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七章—逃出之後,甦醒之始(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3-01 20:16:09 | 巴幣 10 | 人氣 66


「不准對羅密歐動手!」甜美的女性嗓音拉高八度吼道,一道金光從盧埃林的身後爆開,強風震開了女王和年邁的黑袍男性。

十八歲少女的身影擋在盧埃林的背後,她張開雙手,雖然雙眼空洞,眼神卻堅定,她放出幾發光箭,打在女王、黑袍老人和士兵們的腳邊。驚人的魔力讓地面焦黑,也讓士兵們感到恐懼,那幾發光箭要是真的打中人,可不是輕傷而已。

茱麗葉勾起嘴角,無奈說:「對不起,羅密歐,到極限了……」語畢,她的身影化作光塵消失。

桑普森的眼底閃過悲傷,似乎有很多話想說,最後什麼都沒說出口。

盧埃林手上的繩子被魔力小刀割掉,雙眼的布條在剛才的強風中被吹壞而掉落。

桑普森見狀,最快站起來,跑過去把地上的法杖撿起來,喊:「盧埃林,接住!」盧埃林還沒能反應過來,桑普森便把鑲著翠綠寶石的法杖扔向他。

其他不可思議們站起來,士兵們一動也不動,時鐘兔用僅剩的力氣說:「抱歉……時間只有五分鐘……」由於他的力氣不足,無法讓魔力相當強的黑袍老人也停下不動。

「足夠了!」凱爾賽抱起拳頭,額爆青筋說:「剛才很囂張嘛……」說著,他用驚人的速度朝著剛才站在身後的士兵揮拳,接著抬腳把人踹倒。

夏格爾站起來用劍背攻擊,夾雜著魔力的劍身打掉了幾個士兵的武器。

桑普森把盧埃林拉到身後去,指尖發出兩發黑色如子彈般的光波攻擊,地板被打出一個坑洞,女王和黑袍老人被嚇到時,桑普森已經先一步衝向他們,手上的火焰朝著他們的臉上招呼過去。

黑袍老人也回以相同的攻擊,抵銷掉桑普森的魔法,那雙凌厲的目光彷彿像在說:不要奪走我的東西!

黑袍老人召喚三條水龍,朝著桑普森轟過去,桑普森用一樣的魔法接住對手的攻擊時,又有一道白光射過來。女王在白光射出之後,舉起劍,朝著桑普森刺過去,白光被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護盾擋下,接著一道銀光筆直插入戰場。

