲中,釋放出的赤紅火能迸發熊熊烈火,宛如自丹鼎炸爐的火丹,業火衝破重力的束縛,懸浮而升起,在眾多天能的交錯下,逐漸膨脹成巨大的火焰法陣。

  「動手!」
  
  無邊無際的火陣形成瞬間,強烈的焰火環環包圍住毒霧,將猶如雲團的毒霧限制住,丹元則趁著這空隙,踏空沖向毒霧的中心,魂階天能炸開能量波,掀起浩大的狂瀾。

  丹元駕馭著乘風之勢,將體內的熱浪壓縮至掌心,凝聚成的能量丹濺起火星,受丹元體內的妖火影響,天能形成的火能,散發出青綠色的炙熱焰火,蘊含著無窮的天能之力。

  「丹氏族天技,燄浪熾燄掌!」

  丹元怒斥出天技之名,名為毀滅的火焰能量轟散而出,席捲著絢爛的碧綠火浪,凝聚的火丹子猶如劃破毒霧的流星,隨著丹元的沖掌,朝向毒霧中心的巨蟒而去。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那一刻,丹元化身業火的熾焰,迸裂耀眼的翠綠火圈,燄浪熾燄掌擊發瞬間,巨蟒的額頂炸開前所未有的火茫,翠綠的業火燃燒一切。若是尋常的爵階天能強者,在接下這掌的瞬間,便會被其高溫所熔解。而丹元正是如此盤算的,但情勢顯然並未如他所想。

  熱浪席捲的狂瀾颳去,捲起的火浪當中,擁有龐大身軀的巨身毒蟒,先不論重創與否,甚是連點傷痕都未留下。在接下這掌後,巨蟒腥紅的蛇瞳,終是察覺擋在前方的丹元。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巨蟒怒視著丹元,突如其然的怒吼聲懾人,與之同時,其聲所交雜的龐大天能,迸發出強勁的能量波,丹元迎面接下這股衝擊,狠狠地被轟出毒霧之外。

  這時,猶若天音的聲音落下。

  「愚蠢的丹鼎閣,在本統領面前,休膽肆意妄為!」

  巨蟒並無開口,然而牠的聲音卻響徹在整片靈藥山脈的山谷。

  這幅景象讓剛從衝擊中緩些丹元驚駭不已,在丹元的記憶當中,能做到這般猶如天音現象的人,唯有那些那早已抵達皇階天能的天才強者,或說,怪物們。

  難不成在這場戰役,八歧閣有著皇階天能強者坐鎮!?

  不,不可能。

  丹元立馬打散這股念頭。

  真正的皇階天能,力量絕不僅止於此。

  這條會說話的巨蟒,充其量是隻半腳踏入皇階的半吊子。

  但,即便如此,事實擺在眼前,丹元作為魂階強者,依舊是遜於皇階,皇階天能,其所展現的力量是不可匹敵的存在。丹元縱使拚上這條老命,也是敵不過眼前這條巨蟒。

  恐怕,眼前這頭巨蟒,便是八歧閣的蛇人禁衛軍最強戰力。

  第一統領,蛇楓。

  ......

  該死!

  該死的八歧閣!

  丹元無論說什麼,都必須在這裡擋住這頭怪物!

  「──作為這場戰爭的領頭者,老夫,丹氏族丹元,在此發誓必將手刃八歧閣上下!」


  ※

  第八十四章:丹火,藥氣

  如同落下的炙熱流火,丹元釋放的天能瞬間燃燒了大氣。而在丹元出招的前刻,蛇楓突如其然的俯衝,炸散了滿面毒霧的雲峰,巨大的蛇牙濺出毒液,怒聲咬向丹元,意圖將其吞噬。
  
  「愚蠢!」
  
  只見丹元未展現絲毫畏懼,不急不徐踏升至雲頂,釋放出前所未有的天能波動,將周圍的雲霧吹散。接連躲避來自蛇楓的攻勢,丹元釋放青綠焰火於右掌,左掌自腰包撒下數十種藥材,飽含靈性的藥材閃爍光芒,下一瞬間,被丹元盡數拋入焰火當中。