瘋帽子用優雅的笑容說:「不好意思喔,女王陛下,我方不會在這裡完全投降。」說著,他的眼神變得銳利。

他知道自己打不過女王,但不想輸掉的心也是認真的。單憑劍術,他仍有勝算,麻煩的是魔法。

女王揚起嘴角,發出尖銳的笑聲,用扭曲的表情說:「就憑你也想跟君臨頂點的我打?」

「是嗎?您能得意的時候恐怕只有現在。」語落,瘋帽子閃現到女王面前,他的手杖變成細長的白金之劍,劍尖朝著女王的臉直線攻去。

女王俐落躲開攻擊的時候,時間暫停也正好解除。

即使時鐘兔解除掉時間暫停,士兵也已經無法對其他人造成威脅。夏格爾、凱爾賽和三月兔早在時間一暫停就開始

對付士兵,趁他們無法行動的時候,把他們打傷後,借用柴郡貓的力量把他們丟到其他地方去,免得礙事。

柴郡貓用僅剩的力量讓青蟲轉移到布幕後方,把睡鼠的束縛解開。

睡鼠醒過來,打了個呵欠,問:「現在幾點?」

「不知道,總之情況不妙。」青蟲說得很簡短,直接把人帶出去,睡鼠才終於醒來。

他不知道何時出現在城堡內,女王和瘋帽子打起來,桑普森在拖延黑袍老人的力量,柴郡貓和時鐘兔已經沒力氣,雙雙靠在牆邊休息,而對付完士兵的三人也加入對付女王的行列。

「麻煩你,睡鼠,讓老人睡著。」

「我知道了。」睡鼠看向老人的方向,接著閉上眼,綠色光芒從他身上發出,催眠的氣息緩緩飄向老人。

但,老人不為所動。

「怎麽可能!」青蟲愕然,沒想到睡鼠現在滿血狀態居然對付不了他。

沒辦法了……青蟲咬了咬下唇,把睡鼠強行拉走,拉到盧埃林面前,「睡鼠能清醒的時間很短,能先帶走他嗎?」

「我、我知道了。」盧埃林謹慎點頭,他知道自己對戰局沒什麼幫助,只能走為上策。

就在他打算轉身離去時,整個房間的牆壁和門窗都被鎖鏈擋住,盧埃林眨了下眼,愕然說:「這、這該怎麽辦?」他回過頭,青蟲已經加入桑普森那邊,沒心力顧及他們。

桑普森總覺得有一絲違和感,女王那邊本來瘋帽子等不可思議就打不過了,他沒道理會被一個比女王還弱的魔法師壓著打。他躲開火柱時,青蟲用絲線牆擋下,絲線牆並未被燒掉,反而吸收了攻擊。

青蟲似乎皺了一下眉頭,桑普森趁著黑袍法師還沒反應過來,雙手出現兩道青色的火焰,宛如飛刀般射向對手。黑袍法師只能趴下躲開,青色火焰燒在鎖鏈上,但是只燒掉了一部分的鎖鍊,並未連卡住門的鎖鍊一併燒掉。

桑普森看了一下後面,有一瞬間,他希望盧埃林能用魔法幫忙。

他搖了搖頭,勉強接住對手的光波攻擊,打算反擊時,他在那名黑袍法師身上看見了一抹黑影。

不是吧?桑普森揉了揉雙眼,想確認自己有沒有看錯,但是黑袍法師卻伸出鎖鏈,想把他綁住時,青蟲的絲線搶先抓住黑色鎖鏈。

瘋帽子一方,女王身上散發著白色的光芒,強風吹起,她用飛快的速度直奔向瘋帽子,舉劍攻擊,瘋帽子勉強接下後,三月兔從一旁偷襲,卻被不明的氣流撞飛到背部撞牆,劇烈的疼痛讓她有點站不起來。

兩名騎士閃過女王的魔光彈,兩人一左一右朝女王的方向揮劍,劇烈的狂風阻擋了他們的步伐。

不管幾次,都會被阻擋,根本無法靠近……凱爾賽一躍,躲過飛來的白光之刃後,帥氣著地,單膝跪在地上,輕輕喘氣。

繼續消耗體力,會倒下去。凱爾賽甩掉額頭上的汗水,瞥了早就累倒的時鐘兔和柴郡貓,想指望這兩人出手已經不可能,但是連夏格爾都無法輕易接近女王,躲在一旁的哈爾特大概也無從接近。

睡鼠更不可能打贏女王,他的能力只剩下讓人睡著,但是這招對女王完全起不了作用。

三月兔勉強站起來,使勁揮拳,女王抬手,又把她搧飛。

「可惡……只差一點,就能讓哈爾特……」

愛麗絲已經看不下去,拿下兜帽,哭著說:「求求你們,放過大家!」

「愛麗絲小姐?」瘋帽子跪在地上,愕然看著自曝行蹤的愛麗絲。

「喔哈哈哈哈!竟然自己跑出來?真是可愛……」話還沒講完,女王就被踢中臉頰而倒地。

攻擊的人是盧埃林,他趁女王還在發呆時,雙手抓住女王的手臂,把人過肩摔,接著一腳踢掉她的武器。

這一幕,不只不可思議驚訝,連兩名騎士都呆了。

盧埃林看起來沒什麼戰鬥力,卻有這種防身技術。他壓著女王,對愛麗絲喊:「快一點!」

哈爾特拿下兜帽時,抓住愛麗絲的手,愛麗絲伸手抓住女王的手腕,金光炸開,捲起狂風。

黑袍老人暗暗咬牙,一副不甘心的樣子,他解掉被青蟲抓住的魔法,退後兩步。

愛麗絲鬆開女王的手臂時,哈爾特抱起她,一手拉著女王,躲開突如其來的火柱攻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