  「──給我凝!」

  藥材霎時在妖火翻騰,與之同時,藥材在焰火當中溶解,提煉,凝結,最終炸出絢爛的金色火星,凝聚成型的丹丸登時出現在丹元面前。拂手抓起熾熱的丹丸,將其吞下。

  就在這時,丹元雙瞳掠過一縷充沛的天能,猶如傾瀉而下的洪流,難以想像的磅礡天能如湧而至,強大的天能流竄全身,造成非同小可的劇烈反噬。

  「──凝!凝!凝!凝!凝!凝!凝!」

  縱使如此,丹元仍咬緊牙,接連地煉製丹丸,不斷地煉製,不斷地服下,咀嚼在口中的藥丹宛若危險的毒藥,步步侵蝕著丹元的意識。而取而代之,在眾人紛紛感受到,那股來自丹元體內逐漸湧現的巨量天能。
  
  魂階天能,四級魂階。

  魂階天能,五級魂階。

  魂階天能,六級魂階。

  魂階天能,七級魂階。

  魂階天能,八級魂階。
  
  「──丹氏族祕法,丹武乾坤!」

  在渾身撕心裂肺的劇痛之下,丹元不間斷上升的天能,最終停滯在八級魂階的境界。

  但,這也足夠了,丹元本就沒想過能提升多少境界。

  八級魂階嗎‧‧‧‧‧‧

  哼,對付愚蠢蛇妖,綽綽有餘!

  這瞬間,丹元的周遭瀰漫起厚重的藥氣,宛若屏障的藥氣宏牆,在藥氣的助使下,丹元催動著體內潛藏的木屬天能,掀起波瀾的翠色狂風,夾帶著釋放出的高溫火焰。轉眼間,天際轟出巨大的火龍捲,丹元叱吒其中,高喊著天技之名,迎面衝向毒霧中的巨大蟒蛇。

  「──丹氏族天技,丹火狂瀾!」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爹爹‧‧‧‧‧‧」

  丹靈等人面前的局勢急轉直下,丹元與蛇楓這等的強者對立,已然不是他人有辦法介入的局面。但是,即便如此,丹靈仍不感到恐懼,這片土地是她的家園。

  整座靈藥山,丹鼎閣是丹靈的故鄉。

  這是無論誰都改變不了的事實!

  「諸位同胞,這裡交給爹爹便可,請諸位隨小女前去支援萬雷閣!」

  丹靈話落,回頭便躍上樹林間,催促著丹鼎閣眾人行動,她相信自己的父親,絕不會敗在區區的蛇妖手上,縱使那是號稱八歧閣菁英強者的第一統領,蛇楓。

  絕不會敗,更不會死。

  ‧‧‧‧‧‧
 
  想到這裡,丹靈內心莫名浮現是那名少年的身影。

  「你敢輕易死掉,老娘絕不輕易饒你。」


  ※

  第八十五章:龍行天翼

  你說,曾凌駕於大陸之上。

  你說,曾站在眾人的頂峰。

  你說,曾作為天氏族。

  ‧‧‧‧‧‧

  不,你什麼也不是。

  你不過是我的冒牌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腦海突如其然的聲音,瞬時迴盪在少年的意識。

  那是他不曾感受到的聲音,不屬於他,不屬於他的記憶。在腦海迴盪的情緒,是前未有的波動。山谷之下,流淌的血泊當中,年輕的韓氏族少年,韓矢被嚇得恢復意識清醒。

  緊隨而來,是彷彿剛經歷烈火燒灼,疼痛如針扎般滿布全身。沒時間讓韓矢感受疼痛,此時,內心掀起的波瀾,足以打消這一切。而當韓矢剛這麼思索,抬起拳掌,他這才察覺,,先前與蛇霽交手的傷口,竟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究竟‧‧‧‧‧‧在昏迷期間究竟發生什麼事?

  韓矢於出長嘆,無力地躺倒腥紅的血泊。

  仰首望向天際的邊界,那是令人絕望的岩盤峭壁正面對著他。

  那聲音,是誰‧‧‧‧‧‧?  

  記不起,罷了,韓矢記不起昏迷後發生的事。

  然而,他卻清楚記得,在落下山崖那刻,他與蛇霽那場戰鬥中,是徹底他敗了,敗得一敗塗地。在蛇霽擁有的九級爵階天能面前,縱使韓矢拚上性命,依是輸給與蛇霽的差距。
  
  憤怒與懊悔,憎恨與自卑。

  無邊的情緒如噩夢般湧上心頭,感受著敗北的滋味,韓矢不禁鑽起了拳頭,狠狠砸向了地面──磅!隨著浩大的巨響,河畔邊的石地被砸出大坑。

  登時間,碎石飛濺,浩大的能量炸開。

  這拳砸下的瞬間,韓矢更是感到不知所措了。

  「這到底是‧‧‧‧‧」

  這股強大的拳勁,憑藉韓矢如今的實力,三十四階的天能,是不可能有這般的力量。這股力量趨近於爵階,隨心所欲,韓矢隨即定心盤坐,感受著體內流竄的天能。

  天階,四十階?

  不,不是。

  天階,五十階?

  不,也不是。

  「‧‧‧‧‧‧爵階天能,一級爵階。」
  
  錯不了,這股流竄在體內的強大能量,隨心所欲釋放,包覆在肌膚在天能,形成肉眼不易見的強韌鎧甲,一絲竄起的白金色雷霆,一念之間,劃過韓矢睜開的雙瞳。

  「如果是現在的話‧‧‧‧‧‧」
  
  韓矢話落,自胸口的墜鍊輕點,那捲收自龍心焰手中的卷軸,攤開至此,漆黑的旋光閃爍而起。紀載著龍氏族天技的卷軸,飽含能量的卷軸如洶湧的巨龍,升起,咆哮,在韓矢的決意下,俯衝竄進韓矢的胸膛。而後黑光旋即迅速散去,韓矢感受著體內天能,撥開腦後流淌的黑髮,破爛不堪的衣物之下,結石背部被烙印上黑色的羽翼印記。
  
  龍氏族天技,祕法,龍行天翼。

  刻印在卷軸當中的內容,浮現在韓矢的腦海,唯有修練至爵階天能之人,方能習得的天技,龍氏族不外傳的古老天技,是綜觀全天能大陸,世間極少的飛行天技。

  「‧‧‧‧‧‧夭夜,多謝了。」

  你根本不配!
  
  「等著我,我一定會去找妳的。」

  別說了,你這冒牌貨!

  「無論相隔多久,無論相隔多遠,我還是我,天氏族天箭,韓氏族韓矢。」

  不,你根本不是我!

  「夭夜,妳等著,我會再次與妳並肩而行。」

  夠了!夠了!夠了!韓氏族韓矢,你根本不是我!

  真正的天箭,是我,你只是占據我身體的冒牌貨!
  
  彷彿不曾聽見腦海迴盪的未知聲音,韓矢定心一口氣呼出,撿起落在地上的紅絲帶,重新替過長的黑髮繫上,戴上化名黑鳶的天青色面具。
  
  韓矢明白與八歧閣的戰鬥並未結束,遙望著令人絕望的岩盤峭壁,山的另頭是雷氏族,丹氏族,同伴們的戰場,雷曉,雷震,雷牙,雷稚‧‧‧‧‧還有丹靈。

  先等我解決這邊的事,相信我,很快的,我會再次站在大陸的頂峰。

  韓矢暗自在心中許下目標,屹立於血泊之上的身影變得堅強,這刻,天能瞬時湧動,浩大的能量掀起,在韓矢的背後,驟然颳起巨大的狂風,漆黑的巨大龍翼頓時現身。

  ──咻咻咻咻轟轟轟轟!

  轉念之間,韓矢雙翼便震開巨大的響聲,伴隨著強勁的風壓,韓矢整人疾馳而上,沿著陡峭的山壁飛掠,一瞬便脫離了山谷的阻隔,爆掠至雲霄當中,沖破雲霧的束縛。

  為解決這場戰鬥,韓矢駕馭著巨大的漆黑龍翼,頭也不回,朝著這場八歧閣戰役的主戰場前進。

67 巴幣: 4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